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贾跃亭又被”打脸”!

25日,贾跃亭在法拉第总部举办债权人会议,据腾讯新闻《一线》了解,此次会议总共有20家债权人机构,共30多名人员参加。腾讯新闻《一线》在现场独家采访了代表多家债权人参会的国浩律师事务所纽约办公室的管理合伙人孙文杰律师,他表示,此次活动是债权债务人双方第一次坐下来面对面交流协商债务重组方案的机会。

图片 1

T+- (原标题:贾跃亭又被”打脸”!)
中国基金报记者凌云贾跃亭破产案又有新进展。美东时间12月18日下午,特拉华州破产法庭正式决议,将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案移送至加州中区继续推进。随后,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公告称,这表明贾跃亭的破产重组得到了法院的支持。但上证报披露的一份由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法官Karen
B.
Owens签署的文件显示,这实际上支持的是债权人诉求。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起来看一看。贾跃亭方宣称破产重组获美国法院支持今天上午,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称,美国法院支持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在加州继续进行,懒财撤销重组动议遭驳回。该微博称,美国东岸时间下午两点半,特拉华州破产法庭正式决议:正式宣布批准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在加州中区继续推进,并彻底驳回上海懒财、奇成及极少数债权人方提出破坏所有债权人共同利益的撤消该破产重组计划的动议。并表示,鉴于更好更快地推进重组方案的执行,最大化FF资产价值,更好让每一位债权人公平公正地得到偿债以及审理便利性等因素的考量,我们支持将该重组方案转至加州中区继续进行的决定。“我方将与所有债权人一起共同努力,尽快推动重组方案的顺利完成。”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称。此前之所以选择在特拉华州申请破产重组,该小组声称,一方面是因为贾跃亭持股的FF母公司Pacific
Technology
Inc.一年前就在特拉华州注册;另一方面作为美国最早成立破产法院的州,特拉华州破产法院处理同类案件的经验显然更加丰富。然而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特拉华对破产重整的要求相对较低,贾跃亭是经过考量的。法院判决实际支持的是债权人诉求今日据上证报报道,一份由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法官Karen
B.Owens签署的文件显示,将贾跃亭破产重组案转移至加州中区破产法院的行为,并非如贾跃亭方声称的是支持其破产重组,反而满足的是上海懒财等债权方提出的诉求。该文件显示,上海懒财提出,要求撤销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案,或将破产重组案转移至加州破产法院。在庭审中,最有争议的是贾跃亭在美主要财产所在地,这直接决定了贾跃亭案件该由哪个破产法庭裁决更合适。上海懒财认为,不仅因为贾跃亭本人、雇员、FF运营均在加州,而且贾跃亭此前在美的诉讼纠纷绝大多数都发生在加州。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案如果不能当庭驳回,也应该被移交至加州法院。而贾跃亭方却试图证明,贾跃亭的“主要资产”在特拉华州。关键论据在于两家注册在特拉华州的实体:2019年7月23日注册的West
Coast LLC、2018年7月注册的Pacific Technology
