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上善若水

无敌斗蛇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藏龙卧虎的云雾镇镶嵌在湘西大山的皱褶中,镇上有个百年历史的酒坊十里香。每到出酒的日子,那酒香似乎要把整个镇子醉倒。最近,十里香更是推出一种极品好酒,名唤百年窖藏,喝过的人都说那简直就是琼浆玉液。不过,百年窖藏特别少,每天只能拿十壇供应酒楼就餐的前十位顾客。

清末民初,社会动荡,民不聊生。舒州万佛镇虽地处山里,却是通往鄂豫皖三省的交通咽喉,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因此,倒也繁华热闹。镇东有个上善堂,占据了万佛镇的大半,掌柜王厚德经营酿酒和药堂,却在这乱世中独树一帜,生意竟然出奇的红火,惹起了不少人眼红。

这天,十里香酒楼的伙计刚打开店门,云雾镇小寡妇阿黛便闯了进来:给我一个包间,做桌好菜,来坛百年窖藏。伙计一惊,忙迎她进了包厢:您请坐,稍等片刻。随后,悄悄跑去告诉掌柜,蛊婆子阿黛喝酒来了。

这天,上善堂门前来了一个耍蛇的小矮人,别看他人高不过四尺,却玩着一条丈余长的白蟒蛇,吸引了众多行人驻足观看。王厚德把眼角一瞟,便递给他一块大洋,玩蛇人诡异地笑了笑,点头道谢后走了。随后,王厚德儿子王小宝便跟了过来:“爹,刚才那玩蛇人来者不善,您怎么好坏不分,却赏他一块大洋?咱们家今晚可要多提防才是。”

阿黛向来不喝酒的,她肯定另有所图。掌柜汪志武心里打着鼓,嘴上却平静地说:来者都是客,不管是谁,都要一视同仁。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无论如何都要以善为本。”王厚德教训儿子一顿后,又自顾儿忙自己的事去了。

酒菜上桌,伙计开坛倒了杯酒,霎时,酒香溢满包间。阿黛吩咐:多拿些杯子。伙计连忙拿了十多个杯子,装满酒后,站在旁边。阿黛摇摇手,让他出去。

王小宝二十多岁,他最担心的是父亲那菩萨心肠,行善他不反对,可总不能好坏不分呀,这小人难防,但你不得不防。傍晚后,王小宝关了店门,便安排一班人马值班,他让人把大门用粗铁棍拦住,后门紧锁后还派了两个大汉守着,就是那一丈余高的院墙下也每隔一段距离安排一个家丁看守,以防不测。

关好门,阿黛口中念念有词。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蹦进许多青蛙,数以百计。它们小如铜钱,大似巴掌,五颜六色,妖艳迷人。不消片刻,十多杯酒便被消灭殆尽。阿黛一声呼哨,眨眼工夫,青蛙全都消失得无踪无影。

小宝的担心没错。那玩蛇小矮人确实来者不善,身边的白蟒蛇更是热带丛林中的异物,别看它温顺可爱,一旦惹怒了它,会将你一口毙命,它甚至可以将数岁的小孩一口吞下。白蟒蛇身体冰凉,那鳞甲更是光滑如玻璃一般,无论行走在任何物体上,都是悄无声息的。白蟒蛇还有一个天性,也是它的特异功能,一旦闻了某人某物的气息,它会在千万人之中准确无误地找到你,一丝一毫也不差。这小矮人是来取王厚德的性命的,下午,王厚德给了他一枚大洋,那上面的气息足以让白蟒蛇分辨出他了。

图片 1

当日午夜,小矮人来到上善堂附近,“嘘”地一声,悄悄地放出了白蟒蛇。那家伙听出主人一声令下,无声无息地顺着墙角走了一段路后,找到一个下水道洞口,一下子钻了进去,然后,顺着下水道直接进入上善堂的内部。

别的蛊婆子养蛇虫做蛊,阿黛却养青蛙做蛊。这些青蛙个个奇毒无比,就拿大钞般大小的绿叶蛙来说,一个小小的脚趾,足可毒死一条大牯牛。可是,蛊虫都有灵气,非人血是养不活的!那么,阿黛给蛊虫喝酒,是要干什么?

