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社长手记|李书福赢在了哪里?

图片 1

这个浙江农民,敢为天下先,如今要把多少汽车公司逼上绝路!

缺政策、缺人才、缺技术、缺资金、缺管理一个汽车企业的经验和方法。管理者李书福在各种制约当中把吉利带入全球汽车业竞争之中。

作者系《中国汽车报》社社长 何伟

图片 2

并购沃尔沃汽车公司并平稳运营一年之后,在汽车行业内有着草根形象的企业家李书福看来有资格松下一口气,回头看看自己过去20年所取得的成绩了。

借参加2018“一带一路”媒体合作论坛的空隙,我与李书福把访谈约在了博鳌渔村的椰树下。

李书福不是官二代、富二代,貌不惊人。

他只是需要一个合适的场合。

刚上岸的小海鲜端上桌,本地的鹿龟酒举起来,落日夕照,浪花翻卷,身着迷彩T恤的李书福谈兴渐起。

李书福的第一桶金,是给人家拍照片。

10月的一天,李书福带着他那一半中国人一半老外组成的国际化团队,坐在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的演播大厅里忆苦思甜,大讲国际并购与跨国企业管理之道。面对主持人带着点调侃的提问,他应对自如,侃侃而谈,俨然一副智珠在握的架势。尤其当他谈起中国传统文化、多元价值观甚至人类共同发展目标时,很难相信这是那位曾说过汽车就是“两排沙发加四个轮子”的人。“我有一个梦想。我老是有不同的梦想。”他在采访结尾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是新的梦想。创造一个全球性的企业文化,全球型本土化企业。沃尔沃不是我的,李书福要这个东西干什么?沃尔沃属于全人类。”

近几年,吉利的发展有如神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似乎是无所不能的神通企业。自收购沃尔沃轿车上演民营车企“蛇吞象”起,吉利一口气又把宝腾和路特斯,飞行汽车公司美国太力,以及戴姆勒9.69%的部分股份一一收入囊中,行云流水般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更令人瞩目的是,今年车市销量的整体下行,也没能阻止吉利逆势而上的风头,一跃成为自主品牌的排头兵,令人羡慕也招人嫉妒。

李书福第二次创业,是在垃圾堆里提炼黄金和白银。

全人类要沃尔沃干吗?这番话显然没能打动所有人,质疑很快就来了。

媒体追逐的李书福近年来基本谢绝各类访谈,渐从公众视野淡出,这反倒为其增添了些许神秘。学历不高的李书福,却有着不低的神预测能力。去年,某国新能源造车新秀风头正劲,他预言其来年会遭重挫,当时我不以为然,结果前不久应验;又直言国内某造车新势力熬不过一年半载,不幸又言中。这么看来,李书福不是能掐会算的占星师,但他的预言比一些业内专家要靠谱的多。

两笔钱赚到后,李书福就一股脑拿出来,去捣鼓一个冰箱配件厂,又赚到钱了!很快成了当地有名的千万富翁。

就在这次气氛愉快的访谈结束后一个月,吉利突然爆出因巨额负债而被高利贷勒紧脖子的负面消息—高达710.7亿元的总负债,73.5%的资产负债率。发出报道的《证券市场周刊》称:“资金紧张的吉利集团正在密洽海内外私募机构,因为收购沃尔沃时吉利通过高盛向海外发行了高息债券,它需要再度募资还债。”

早期,业界矮化李书福,认为他是闯入汽车行业的草根野人。如今,行业、媒体又神化如日中天的李书福,指出他手中的牌本来不咋样,却能怎么打怎么有。神力何来?于是有坊间传言,他手眼通天,有神秘资金力挺吉利纵横四海,更有神秘背景为他遮风避雨。

当然,李书福做生意并不是一路开挂。1992年前后海南房地产热潮正猛,李书福带着数千万元赶赴海南“豪赌”,不仅赔了几千万,人也差点回不来。

李书福跟他的高管团队肯定气疯了。

“都是谣言!”不胜酒力的李书福一杯又一杯,似乎想冲掉挥之不去的苦恼。造车再难也从未发怵,谣言凶猛却束手无策,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无奈,做个领军企业真不易。

海南房地产的失败,李书福说,给他最大的教训就是:“我只能做实业。”

他们不惜使出企业与媒体打交道时最尴尬的手段,给那家媒体和作者发去了律师函。协助吉利海外并购的高盛也站出来替吉利说话。问题最关键的一点是,债务和负债不是一回事,吉利的负债中大部分是应付账款和运营负债,需要付利息的银行贷款比例处于合理范围。在香港上市的吉利汽车的财报表明,公司的现金转换周期为负50天,这意味着吉利依靠经销商和供应商的钱就可以维持运转。《证券市场周刊》后来不得不刊登“报道严重失实”的致歉声明。

我曾反诘:资历老、实力强、品牌响的车企,为何自主品牌造不过吉利?为此我与李书福约下每年一晤的君子协定。

1997年,这个不安分的台州人突奇想,宣布要造汽车。民营企业造车最大的障碍还是政府许可。李书福依然寻求“变通”。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的汽车许可证来自四川德阳的一家监狱,该监狱下属有一家汽车厂,李书福注资取得了7%的股权。经过了争取,最终,李书福拿到了第一张民营企业造车许可证,成为汽车史上一件“破天荒”的事件!

