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军事学之海上花列传·第5十七回

为啥观音赤脚弥陀佛笑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朱元障在南京造皇宫,派宰相去察看造皇宫的屋基。皇宫三面要有河。宰相寻到一个倒刹浜斗,正好三面是河,就定在这里造皇宫。皇宫两年造好,朱元障搬进去,勿晓得浜斗是东诲龙王外甥的,他前两天到舅舅家去吃寿酒,海里一天,尘世要一年,两天恰巧两年。外甥回转,看到皇宫已经造在浜斗上,马上火冒三丈。他有两只担水担桶,是法宝,去处东海龙王大舅舅借一挑水,想沉没皇宫。担桶在东海里一挽,诲水就挽掉一半。他又跑到西海龙王小舅舅处也借了一桶,西海的水也挽掉一半。他借了一挑水,就朝南都城挑去,要去沉没皇宫。
观音娘娘晓得了,南京黎民要受水灾哉,要紧去救万千生灵。她变了一个庙,自己扮成师太,等在山门口,看龙王外甥担水走来,就喊:”小兄弟,你满头大汗,坐下歇歇喝碗茶。”小后生坐下吃茶。观音问:”你从啥地方担水来的?”小后生讲:”从东海、西海挑来的。”观音讲:”我佛台上的小花瓶,要用海水养花,向你讨点海水可好?”小后生一看小花瓶比手指还不,就讲:”你倒好了。”观音拎起桶就倒,一桶水倒下去,小瓶里还勿满,第二桶再倒下去,小瓶只装了一半。小后生一看要紧跪下去拜师父。观音扶起他说:”小兄弟,我是来救你的,勿然,你这挑水挑到南京,勿但要沉没皇宫,还要淹死万千生灵,你的罪孽何等大啊!小后生讲:你看哪能办,我登身之处给朱元障造了皇宫哉。观音讲:你先托个梦给帝王,限他几时几日搬。小后生当夜就托梦朱元障说:你皇宫造在我的屋子上,限你三更天搬掉。帝王醒来,已经二更天,急煞哉!帝王起来顿时召来文武百官,磋商来磋商去,一直磋商到四更天也呒措施,仍是敲更人想出个措施说:我只敲四更,勿敲三更,就可以拖延下去,皇宫也就不必搬了。从此南都城里夜夜只敲四更,勿敲三更。
南京免除水灾,观音娘娘自觉得功劳大,就拿了小花瓶到如来佛那边去摆功。进去辰,弥陀坐在山门口,瞥见观音娘娘自得洋洋,满面笑容,奔到如来佛眼前说:”我这个法宝,一海的海水倒进去还没有倒满,却援救了皇宫和万千生灵。”如来佛听了想:自己为自己摆功,好不害臊!就说:”你花瓶里的水,倒在我小指甲缝里,也许还倒不满。”观音把花瓶里的水朝他小指甲里倒下去,真的半指甲也没满,观音气啊!侧回身就跑,跌跌冲冲出山门,门槛上一绊,一双鞋子落在山门里,她鞋子也勿拎,赤着脚走了。
弥陀见观音气愤光脚走了,就去问如来佛,是怎么一回事?如来佛说:”她拿了花瓶法宝在我眼前夸耀,一海的海水只装了半瓶,自大得勿得了,我叫她倒在我的小指甲里,半指甲也勿满。”弥陀一听,拔了一根眼睫毛,说:”让我来蘸一蘸。”一蘸,半根眼睫毛也勿曾湿透。如来佛一看,就说:”我佛祖也不如你弥陀法术高超。”气得把眼睛一闭。从此,观音娘娘光脚,如来佛闭着眼睛,弥陀佛一直哈哈笑。

吃闷气怒拚缠臂金 中暗脚猛踢窝心脚

朱元障在南京造皇宫,派宰相去察看造皇宫的屋基。皇宫三面要有河。宰相寻到一个倒刹浜斗,正好三面是河,就定在这里造皇宫。皇宫两年造好,朱元障搬进去,勿晓得浜斗是东诲龙王外甥的,他前两天到娘舅家去吃寿酒,海里一天,凡间要一年,两天刚巧两年。外甥回转,看到皇宫已经造在浜斗上,顿时火冒三丈。他有两只挑水担桶,是法宝,去向东海龙王大娘舅借一担水,想淹没皇宫。担桶在东海里一挽,诲水就挽掉一半。他又跑到西海龙王小娘舅处也借了一桶,西海的水也挽掉一半。他借了一担水,就朝南京城挑去,要去淹没皇宫。