第二天清晨,小宝早早地起了床,在上善堂四周搜寻了一番后,确认昨晚没有发生意外,这才打开大门,来到了美酒坊。王小宝家的酒坊酿造的美酒飘香方圆数百里,喝过的人赞不绝口,都说,真不愧为神仙赏赐的好酒。

离云雾镇二十里外的一座大山里有股悍匪,匪首叫李大个,此人非常爱酒。听说十里香新出的百年窖藏十分香醇,便派人去买。谁知,十里香不但不卖,还不允许外带,李大个本是官府通缉的要犯,不便进入云雾镇。怎么办?他手下有人建议,抢十里香一票,什么酒不都有了。可李大个是个良匪,他不想轻易伤害人家,更何况汪志武这样行善积德的好汉。

据传,小宝的太奶奶是个寡妇,家里穷的叮当响,丈夫死后,丢下了一个破落的酒坊和一个三岁的孩子,那就是王小宝的爷爷。太奶奶便继承丈夫的职业,开始酿酒卖酒。尽管生意惨淡,太奶奶却非常有爱心,大凡从她门口路过的乞丐和特别困难穷困潦倒的人,都曾受到她的资助。

于是,有人找到神出鬼没的阿黛,出百块大洋,要她去十里香弄坛酒来。阿黛见钱多便答应了,可一打听才知道,十里香的酒窖竟有上千个,要想在这么多酒窖里找到百年窖藏,实在太难了。

一天,一个瘸腿断胳膊的乞丐路过太奶奶的店门口,四下张望了半天。太奶奶见他那多天未吃的样子,便将他让到桌上,炒了几个菜,盛了一大碗米饭给他吃。哪知道,那腐腿乞丐却跷起了二郎腿,优哉游哉地让她送壶酒来。如果换作别人,早把他给轰走了。可太奶奶就是大善人一个,她二话未说,便跑到后堂打了一壶酒来。

阿黛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她有无数大大小小的蛊虫青蛙,那神虫的嗅觉灵着呢,无论什么东西,只要让它闻了味儿,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会准确无误地寻味而去。让这些青蛙去喝饱后,回来将它们倒立,把酒水吐出来,几百只青蛙,取个一两坛酒毫无问题。

乞丐这才放下二郎腿,细细地品着。突然,他“噗”地一下喷出喝下肚的酒来,说:“什么破酒,也太难下咽了,还不如你那井里的水有味道!”

于是,她起早去了十里香,让青蛙们闻了酒味。当晚,阿黛一声呼哨,数百只青蛙便消失在十里香庄园中。

太奶奶认为今天这乞丐遇到什么难事了,有气没出处,何不成人之美,就让他出出气吧,便说:“我这就去井里给你取。”

可是,阿黛在十里香庄园外等到天亮,蛊虫青蛙一个也没回来。不好,一定是十里香庄园藏着放蛊高手,将自己的蛊阵给破了!这破蛊人很快会发现自己,阿黛赶紧逃往大山,准备请李大个出来解围。

那乞丐却叫住了她,吩咐她道:“慢着,你去给我炒个鸡杂当下酒菜。”
太奶奶还是依了他,去厨房炒鸡杂去了。这时,只见腐腿乞丐脱下一只破鞋,“嗖”地一下,扔到了远处的井里。—会儿工夫,太奶奶端菜过来了,乞丐说:“去,到井里打壶酒来让我尝尝。”
太奶奶依着他到井里打了壶水。哪知道,那叫花子却喝得津津有味,正在小宝太奶奶疑惑不解的时候,他让她也坐下来喝一盅,太奶奶好奇地喝了一口,呀,真是奇了怪了,那井里的水呀满嘴飘香,回味无穷。

李大个听说十里香庄园有如此高手,庆幸自己当初没有轻举妄动。可他嗜酒如命,就是要喝百年窖藏。有手下给他献上一条妙计,李大个听了喜上眉梢:这个主意确实不错!

