民间故事: 王子尼达次仁

从前,在绛丹地方,有一个小小的王国。国王和王后都年事已高,身边只有一个独生的儿子,名叫尼达次仁。尼达次仁脾气古怪,比羌塘草原的野马还任性,城市里的富户,都在为自己的儿女互结姻好,街道上整天热热闹闹,比过节还要欢腾。只有老国王不闻不问,好象从来不替王子的婚事操心。这下子,别说王后心里着急,就是家里的女佣人也不平。一天,一百个女佣人的头头对王后说:“王后呀!我们城里的有钱人家,都在为自己的儿女办婚事,你们只有一个宝贝儿子,为什么还不替他成亲呢?”王后说;“大姐,你说得好,请把这些话告诉国王一声吧!”一百个女佣人的头头,把这些话跟国王讲了一遍。国王说:“我们的王子年纪还小,脾气又很古怪,还是过一两年再说吧!”

   

过了两年,女佣人的头头又去找王后,说;“王后呀!我们城里富户的儿女,喝了喜酒后,又喝‘邦索’酒啦!我们这些女佣人,心里真有些不服气。今年,无论怎样要给王子成亲呀!”王后说:“其实,我比你还着急。请把这些话,跟国王说说吧!”女佣人的头头,又把这些话跟国王说了一遍。国王叹了一口气说:“既然你们都想要替王子娶亲,那就娶亲吧!”便把王后请来,跟她商量道:“你在家里,用一百克白青稞磨糌粑,用一百克黑青稞煮酒,再准备宰一羊圈的绵羊和山羊。今天一天,明天两天,后天太阳出山的时候,我就出门替儿子找妻子去。”

从前,在绛丹地方,有一个小小的王国。国王和王后都年事已高,身边只有一个独生的儿子,名叫尼达次仁。尼达次仁脾气古怪,比羌塘草原的野马还任性,城市里的富户,都在为自己的儿女互结姻好,街道上整天热热闹闹,比过节还要欢腾。只有老国王不闻不问,好象从来不替王子的婚事操心。这下子,别说王后心里着急,就是家里的女佣人也不平。一天,一百个女佣人的头头对王后说:“王后呀!我们城里的有钱人家,都在为自己的儿女办婚事,你们只有一个宝贝儿子,为什么还不替他成亲呢?”王后说;“大姐,你说得好,请把这些话告诉国王一声吧!”一百个女佣人的头头,把这些话跟国王讲了一遍。国王说:“我们的王子年纪还小,脾气又很古怪,还是过一两年再说吧!”

果然,到了第三天,国王带着八十匹骡马,骡马又分作八队,上面驮满各样货物,起程出发了。亲随贵巴多吉,紧紧跟在国王身边。王后把他们送到河边,唱道:

过了两年,女佣人的头头又去找王后,说;“王后呀!我们城里富户的儿女,喝了喜酒后,又喝‘邦索’酒啦!我们这些女佣人,心里真有些不服气。今年,无论怎样要给王子成亲呀!”王后说:“其实,我比你还着急。请把这些话,跟国王说说吧!”女佣人的头头,又把这些话跟国王说了一遍。国王叹了一口气说:“既然你们都想要替王子娶亲,那就娶亲吧!”便把王后请来,跟她商量道:“你在家里,用一百克白青稞磨糌粑,用一百克黑青稞煮酒,再准备宰一羊圈的绵羊和山羊。今天一天,明天两天,后天太阳出山的时候,我就出门替儿子找妻子去。”

慢走呵,请慢慢走,尊贵的国王慢慢走,佣人贵巴多吉慢慢走.请为王子尼达次仁,找一位性情象绸子的妻子,找一位身材象竹子的妻子,找一位八德俱全的妻子,找一位带满金首饰的妻子。

果然,到了第三天,国王带着八十匹骡马,骡马又分作八队,上面驮满各样货物,起程出发了。亲随贵巴多吉,紧紧跟在国王身边。王后把他们送到河边,唱道:

国王一行走了很多路,开始翻越一座很高的雪山。雪山顶上,有一个玛尼堆,玛尼堆上插满了经幡。国王跪在自己保护神的经幡跟前,祈祷说:“神呵,请保佑我今天翻山过去,明天带一位如意的姑娘再翻山过来。”经幡随风飘动,好象是点头答应。

