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js11.com 1

小鹏蔚来对赌 新势力交车有多难?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60分钟》节目,在中国有着很高的知名度。今年2月,他们采访了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主持人问他:“我听说你叫自己特斯拉杀手?”

amjs11.com 1

8月6日,针对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此前提出“今年蔚来交不到1万辆车,会赔给何小鹏一台ES8”的赌约,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社交媒体回复表示接下赌局,并强调自己一定能赢。进入2018年以来,以蔚来汽车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进入交付阶段,虽然蔚来汽车能否按期交付1万辆汽车尚不得而知,但此次赌约将造车新势力的困境以一种更引人关注的方式呈现出来。

好了,好了。

在中国,金山可以说是 IT
界黄埔军校一般的存在,雷军毫无疑问就是这所黄埔军校的校长。

万辆赌约

《60分钟》播出后一个月,中国财政部公布了新的新能源车补贴方案,补贴退坡力度进一步加大。新政开始执行的7月份,喊着“弯道超车”的造车新势力们销售接近腰斩,重重跌回地球。

比如暴风影音的冯鑫,蓝港互动的王峰,乐动卓越的刑山虎等等都曾就职于金山,他们身上都刻着金山的痕迹,雷军也被外界冠上创业导师的光环。

amjs11.com,在接下赌约的同时,何小鹏表示,蔚来汽车在造车新势力中是第一个向大众交付的,在前面的肯定是最难的,规模交付的难度比产品发布的难度要大好几倍。

不仅是新能源车,经历十几年史诗般高速增长的中国汽车业,今年的销售都惨不忍睹。

但雷军却说,我最烦创业导师。经常有人说我是创业导师,我一当了导师我就不能死了,一死多难看,老师给搞死了。创业这件事情,没有人能够做导师,大家都是犯了无数的错误才成功。

8月5日,蔚来深圳中心开业时,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可以和何小鹏打一个赌,在年底前,不用到12月31日,蔚来肯定能做到交付1万辆。谁输了,就输对方一辆蔚来ES8或一辆小鹏汽车。

敌人却已经打到家门口了。特斯拉位于上海的两个工厂9月竣工年底投产,年产能也许将是中国所有新能源车企的总和:

不管他愿不愿意,总有人尊称他导师,总有人想沿着小米的道路前行。

此前,何小鹏在社交媒体上称,新造车公司第一辆车最好只交付内部和少数用户,做一个中改以腾挪时间和空间来大幅度提高品质和平台体系。今年没有人可以交付1万台,要努力实现说到做到,才可以更持续地发展。

100万辆。

在新能源汽车势力中,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声称雷军是他的“导师与贵人”,不仅是因为雷军是何小鹏两次创业——UC、小鹏汽车的天使投资人,更在他在造车新势力万马齐喑的情况下,送上了宝贵的融资。

据了解,5月31日,在经过多次延期后,蔚来汽车完成了首批10台ES8的内部交付,6月28日,蔚来汽车开始了ES8的外部交付。按照蔚来汽车最新的交付计划,蔚来汽车将在7月底前完成1000台创始版ES8的交付,9月底前完成首批1万辆创始版ES8的交付,10月起开始基准版ES8的顺延交付。

月销三位数的李斌,再也没说过自己是特斯拉杀手。最近一个月,他开始频繁地辟谣。刚刚过了4岁生日的中国造车新势力们,遇到了诸葛亮写《出师表》时的局面:

何小鹏也投桃报李,自掏腰包买了一亿美元小米股票。

值得一提的是,就何小鹏关于赌约的表态,小鹏汽车天使投资人李学凌也评论道,“在中国搞电动汽车,要瞄准‘拼多多’的典型用户才能赢得竞争;别盯着城市白领去造车,而要为拼多多用户们造车,所谓‘得屌丝者得天下’”。但众所周知,蔚来汽车定位高端,对标的企业是市值近600亿美元的电动汽车巨头特斯拉。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背靠大佬的何小鹏,实现了从互联网行业到造车产业的跨界,在他成功的背后贵人颇多。