LLC。最终,特拉华州的破产法庭听取了联邦破产署的建议,将此案移交至加州中区法院继续进行。上海懒财或奇成等方面提出的诉求,得到了特拉华州破产法院的支持。贾跃亭被指“毫无个人信用”实际上,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案近期还遇到了一些麻烦。12月17日,外媒曝光的另一份文件——美国司法部下属的美国受托人执行办公室(US
Trustee)发布的声明显示,贾跃亭存在诸多不诚信行为,委托人已经不适宜继续对其资产保持控制权,要求任命新的受托人。据腾讯新闻旗下“硅星人”独家爆料称,债权人律师张晋蜀评价17日在US
Trustee债权人质询会上的贾跃亭。“他有很多问题都回答不上来,这个也说不清楚,那个也说不知道,一问三不知。总之就是一笔糊涂账。”处理过无数起破产案件的US
Trustee,在看到贾跃亭混乱的财务情况后感到震惊。法庭上,贾跃亭出具了四张个人银行账单,上面只剩下区区6万美元左右,但在律师和US
Trustee官员质询其开支细节时,却多次出现远超这个额度水平的开销。US
Trustee经过调查发现,贾跃亭的个人收入和支出混乱不堪,而且很大程度上没有如实披露:贾跃亭披露的月收入大约93810美元(部分来自关联交易转租房屋的租金),但真实收入比这个数更高,因为他的生活支出来自FF报销,同样应该算作收入。实际上在破产前6个月,贾跃亭的额外收入达到14218美元,折合每月2300美元。他的月生活支出高达7680美元,每个月还额外支付42000美元作为父母子女的生活费,另有每个月25000美元支出,用于雇用律师、会计、顾问和支付“商务娱乐”。而上面花的这些钱,没有一笔出现在他出具给法院的银行流水里。美国破产法规定,破产申请人的开销必须受到严格管制,一切支出必须被记录,非生活必要支出需要得到法院批准才可以支付。但在质询现场,贾跃亭表现出似乎对这一切毫无所知。17日晚间,US
Trustee向法院提交了一份意见书,措辞激烈地指责贾跃亭作为债务人和个人破产重组申请者,毫无个人信用可言,财务情况糟糕,未尽到作为个人破产重组申请者的诚信义务。意见书称:“债务人持续地进行不诚信的行为。这些行为在申请个人破产之前就已存在,并且持续到申请之后。如果这些行为不被制衡,将会阻碍破产重组的顺利实施,并且剥夺债权人获得赔偿的应得权利。”超37亿美元负债,深度捆绑FF据“硅星人”披露,US
Trustee在最新提交到法院的一份意见书中总结出了贾跃亭的个人债务和资产情况。文件显示,截至12月17日,贾跃亭身负的债务总计约为37.7亿美元,其中有抵押索赔(债务)约为12亿美元,无抵押索赔(债务)约为25.6亿美元。贾跃亭自行披露的资产包括:1、价值约650万美元的债券、共同基金和股票;2、West
Coast LLC(用于在特拉华州申请破产的实体)100%所有权;3、Pacific
TechnologyHolding (FF母公司)约20%的经济利益;4、Le Le Holding,
FordField Internationa Limited, Champ Alliance
Holding等实体的100%所有权(贾跃亭未披露这些资产的价值)。被债权人团体和US
Trustee调查出的、贾跃亭没有自行披露的资产包括:1、贾跃亭在Rancho
PalosVerdes实际控制的至少5处房产,价值约3020万美元;2、其通过关联人代持的电动车LucidMotors约20%股份,价值约2.26亿美元;3、其关联人邓超英、王佳伟等人在同一区域持有的房产,价值约917万美元。贾跃亭提交的破产重组方案,本应该围绕其个人资产进行清算和债务归还,但很大程度上却将债务捆绑到了FF身上。此前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宣称:贾跃亭将把个人所持有的全部FF股权和相关收益权转让给债权人,个人担保义务和债务得以解除,从而可以回国推动和落实FF中美双主场战略,这对FF成功融资和未来IPO都是重大利好,尤其对FF中国业务的快速发展意义重大。贾跃亭放弃所有FF股权及相关收益权,只为彻底地还债,以及把FF做成一个伟大的公司。按照此方案,贾跃亭又在给债主“画PPT”。至于未来债主能否收到贾跃亭的欠款,似乎完全取决于目前前景完全不明朗的初创公司FF未来能否成功。以上海懒财为代表的部分债权人明确表示,对贾跃亭手中FF的股份一点不都感兴趣,“事实上,通过研究贾跃亭的商业行为,我们认为FF并不值什么钱。”