慢走呵,请慢慢走,
尊贵的国王慢慢走,
佣人贵巴多吉慢慢走.
请为王子尼达次仁,
找一位性情象绸子的妻子,
找一位身材象竹子的妻子,
找一位八德俱全的妻子,
找一位带满金首饰的妻子。

国王下山的时候,遇到七个背牛粪的姑娘,国王问:“从来未见过的姑娘呵,请问前面叫什么村庄?”姑娘们谁也不答话,很快走进了树林。国王没有办法,只好继续赶路。走了一阵,又遇到一位放牛的老太婆,国王问:“嘴巴扁扁的老阿妈呵!请问前面是什么村庄?”老太婆也不答话,低着脑袋捡牛粪。国王帮她捡牛粪,捡足一袋的时候,老太婆说:“前面的山谷叫泽朗,平川也叫泽朗,这地方每家每户都叫泽朗。”国王又请教道:“老妈妈,这泽朗地方,有没有八德俱全的姑娘?”老太婆把他拉到一边,悄悄地说:“国王呀,在泽朗山谷里,有一户叫仲古纳的人家。这户人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格贵泽玛,小女儿叫拉贵泽玛。这位拉贵泽玛我从来没有见过,可是她美好的名声传遍了许多地方。如果他家真有拉贵泽玛这么一个姑娘,我看和王子相配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如果他家没有这么一个姑娘,那国王你就不必在这里再找了。”老太婆讲完,又一再叮嘱国王,千万不要说是她讲的。国王感谢她的指点,帮她把牛粪背上,还送给她一升金银财宝。

国王一行走了很多路,开始翻越一座很高的雪山。雪山顶上,有一个玛尼堆,玛尼堆上插满了经幡。国王跪在自己保护神的经幡跟前,祈祷说:“神呵,请保佑我今天翻山过去,明天带一位如意的姑娘再翻山过来。”经幡随风飘动,好象是点头答应。

国王领着自己的骡帮,一直来到泽朗仲古纳家门口。从里面出来了一位女管家。国王行过礼后问道:“今天已经晚了,我们想在这里借宿。你们三层楼上有住一百个人的房间吗?你们二层楼上有装一百驮东西的仓库吗?你们楼底下有关一百匹骡马的棚圈吗?”女管家把刚才的话,照实告诉了主人。主人说;“可以。骡马可以住在楼下,东西可以存在二楼,不过三楼没有房子,请他们睡在马圈和麦场中间吧!”

国王下山的时候,遇到七个背牛粪的姑娘,国王问:“从来未见过的姑娘呵,请问前面叫什么村庄?”姑娘们谁也不答话,很快走进了树林。国王没有办法,只好继续赶路。走了一阵,又遇到一位放牛的老太婆,国王问:“嘴巴扁扁的老阿妈呵!请问前面是什么村庄?”老太婆也不答话,低着脑袋捡牛粪。国王帮她捡牛粪,捡足一袋的时候,老太婆说:“前面的山谷叫泽朗,平川也叫泽朗,这地方每家每户都叫泽朗。”国王又请教道:“老妈妈,这泽朗地方,有没有八德俱全的姑娘?”老太婆把他拉到一边,悄悄地说:“国王呀,在泽朗山谷里,有一户叫仲古纳的人家。这户人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格贵泽玛,小女儿叫拉贵泽玛。这位拉贵泽玛我从来没有见过,可是她美好的名声传遍了许多地方。如果他家真有拉贵泽玛这么一个姑娘,我看和王子相配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如果他家没有这么一个姑娘,那国王你就不必在这里再找了。”老太婆讲完,又一再叮嘱国王,千万不要说是她讲的。国王感谢她的指点,帮她把牛粪背上,还送给她一升金银财宝。

第二天,女管家领着佣人来扫马粪。睡在马圈里的国王叫苦说:“往日在家的时侯,住的是画着彩画的楼房,坐的是镶着金玉的垫子,这里别说没有金垫子,马粪熏得我实在难受,请你们的主人,在三楼上借给我一间小房子吧!”女管家把刚才的话,照实告诉了主人。主人说:“既然他原来坐的是金垫玉垫,就请他住进我父亲的房间吧!除此之外,我再没有房间了。”于是,国王和随从贵巴多吉,搬进了三楼的小房间。

国王领着自己的骡帮,一直来到泽朗仲古纳家门口。从里面出来了一位女管家。国王行过礼后问道:“今天已经晚了,我们想在这里借宿。你们三层楼上有住一百个人的房间吗?你们二层楼上有装一百驮东西的仓库吗?你们楼底下有关一百匹骡马的棚圈吗?”女管家把刚才的话,照实告诉了主人。主人说;“可以。骡马可以住在楼下,东西可以存在二楼,不过三楼没有房子,请他们睡在马圈和麦场中间吧!”

