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刘恒久

神医刘长久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清朝年间,徐州府出了个神医,名叫刘恒久。一般中医看病,望、闻、问、切全都要用上,而刘神医看病,只要搭眼一望病人的脸,就可断定病人患的什么病。
有一年,徐州一带闹瘟疫,病人特别多。刘神医煮了几缸草药汤放在门前,病人喝上两碗汤药就华陀再世。这一下刘神医的名字越传越远,方圆百里都来求医。
一天,某商号有个叫李二的帮工前来求医。这李二是萧县人,患的是肺痨,病情很重。刘神医搭眼一看,没等李二启齿便说:”你赶紧回家,慢一慢就大概死在外乡。
李二一听,忙告别刘神医回身就往回家的路上跑。李二有个舅,叫张德福,也是个名医,家中很富,开了个药店,李二一到萧县就去找他的娘舅。
娘舅说:”徐州有个神医,你没去找他?”李二说:”就是他叫我赶紧回家的。
张名医看他病得确实很厉害,想了一想,便说:”这样吧!我有个果园,我把你关在里面,饿了吃果子,困了树下睡,我不让你出来,你万万别出来。
李二在果园里被关了整整三个月,之后,娘舅说:”行啦!回徐州做工去吧。”李二又回到徐州。不久,刘神医瞥见他了,以为很惊讶,便问他:”你的病是谁给治好的?”李二答复:”我娘舅。”刘神医间:”你娘舅是谁?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李二一一答复了。刘神医想,张名医的医术比我高超得多,我要去登门讨教。
刘神医换上一身粗平民,扮成一个出力人的容貌,来到萧县。先求药店的司药先生帮忙向张名医说情,就留在药店当工人。
刘神医每天打水、扫地,干些杂活。凌晨,诊病的人多得很,刘神医在扫除院子时,把病大分成两边等待,一边是能治好的,另一边是患不治之症的。张名医起来后,看到病人排的序次心中颇为希奇,为什么这么巧?这边是能治好的,那里是不能治好的。一天,司药家中死了人,告假十天,这可难住了张名医,没有拿药的可怎么办!正在这时,刘神医说话了:”我在家里曾经检过几天抽屉,请你开个方我来试试。”试事后,张名医很满足。
第二天,刘神医开始抓药了。张名医平时诊病很快,病人拿药都得等。可今天,病人看病到药店拿药,立时就走,没有一个要等的。张名医感到希奇:怎么抓得这样快?第二天;张名医只看完一半病人就来到药店,一看柜台上已包好了几包药等着病人拿。这时正巧一个病人来取药,刘神医随手把包好的药递过来。张名医高声叫道:”你怎么可以不看方,先拿药!”刘神医说:”你打开药看看,这药包里的药是不是和你方上的药一样。”他想,这个抓药的绝不是平凡人,立即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刘神医不再隐瞒了,就把怎么从徐州来请教的路过说了一番。张名医听后,也说:原来嘛,我外甥的病是不可救药了,可我的果园前提非凡,几个月不让他吃面食,露宿在果园里,病才好的。他们俩互相请教,亲昵异常。这刘神医已出来多日,怕家中有事,不好再久留,就回家了。
刘神医走后约三个月,张名医突然病倒了,他吩咐儿孙们为他准备后事。这时,看药店的老夫说:”我能治好你的病,但要先立个约,治好后,你必需把家当分给我一半。”张名医和家人都说:”行啊,只要能冶好病,说什么都行。”老夫煮了一锅甘草茶,又把自己的被子给名医盖上,一天到晚只叫他喝甘草茶。不到十天,张名医就全好了。之后,张名医发现自己身上盖的是甘草被,喝的是甘草茶,便追问老夫:”你怎么想出这个方的?”老夫认可说:”刘神医临走时说你已中了百草毒,三个月后发病,必需用汗浸甘草被蒙身,喝甘草茶能力治好,甘草可解百草之毒。