孙文杰是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案件中几家债权人委员会成员的律师,他表示,债权人目前收到的贾跃亭方面提出的重组方案,核心是由贾跃亭设立偿债信托,将其所持有的FF股份装入其中,债权人根据其所持有的债务金额,置换为相应的信托份额资产。

美国监管机构称贾跃亭“财务糟糕,毫无诚信”,律师称他如被证实造假或犯伪证罪。

根据贾跃亭此前提交的文件显示,所欠债务总额为36亿美元,腾讯新闻《一线》向贾跃亭债务重组小组法务负责人张淼求证该金额,对方表示实际债务总额应为32亿美元,之前的数据涉及到重复计算,主要债权人包括英大资本、平安银行、中信银行、民生信托等。

文 | 杜晨 Vicky Xiao 发自特拉华州维明顿市

孙文杰表示,在美国的破产重组案中,债权人委员会是由美国司法部下属的United
States
Trustee从债权人代表中筛选组成的。此次债权人委员会的成员共有5家企业,但并不是所持债务金额最大的5家,而是美国法院充分考虑到此次重组案的特殊性所筛选的。

编辑 | Vicky Xiao

孙文杰说,贾跃亭债务重组案的几个特殊性在于:首先,受理案件的是一家美国法院;其次,所受理的是一个中国公民申请的个人破产;第三,案件中几乎全部债权人又是来自中国的实体。在充分考虑上述特殊情况后,我认为US
Trustee选取的最终进入债权人委员会的债权人,是采取灵活和多元方式的。因此,被选入债委会的都是聘请了华裔律师的债权人,说明法院希望中国的法律专家能更多参与。

腾讯新闻独家首发

孙文杰说,美国的Chapter
11破产重组程序,过程很像企业上市,作为债务人有机会对债权人进行“路演”,向他们展示企业经营活动的状况及接下来的进展,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的破产法制度鼓励再给企业一次“起死回生”的机会。

轰轰烈烈的乐视系公司、几次濒死回生的法拉第未来……曾经一手建立的巨大财富帝国对于现在低调居住在加州的乐视控股集团创始人、前董事长和
CEO 贾跃亭来说,像是黄粱一梦。

具体到贾跃亭债务重组案,孙文杰说,债权人大部分都是带着很多问题来的,此次债权债务人双方的会面,是债权人充分了解情况的一个机会,之前债权人在国内并不了解FF在美国的实际经营状况,只能通过外界无法证实的新闻或网络上流传的消息做一些有限的了解,而作为债权人代表律师,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在到达实地后,做好尽调,并向客户如实提供情况反馈。

但现在,美梦变成了噩梦。一直追着他不放的不再是镁光灯和他的员工,而是他的债权人——这些大多数以可转债方式投资他的投资人,迟迟没有等到他“下周”回国处理欠款,却等到了他在美国突然提交的一纸破产申请。

对于重组方案接下来的进展,孙文杰表示,各种结果都有可能发生,债权人可能在参观体验完FF的公司和产品后,认为FF未来股权价值依然有增长的空间,因此决定再给贾跃亭一次机会,将手中的债权置换为FF的股份,但也有可能债权人认为FF股权已经毫无价值,最终将不得不通过法院走破产清算程序。但无论哪一种结果,都需要债权债务双方进行充分的沟通协商,而今天的会议是一个良好的沟通机会,让债权人在做出决定前可以获得更多信息。孙文杰强调,鉴于保密原因,更多的会议信息不便于透露。

如果贾跃亭申请破产成功,那就相当于“他‘洗了个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重新开始”。为了避免这一切的发生,他的债权人们千里迢迢来到了美国,一纸诉状走上法庭,无奈地和贾跃亭对簿公堂,只希望能拿回自己本该拿回的东西。

图:特拉华州破产法庭 硅星人摄

PART

1 千里之外的猫鼠游戏:狙击贾跃亭破产

2017年以前,贾跃亭一手打造的乐视生态达到了辉煌顶峰,光是融资总额就超过了700亿人民币,员工数甚至一度超过两万;但自2017年那封“我会负责到底”的公开信后,这个盘根错节的集团就跌到了谷底。

2017年夏天,贾跃亭被包括上海高院在内的至少20家不同法院发布了人身限制和资产冻结令。同年7月左右,贾跃亭成功入境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并以
L-1 外国公司高管签证身份留美,至今一直住在当地富人社区 Rancho Palos
Verdes。1

其中一个原因,可能就是为了逃避其在中国大陆境内的债务。尽管关于他回国的传言没有停息过,但是他在中国的债权人却始终等不到他现身,无奈之下,只能跑到美国,发起了对他的诉讼。