与蔚来汽车最初打算在首款车发布5个月后即实现交付相比,小鹏汽车的计划显得更为谨慎。2018年1月,小鹏汽车在美国CES上发布量产车G3,按照小鹏汽车的计划,小鹏G3将在2018年广州车展前正式上市,并在年底前开始批量交付。

造车新势力里销量第一的小鹏汽车,也在7月份遭遇了创立以来的最大危机。订购了2019款小鹏G3的车主,有的还没有提到车,就发现小鹏推出了新款G3:

1977年何小鹏出生于湖北黄石,1999年他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曾工作于亚信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历任技术经理,测试经理,项目经理,是一个标准的程序员。

在何小鹏看来,造车不可以太急,有很多智能汽车公司在做营销,有很多想法,主要是要去融资和获取更多资源,但大多数造车新势力如果一味追求速度就会出问题。

续航更长,价格更便宜。

亚信科技也许现在并没有人知道,但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却和赫赫有名。

交付考验

愤怒的车主扶老携幼,带着自己的宠物来到小鹏的总部拉起横幅。尽管何小鹏不断解释,甚至迅速推出补偿计划,但一些车主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他的名字叫做田朔宁,江湖人称互联网先生,从2014年第一次乌镇饭局开始,田溯宁就是那个不曾缺席的座上宾。

事实上,虽然此次李斌表示年底前可以完成1万辆的交付目标,但因此前ES8不能及时量产交付,蔚来汽车已经引发外界的关注和质疑。

何小鹏,我拿了全部身家20万买了你的车!

究其原因,在1997年,亚信首次以自主研发打破国际厂商垄断,填补了中国通信行业定制化软件的空白。

2017年12月,蔚来汽车高调发布了ES8车型。到了今年5月底,蔚来汽车对外宣布已向首批用户交付了10台车,而“首批用户”指的是蔚来的员工。虽然已完成首次交付,但外界对它造车能力仍然存在质疑声。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直言不讳地指出,“新造车企业最大的挑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只交付给内部员工或者个别熟人,而是一般的线下用户”。

没读完九年义务教育的包叔都看得出来,何小鹏就是小鹏汽车的创始人。

2000年,亚信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了第一家在美上市的中国高科技企业,并在当年创下亚洲股票当日涨幅最高记录。

6月23日,李斌在蔚来直播间表示,蔚来汽车计划6月28日进行第二批ES8车型的交付。此前,蔚来汽车计划于6月底交付550辆,目前这一计划已被推迟至7月10日,而对于延期交付的用户将补偿2000积分/天。6月28日,蔚来汽车终于开始首次向外部用户交付汽车,但交付规模未知。

在横幅事件发生的那几天,他的第一感觉是困惑和不解。这位几乎没有经历过太多坎坷的典型IT男,大病了一场:

彼时何小鹏只是亚信科技里一个小小的打工仔,2004年何小鹏因为工资低出走单干,创立了震惊体鼻祖UC,值得注意的是,从亚信科技里当年出走创业的还有张小龙,他做出了Foxmail,和之后的微信。

对于延期交付的原因,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分析认为,蔚来汽车与特斯拉一样具有推出产品比较慢、经历时间比较久的特征。此外,蔚来生产制造依靠江淮代工,江淮虽然实力强大,但在与蔚来汽车合作过程中还需要一个摸索的过程,因此蔚来才面临一再跳票的窘境。

我和你一样,自己拿了全部身家20亿做了小鹏。

尽管手机邮箱发展低迷,这款产品却引来丁磊的注意。丁磊知道他们在北京创业没什么钱,连办公室都租不起。

内外交困

何小鹏跟雷军是湖北老乡。1999年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在外企干了几年后,与同事一起创办了UC。

