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求变? COO异动三老将接连离职

就在宝马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史登科先生表示正式离职以后,宝马中国负责进口车业务的副总裁陆逸被媒体报道说已经辞职。

1月11日,一则关于“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营销高级副总裁戴雷已递交辞呈,或将在近期内离职”的消息在汽车界引发强烈反响———2012年德系三大豪车品牌中销量增幅最大的宝马,为何在取得优秀业绩后却面临三位高管离职?

同时,
奔驰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麦尔斯确认将于12月1日离职,并由负责奔驰日本市场的总裁Nicholas
Speeks接替之后两个月的时间后,戴姆勒东北亚投资有限公司和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宣布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双方股份比例为50:50。双方延宕已久的国内外产品渠道整合终成正果。

上周五,成都商报记者电话联系华晨宝马公关部了解情况,对方表示正在开会稍后答复。当天下午5点30分左右,成都商报记者收到了华晨宝马的官方邮件,宣布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营销高级副总裁戴雷博士由于个人原因辞职并将在工作交接后离开公司,但未接受进一步的采访。对于近期的重大人事变动是否会给经销商层面带来影响,部分本地经销商负责人因话题敏感而谢绝了成都商报记者的采访。

此前,拥有豪车品牌奥迪的大众中国高层也走马换将。此前的大众中国的总裁倪凯铭的继任者被德国总部钦定为海兹曼。

继前宝马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史登科宣布提前退休,宝马销售副总裁陆逸随后离职后,戴雷的突然离职将之前已备受关注的宝马高层人事变动推到了风口浪尖。

德国三大豪车公司的直接高层或者母公司的高层在短短的三个月内全部实现了轮换,这在汽车产业史上也应该留下浓重的一笔了吧。

2012年12月初

虽然,三大豪车汽车企业原来高层离任的理由各有不同的故事,不过,德国总部对于自己在中国的新总裁的任命却绝不会等闲视之。因为,三位新到任总裁对于未来德国三甲豪车品牌的格局将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虽然结果不一定就会发生改变,但是他们一定会将改变或者维持目前的格局作为自己任内的历史使命。

宝马大中华区总裁史登科提前退休

宝马:继续深入

2012年完美收官 却迎来高层大变动

对于宝马的高层变动,更多的人是担心,担心的当然是新任总裁能否继续史登科原来在中国市场创造的宝马品牌的辉煌。

业界常说,旺季卖车淡季换人。但宝马2012年在中国市场表现优异,为何也会出现如此大变动?

一般人都将史登科看做宝马在中国市场的传奇性的人物,而其非常中国化的语言沟通能力更是让他获得了大多数中国媒体人的好感。尽管史登科先生在宝马公司之前的奔驰公司任职期间,成绩一般,却也很少有人提及。

2012年,宝马集团在中国市场BMW和MINI品牌全年总销量达32.6444万辆,逼近奥迪的40.5838万辆,同比增长40.4%,增速领先奥迪和奔驰,创下BMW品牌在中国市场上的年度最好销售纪录。其中,BMW
5系总销量达107844辆,同比增长52.2%———这是BMW进入中国市场以来第一次有单一车型在一年之内销量超过十万辆。在这样的尖峰时刻,作为宝马中国区总裁的史登科火线“退休”,不得不让人有些生疑。

其实,应该说,史登科之所以能够在中国市场取得如此骄人的业绩,部分原因应该归功于其在奔驰并不怎么精彩的业绩,正是其在奔驰的工作中并不成功的经历,才给史登科更多的经验教训,让其在宝马公司中挥洒自如,任意驰骋。

对于这个提前退休,业界大多归为“急流勇退”,58岁的史登科原本应在今年底退休,但在宝马全球定期轮岗制和提前退休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不少业界同行都认为,“2012年在市场并不太好的情况下,宝马取得的成绩已经在一个高位,2013年市场形势怎么样还很难说,不如现在退下来留下一段辉煌。”的确,去年底以来,豪华车品牌市场的跳水表现已经初露端倪,价格探底、利润下滑、库存积压……2013年,豪华车品牌能否在大市不好之际独善其身,谁也不敢说。

而更重要的是,宝马公司在中国市场的业绩的取得,也应该归功于华晨汽车的不干预主义。在所有的豪车汽车企业的合资公司中,华晨宝马的中方合资汽车企业华晨汽车,是最少介入合资公司事宜的中国公司。华晨汽车的做法,虽然从一般的角度去理解,失去了太多的对于合资公司的话语权,但是华晨汽车却获得了更多的宝马公司在中国市场发展的回报。

