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FCA合并对象或生变 可能不是雷诺而是PSA – 资讯 – 中国汽车新闻网

原标题:【汽车人◆他们的2018⑥】戈恩、马尔乔内、唐唯实:大联盟的加法计划

几经努力,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终于为自己找到了理想的合作伙伴,而且速度快得令人惊讶。

据福布斯网站报道,本月早些时候,雷诺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最终将决定合并的猜测再度升温,但最大的障碍依然是雷诺大股东法国政府,以及雷诺与联盟伙伴日产的关系,但FCA与PSA集团也可能达成协议。

做加法者,除了希望借此补足市场布局、技术积累、产品定位的短板,更多还是希望通过协同效应,在工程、制造、供应链管理与人力资源等方面获得比较优势,占有更大的市场份额和超额的销售利润。雷诺-日产的2022计划、三菱汽车的“增长驱动力”计划、标致雪铁龙的“PUSH
TO PASS”,以及菲克集团的五年发展计划,莫不源于此。

据多家外媒报道称,FCA正与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商谈合并事宜。消息刚一传出,当事双方便大方承认并官宣最新进展。,PSA和FCA在官方声明中表示,双方正在就业务合并进行商讨,目标是“创建一家新的全球领先的汽车集团”。FCA强调,双方将合作创建“世界领先出行集团之一”。

据福布斯网站报道,本月早些时候,雷诺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最终将决定合并的猜测再度升温,但最大的障碍依然是雷诺大股东法国政府,以及雷诺与联盟伙伴日产的关系,但FCA与PSA集团也可能达成协议。

《汽车人》编辑部

凌晨,知情人士透露,FCA与PSA的董事会已经批准了一项初步合并计划,双方将以50:50对等持股新的合资公司。

雷诺和FCA最初的合并提议已经在6月流产。当时,FCA向雷诺发出合并邀约,如果合并成功,将组成全球第三大汽车公司。但是,双方的合并谈判很快在几天后终止。这主要由于法国政府的干涉,认为雷诺和FCA的合并需要经过日产的赞同。然而,在日产前董事长戈恩因涉嫌财务违规被抓以来,雷诺和日产之间的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似乎到达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两者之间的联盟关系也降低冰点。

开篇的话

据外媒报道称,这家新公司将“在荷兰合法注册”,在“美国、法国和意大利设置运营机构”。一旦合并成功,世界上将诞生一个市值约500亿美元的超级汽车公司。按照2018年全球各大汽车集团公布的销量,PSA与FCA加起来年销量近900万辆,居于大众、丰田和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之后。这意味着,双方的合资公司将超越通用集团,成为全球第四大汽车巨头。

日产一直对雷诺和FCA合并坚持谨慎态度。但雷诺与菲亚特克莱斯勒的交易,取得日产的同意至关重要。雷诺与日产自1999年就开始结盟,其中雷诺持有日产43.4%投票权股份,日产持有雷诺15%无投票权股份。

在全世界汽车行业都在做减法的时刻,雷诺-日产联盟、菲亚特克莱斯勒联盟以及PSA集团,选择了加法。

PSA是欧洲第二大汽车制造商,市值225亿美元,FCA在北美地区占第三大市场份额,目前市值为223亿美元。然而,这两家汽车集团的发展现状并不乐观。

目前,雷诺和FCA合并复活的消息又开始流传。日前,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日产汽车的高管和雷诺正试图敲定一项协议,重塑他们的全球联盟,其中关键的一个步骤是雷诺高管希望为与菲亚特再次合并谈判铺平道路。

图片 1

2019年三季度财报显示,PSA在全球共销售67.4万辆新车,同比下滑4.15%,尤其是在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中国以及东南亚市场,销量大幅下跌40.82%至2.9万辆。FCA同样面临销量下滑难题,其二季度财报显示,由于各地区销量出现不同程度下滑,集团营收同比下降3%至267亿欧元。