按:朱淑人、洪善卿在周双珠房间里用过午餐,善卿遂携淑人并往对过周双玉房间,与双玉当面说定。善卿自愿担保,带领淑人出门。双玉满面怒色,白瞪着眼瞅定淑人,良久良久,说道:“一万洋钱买耐一条性命,便宜耐!”淑人掩在善卿肘后,不敢作声。善卿搭讪说笑,一同出门。

观音娘娘晓得了,南京百姓要受水灾哉,要紧去救万千生灵。她变了一个庙,自己扮成师太,等在山门口,看龙王外甥挑水走来,就喊:”小兄弟,你满头大汗,坐下歇歇喝碗茶。”小后生坐下吃茶。观音问:”你从啥地方挑水来的?”小后生讲:”从东海、西海挑来的。”观音讲:”我佛台上的小花瓶,要用海水养花,向你讨点海水可好?”小后生一看小花瓶比手指还不,就讲:”你倒好了。”观音拎起桶就倒,一桶水倒下去,小瓶里还勿满,第二桶再倒下去,小瓶只装了一半。小后生一看要紧跪下去拜师父。观音扶起他说:”小兄弟,我是来救你的,勿然,你这担水挑到南京,勿但要淹没皇宫,还要淹死万千生灵,你的罪孽多么大啊!”小后生讲:“你看哪能办,我登身之处给朱元障造了皇宫哉。”观音讲:“你先托个梦给皇帝,限他几时几日搬。”小后生当夜就托梦朱元障说:“你皇宫造在我的房子上,限你五更天搬掉。”皇帝醒来,已经二更天,急煞哉!皇帝起来马上召来文武百官,商量来商量去,一直商量到四更天也呒办法,还是敲更人想出个办法说:“我只敲四更,勿敲五更,就可以拖延下去,皇宫也就不必搬了。”从此南京城里夜夜只敲四更,勿敲五更。

淑人在路,问起一万洋钱作何开消。善卿道:“五千末拨俚赎身;再有五千,搭俚办副嫁妆,让俚嫁仔人末好哉。”淑人问:“嫁个啥人?”善卿道:“就是嫁人个难。耐管,耐去舒齐仔洋钱,我替耐办。”

南京免去水灾,观音娘娘自以为功劳大,就拿了小花瓶到如来佛那里去摆功。进去辰,弥陀坐在山门口,看见观音娘娘得意洋洋,满面笑容,奔到如来佛面前说:”我这个法宝,一海的海水倒进去还没有倒满,却搭救了皇宫和万千生灵。”如来佛听了想:自己为自己摆功,好不害羞!就说:”你花瓶里的水,倒在我小指甲缝里,也许还倒不满。”观音把花瓶里的水朝他小指甲里倒下去,真的半指甲也没满,观音气啊!侧转身就跑,跌跌冲冲出山门,门槛上一绊,一双鞋子落在山门里,她鞋子也勿拎,赤着脚走了。

淑人欲挽善卿到家与乃兄朱蔼人商量。善卿不得已,随至中和里朱公馆见蔼人于外书房,淑人自己躲去。

弥陀见观音生气赤脚走了,就去问如来佛,是怎么一回事?如来佛说:”她拿了花瓶法宝在我面前夸耀,一海的海水只装了半瓶,骄傲得勿得了,我叫她倒在我的小指甲里,半指甲也勿满。”弥陀一听,拔了一根眼睫毛,说:”让我来蘸一蘸。”一蘸,半根眼睫毛也勿曾湿透。如来佛一看,就说:”我佛祖也不如你弥陀法术高明。”气得把眼睛一闭。从此,观音娘娘赤脚,如来佛闭着眼睛,弥陀佛一直哈哈笑。