传说清朝光绪年间,在徐州府铜山县的云龙山云龙寺里,住着一位年世已高的和尚。他医道精湛,医德高尚,人称“神佛”。一天,神佛出诊,在回寺的路上,遇到一个饿昏的孩子。神佛把他背回寺里,精心照料,孩子很快恢复了健康。神佛得知孩子父母早亡,孤身一人在外流浪,就收他为关门弟子。小孩子姓王,叫维周。聪慧异常,不管什么一学就会。神佛给人看病,他在一旁细心观察,精心钻研。神佛见此,喜得恨不得把平生所学教给他。几年下来,维周诊断,下药,接骨样样运用自如,真和神佛不相上下了。神佛去世前,把百年毕生心血的结晶一一十六卷医经,全部留给了王维周。从此,他潜心研究师傅的著作,并反复实践,不断摸索。在故乡开了-家专为穷人治病的诊所,医好了不知多少人的疑难病症,从此,“神医周”的名字传开了。后来,神医周还俗,结婚成家。一天,神医周出诊回家,刚进屋,院里就传来喊叫声:“神医啊,你可回来了,快救救我的女儿吧。”他出来一看,是五十里外沂河村的张老汉,用小车推着女儿,找他看病来了。张老汉的女儿叫张芬,好好的不知怎么突然得了一种很怪的疯病,整天哭闹不止,神志不清,不知羞耻,大白天赤身裸体跑到大街上追逐男孩子。张老汉两口子为给女儿治病,家里能卖的东西全卖了,也没治好女儿的病。就在老两口走投无路的时候,听说“神医周”,就用小车推着女儿,找到了这里。神医周问明了病情,细心查看了一番,然后对老汉说了几句。老汉听得点了点头,说:“任凭神医医治。”神医周来到院里关好大门,从小车上解下姑娘,同老汉一起把姑娘绑在院子里的树上。随后向老人施一礼说:“老人家,请您回避一下,以免您心疼女儿,看不下去。”等老人进了屋,神医周牙一咬,挥起胳臂,叭、叭、叭照姑娘的脸打了起来。直打得姑娘鼻口出血,等姑娘不闹了,神医周这才慢慢把她放在地上,举起双手在姑娘的两肋猛拍了两掌。不一会儿姑娘吐出黑色的浓痰。姑娘的病被治好了。有一年天大旱,沂蒙山区瘟疫流行,当地人们传说:“老天爷要收人了!”神医周急坏了,白天在各村给病人看病,晚上整夜地翻阅“医经”。有一天,已是深夜,他突然大笑大叫起来:“我找到了,我可找到了。我找到治瘟疫的药了”。第二天天没亮,夫妻二人就上山去采药,采回药来,煎好,担到大街上,给得病的人分药。奇迹出现了,那些得瘟疫的病人,喝了药全好了。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人们纷纷前来饮药。“神医周”的名字越传越远了。徐州府的郑知府听说慈禧有病,欲乘此讨好老佛爷,专程赶去京城,向慈禧推荐了神医周。慈禧即刻命人去沂州请神医周,并封为御医。可神医周由于忧虑百姓疾苦,又心疼被抢去的医经,进京不到半月就病倒了。慈禧见神医周病情日益加重,便吩咐人把神医周拖出宫去。待众乡亲把他运回老家时,已是奄奄一息了。神医周死了,十里八乡的百姓都来吊唁,人们忘不了这位解救百姓疾苦的神医。至今,沂蒙山一带还流传着神医周的种种传说。

清朝年间,徐州府出了个神医,名叫刘长久。一般中医看病,望、闻、问、切全都要用上,而刘神医看病,只要搭眼一望病人的脸,就可断定病人患的什么病。

有一年,徐州一带闹瘟疫,病人特别多。刘神医煮了几缸草药汤放在门前,病人喝上两碗汤药就药到病除。这一下刘神医的名字越传越远,方圆百里都来求医。

一天,某商号有个叫李二的帮工前来求医。这李二是萧县人,患的是肺痨,病情很重。刘神医搭眼一看,没等李二开口便说:”你赶快回家,慢一慢就可能死在外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