根据一份内部电子邮件显示,日产希望雷诺减持其持有日产43.4%的股份。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此举旨在解决两家汽车公司在全球联盟结构上的长期紧张关系。日产汽车高级副总裁哈里·纳达(Hari
Nada)这封电子邮件中说道,“雷诺必须出售其持有的日产43.4%的股份,减持到5%
-10%,同时双方应投资新的联盟架构。”

2014年10月,菲亚特牵手克莱斯勒;2016年11月,三菱加入雷诺-日产联盟;2017年3月,标致雪铁龙收购欧宝/沃克斯豪尔。较早牵手的联盟,现状并非最好;统帅强势的联盟,综合实力更强。

双方都急需找到新的增长动力。FCA与PSA共同缔造的汽车行业新巨头,能否解救他们面临的困局?

而FCA首席执行长麦明凯(Mike
Manley)最近也表示,菲亚特克莱斯勒愿意重启与雷诺的合并谈判,但雷诺并非唯一一家能够扩大菲亚特克莱斯勒规模或填补技术或产品线缺口的潜在合作伙伴。

菲亚特克莱斯勒的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净利润6.41亿欧元,同比增长34%;二季度净利润11.55亿欧元,同比增长260%;三季度净利润9.1亿欧元,同比增长50%。全联盟在2017年1-9月共销售349.3万辆,单车净利润774.69欧元。

对任何机会持开放态度

他表示,“要说雷诺是唯一的机会,这个问题的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菲亚特克莱斯勒向雷诺提出收购要约之前,就与标致雪铁龙讨论了更广泛的合并。双方此前已经在商用车领域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2017年3月1日至9月30日是雷诺-日产联盟的2017财年上半年,日产汽车全球销273万辆,净收入20.33亿欧元;三菱汽车全球销49.8万辆,净收入3.56亿欧元;雷诺汽车全球销188万辆,净收入24.16亿欧元。相比之下,三菱和日产的单车收入只是超过700欧元,雷诺却可以飙至1285欧元。

合并之路不易,个中辛酸,只有FCA自己清楚。

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汽车研究中心费迪南德·杜登赫弗(Ferdinand
Dudenhoeffer )教授预计,FCA会与雷诺还是PSA达成协议,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在2017年前三个季度,刚刚收购了欧宝/沃克斯豪尔的PSA集团日子不算太好,中国和东南亚市场出现了42.7%的跌落,欧洲市场也微跌0.4%;前9个月销量只有242.29万辆。刚刚收购的欧宝/沃克斯豪尔页没有亮眼的表现,其只在欧洲市场有15.8万辆的销售,中东-非洲市场也有6415辆售出,其他四个市场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早在2015年4月,已故FCA前首席执行官马尔乔内就曾在一次主题为“资本瘾君子的自白”的演讲中,疾声呼吁车企合并。在他看来,汽车行业的投资回报率过低,各大车企在同一技术上投入巨大财力与人力,各自关起门来偷偷研发,这是一种极大的浪费,“汽车行业必然要走向一体化”。

杜登赫弗说:“菲亚特克莱斯勒需要一个合作伙伴,目前正在寻找,但可供选择的合作伙伴不多。是的,潜在的合作伙伴最有可能是雷诺,但雷诺与日产之间存在很多问题,首先它必须解决这些问题。日产陷入困境,他们需要重新安排联盟架构。”

PSA集团在公布2017年三季度财报时,仅公布了汽车业务和Faurecia业务的营收,并未公布净收入。如果要达到行业平均的盈利水平,则PSA集团至少要有18亿欧元,利润率约5.9%。但其2016年汽车业务毛利率也仅有6%。

同年9月,坚信合并力量的马尔乔内向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伸出了橄榄枝,却遭到对方拒绝。

今年7月,日产宣布了一项激进的全球重组计划,此前该公司公布第一季度营业利润下降99%。该计划将裁员约10%,约12,500人。该公司最大的问题在于其最大的市场美国,日益老化的车型阵容导致了激励措施的增加和利润的锐减。

