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js11.com 1

amjs11.com科技界四大最烧钱公司 特斯拉12年花掉109亿美元

6月21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你需要舍得花钱才能赚钱”,这有史以来最被广为接受的商业格言之一。在美国硅谷,这种信念更是根深蒂固。特斯拉、Uber、Lyft以及Snap等公司的估值令人惊叹,因为投资者们相信,它们终有一天会赚钱。

仔细看看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这些巨头的早期,你会发现,与那些掀起新浪潮的科技公司相比,它们堪称是节俭的典范。而特斯拉、Uber、Lyft以及Snap等,则可以被称为“危险的燃烧器”。

这些公司的支持者会让我们相信,筹集数十亿美元来资助运营已经成为常态。毕竟,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等巨头不是也在盈利的道路上消耗了大量现金吗?要想弄清楚这些科技巨头早年到底花掉了多少钱,与当今热门公司消耗资金的数量和速度相比如何,我们需要了解每家公司最早发布的财务报告,首先是其IPO招股说明书。

amjs11.com 1

事实证明,成功的科技公司在刚成立时烧掉大量现金的假设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惊人的错误。仔细看看这些巨头的早期,你会发现,与那些掀起新浪潮的科技公司相比,它们堪称是节俭的典范。而特斯拉、Uber、Lyft以及Snap等,则可以被称为“危险的燃烧器”。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

的确,在21世纪初的互联网狂热中,许多科技公司在吞噬新资金的同时出现了亏损。但消耗大量现金的是Webvan和etoys.com这样的失败者,而不是像谷歌这样的赢家。今天,会计专家杰克·西谢尔斯基说:“这些公司在堆积如山的现金中咀嚼,投资者不是将它们与网络时代的失败者进行比较,而是与幸存者进行比较。”

腾讯科技讯
6月21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你需要舍得花钱才能赚钱”,这有史以来最被广为接受的商业格言之一。在美国硅谷,这种信念更是根深蒂固。特斯拉、Uber、Lyft以及Snap等公司的估值令人惊叹,因为投资者们相信,它们终有一天会赚钱。

对于这一分析,关键的衡量标准不是净利润,而是“自由现金流”,计算方法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减去资本支出。换句话说,业务收入减去你花在发展业务上的钱。

这些公司的支持者会让我们相信,筹集数十亿美元来资助运营已经成为常态。毕竟,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简称Fab
Four)等巨头不是也在盈利的道路上消耗了大量现金吗?要想弄清楚这些科技巨头早年到底花掉了多少钱,与当今热门公司消耗资金的数量和速度相比如何,我们需要了解每家公司最早发布的财务报告,首先是其IPO招股说明书。

两者的差别是显而易见的,让我们从谷歌开始。令人惊讶的是,该公司似乎从未出现过显着的自由现金流负值现象。同样,苹果从第一个完整的商业年度开始就从未显示出负的自由现金流,作为一个成熟的市场参与者,它只出现过短暂的亏损。Facebook只显示了两年的自由现金流负值情况,即2007年和2008年,当时其资金缺口为1.43亿美元。

事实证明,成功的科技公司在刚成立时烧掉大量现金的假设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惊人的错误。仔细看看这些巨头的早期,你会发现,与那些掀起新浪潮的科技公司相比,它们堪称是节俭的典范。而特斯拉、Uber、Lyft以及Snap等,则可以被称为“危险的燃烧器”。

至于亚马逊,它长期以来始终是信奉“亏损以赚取明天利润”的标杆,其发布的数字似乎有点儿古怪。从1994年到1997年,这家新公司的净现金流量为1060万美元,但这只是总销售额的一小部分。在它的历史上出现重大亏损时期是从1999年到2001年,当时自由现金流缺口总计达到8.13亿美元。但到了2002年,亚马逊的自由现金流变得积极起来。综上所述,Fab
Four早期的自由现金流总额依然为负,在10亿美元左右。

的确,在21世纪初的互联网狂热中,许多科技公司在吞噬新资金的同时出现了亏损。但消耗大量现金的是Webvan和etoys.com这样的失败者,而不是像谷歌这样的赢家。今天,会计专家杰克·西谢尔斯基(Jack
Ciesielski)说:“这些公司在堆积如山的现金中咀嚼,投资者不是将它们与网络时代的失败者进行比较,而是与幸存者进行比较。”

相比之下,“危险的燃烧器”却已经消耗了总计达239亿美元的现金,22年出现自由现金流赤字,且赤字规模大约是Fab
Four的20倍。在这样的烧钱速度下,他们能给投资者带来丰厚回报吗?

