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蠡西施游宜兴

李鸿章老娘训子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古辰光有个西施,是越王的妃子,人长得蛮体面。越王的老妈窦皇后容勿得他,想害死他,拿她骗到灵岩山脚下的太湖边头,命人拿西施抛在太湖里,也是西施命不该绝,齐头拨一个捉鱼佬救去。一救救去活转来之后么,西施就拜渔翁公婆两个做寄爷寄娘。渔翁问她是啥人?西施就拿自家的身份一讲,又讲:”要是窦皇后晓得我活佬,一定不放过我。”捉鱼佬就摇了船往南逃,一逃逃到宜兴。

听安徽老长辈讲,李鸿章的娘是丫头出身,生得粗手大脚,但李鸿章对她倒蛮孝顺。这一年,李鸿章升了二品封疆大臣,刚到任上,突然接到一封家书,说他的娘要来看他。李鸿章蛮开心,心想,娘养了我,勿曾过着啥好日脚,这次来看我,我要让她风光风光。荣耀荣耀,主意打定,他就作了安排。

据说那辰光还呒没滆湖,只是一个低洼地方,潭潭水塘多佬,捉鱼佬就拣水路多的地方捉鱼,西施也帮着捉。那辰光都是用手捉鱼,一天也捉勿到多少。这天西施正洗菜,看到水里一条鱼,情急之中,就拿菜篮往水里一绰,一绰绰到一条大鲫鱼。西施很聪明,她就照菜篮的样子结了一口网。网结出来之后呢,天天好捉勿少鱼。这一来,渔民都请西施结网。渔民都讲他仙姑。都讲:”我们亏得你,日脚好过了。”有人帮这种网起了名字,叫”姑网”–后来就慢慢叫成”罟网”。

这一天,娘乘船来了,只见码头上立满了人。有的是李鸿章的手下,赶来迎接大帅老娘,拍马屁的;有的是看热闹的老百姓,心怀好奇,来看看大帅的老娘生得啥样子。三声炮响,李鸿章带领一众文武上了船,见过礼。李鸿章搀了老娘上了码头,照顾她坐进一顶八人大轿。李鸿章回头一看,打算坐进自己的轿子打道回衙。哪里晓得老娘勿让他走,对他讲,”儿啊!不要走,扶着娘的坐轿,一路步行回去!”二品封疆大臣扶轿步行,这种事从来勿曾有过。但娘关照了,不能违拗。李鸿章点点头,答应了下来,这样一来,那些文武百官看见大帅步行扶轿,还有啥人敢坐轿?纷纷下马出轿,大家一道步行。看热闹的老百姓,从来勿曾看见这样的场面,觉得蛮有趣,乱纷纷跟在后面。

西施的寄爷寄娘拿她当个宝贝,欢喜到命也呒不。怕她在船上蹲勿惯,又要风霜雨笃,就替她在岸上搭一个棚子。

从码头到李鸿章的总督衙门,要穿过半个城,沿路的老百姓听说李大帅替娘扶轿,都立定看热闹。李鸿章出生出世第一趟碰到这种事,心里头觉得有点尴尬。正在这辰光,眼角上突然窥见一样物事–娘的一双大脚伸出了轿子,搁到轿杠上。清朝辰光,女人讲究束小脚,大脚是坍台的。李鸿章看见娘的大脚伸在外面,面孔胀得煊煊红,他想叫娘拿大脚缩进去,但勿好讲,没有办法,只能撩起自己的大红披风遮遮盖盖。谁知他越想拿这只大脚遮没,娘就越是想要露出来刚刚遮好,娘大脚一踢,披风就滑了下去。一个遮,一个踢,遮遮踢踢,踢踢遮遮,旁边的文武百官,沿路的老百姓全看清了这幕滑稽戏,暗暗好笑。李鸿章又是着急,又是尴尬,气得满头是汗,面孔发紫,上气不接下气。

这些渔民有”宝门”的,鱼鲠哪样弯法呢,大风大雨要来,他家预先晓得佬。居然,这天狂风暴雨来了,刹那间水高三尺。西施的寄爷寄娘勿放心西施,老公婆两个就开了船到岸边去望女儿。勿晓得两个人啊,年纪大了。力勿足,拨狂风暴雨卷落。风雨一停下来么,别的渔老子上岸去同西施讲:”你家寄爷寄娘想来陪你,拨暴雨卷落了。”西施听这句话,哭得死去还魂。醒过来之后,她就请父老帮她买点钱纸,她要祭祭寄爷寄娘。这辰光西施荡呢是一条大河,河上顶桥,西施在桥上哭祭寄爷寄娘。”渔船上哪会有这种美女?”大家来看。这辰光桥呒不名堂。”就叫观美桥吧”–后来叫成归美桥。

浩浩荡荡的人群好不容易到了总督衙门。老夫人一到里厢,就身坐大花厅,叫儿子把文武百官还有众百姓全请到里边来,她要讲话。李鸿章一路上已经出足”洋”相,现在老娘又这样吩咐,弄不明白她要搞啥名堂,只好硬硬头皮照办。隔了一歇,文武百官全走进花厅接下来是众百姓进来。花厅里立不下,一直立到天井里。老夫人和大家见过礼,然后问李鸿章:”我儿,你可知道娘为何要你扶轿步行?”

再讲范蠡。范蠡自从失去西施,就离开了越王。想找到西施尸体,沿太湖一直寻到宜兴。走到楝树港,西边一个”在生庵”,范蠡到那落脚。这天夜头正是十四、五里,亮月蛮亮,他同书僮出来散步。西施在棚子里弹琴,齐头被范蠡听到。范蠡想:”这只曲子好象是我编的呢,只有西施会弹。西施死落了哪,噢,我想痴佬了。”再听听,越听越像。书僮讲:”相公,这声音很近,我们两个去看看。”就跟着声音跑去只有里把路,一个草棚里,一个女子正在弹琴。旁边站一个丫头。这丫头是渔船上人,蛮泼辣。范蠡这辰光是道士打扮,就为了怕露出真相,扮成道士。范蠡和书僮一进去捉鱼丫头厉害佬,拎起一张长登朝两人劈过来。范蠡是武将,有本事,拿长登一夺下来。”你勿要打,这小姐我认识佬。””啊,你哪会认识?””我就是范蠡。”丫头随手问西施:”你认识范蠡佬伐?”

李鸿章回答:”母亲养育之恩山高海深,孩子理该扶轿步行。”

西施一看,面前的人道士打扮,勿认识,倒急起来了,恐怕是坏人。”你完全胡说,范蠡是大将军,你出家人哪样会是范蠡?””你仔细看看。”西施细看是范蠡么,两个人悲喜交集。范蠡问西施:”你哪会来呢?”西施讲:”是渔翁救我的。”范蠡讲:”这地方勿是蹲身之处。”就要同西施走,离开这块荒滩–这一片荒滩后来就叫西施荡。

“并非如此!”老夫人摇摇头说:”为娘所以要你扶轿步行,只是要你明白,你虽贵为二品封疆,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做了官不能忘本!”

范蠡西施从西施荡下来,就往南山走。怕人晓得名字,范蠡换名陶朱,人叫陶朱公。两人先到丁山,看到一种紫砂泥,晓得是好东西–这辰光窑已经有了。但是紫砂是范蠡发现的–就教做窑货佬用紫砂泥做陶器。这一来,一方百姓都富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