据知情人士向硅星人透露,贾跃亭目前身负至少56项债务诉讼,其中40条已经宣判但偿还情况不一;目前进行中的16项诉讼分布在中美各地,在美国的多项诉讼主要位于加州。

在2018年,至少他的两家债主,上海懒财和上海奇成从加州法院获得了仲裁裁决,在法院的批准下得以开始执行强制讨债流程,包括对贾跃亭进行债务人资产调查。

但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在2018到2019年10月中间,贾跃亭多次推延程序,并于2019年10月14日突然使出奇招,在距其加州住址两千多英里的美国避税天堂特拉华州提交了破产重组保护申请。

根据美国破产法律,贾跃亭提交破产重组保护申请,就意味着此前针对他的债务人资产调查等一切流程,必须就此中止,等候破产法庭的判决。不仅如此,贾跃亭还向破产法庭提出了一份长达210页的全英文破产重组方案,向法庭要求启动快速投票。

事情又来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一旦破产申请被法庭批准,不仅债权人之前的诉讼努力要一场空,而且,贾跃亭身上多笔债务可能因此就要一笔勾销。

一部分活跃的债权人开始执行新的任务:狙击贾跃亭的破产计划。

已经参与到债权人委员会的债权人,包括重庆渝富、北京海淀科技金融、宁波杭州湾新区乐然投资、临汾市投资集团、欧菲光、济南瑞斯乐、上海懒财、上海奇成、惠州拾贝第二曲线资管、中国消费者二期基金、加州圣何塞希尔顿酒店等。

一位债权人对硅星人透露,贾跃亭此举严重侵犯了债权人的权益,因为他们主要来自中国,对美国破产法律和流程不够熟悉,且贾跃亭给出的时间窗口极其有限,债权人们无法完整理解破产重组方案的全部内容,并以此做出决定。

在美国拥有丰富破产案件经验的执业律师也指出,贾跃亭提交破产重组保护申请的时机极其可疑,很明显是寄希望于破产流程,阻止债权人团体进一步窥探其混乱不堪的财务情况,且让之前的债务在很大程度上一笔勾销。

并且,其给出的“一揽子”破产重组方案,贾跃亭强行捆绑了法拉第未来的命运,还要求一次性清掉贾跃亭及其妻子甘薇在中国和美国的全部债务,条款对于债主也十分不合理。

再也无法接受贾跃亭对偿还债务极不负责的态度,债权人团体于近日集体奔赴美国,聘请律师,提出了两项正式要求:法院驳回贾跃亭破产重组保护申请,将案件转移至加州法院进行。

12月6日,债权人和该案的中立方美国司法部破产法院监管人第三辖区 (U.S.
Trustee#39;s Program Region 3,以下简称 U.S.
Trustee)主持了一场贾跃亭和债委会的质询会议,贾跃亭出席了该会议,这也是一些债权人第一次与贾跃亭正面交锋,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12月17日,事件中立方 U.S. Trustee
向法院提交了一份正式意见书,言辞十分激烈,直称贾跃亭“毫无诚信”;

12月18日,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案举行了第一次正式的法庭听证会,硅星人参加了这次听证会。会上,法官下达了关于动议的最终判决。

债权人事后称,原来贾跃亭为了逃避债务,极尽藏匿资产之能事,手段之多样令他们大开眼界。

一场债权人和债务人贾跃亭的“猫和老鼠”大戏,就此上演。

图:举行这次听证会的法庭的大门 硅星人摄

PART

2 正式交锋:五处海景豪宅,一笔糊涂账

“他有很多问题都回答不上来,”律师张晋蜀如此评价在 U.S. Trustee
债权人质询会上的贾跃亭。“这个也说不清楚,那个也说不知道,一问三不知。总之就是一笔糊涂账。”

这次质询会议,是债权人和贾跃亭第一次就破产一事正式在法院系统的监督下展开交锋。会议的一个焦点议程,是债权人团体对贾跃亭的财产披露声明进行讨论和质询。核心就一个问题:贾跃亭到底还有多少钱?