这时,乞丐站了起来,拍拍肚皮说:“酒足饭饱,老夫走了喽!”一眨眼工夫,便到了对面的山岗。从那倒骑毛驴的背影里,太奶奶看出,此人原来是八仙之一的张果老。

这日黄昏,从山里走出两个大汉。他们黑衣黑裤,头裹黑纱,戴着大斗笠,刚到十里香酒店,便扯起嗓门喊:给我们找两个包间,摆上两桌好酒好菜。还把一锭银子拍到桌上。伙计赶紧在两个包间摆上了酒菜。

对于酒坊的这个传说,那可能是太奶奶遮人耳目而已,其实,小宝家有一套独特的不外传的酿酒技术才是美酒飘香的关键。王家做生意实实在在,窖藏之酒不到十年决不提前拿出来销售,因此,他们家的美酒一直口感极佳,非常珍贵,也让无数同行眼红。

可过了好几个时辰,也未见包间开门。眼看着就要打烊了,伙计硬着头皮推开了包间的门,里面没人,接着又打开另一间,那伙计惊叫一声:我的妈呀!

就在小矮人放蛇的第三天,上善堂的粥棚旁突然爬着一个伤痕累累的外地人,有人拉起一看,正是那个耍蛇的小矮人。

众人闻声赶紧跑过来,刚进门便闻到一阵恶臭,吓得连连后退。原来,这桌上吃饭的是一个女麻风病人,她脱去黑衣黑裤,露出了溃烂的皮肤,很是可怕。这还得了,有人报告了汪志武。

施粥的家丁一边送了碗粥让他吃,一边将此事报告给了王掌柜。王厚德赶紧让人把他送到药堂,让郎中给他清洗伤口,敷药疗伤。伤筋断骨一百天,经过上善堂药堂的精心治疗,小矮人的伤终于痊愈了,他准备离开回老家。王厚德拿出十块大洋,又包了一大包干粮给他路上吃。“啪”,小矮人突然跪倒在地,磕头就像鸡啄米似的:“恩公,我要走了,你为什么一句话都不问我?真是天下少有的大善人!”

汪志武一听头都大了:留下麻风女,消息传出去,以后还有人来十里香买酒?若是送走麻风女后,有人上门来要人,又该怎么办?

原来,小矮人这个江湖玩蛇人从广东一路玩过来,挣不了多少银子。一天,在万佛镇旁的一家酒坊玩蛇时,竟被人家请去当作上宾,好酒好菜招待后,还奉上一百块大洋给他。无功不受禄,小矮人迷惑了,那酒坊掌柜告诉他,离此地不足十里,有个万佛镇,镇上有家上善堂,掌柜叫王厚德,跟他有杀父之仇,可又奈何不了他,今见你那白蟒蛇不同寻常,一定是个异物高手,想借它之口除掉仇家,事成之后再付一百大洋酬劳。小矮人心里“咯噔”了一下,但看在这么多银子的份上,还是答应了。他想,反正都不认识,就让那尤物悄悄地潜入,不知不觉地除掉人家后,拿了钱远走高飞得了。

汪志武深思片刻后,作出安排,先让人在最近新酿的酒窖中砌个小屋,再在地上铺上石灰,让麻风女住进去,并安排专人从小窗口送吃送喝。汪志武想,这石灰能隔断细菌,酒也能杀毒,将麻风女置于酒窖中,细菌被杀死,病毒也不会传播出来。同时,秘密让人配药治疗,尽可能延长她的生命。

可当他到上善堂打探时,王掌柜竞给了他一块大洋,便有些不忍。晚上在客栈他特地让跑堂的打来当地有名的上善坊好酒,觉得那酒口感极佳,好极了,便多喝了一杯,有些晕乎乎飘飘然的感觉。酒壮英雄胆,他再也没有考虑太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便带着白蟒蛇来到上善堂旁实施了原定的计划。