丁磊决定先借他们80万,还可以让他们使用网易北京的办公室。

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及其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国内造车新势力正面临更不确定的发展前景。今年2月,财政部正式发布了《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宣布2月12日-6月11日为补贴政策过渡期。6月12日,财政部再次调整补贴政策,补贴开始退坡。6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为71660辆,环比5月下降22%。

他运气一直很好,赶上了移动互联最好的年景。UC刚创业时,同样做邮箱起来的丁磊,借给何小鹏八十万,还有办公室。在丁磊办公室,他认识了来找丁磊的李学凌。后来又通过李学凌,认识了俞永福。

尽管遇到了贵人,但何小鹏发家的则是靠UCMAIL附带的功能UCWEB。

实际上,紧跟国家政策的变化,各地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也在一直收紧。以北京为例,2017年的国家补贴相对于2016年的补贴退坡了20%,2017年北京的地方补贴相对于2016年则更大幅度退坡了60%。

俞永福之后成了他同事,李学凌和雷军成了他的投资人。

2007年后,苹果手机横空出世,智能手机迎来大爆发时期,手机浏览器变得更加刚需。

同时,双积分政策也在倒逼自主和外资车企加速向新能源汽车产业转型。根据公开资料,2019-2020年是中外品牌新能源车型上市的密集期。由于传统车企在供应链、技术研发、规模成本、生产制造、渠道等方面的优势更明显,造车新势力届时将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

2014年,阿里用40亿美元的现金加股票收购UC。这宗交易创造了当时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并购纪录,也让何小鹏37岁就早早实现财务自由。

当时,手机浏览器的网速极其地慢,而UC浏览器的省电、省流量、速度快等优势,是其他手机浏览器不能比拟的,于是流量如潮水般源源不断地涌来。

此外,外来的竞争者也将使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竞争日趋白热化。7月28日《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正式施行,专用车、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将被取消,该措施无疑消除了国外汽车企业来华独资设厂最大的政策障碍。

有人评价他是互联网行业最优秀的产品经理之一。但在汽车业,他显然还是个青瓜蛋子。

雷军也瞅准时机,向UC投资400万元,并靠此赚了1000倍,也就是40亿。

继上个月正式签署工厂建设协议后,特斯拉上海新工厂于8月2日敲定了具体的投资金额,特斯拉入华独资设厂已成定局。

决定入坑新能源车前,何小鹏也找雷军深聊过一次。雷军让他想清楚,一家新造车企业要干出来,起码需要60个月时间,难度比互联网创业高100倍。尤其是财务自由后的创业。

UC从2004年一直创业到2014年,手机从诺基亚时代跨越到苹果时代,这家公司非但没有淘汰,反而越来越好。

关于特斯拉实现国产后对蔚来汽车等国内企业的影响,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指出,在入华这件事上,特斯拉已经拖了几年,给了蔚来时间,但蔚来进展缓慢。在华独资建厂,特斯拉可以进一步降低价格,如果Model3快一些投产,很有竞争力。另外,一些新造车企业要在明年生产的话,这样还有可能抢占先机,再晚的话将面临更难的局面。

相当于住酒店从五星级改回到七天如家。

真正让何小鹏实现“财务自由”的,是马云的阿里巴巴。

业内人士表示,从今年开始,国内的造车新势力纷纷进入量产交付期。率先开始量产交付进程的蔚来汽车已经遭遇了挫折,这无疑是一个不好的开头。目前看来,除了现阶段最令人困扰的产能问题,这些造车新势力未来还将面临来自市场、政策、技术等各方面的更多挑战。

住如家的不容易,他很快就体验到了。从前那个滴酒不沾的互联网人,现在买了几千瓶茅台,因为见谁都要喝酒。

2009年,UC第一次得到阿里的投资。之后,阿里多次注资:2013年3月,阿里拿5.06亿美元战略投资UC;2013年12月,阿里又用现金1.8亿美元对UC进一步增持。两次交易后,阿里巴巴获得UC共66%的股份。