作为债权人代理律师,张晋蜀在债权人质询会承担了一部分举证和质询的工作。律师认为,在破产案件中,债务人应该做的是厘清自己的财务情况,“破产总的原则是再给人一次机会,让他把所有的资产披露出来,把债务摆在盘子里,大家再一起看怎么解决。”

然而,即便是处理过无数起破产案件的 U.S.
Trustee,在看到贾跃亭混乱的财务情况时还是感到震惊。

法庭上,贾跃亭出具了他的四张个人银行账单,上面只剩下区区6万美元左右,但是在律师和U.S.
Trustee官员质询其开支细节时,却又多次出现远远超出这个额度水平的开销。

比如,当作为会议主持者和中立方的 U.S. Trustee
开始向贾跃亭发问:“你说你日常起居开车加油分别花了多少多少钱,为什么你出具的账单上没有体现这些金额?”

贾跃亭马上答复称自己不管钱,而是由他的团队为他支付这些开销,自己不清楚。

该官员立即发现了其中的漏洞:“贾先生,难道你还有其它收入?”按照美国的财务原则和法律,别人为贾跃亭支付的费用都应算作他的收入,他出具的财务文件中却没有体现这些收入。

而且,美国破产法律规定,破产申请人的开销必须受到严格的管制,一切支出必须被记录,非生活必要支出需要得到法院批准才可以支付。可是,在法院办公室里的质询现场,贾跃亭似乎表现出对这一切毫无所知。

每当有回答不上来的问题,贾跃亭就会向他带来的团队发号施令:“团队听好了,这是我们接下来周末要第一项补充的资料。”

多次之后,U.S. Trustee
对此感到诡异,于是追问贾跃亭:你口口声声说你的团队,你的团队有多少人?都是谁啊?贾跃亭回答说有8、9个人,但是他叫出3、4个人名之后就说不下去了。

原来,这些所谓的“团队”成员,都是 FF
的员工。每次贾跃亭飞赴特拉华州出席破产有关的会议,随行团队的支出全都记在
FF 的账上。而这一情况再一次让 U.S. Trustee 官员震惊。

该官员直接警告贾跃亭:所有为你服务的人,支付给他们的钱,都是要法院批准才可以的——很显然,贾跃亭此前并没有向破产法院知会这一情况。

贾跃亭答复称以后会向“团队”支付费用——尽管他银行账单上只剩下数万美元,完全不可能支付得起。

经过U.S.
Trustee调查2,贾跃亭的个人收入和支出混乱不堪,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如实披露:

贾跃亭披露的月收入大约 93810
美元,但真实收入比这个数更高,因为他的生活支出来自 FF
的报销,同样算作收入,实际上在破产之前的6个月的额外收入达到14218美元,折合每月2,300美元。

支出方面,他的月生活支出高达7,680美元,每个月还额外支付42,000美元作为父母子女的生活费,另有每个月25,000美元的支出,用于雇用律师、会计、顾问和支付“商务娱乐”(business
entertainment)。

花钱不要紧——要紧的是,上面花的这些钱,没有一笔出现在他出具给法院的银行流水里。

不仅仅是这串数字,这几份银行账单还牵扯出来另外一个争论点——贾跃亭的房产。

原来,账单的地址并不是贾跃亭自己的,而是 FF 的行政副总裁邓超英 (Chaoying
Deng/Chaoying Bossert,电影《金陵十三钗》制片人之一) 家的住址。

根据懒财通过调查提交到法庭的文件显示,当初携款来到美国后,贾跃亭在加州洛杉矶附近的富人社区
Rancho Palos Verdes 的 Marguerite Drive
一条街上购买了至少5处房产,门牌分别为
7、11、15、19和91号,均为海景豪宅,合计价值3,020万美元左右。

随着中国债主的逐渐逼近,贾跃亭开始进行资产操作:

他注册了一家壳公司 Ocean View Drive,
Inc,将房屋转移到该实体名下,然后将其出售给了邓超英。随后,在贾跃亭的操控下,海景的全资母公司
Success Pyramid又以650万美元的价格转移到了名为 Shaojie Chu的人士手中。

这是不是一笔正常的商业交易?楚少捷又是谁?

在债权人律师张晋蜀的步步紧逼下,贾跃亭不得不承认了对本来在自己名下的五处海景豪宅进行“移花接木”的细节。

律师:这个楚少捷是什么身份?

贾跃亭:就是一个朋友。

律师:年龄有多大?

贾跃亭:二十来岁。

律师:是不是这位楚少捷?小名是否叫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