汪志武可是出了名的大善人,无论人家对他怎样,他都能做到问心无愧。而汪志武这种善心,却中了李大个的圈套。

哪知道,这上善堂不仅人善,而且还是江湖高手,不但可以将自己家的危险轻易化解,甚至连神秘莫测的白蟒蛇也被他弄得不知去向,看来,是真的遇到了高手。第二天,当小矮人看到王厚德无事似的在善药房走动时,吓得他赶紧撒开脚丫便跑,想尽快脱离这个是非之地。殊不知,在上善堂下拐小树林里遭遇了一伙强人,不仅搜走他身上所有的银两,而且,还将他打成重伤,他以为自己作恶,让上善堂的人给打了。可后来,他从一个歹徒脸上的小黑痣看出,此人正是当初让他害死上善堂掌柜的酒坊主人牛凤山。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同样是卖酒的,他竞争不过人家,便想借自己之手除掉生意对手。小矮人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便冒死爬向上善堂,想告诉他有生意对手要置他于死地。偏这上善堂就像未发生任何事情一样,对他一如既往地行善,更让他感激不尽的是,小矮人在临走前,上善堂掌柜竟然又是送钱又是送干粮,他便将事情全部和盘托出。

这麻风女正是李大个的女儿,本来长得清秀水灵,不知怎么得了麻风病,怎么也治不好。这时,一个土匪给李大个出主意:将小姐扔给汪志武,或许有救,顺便弄坛百年窖藏回来。于是,李大个照做了,然后在云雾镇找了个眼线,随时打探女儿的情况。

小宝大吃一惊,自己到底还是没防住。父亲也没有小矮人想象的那样神奇,这白蟒蛇一定还藏在上善堂里,可能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有这么个神秘莫测的家伙在家里,犹如一枚定时炸弹悬在空中,随时都会将上善堂炸得粉碎的。可就在他准备让小矮人设法收回白蟒蛇时,王厚德却阻止了儿子:“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如既往地做你自己的事,上善无敌!”

然而,一年多来,那眼线从未听到麻风女的一丝消息,可他每次都跟李大个扯谎:您女儿在汪家好好的。

小宝将信将疑,上善堂走到今天,确实得到了善缘的不少帮助,可他不解的是,今天侥幸躲过了小混混,明天要是来了帮大土匪怎么办?

图片 2

这天,小宝正在上善堂跟一个神秘客商议重要事宜,突然,善药房一个郎中慌慌张张地跑来报告:“少掌柜,今天善药房来了位女患者,我掀开衣服一查验,身上有不少溃疡,跟麻风病十分相似,便赶紧开了副药,让她回去治疗。可那女患者说啥也不走,我便去找送她来的家人,但左找右寻就是找不到他的身影。看来,这家长是有备而来,知道女儿患了麻风病,故意把她扔给我们善药房。可他哪知道,这是个不治之症,可害苦了我们。今天一旦赶不走她,为了我们上善堂的名誉,还得留下她,那样传出去,以后谁还敢上我们家打酒买药?你看这事如何处理才好?”

这天,眼线又来到十里香,突然,他发现几个人抬着一副棺材悄悄进了后山,心里咯噔了一下:莫不是麻风女死了?他便找人打听:这个死者是男是女?女人,可怜啊,被活活打死的。眼线一听,拔腿便跑。被活活打死的女人还能有谁?肯定是麻风女!于是,他找到李大个,添油加醋地告诉他:你女儿被活活打死了!

真是岂有此理。小宝问郎中:“那病人家属什么时候走的?”郎中告诉他,那人骑了头小白马,从上首方向过来的,估计现在没走多远。小宝二话未说,骑上一头枣红马便追了过去。大约追了十多里地,隐隐约约看见了那头小白马,便挥鞭打马向前冲去,偏他追得急,那小白马也跑得快。就这样,两匹马不知不觉跑出了二十多里地,来到一个叫小涧冲的大山沟,那里峰奇沟险奇洞密布,阴森可怕。小宝正要勒住马停下来时,突然,脚下一绊,连人带马便翻下了路边。

李大个哪受得了这份窝囊气,便不顾一切,马上召集部下,决定夜袭云雾镇,血洗十里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