安顿完毕,国王吩咐把所有的珠宝绸缎,通能摆在仲古纳门外出卖,这里一下子成了热闹的市场,远远近近的男男女女,都争着来看稀罕。国王站在一旁,细细打量每一个姑娘,觉得没有一个配得上尼达次仁的女子。晚上,国王对贵巴多吉说:“老太婆讲的拉贵泽玛,到底是藏起来了呢?还是真的没有呢?这样吧,你到主人那里去一趟,就说按照我们绛丹地方的规矩,请卖给我们一百克白青稞磨的糌粑,一百克黑青稞煮的酒,一羊圈的山羊、绵羊,二十头牦牛、黄牛。我们要举行七天宴会,庆祝咱两家能够结识,并且请你们全家的主人、佣人,一个不漏地都来参加。这样,看看能不能找到拉贵泽玛姑娘?”

第二天,女管家领着佣人来扫马粪。睡在马圈里的国王叫苦说:“往日在家的时侯,住的是画着彩画的楼房,坐的是镶着金玉的垫子,这里别说没有金垫子,马粪熏得我实在难受,请你们的主人,在三楼上借给我一间小房子吧!”女管家把刚才的话,照实告诉了主人。主人说:“既然他原来坐的是金垫玉垫,就请他住进我父亲的房间吧!除此之外,我再没有房间了。”于是,国王和随从贵巴多吉,搬进了三楼的小房间。

贵巴多吉按照国王的吩咐,找女主人商量这件事。女主人说:“我们家并不富裕,只能卖给你们五十克白青稞,五十克黑青稞,半圈山羊绵羊,十头牦牛黄牛。”这样,宴会进行了三四天,国王陪着主人们在客厅吃喝,贵巴多吉陪着佣人在厨房吃喝。可是拉贵泽玛姑娘,别说人,连影子也没有。

安顿完毕,国王吩咐把所有的珠宝绸缎,通能摆在仲古纳门外出卖,这里一下子成了热闹的市场,远远近近的男男女女,都争着来看稀罕。国王站在一旁,细细打量每一个姑娘,觉得没有一个配得上尼达次仁的女子。晚上,国王对贵巴多吉说:“老太婆讲的拉贵泽玛,到底是藏起来了呢?还是真的没有呢?这样吧,你到主人那里去一趟,就说按照我们绛丹地方的规矩,请卖给我们一百克白青稞磨的糌粑,一百克黑青稞煮的酒,一羊圈的山羊、绵羊,二十头牦牛、黄牛。我们要举行七天宴会,庆祝咱两家能够结识,并且请你们全家的主人、佣人,一个不漏地都来参加。这样,看看能不能找到拉贵泽玛姑娘?”

国王实在没有办法,在最后一天的宴席上,捧起洁白的哈达,走到男女主人眼前,弯腰致敬说:“我是绛丹地方的国王。为了给儿子找一位美丽、贤慧的妃子,已经走过了很多地方。听说你有个女儿,名叫拉贵泽玛,便专程跑来求婚。主人啊!请把她嫁给我的儿子吧!”两位主人听了,同时站起来说:“哎呀呀,尊敬的国王!我俩不仅没有一个叫拉贵泽玛的女儿,甚至连这个名字也没有听说过。”国王说:“有人亲口给我说过,这个姑娘就藏在你们家里”。男女主人又连连作揖回答说:“国王呀!如果我俩真有这么一个女儿,为什么会不愿意嫁给高贵的王子呢?国王,您一定是听错了。还是请您到别的地方看看吧!”