善卿从容说出双玉寻死之由,淑人买休之议,或可或否,请为一决。蔼人始而惊,继而酶,终则懊丧欲绝。事已至此,无可如何,慨然叹道:“豁脱仔洋钱,以后无拨瓜葛,故也无啥。不过一万末,好像忒大仔点。”善卿但唯唯而已。蔼人复道:“难是生来一概拜托老兄,其中倘有可以减省之处,悉凭老兄大才斟酌末哉。”善卿恿颜受命而行。蔼人送至门首,拱手分别。

善卿独自踅出中和里口,意思要坐东洋车,左顾右盼,一时竟无空车往来,却有一个后生摇摇摆摆自北而南。善卿初不在意,及至相近看时,不是别人,即系嫡亲外甥赵朴斋,身上倒穿着半新不旧的羔皮宁绸袍褂,较诸往昔体面许多。朴斋止步,叫声“娘舅”。善卿点一点头。朴斋因而禀道:“无病仔好几日,昨日加重仔点,时常牵记娘舅。娘舅阿好去一埭,同无说说闲话?”善卿着实踌躇了半日,长叹一声,竟去不顾。

朴斋以目相送,只索罢休,自归鼎丰里家中,复命于妹子赵二宝,说:“先生晚欧就来。”并述善卿道途相遇情状。二宝冷笑道:“俚末看勿起倪,倪倒也看勿起俚!俚个生意,比仔倪开堂子做倌人也差仿勿多。”

说话之间,窦小山先生到了,诊过赵洪氏脉息,说道:“老年人体气大亏,须用二钱吉林参。”开方自去。二宝因要兑换人参,亲向洪氏床头摸出一只小小头面箱开视,不意箱内仅存两块洋钱,慌问朴斋,说是“早晨付仔房钱哉,陆里再有嗄!”

二宝生恐洪氏知道着急,索性收起头面箱,回到楼上房中和阿虎计议,拟将珠皮、银鼠、灰鼠、紫毛、狐嵌五套帔裙典质应急。阿虎道:“耐自家物事拿去当也无啥,故歇绸缎店个帐一点也匆曾还,倒先拿衣裳去当光仔,勿是我说句邱话,好像勿对。”二宝道:“通共就剩仔一千多店帐,阿怕我无拨!”阿虎道:“二小姐,耐故歇末好像勿要紧,倘忙无拨仔,说是一千多,要一块洋钱才难囗!”

二宝不伏气,臂上脱下一只金钏臂,令朴斋速去典质。朴斋道:“吉林参末,就娘舅店里去拆仔点哉。”被二宝劈面喷了一脸唾沫,道:“耐个人也好哉,再要说娘舅!”朴斋掩面急走。

二宝随往楼下看望洪氏,见其神志昏沉,似睡非睡。二宝叫声“无”,洪氏微微接应。问:“阿要吃口茶?”伺候多时,竟不搭嘴。二宝十分烦躁。

忽听得阿虎且笑且唤道:“咦,少大人来哉!少大人几时到个嗄?楼浪去囗。”接着靴声橐橐,一齐上楼。

二宝连忙退出,望见外面客堂里缨帽箭衣,成群围立,认定是史三公子,飞步赶上楼去;顶头遇著阿虎,撞个满怀。二宝即问:“房里啥人?”阿虎道:“是赖三公子,勿是史三。”二宝登时心灰足软,倚柱喘息。阿虎低声道:“赖三公子有名个癞头鼋,倒真真是好客人,勿比仔史三末就不过空场面。耐故歇一个多月无拨几花生意,难要巴结点。做着仔癞头鼋,故末年底下也好开消。”道犹未了,房间里一片声嚷道:“快点喊大老母来囗!让我看,阿像是个大老母!”阿虎赶紧撺掇二宝进房。二宝见上面坐着两位,认得一位是华铁眉,那一位大约是赖三公子了。

原来,赖公子因前番串赌吃亏,所以此次到沪,那些流氓一概拒绝,单与几个正经朋友乘兴清游。闻得周双玉第三个大老母之说,特地挽了华铁眉引导,要见识这赵二宝是何等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