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青石板

宝贝青石板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话说王太和拿铁锹一刨,刨了二尺多深,就听“咯当”一响。王太和一瞧是石板,揭开石板一看,是一容金元宝银元宝。金元宝都是一百两一个的马蹄金,银元宝是二百两一个的大元宝。王太和一看,先拿出一个来,照样理好,也不敢声张。次日到岳父家提说要盖房,韩员外说:“你有钱么?”王太和说:“没有多钱,对付着办。”先买了两个银柜,找木厂子一看,他这片地基不小,先盖三间瓦房。随着动工,随着往外搬运金银,把房盖好了,把金元宝一数,是六百个,每个能换银五千两,银元宝是四百个,共一千个,从此陡然大富,有三百多万银子。在本地开的银楼缎号,置买田地房产,大众都知道王太和发了财回来了,都不知道怎么发了财。王太和自己想起,当初在松江府老道给我相面,说我该当饿死,现在我得了这大家私,还能饿得死么?老道几乎耽误了我终身的大事。从此不信服和尚老道,说僧道都是谣言惑众。王太和每年冬施粥,夏施奈,舍棉袄棉裤,遇穷苦人等,贫老病瞎,必要周济,就是不斋僧布道。今天为什么要把和尚找回来,施舍一万两银子呢?只因他瞧见影壁上写的字了,济公写的是两首绝句。头一首是:昔日松江问子平,涵龄道我一身穷。事至而今陡然富,皆因苏兴马玉容。第二首是:梦醒更深三更无,见一红光奔正南。揭开石板仔细看,四六黄白整一千。王太和一看,暗道:“怪呀,我的事没人知道,这和尚可是神仙?”故此赶紧叫家人追回来。管家追出村口,一瞧和尚正往前走,管家说:“大师父请回来,我家局外施给一万银子。”和尚这才转身回来。王太和一见,说;“圣僧情里面坐。”和尚来到书房,有家人献茶,王太和说:“圣僧,我的事情,圣僧何以知晓?”和尚说:“你那事瞒不了我,你休要毁谤僧道。你可知道有两句话,‘心不好,命穷苦,直到了心好命也好,富贵直到老。命好心不好,中途夭折了’。人要做些陰骘①事,能逢凶化吉,遇难成样。当初老道给你相面之时,你是-蛇纹入口,主子饿死。你做这两件经事,你这-蛇纹通下来,变为寿带纹。”
①陰骘:《书-洪范》:“惟天陰骘下民。”意谓天默默地安定下民。“骘”作“定”解。也称陰德为“陰骘”。
王太和这才如梦方醒,和尚说:“你要不信,我还有个主意,给你瞧瞧。你拿一万银子,在海潮寺做功德修万缘桥,明天吉日兴工,你叫人抬四块石头来。我写上四句话,一块上写一句,搁在万缘桥旁边,派两个家人看着。头一块石头,叫大众白瞧白看,谁要看第二块石头,跟他要二百两银子,要瞧第三块是三百两,看第四块是五百两。这一千两银子,助你修万缘桥作为酒钱,可别说是我写的,就说是神仙写的。”王太和一想,说:“谁花二百两银子瞧一块石头呀?我虽有钱,我也不能那么冤。”和尚说;“你不信,你瞧着有人瞧没有?”王太和立时叫人到海潮寺,收拾预备做公馆,又叫家人搭了四块石头,给和尚把字写好,把四块石头放好,叫家人看着。王太和也在海潮寺同和尚住着,没事下棋。万缘桥就动工修起来了,两个家人看着四块石头说:“众位礁石头,头一块是白瞧白看,瞧第二块是二百两银。”街市上都吵嚷动了,大众围着,瞧石头上有字,写的是七个字;“不姓高来本姓梁。”大众一瞧,都说这两个人是财迷,谁能花二百银子瞧石头?众人纷纷议论。过了有十几天,也并没有一个问的,都是瞧瞧头一块,一笑就走。这天王太和就说:“圣僧,你老人家说有瞧石头的,怎么不灵呢?”和尚说:“你别忙,大约不过五天,就有人来瞧。”果然到第四天,忽然来了一个文生公子,头戴翠蓝色文生巾,身穿翠蓝绸文生氅,腰系丝绦,白袜云鞋,白净面皮,俊品人物,带着两个书童,挑着琴剑书箱。来到近前一看,这位文生公子就问:“这石头是谁写的?”家人说:“神仙写的。”文生公子说:“神仙在哪里。”家人说:“你不用管神仙在哪里,你要瞧第二块,是二百两银子,头一块是白瞧。”这位文生公子说:“我给二百银子,你搭开我瞧瞧。”家人就赶紧到海潮寺回禀员外,道:“有人来瞧石头了。”王太和心里说:“真有这等样人,肯花二百银子瞧石头?”自己不信,来到这里一瞧,是一位文生公子打扮。王太和说:“尊驾要瞧石头吗?”这公子说:“不错。”