尽管吉利在这次质疑风波中大获全胜,但李书福缺钱的传闻似乎很容易被轻信,因为这才是人们印象中的那个吉利—一家在销售了1万辆汽车后才获得正式轿车生产许可证的,汽车业的蚂蚁公司。过去20年,李书福从经营一家极小的农村照相馆开始,慢慢建立起中国最大的民营汽车公司,其间还干过从冲印照片的显影液里提炼银,组装冰箱和摩托车、生产建材等生意。缺钱、缺人、缺技术的日子他再熟悉不过了。

前年首访吉利,我得出的答案有三:有个好企业家,好机制,好老师,成为我国自主汽车班里的三好学生。

2010 年,这个“赌徒”又干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吉利以 18
亿美元的价格将沃尔沃汽车公司收入囊中。

现在吉利汽车已经今非昔比,不再是当初那个靠扳手和锤子造车的作坊式民营企业了。公司花了14年时间在国内建立起了6个整车制造基地,每年能生产60万辆汽车(去年销售了41.6万辆)。它先后收购了英国锰铜汽车公司、澳大利亚DSI自动变速器公司和在福特控制下不断衰退的豪华汽车品牌沃尔沃。今年上半年吉利和沃尔沃的营业额总计达到700亿元,税前利润将近24亿元,比去年同期都有明显提升。

去年再访吉利,我又增加了三条:

李书福只要看准了,就不顾一切地干。

但吉利还是一家因先天不足而始终处于饥饿状态的公司,收购三家海外公司对改善这一情况也毫无帮助,甚至还会加剧种种猜疑。去年3月份,李书福在吉利成功收购沃尔沃的发布会上已经遇到过这种情况。当时刚从瑞典飞回北京的李书福带着一身疲惫、略微的急躁和一丝兴奋,向现场一百多位记者解释资金来源。

一是吉利是中国最接近市场经济规则的车企,从身份机制,到管理运行,乃至文化价值,都是市场经济的模范生。所以同行眼中的高难动作,李书福似乎很轻松就完成了;

最终,这个拥有 86 年历史的欧洲豪华车品牌,被一个做汽车仅 12
年的中国汽车公司拿下了。

没有外界的帮助吉利肯定无法吃下体量是自己数倍的沃尔沃,但吉利也不像大家想像的那么穷。18亿美元收购资金和预计9亿美元后续投入中,吉利从中国和海外各募集到一半资金,吉利自己拿了大约25%,其它的出资方包括财团、投资银行、地方政府以及国内主权银行,这些钱来自中国、美国、欧洲和中国香港。

二是吉利干自主是豁出命来真干,李书福自称是敢死队,不搞假摔,不踢假球,要面子更要里子,唱功好做功更好;

李书福找美国谈这个事情的时候,人家根本不知道李书福是谁,连见也不见、谈也不谈。写了半年的邮件给福特公司,人家还是根本不理。后来李书福急了,直接找上门。谈啊谈,磨啊磨,终于给李书福搞成了。

“买沃尔沃轿车公司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也不是没有钱或者钱少就买不来。所以钱不重要。”李书福当时说。

三是老天眷顾,让吉利总能踩上时代变幻的发展节拍,变危机为超车的机遇。

李书福事后说:三分靠自己,七分靠天意!

是沃尔沃品牌让吉利的资金情况一下子受到关注,但对比吉利以往遇到的资金困扰,这还远远谈不上生死攸关。实际情况跟李书福说的很像,收购沃尔沃不是钱的问题,而且收购不成也没有大的损失。可是在2000年那会儿,拿不出15亿元,李书福就别想干汽车了。

以上六条,我认为基本可以概括吉利之所以神奇的基本经验,也得到了同事的认同。可是,李书福认可吗?

但当时,全天下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看笑话。如今7年过去了,那些等着看笑话的人,恐怕要失望了。

李书福基本上是脑袋一热就扎入汽车行业。要造汽车,他的钱太少。政府要求的最低投资门槛是15亿元。奇瑞15万辆整车的生产能力总投资42.52亿元;上海通用总投资将近126亿元。李书福造车的钱是从其经营的建材厂和摩托车厂抽出来的,这两个工厂还要继续维持运转,当时外界推测吉利能够拿出来的资金满打满算也就一个亿左右。要买土地、建厂房、买生产线、模具等等,1亿元要造汽车简直是杯水车薪。

晚风拂面,酒酣耳热,李书福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谈起了人生观、价值观,谈起了吉利做事的“三个标准”:一看是否符合人类社会进步方向,二看是否满足用户需求,三看是否符合企业发展需要。

现在,沃尔沃汽车的业绩又好得不要不要的,盈利大幅增长!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