贵巴多吉按照国王的吩咐,找女主人商量这件事。女主人说:“我们家并不富裕,只能卖给你们五十克白青稞,五十克黑青稞,半圈山羊绵羊,十头牦牛黄牛。”这样,宴会进行了三四天,国王陪着主人们在客厅吃喝,贵巴多吉陪着佣人在厨房吃喝。可是拉贵泽玛姑娘,别说人,连影子也没有。

看着主人的态度,国王已经失去了希望,便对贵巴多吉说:“要么是老太婆讲错了,要么是国王我听错了,不管怎么样,这个位拉贵泽玛是没有了。我们收拾收拾,到别的地方去吧!”贵巴多吉说:“国王,别急!等我到楼顶上看一看。”他登上楼顶,用马鞭子不停地丈量,发现有一间从来没有见过的小屋,门儿紧紧地关着。他从天窗里往下偷看,天呀!里边坐着一位仙女一般的姑娘。姑娘是这样的娇嫩,真是放在阳光下要融化,放在阴凉处要结冰。

国王实在没有办法,在最后一天的宴席上,捧起洁白的哈达,走到男女主人眼前,弯腰致敬说:“我是绛丹地方的国王。为了给儿子找一位美丽、贤慧的妃子,已经走过了很多地方。听说你有个女儿,名叫拉贵泽玛,便专程跑来求婚。主人啊!请把她嫁给我的儿子吧!”两位主人听了,同时站起来说:“哎呀呀,尊敬的国王!我俩不仅没有一个叫拉贵泽玛的女儿,甚至连这个名字也没有听说过。”国王说:“有人亲口给我说过,这个姑娘就藏在你们家里”。男女主人又连连作揖回答说:“国王呀!如果我俩真有这么一个女儿,为什么会不愿意嫁给高贵的王子呢?国王,您一定是听错了。还是请您到别的地方看看吧!”

贵巴多吉象找到了无价之宝,长梯子三级一跳,短梯子两脚一蹦,从楼顶跑到国王跟前,报告了亲眼看到的情形。于是,国王又捧起哈达,再一次替王子求婚;贵巴多吉跟在身边,把拉贵泽玛的模样、住处讲了一遍。还说;“这次我们是拿着哈达、青稞酒来求婚,下次就要带着刀矛弓箭来要人。”夫妇俩叹了一口气,说:“国王呵!俗话说:高山顶上风暴多,宫廷里面凶险多。不是我俩不愿意女儿嫁给王子,只是怕她日后遭到痛苦和不幸!”国王说:“高山和高山不一样,宫廷和宫廷不一般,拉贵姑娘到了绛丹,我们一定当女儿看待。”

看着主人的态度,国王已经失去了希望,便对贵巴多吉说:“要么是老太婆讲错了,要么是国王我听错了,不管怎么样,这个位拉贵泽玛是没有了。我们收拾收拾,到别的地方去吧!”贵巴多吉说:“国王,别急!等我到楼顶上看一看。”他登上楼顶,用马鞭子不停地丈量,发现有一间从来没有见过的小屋,门儿紧紧地关着。他从天窗里往下偷看,天呀!里边坐着一位仙女一般的姑娘。姑娘是这样的娇嫩,真是放在阳光下要融化,放在阴凉处要结冰。

夫妇俩没法推脱,就把女儿格贵泽玛叫来,吩咐道:“女儿呵!我们已经答应把你的妹妹,嫁给绛丹国王的儿子。你到楼上去,帮她梳洗头发。千万不要提国王来求亲,只说是明天去看庙会就是了。”格贵泽玛按照阿妈的意思,到楼上帮妹妹洗头。拉贵泽玛说:“我不想洗头,也不想看庙会。到集市看热闹,还不如看自己;到庙里敬神,还不如在自己心里祈祷!”姐姐说:“妹妹!明天全家人都去看庙会,你一个人不去,阿爸阿妈会难过的。”拉贵泽玛不再讲话了,打散辫子让姐姐洗头。

贵巴多吉象找到了无价之宝,长梯子三级一跳,短梯子两脚一蹦,从楼顶跑到国王跟前,报告了亲眼看到的情形。于是,国王又捧起哈达,再一次替王子求婚;贵巴多吉跟在身边,把拉贵泽玛的模样、住处讲了一遍。还说;“这次我们是拿着哈达、青稞酒来求婚,下次就要带着刀矛弓箭来要人。”夫妇俩叹了一口气,说:“国王呵!俗话说:高山顶上风暴多,宫廷里面凶险多。不是我俩不愿意女儿嫁给王子,只是怕她日后遭到痛苦和不幸!”国王说:“高山和高山不一样,宫廷和宫廷不一般,拉贵姑娘到了绛丹,我们一定当女儿看待。”