汽车行业早就过了“多生孩子好打架”的时代,很多企业也在通过削减品牌达到甩掉包袱轻装上阵的目的,比如通用汽车出售欧宝/沃克斯豪尔、马来西亚出售宝腾,都有类似的考量。

3年之后,马尔乔内因手术并发症去世,他的继任者迈克·曼利秉持同样的理念,称FCA将保持强大和独立,并对任何交易机会持开放态度。

杜登赫弗还表示,原本被看好与FCA合并的PSA
可能正在幕后探索达成交易的可能性。

图片 2

很快,FCA再一次向外界释放寻求合并的信号。2019年,FCA向雷诺集团董事会递交了一份无约束力的函件,提议双方以对等股比进行合并。不过,几天之后,FCA宣布因“当前法国的政治环境问题撤回相关提议”。

花旗银行研究估计,有关FCA与雷诺交易的新一轮谈判可能很快就会启动。

做加法者,除了希望借此补足市场布局、技术积累、产品定位的短板,更多还是希望通过协同效应,在工程、制造、供应链管理与人力资源等方面获得比较优势,占有更大的市场份额和超额的销售利润。雷诺-日产的2022计划、三菱汽车的“增长驱动力”计划、标致雪铁龙的“PUSH
TO PASS”加速超越计划,以及菲克集团的五年发展计划,莫不源于此。

如今,在FCA的不懈推动下,与PSA的合并终于将“开花结果”。这个新的汽车超级公司,旗下将拥有菲亚特、蓝旗亚、克莱斯勒、法拉利、玛莎拉蒂、阿尔法·罗密欧、道奇、Jeep、雪铁龙、DS、欧宝、标致和沃克斯豪尔等诸多品牌。

“如果雷诺和日产就股东结构达成一致的解决方案,这可能成为雷诺重启与FCA谈判的催化剂。雷诺并不羞于承认自己对此类交易的兴趣,但它首先需要确保日产站在自己一边。就时间安排而言,谈判尚处于初期阶段,但最早可能在下月达成初步谅解备忘录,“花旗银行研究分析师Raghav
Gupta-Chaudhary表示。

但是,做加法的联盟,发展势头未必更好;庄家的本领,决定了联盟的走向。

FCA亟需弥补电气化短板

一些分析师表示,雷诺需要出售所持日产股份,才能与FCA合并。其他人则表示,最初的雷诺-FCA交易确定了合并后的协同效应,每年可节省56亿美元,这是达成交易的一大动力。

戈恩:

如果两大集团合并只是带来品牌叠加效应,那就显得毫无意义。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认为雷诺会从与FCA的合并中获益良多。法国咨询公司Inovev表示,FCA的潜力存在问题,它可能比雷诺受益更多。

“成本杀手”瞄准三菱

对FCA而言,与PSA联手将帮助其弥补电气化短板。与竞争对手相比,在电动化技术领域,FCA已经落下风,面临着巨大的研发投入压力。

“FCA一系列的车型阵容并不完整,其中一些可能有不确定的未来。克莱斯勒、道奇、兰西亚和阿尔法-罗密欧(Alfa-Romeo)等品牌正面临威胁,菲亚特仅有菲亚特500系列、SUV车型,并只在南美市场上存在。唯一的是Jeep和Ram销量比较大。通过与雷诺合并,FCA可以在车型阵容上获得更多支持,填补一些空白。”Inovev在一份报告中称。

图片 3

据外媒报道,由于未能达到2017年燃油经济性标准,FCA将面临7900万美元的罚款。去年,FCA已经因2016款车型燃油经济性不达标而付出7730万美元罚款的代价。为此,FCA不得不向特斯拉支付数亿欧元,以便将特斯拉的电动车纳入自己的产品序列,来应对欧盟新排放法规。

Inovev还表示,“在新成立的联盟中出现许多品牌,将破坏整个车型系列的一致性,这将需要大幅削减品牌。但可能会对其中一些工厂造成威胁,尤其是在FCA在欧洲和南美已经遭遇产能过剩的情况下。”

