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见特斯拉未来前途 史坦普穆迪等干扰上调其信用评级

11月8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在现金流强于预期和最近债务削减的推动下,美国金融服务巨头标准普尔全球评级公司(S&P
Global
Ratings)日前宣布,该机构决定将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的信用评级从“负面”调整为“正面”。在此之前,穆迪和德意志银行等金融机构也都调整了对特斯拉的评级。

投行Jefferies和德意志银行的分析师周二上调了特斯拉的目标价,两位分析师都将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近期的生产里程碑解读为未来一年的强劲信号。

amjs11.com,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
据彭博周二报道,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将福特汽车
(NYSE:F)的信用评级降至垃圾级,因怀疑福特首席执行官吉姆·哈克特(Jim
Hackett)的转型计划将不能快速产生收益和现金流。穆迪将福特降级至最高垃圾评级Ba1,称该汽车制造商的现金流和利润率低于预期,并可能在未来两年保持疲弱。这一评级的下调将影响福特在美国发行的债券。在穆迪削减评级后,福特交易最活跃的债券,福特汽车信贷公司(Ford
Motor
Credit)在2029年到期的5.113%债券相较于美国国债走弱。其额外收益率或利差扩大0.3个百分点至3.45个百分点。英为财情的行情数据显示,福特
(NYSE:F)股票在盘后一度大跌逾4%。Cox Automotive高级经济学家Charlie
Chesbrough指出,“当一家公司获得垃圾级别评级时,这意味着他们必须支付更高的利率,也意味着许多机构投资者将不得不三思而后行。”哈克特一直在努力获取华尔街的信任,其实施的策略包括削减数千个工作岗位、重振过气的SUV系列以及放弃销售低迷的轿车。福特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福特对我们的计划和进展仍然非常有信心。”“我们的基础业务非常强劲,资产负债表稳固,有充足的流动资金投资于我们未来引人注目的战略。”不过,穆迪指出了福特的以下几大弱点:一是在全球汽车行业状况良好之际,福特的盈利受到侵蚀;二是北美的利润率从2016年的10%以上缩小至不到8%;三是在中国遭遇重大损失,因产品老化,与经销商关系不佳;四是福特的产品组合在未来两年内易受气体排放方面的处罚。目前,标普全球评级和惠誉评级对福特的评级为BBB,比垃圾级高出两级。两者对福特给出的前景都不乐观。【本文来自英为财情Investing.com,阅读更多请登录cn.Investing.com或下载英为财情
App】推荐阅读: 看中自动驾驶拼车服务,福特和特斯拉谁能抢占先机?
福特第二季度业绩令人失望 股价跌至近两个月最低
福特拟2020年底前在欧洲裁员1.2万人 关闭6座工厂
科普贴:标普500指数回吐年内涨幅 长期持有还有利可图吗?

有趣的是,标普选择直接将“负面”评级调整为“正面”,绕过了中间的“稳定”级,该机构认为特斯拉将保持对其产品的高需求,并实现更高的制造效率。标普表示:“乐观的前景反映出,由于更高的需求和与制造业相关的效率提升,特斯拉的信用指标改善超过我们基本情况预测的可能性大幅增加。”

相较德意志银行,Jefferies对特斯拉的观点更为激进,预计这家埃隆•马斯克旗下公司的股价将继续上涨14%,并将特斯拉评级为买入。该机构分析师Philippe
Houchois写道,特斯拉的汽车业务今年有望实现盈利。

标普目前对特斯拉的信用评级为B-级,这是该机构在2015年6月为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设定的评级。在特斯拉努力增加Model
X和Model
3产量过程中,该公司的评级大多为“负面”,这是由于该公司的盈利能力和产能都受到挑战所致。

Houchois说,他认为,因为估值过高而卖出特斯拉股票是错误的。它是唯一一家在市场对电动汽车接受度不断上升的情况下参与了正和博弈的汽车厂商。

不过,这些挑战现在似乎已经被特斯拉解决了,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如此,这一点从其2019年第三季度的强劲业绩中得到了证明。在第三季度,特斯拉恢复了盈利,交付和生产了创纪录数量的汽车。通过2019年第三季度的业绩,特斯拉能够证明,即使在将Model
3推向市场的同时,它也能实现盈利。与旗舰车型Model S和Model X相比,Model
3显然更实惠。

德意志银行对特斯拉并不十分乐观,该投行上调之后的目标价也比特斯拉当前的股价低13%左右。但德意志银行分析师Emmanuel
Rosner在解释他为何对特斯拉预期喜忧参半时表示自己预留了一定的上升空间,如果特斯拉的产量和整体业绩超出他的预期,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

到目前为止,特斯拉的股票今年迄今下跌了约3%。这与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23%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18%形成鲜明对比。

Rosner说,特斯拉目前正在全速前进,但由于该股徘徊在歷史高点附近,我们担心投资者情绪过于乐观,忽视了近期的一些风险。归根结底,特斯拉今年的利润和自由现金流将取决于该公司在其上海新工厂扩大产量的成功程度,以及Model
Y投产的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