梳头的时候,格贵泽玛眼里滚出一颗泪珠,落在妹妹手上。妹妹问;“姐姐,你哭什么?”格贵泽玛说:“我没有哭。是口里衔着针,掉下一滴口水。”过了一会,她无意中又叹了一口气,妹妹又问;“姐姐,你为什么叹气?”格贵泽玛说:“唉,我把你的辫子梳歪了!”这时候,阿妈拿着酥油茶和青稞酒上来,摸着拉贵泽玛的头说:“我的小格桑花呵!妈妈求你一件事,你千万不要说不呵!我和你爸爸商量了又商量,决定把你嫁给绛丹国王的王子,你看好不好?”拉贵泽玛听了,眼泪象泉水涌出来,说:“爸爸妈妈平时最疼我,连门也不让我出;今天为什么这么狠心,把女儿抛到九座雪山那边呢?”说完,和姐姐拥抱着哭起来。

夫妇俩没法推脱,就把女儿格贵泽玛叫来,吩咐道:“女儿呵!我们已经答应把你的妹妹,嫁给绛丹国王的儿子。你到楼上去,帮她梳洗头发。千万不要提国王来求亲,只说是明天去看庙会就是了。”格贵泽玛按照阿妈的意思,到楼上帮妹妹洗头。拉贵泽玛说:“我不想洗头,也不想看庙会。到集市看热闹,还不如看自己;到庙里敬神,还不如在自己心里祈祷!”姐姐说:“妹妹!明天全家人都去看庙会,你一个人不去,阿爸阿妈会难过的。”拉贵泽玛不再讲话了,打散辫子让姐姐洗头。

出嫁的那天,夫妇俩从泽朗地方,借来八十个小伙子,他们穿上过节的衣服,骑上赛跑的马,四十个走在前头,四十个走在后头,护送拉贵泽玛。拉贵泽玛呢,穿上国王带来的新藏袍、新藏靴,戴着国王带来的金嘎乌、绿松石,由贵巴多吉牵马,格贵泽玛伴送,跟国王一道走在中间。她的父亲、母亲,捧着哈达和青稞酒,送了一程又一程。分别的时候,阿妈叮嘱又叮嘱:“到了那边,要敬重国王和王后,体恤手下佣人。早晨要最先起床,学那公鸡啼晓;晚上要最后睡觉,学灶后的小猫。”

梳头的时候,格贵泽玛眼里滚出一颗泪珠,落在妹妹手上。妹妹问;“姐姐,你哭什么?”格贵泽玛说:“我没有哭。是口里衔着针,掉下一滴口水。”过了一会,她无意中又叹了一口气,妹妹又问;“姐姐,你为什么叹气?”格贵泽玛说:“唉,我把你的辫子梳歪了!”这时候,阿妈拿着酥油茶和青稞酒上来,摸着拉贵泽玛的头说:“我的小格桑花呵!妈妈求你一件事,你千万不要说不呵!我和你爸爸商量了又商量,决定把你嫁给绛丹国王的王子,你看好不好?”拉贵泽玛听了,眼泪象泉水涌出来,说:“爸爸妈妈平时最疼我,连门也不让我出;今天为什么这么狠心,把女儿抛到九座雪山那边呢?”说完,和姐姐拥抱着哭起来。

翻过高高的雪山,王后派来八十个骑手在路边等候。当天晚上他们住在山下,第二天启明星升起的时候,两支队伍一齐出发。王后从楼顶上看见送亲和迎亲的队伍来了,赶忙派出七个待女,带着酒、茶和哈达,在河边载歌载舞地迎接。到了宫廷外面,又有十一个男女佣人,捧着茶、酒和水果、哈达,把他们请进王宫,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只有脾气古怪的尼达次仁王子,不管国王夫妇怎么规劝,就是不肯出来和姑娘见面。

出嫁的那天,夫妇俩从泽朗地方,借来八十个小伙子,他们穿上过节的衣服,骑上赛跑的马,四十个走在前头,四十个走在后头,护送拉贵泽玛。拉贵泽玛呢,穿上国王带来的新藏袍、新藏靴,戴着国王带来的金嘎乌、绿松石,由贵巴多吉牵马,格贵泽玛伴送,跟国王一道走在中间。她的父亲、母亲,捧着哈达和青稞酒,送了一程又一程。分别的时候,阿妈叮嘱又叮嘱:“到了那边,要敬重国王和王后,体恤手下佣人。早晨要最先起床,学那公鸡啼晓;晚上要最后睡觉,学灶后的小猫。”