2017年的春节刚过,日产汽车突然宣布消息,西川广人将于4月1日起接替卡洛斯·戈恩,出任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但戈恩本人还将继续担任日产汽车董事会主席。毫无疑问,日产汽车的人事调整只是布局与调整中的一环;三菱汽车的统筹与成长,将成为雷诺-日产联盟未来数年的工作重心。

相比之下,PSA在电气化方面已经远远走在了前面。

但一些分析师认为,FCA更有可能与标致、雪铁龙和DS等品牌达成协议。他们指出,在收购并扭转通用汽车欧洲业务长期亏损的制造商欧宝沃克斯豪尔的颓势后,标致雪铁龙取得了创纪录的业绩。今年上半年,PSA集团经常性经营利润为33.38亿欧元,增长了10.6%。其中汽车部门经常性经营利润增长了12.6%,达到26.57亿欧元。汽车部门经常性经营利润率达到8.7%。

在卸任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之后,卡洛斯·戈恩仍然是雷诺汽车、日产汽车以及三菱汽车的董事会主席,也就是雷诺-日产汽车联盟的最高决策者。时至今日,东京街头的餐厅已有“戈恩便当”出售,日产汽车也已经深深地打上了戈恩的烙印。他不再担任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并非对日产汽车完全放手,而是要将精力集中于三菱汽车。

PSA拥有CMP和EMP2两大平台,可以与内燃机、混动和纯电动动力系统兼容,具备研发纯电动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能力。2018年4月,据欧洲汽车新闻报道,PSA宣布成立全新电动汽车业务部门,重组动力管理结构,以加速电气化转型。按照规划,到2020年,PSA将推出15款车型,每一款车型都将提供纯电动版本和混合动力版本。

德国投资银行Nord
LB表示,标致雪铁龙将审视FCA与雷诺的谈判失败,以突显其与FCA达成协同效应的更大能力。

在汽车行业,卡洛斯·戈恩的职业经历绝对可以成为励志的鸡汤。1978年,生于黎巴嫩、求学在巴黎的戈恩加入米其林公司。7年后,31岁的戈恩就成为米其林南美业务的首席运营官,并以“跨文化理念”成功扭转了米其林南美业务的颓势。这一次力挽狂澜,不但成为戈恩职业的转折点,也奠定了其独特的管理风格与思维逻辑。

虽然目前尚不清楚两大集团合并后,在技术层面将会进行何种程度的交流,但欧洲汽车新闻分析认为,在电气化和自动化等新技术领域,PSA将给FCA带来很大帮助。

据消息人士称,标致雪铁龙之所以希望FCA合并,是因为这家法国公司希望借助FCA的力量扩张美国的业务,以便推进其全球规划。但这或许对雷诺来说不那么重要,因为它与日产的结盟为雷诺在美国的销量作出巨大贡献。

图片 4

助力PSA重返美国市场

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汽车研究中心费迪南德·杜登赫弗(Ferdinand
Dudenhoeffer )教授表示,PSA可能认真考虑与FCA达成合并交易。

1996年,疲软的雷诺聘请戈恩担任执行副总裁,负责采购、前瞻研究、工程开发、动力总成以及雷诺南美业务,戈恩仅用一年时间就扭亏为盈。1999年,雷诺与日产组建联盟,戈恩先加入日产出任首席运营官,又先后任职总裁和首席执行官。至2000财年,日产已经实现超过9%的营业利润率,是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2005年5月,戈恩被任命为雷诺汽车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成为世界上首位“同时运营两家全球500强企业”的管理者。

既然是交易,自然是互利互惠。华尔街投行伯恩斯坦认为,FCA或将帮助PSA顺利实施重返美国市场的梦想。

“我可以想象到FCA已经在幕后与PSA及其首席执行官唐唯实进行讨论。PSA正在寻找合作伙伴,尤其是进入美国市场。这是个好主意,让我们将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