至于宝马销售副总裁陆逸,其追随史登科多年,是宝马在华销量跨越式增长的功臣,坊间猜测,他的离职或与史登科的提前退休有关。史登科在任期间,以陆逸为代表的一批年轻的华人高管被委以重任、充分授权,这也是史登科力主人才本地化的重要一环。

华晨中国在2012年前三个季度的业绩中,有绝大部分的利润来自于华晨宝马,这也是华晨汽车进行自主品牌研发的最大的资金支持。没有宝马,就没有华晨汽车的自主品牌。

有分析认为,随着中国市场对宝马全球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宝马德国总部对中国业务的“干涉”也越来越多,宝马中国管理层权力可能会进一步受限,宝马中国高管已深感与德国总部对中国市场的看法存在差异、下一步本土化推进之难。在这种变化之下,陆逸、戴雷选择了离开。

从这个角度去看,华晨汽车相对的弱势,虽然给了宝马公司更多的在中国市场的权力,但是也以更少的投入获得了更加丰厚的回报。

2012年12月20日

而让宝马在中国市场获得巨大发展的坚强后盾是宝马公司总部对于中国市场的决策。尽管中国市场的决策直接来自于宝马中国以及宝马大中华区的管理层,或者说史登科先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如果没有宝马总部的支持,宝马中国又能够有什么作用呢?

宝马中国负责进口车销售的副总裁陆逸宣布辞职

因此,史登科先生离开了中国市场,但是对于宝马在中国市场取得辉煌业绩的更多的因素仍然存在,宝马在未来的中国市场的决策只能更加开放、深入,而不是谨慎和保守,在欧洲市场持续萎靡不振的情况下,不断加大对于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提升国产化的比率,实行更有力的价格策略,将是宝马继续追赶甚至超越奥迪的唯一策略。

宝马高层告别“中国通”?

奔驰:重整行囊

如果说前两位高管的离去都还有迹可寻,那么负责华晨宝马销售业务的“二号人物”戴雷的突然请辞着实让人费解。戴雷2003年任宝马集团亚太及非洲销售大区产品经理,开始接触中国市场;2005年开始,进驻宝马汽车北京代表处,担任大中华区业务拓展总监;2007年4月至今,担任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营销高级副总裁。

奔驰中国高层的变动,可以说与奔驰中国市场业绩下滑以及渠道整合迟迟没有获得实质进展有着莫大的关系,尽管原来的奔驰中国的高层对于这些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责任。

风度翩翩的戴雷一直备受媒体喜爱,初次接触他的人几乎都会被其一口流利的普通话震撼。刚满40岁的戴雷虽然是德国人,但在宝马中国工作近10年的他早就可以娴熟地运用中文,成都商报记者曾多次与他面对面用汉语沟通,完全没有障碍。正是因为其对中国市场有深入了解,他与陆逸等华人高管一并被认为是宝马在中国深度本土化的象征符号。戴雷在任期间,大力拓展了宝马在华的销售网络。2005年,宝马在华的经销商仅为60家左右,而当时竞争对手奥迪的经销商数量已达到110家。但截至2012年底,宝马在华经销商数量已接近400家,成为国内豪华车品牌经销商数量最多的企业。

奔驰在中国市场的业绩下滑,已经让奔驰在中国市场远远落后于另外两个德国兄弟企业:奥迪与宝马。

同样来自德国的史登科博士,也是跨国车企中少有的中国通———1980年就来到中国,在北京大学学习中文,是他提出了如今大家耳熟能详的宝马在中国的口号“宝马之悦”,他重用很多中国本土的青年才俊,使得宝马的中国团队更为本土化、年轻化,也更善于倾听中国消费者声音。基于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在他的带领下,有了中国特色的长轴距版宝马,有了普通消费者买得起的豪华品牌,不再一味追求高档品牌的高价格。史登科在任的8年时间里,硬是把奥迪在中国豪车市场大一统的局面“逼”成了双雄会,把宝马在华年销量从不足2万辆拉升到了32.644万辆。

奔驰在中国市场的窘境虽然从表面看是渠道整合的原因,但是从更深层次的原因分析,奔驰在中国市场的三心二意、保守、傲慢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两位深谙中国市场、成绩突出的外籍高管离职,加上本土高管人才的代表性人物之一的陆逸,让一向被认为本土化策略做得风生水起的宝马,下一步如何走下去?相信尝到本土化甜头的宝马绝不会轻易放下制胜的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