到了第十六天,护送拉贵泽玛的八十个小伙子,准备回泽朗地方去了。拉贵泽玛对他们说:“有福气的伙伴呵,就要返回可爱的家乡;没福气的姑娘我,只能留在陌生的地方。我真想变一只小鸟,从天上飞回家乡;我真想变只老鼠,从地里钻回家乡。”她又对格贵泽玛说:“姐姐,请留下陪伴我几天,请教我织氆氇的手艺。”姐姐听了妹妹的话,去找王后借织氆氇的机子。王后说:“我家男女佣人,有二三百个。请你告诉拉贵泽玛姑娘,用不着她做活。”格贵泽玛说;“王后呵,妹妹住在这里,一天比一年还长;她想学点手艺,消磨消磨这难挨的时光。”王后听了,难过地低下了脑袋,答应赶快派人送机子去。

翻过高高的雪山,王后派来八十个骑手在路边等候。当天晚上他们住在山下,第二天启明星升起的时候,两支队伍一齐出发。王后从楼顶上看见送亲和迎亲的队伍来了,赶忙派出七个待女,带着酒、茶和哈达,在河边载歌载舞地迎接。到了宫廷外面,又有十一个男女佣人,捧着茶、酒和水果、哈达,把他们请进王宫,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只有脾气古怪的尼达次仁王子,不管国王夫妇怎么规劝,就是不肯出来和姑娘见面。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拉贵泽玛织的氆氇有小河那么长了,任性的王子尼达次仁,不管国王和王后怎么劝导,还是不肯和拉贵泽玛见面。格贵泽玛十分生气,对妹妹说;“你是作为王子的妃子娶来的,不是作为国王的女儿接来的。既然王子连影子也看不到,我准备回家乡去了,我也不想把你留在这里。”妹妹拉贵泽玛说:“好心的姐姐,你先回去吧!我如果回去,阿爸阿妈会难过,当地的人会讥笑。我是国王夫妇接来的人,在他俩未死之前,我要象女儿一般侍候他们。日后王子如果对我好,我要帮助他治理国家;如果对我不好,我就出家修法。”

到了第十六天,护送拉贵泽玛的八十个小伙子,准备回泽朗地方去了。拉贵泽玛对他们说:“有福气的伙伴呵,就要返回可爱的家乡;没福气的姑娘我,只能留在陌生的地方。我真想变一只小鸟,从天上飞回家乡;我真想变只老鼠,从地里钻回家乡。”她又对格贵泽玛说:“姐姐,请留下陪伴我几天,请教我织氆氇的手艺。”姐姐听了妹妹的话,去找王后借织氆氇的机子。王后说:“我家男女佣人,有二三百个。请你告诉拉贵泽玛姑娘,用不着她做活。”格贵泽玛说;“王后呵,妹妹住在这里,一天比一年还长;她想学点手艺,消磨消磨这难挨的时光。”王后听了,难过地低下了脑袋,答应赶快派人送机子去。

姐姐走后,国王和王后从一百个女佣人里,挑了一个名叫卡娣拉姆的姑娘,专门侍候拉贵泽玛。她们两人非常亲密,就象亲姐妹一般。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拉贵泽玛织的氆氇有小河那么长了,任性的王子尼达次仁,不管国王和王后怎么劝导,还是不肯和拉贵泽玛见面。格贵泽玛十分生气,对妹妹说;“你是作为王子的妃子娶来的,不是作为国王的女儿接来的。既然王子连影子也看不到,我准备回家乡去了,我也不想把你留在这里。”妹妹拉贵泽玛说:“好心的姐姐,你先回去吧!我如果回去,阿爸阿妈会难过,当地的人会讥笑。我是国王夫妇接来的人,在他俩未死之前,我要象女儿一般侍候他们。日后王子如果对我好,我要帮助他治理国家;如果对我不好,我就出家修法。”

有一天,王后对国王说:“国王呀!我们王子的心,不知被什么魔鬼迷住了,拉贵泽玛姑娘到我家已经一年多,他还是不理人家。再这样下去,拉贵泽玛就会回泽朗仲古纳去。我们从大门里进来的福气,就会从窗户里飞走。你还是再去劝劝他吧!”国王看见王子正在花园里玩耍,便把刚才的意思,跟他好好讲了一番,不料王子很不客气地说:“总是拉贵泽玛!拉贵泽玛!谁叫你们找来的?我可从来没有提过她。哼,这样的姑娘,就是金子包的,银子打的,我也不要!”

姐姐走后,国王和王后从一百个女佣人里,挑了一个名叫卡娣拉姆的姑娘,专门侍候拉贵泽玛。她们两人非常亲密,就象亲姐妹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