对于这一分析,关键的衡量标准不是净利润,而是“自由现金流”,计算方法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减去资本支出。换句话说,业务收入减去你花在发展业务上的钱。

特斯拉

两者的差别是显而易见的,让我们从谷歌开始。令人惊讶的是,该公司似乎从未出现过显著的自由现金流负值现象。同样,苹果从第一个完整的商业年度开始就从未显示出负的自由现金流,作为一个成熟的市场参与者,它只出现过短暂的亏损。Facebook只显示了两年的自由现金流负值情况,即2007年和2008年,当时其资金缺口为1.43亿美元。

现金消耗:12年消耗109亿美元

至于亚马逊,它长期以来始终是信奉“亏损以赚取明天利润”的标杆,其发布的数字似乎有点儿古怪。从1994年到1997年,这家新公司的净现金流量为1060万美元,但这只是总销售额的一小部分。在它的历史上出现重大亏损时期是从1999年到2001年,当时自由现金流缺口总计达到8.13亿美元。但到了2002年,亚马逊的自由现金流变得积极起来。综上所述,Fab
Four早期的自由现金流总额依然为负,在10亿美元左右。

展望:2017年自由现金流缺口激增至41亿美元,但次年收窄至温和的2.22亿美元。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因为特斯拉开始花费巨资增加其大众市场车型Model
3的生产。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的销售额大幅下滑,现金流降至负9.45亿美元,迫使特斯拉通过出售股权和债务融资筹集了24亿?美元资金。

相比之下,“危险的燃烧器”却已经消耗了总计达239亿美元的现金,22年出现自由现金流赤字,且赤字规模大约是Fab
Four的20倍。在这样的烧钱速度下,他们能给投资者带来丰厚回报吗?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亚当·乔纳斯将他之前对特斯拉股价的“熊市理由”从97美元降至10美元,令市场感到震惊。乔纳斯警告说,总体需求的下降正在推迟特斯拉能够从运营中实现盈利的日期。

特斯拉

乔纳斯预计的目标股价:230美元

现金消耗(自由现金流始终为负值):12年消耗109亿美元

Uber

展望:2017年自由现金流缺口激增至41亿美元,但次年收窄至温和的2.22亿美元。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因为特斯拉开始花费巨资增加其大众市场车型Model
3的生产。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的销售额大幅下滑,现金流降至负9.45亿美元,迫使特斯拉通过出售股权和债务融资筹集了24亿
美元资金。

现金消耗:三年消耗89亿美元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将他之前对特斯拉股价的“熊市理由”从97美元降至10美元,令市场感到震惊。乔纳斯警告说,总体需求的下降正在推迟特斯拉能够从运营中实现盈利的日期。

展望:在5月份期待已久的IPO声明中,Uber披露了2016年至2018年的自由现金流数字。2016年,优步公布的运营资金缺口为29亿美元,资本支出为16亿美元,为此自由现金流缺口达45亿美元。自那以来,这个数字一直在缩小,尽管它们仍然很大,因为该公司向客户提供价格促销,并在推出其Uber
Eats食品配送服务上投入巨资,2018年和2019年第一季度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分别提高了25%和54%。

乔纳斯预计的目标股价(所有预期都是12个 月后):230美元

券商D.A.
Davidson分析师汤姆·怀特指出:“Uber最近在收入和预订方面的良好表现为自己赢得了一些时间。但到今年年底,投资者将开始将2020年视为有望在盈利方面取得有意义进展的一年。如果季度表现继续下滑,而没有具体的进展,投资者将会灰心丧气或失去耐心。”

当前股价:216美元

怀特预计的目标股价:46美元

U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