听他说了这个故事后,我马上去买了茅台的股票。没想到新能源车也能利好茅台。

2014年6月,阿里巴巴花超过40亿美元买下UC,这也是当时互联网圈最大的并购事件。何小鹏成了阿里的产品总裁。

8月,我们跟大病初愈的何小鹏在广州一家窗外正对小蛮腰的茶馆聊天。这个湖北IT男语速飞快,逻辑清晰。说完之后,偶尔会陷入一定时间的冷场,像是机器人要给自己充电。

被雷军和马云都看中的人,何小鹏的前半生,虽有坎坷,但却走的很顺。

UC期间他能躲在幕后,现在他逼自己接受更多的亮相,甚至公开炮轰过很多人的忽悠。

雷军很早就跟何小鹏说过,特斯拉这家公司很不一般。

但如今,陷入忽悠舆论的主角,成了他自己。

2014年6月13日,特斯拉CEO马斯克宣布公司采用开源模式。何小鹏有四台特斯拉,是一个特斯拉铁粉,也对这则新闻格外关注。

我问他是不是太难了,所以急病了。他回答说:

2014年,UC也最终选择卖给了阿里,何小鹏实现了财富自由,他在国外体验到了特斯拉真车,从而何小鹏也成为小鹏汽车的最早的天使投资人。

不,是被我老婆传染的。

三年之后,他从阿里“荣誉退休”仅7天,就宣布加盟小鹏汽车担任董事长。

大学毕业时,他导师带着一车学生,给他们推荐了三家企业:外企亚信和两家国企。

对于加入小鹏汽车,何小鹏曾说不退休是为了避免中年危机。在广东有个回南天,如果家里的电器长时间不开的话,就开不了了。人就像一个机器一样,当你过早的进入悠闲的生活状态时,机能何思维就会退化。

车子最先开到亚信,何小鹏和另外3个人一起下了车。导师说:“你们想清楚啊”。其他俩人随后回到了车上。

这就像他的导师雷军一样,从金山辞职创立小米,何小鹏也选择了新的行业。

他说,人生就是跳下车的一瞬间。

不同于互联网行业的顺利,何小鹏在新能源汽车行业面临争议。

以下为访谈实录

何小鹏曾说,智能汽车的核心在运营,而不是制造。

兽楼处:怎么会出现客户拉横幅的情况?

这几页PPT一出来,骂声就传开了:你造个车竟然不把品质放在第一位,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中国整车厂就这四家?小鹏汽车让其他汽车厂怎么做人啊?

何小鹏:原因有很多。我觉得我们最主要失误是,没有在流程、组织、售后服务甚至考核目标里,把“以客户为中心”这条主线贯穿好。

对此,何小鹏还挺淡定:“被骂很正常,被骂说明我们还做得不够好。”

兽楼处:不是因为续航里程吗?

另一方面,何小鹏要面对内部的压力。制造汽车不比其他产品,门槛十分之高。产品、技术、工厂建设、人员体系建设。

何小鹏:可能大家觉得影响保值率了。还有就是迭代速度,我们这次2020款的交付提前两个月告知,但之前还是没做好,有些用户不能接受。我们应该做得更稳重。

最可怕的是,造车是一件十分烧钱的事情,把车造好,需要大量的测试,而每次测试,需要成百上千辆真车。

兽楼处:所以过去一个月最大的教训是什么?

事实上,何小鹏最爱的特斯拉正在起诉小鹏汽车员工。特斯拉在诉讼中指责小鹏汽车的员工曹光植窃取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的源代码。

何小鹏:原来做互联网企业没有经历过这种线下的疯狂,我个人心态也有蛮大波动。

3月22日,小鹏汽车针对上述诉讼做出了回应。小鹏汽车方面表示,在曹光植入职前后,小鹏汽车都没有发现存在特斯拉所声称的任何可能违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