王太和说:“瞧第二块石头二百银子。”这公子说:“我给二百银子。”立刻打开书箱,拿出四两黄金,折银二百两,交与王太和。王太和叫家人把石头搭开,众家人都不愿意搭。王太和说:“你们谁来搭?每人我给二两银子赏。”大众一听,这个也是搭,那个也要搭?都抢着要搭。不到一刻,搭开一块,这位公子一瞧第二块更愣了。书中交代:这位公子为什么他要花二百银子瞧第二块石头呢?这内中有一段隐情。头一块石头上写的是“不姓高来本姓梁”。这位公子就是不姓高来本姓梁。他原本是这石杭县梁王庄的人,他五岁的时节,正赶上金来交兵,干离怖大队反到江南,他母亲带着他逃难,正赶上贼队把他母子冲散了,儿子找不着娘了,站在街上哭。由那边来了一个人,歪戴着帽子,闪披着大绘,说:“小孩子,你哭什么呢?”小孩虽说五岁,倒很伶俐,说话很清楚,说:“我是梁王庄的,我叫兴郎。我娘带我逃走,反遇见贼,把我姐冲散了,我找不着了。”这人说:“这跟我找你娘去罢,我是你舅舅。”梁兴郎人小不肯吃亏,说:“你不是我舅舅,你是我哥哥,你带我找我妈去罢。”这人说:“跟我走。”立时带着梁兴郎一走,来到甘泉县地面,住在高家店,这地方太平,他打算把梁兴郎卖了。偏巧这开店的高掌柜就是夫妇两个,家有百万豪富,他也不指着开店吃饭,所为应酬苦亲友。这夫妇没儿没女,就问他带着小孩是你什么人呀?这拐子手说:“我姓郎叫郎赞,这是我外甥。他父亲都叫贼兵掠了去,这孩子跟着我也赘手,我打算找个主把他卖了。”高掌柜说:“我瞧瞧,”把兴即叫到柜房去,一给吃的,说:“你姓什么?”梁兴郎说:“我姓梁,叫兴郎。”高掌柜说:“他是你舅舅么?”梁兴郎说:“不是,我不认得他。我娘带我逃难,遇见贼,我娘丢了。他说他是我舅舅,我就说你是我哥哥。他说带我找我娘去。”高掌柜问明白,一问拐子手要卖多少钱,郎赞说;“五十两银子。”高掌柜说:“五十两,我留下了,你给写一张字罢。”郎赞说:“我不会写字。”高掌柜说:“你不会写字,叫我先生代笔。我们这里可有规矩,说五十两可是减半,给二十五两,在店里卖有三成用钱,五十两是十五两,叫先生写字是十两,刨尽了,一两不找。你去罢,没你的钱了。你要不答应,我把你送到衙门去,照拐子手办你。”郎赞一听也愣了,大众作好作歹,算给了他几吊钱盘费,郎赞走了。高掌柜人称高百万,在家里以员外呼之,把梁兴郎留下,雇老妈哄着,要一奉十,起名高得计。后来请先生教他念书,到十六岁娶媳妇,也是本处杨百万的女儿。杨员外也是夫妇两个,就是一个女儿。过了有五六年,杨员外夫妇也死了,梁兴郎这点造化大了。两分百万家私都归他一人。这天梁兴郎跟他妻子说:“我本是梁王庄的人,现在我养生父母已死,我要出去访访我亲生母,去找个下落。如死了,我把尸骨清回来。如没死,我把娘亲找回来。找这一去,多带黄金,少带白银,暗藏珠宝,扮作游学的书生。说不定几年回来,家中全靠娘子料理。”杨氏说:“官人这是一分孝道,我也不能拦,官人去罢。”梁兴郎这才带了两个书童出来,逢山朝山,逢庙拜庙,求神佛保佑母子相见。今天来到万缘桥一瞧石头,罗汉爷指引孝子迷途,母子团圆。且看下回分解。

有条小河边,住着个编席子的小伙子。他每天清早起来,就把芦苇放在家门前的一块青石板上捶,然后劈成蔑片,编芦席,整天不闲。这块青石板不知被他捶了多少次,光滑得像镜子一样。

一天早上,他又在青石板上捶芦苇,有个老道人走到他跟前,指着那块青石板说;”小伙子,你这块青石板卖给我吧!我给你二百两银子。”

小伙子看了看道人,心想:这块石头一定是件宝贝,要不,他怎么一开口就出这么多钱呢?就问道人说:”大师父,我这石头是个宝,给我五百两吧!”

道人说:”好吧,五百两就五百两,不过我身边没带这么多银子,我回去取,你可不能再卖给别人啊!”小伙子连连点头,道人急急忙忙地走了。

小伙子高兴死喽,从此他再也不想捶芦编席了。他想,我有这些银子,可享一辈子清福了。第二天,他把家里的芦苇和席子全卖了,买了许多好吃的东西,又把那块青石板搬进家里,藏在床底下,单等老道来取。

谁知,过了二十多天,老道还没来。起初,青石板上还冒出了许多小珠;后来,水珠也没有了。小伙子急得整天咕叽着:”道人怎么还不来呢?”一个月后,他家所有的粮食都吃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