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商选账房

盐商选账房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郑板桥圆诗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清朝时候,扬州有个盐商叫陶澍,是扬州首屈一指的大富翁。他开的盐栈有好几个,手下管事的多得数不清,但就是缺个精明的账房先生。陶澍为了招个称心如意的账房先生,便想了个办法,公开招聘账房先生,告示贴满了扬州的四乡八镇,连邻近的安徽、浙江都有。

郑板桥在山东潍县做县官,学问深,得民心,就是不会吹牛拍马,得罪的人多,官做不下去了,铺盖一卷就回了扬州。好在郑板桥不在乎当官,名气也不小,专门在家吟诗画画,倒也自在。

那时,徽州府有个姓鲍的,叫鲍扶九,是个精明人,只是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浑身力气无处使。这天,他在街上,偶尔看到墙上的告示,心里一动,就一心想到扬州府去试一试。可是身无分文,凑不起盘缠,他只好老着脸皮,到亲戚朋友家告帮。哪晓得,风吹鸭蛋壳,人情如纸薄,笑着脸进门,哭丧着脸出来,钱没借到,倒挨了一顿讥笑。鲍扶九一气之下,狠狠心,跺跺脚,把家里的一点家当,卖个精光,就上扬州去了。他一路上省吃俭用,好不容易赶到了扬州。一摸口袋,只剩下一文钱,自己给自己起个名,就叫鲍剩一。

那时,扬州乡下离城十几里路,有个老秀才在教馆里当先生。几十年下来,年龄大了,六十开外了,东家意思要回这个先生。老先生急了,回去后,饭碗就砸了,这一家老小怎么活?高低要想个办法,叫东家回不掉。

夏至这天,陶澍在盐栈里设下考场,来应考的连鲍剩-一共二十五个人。这二十五个人都坐在盐栈的前厅里,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毕恭毕敬地坐在那里等东家考试,哪晓得,等了半天,一点动静也没有。再过一会儿,东家陶澍出来了,跟大家寒暄一番,就说大家不要急,老远的跑来,先吃点心点点饥,接着就叫佣人端点心。点心端来了,每人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应试的人心里想,这位东家倒客气得很,一个字没写,就先吃馄饨,不晓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端来了,不吃也不好,索兴端起碗来,狼吞虎咽吃个精光。刚放下碗,东家发话了:”你们吃的馄饨有几只呀?”啊呀,一个个抓耳挠腮答不出来,只顾吃馄饨,哪个还注意数数目,愣了半天,没有一个人出声。这时,鲍剩一不慌不忙地站起来了:“回东家的话,馄饨一共有二十五只。“陶澍听了很奇怪,接着又问:“是什么馅子呀?”鲍剩一回:“总共三种馅心,七只是鸡肉,七只是火腿,七只是瘦猪肉,三七二十一,还有四只没有馅心。”陶澍一听,眼睛瞪得老大的,一只手不住地捋胡须,头点得像打鼓,然后,对大家笑笑说:“你们都请回吧。”这些应试的不晓得东家玩的什么把戏,只好站起来往外走。众考生走在前头,鲍剩一走在后头,走到门口,鲍剩一看到竖在门口的一把扫帚倒在地上了,就顺手把它扶起来。哪晓得,就在这个当口,脑子后面传来了声音:“诸位慢走一步。”众考生听到呼唤,只好又捧回头来往里跑,陶澍站在厅堂中间说:“现在向大家宣布考试结果,鲍相公考取了,其他诸位请回吧!”

这天吃中饭,老秀才忽然说:“东家,不瞒你说,郑板桥还是我的学生哪!”

后来有人问陶澍:”你怎么想起来用这种方法考试的呀?”陶澍说:”很简单,吃馄饨是个普通的事,人人都不会留意吃了多少个,更不会留意馄饨的馅心是什么?唯独鲍剩一留意了,这说明他平时在细微末节的小事上,都十分细心,在大事上更会十分细心了;出门,人人都没有注意到扫帚倒在地上,唯独鲍剩一注意到了,而且还把它端端正正地扶起来。这件小事,本来他可以不管,不该他管的事他也管了,该他管的事,他就会管得更加正经。”

金沙娱乐场网址,东家一听,根本不相信。你在这儿教了几十年的书,要郑板桥真是你的学生,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讲过?东家促得很,嘴上应着:“好哪好哪,久仰郑板桥大名,他既是你的学生,我就办一桌特席,你把他请来……”言下之意,请不来,你也不要来了。

陶澍的眼力还着实不错,鲍剩一在盐栈里当了账房先生后,管起账来果然一是一,二是二,算盘珠子一响,不作兴有个毫厘的差错,连个头发梢都不放过,做什么事情都是有条不紊,该管的事管得好,不该管的事管得巧。陶澍的盐栈更是买卖兴隆,招财进宝,把个陶澍喜欢的不得了。据说,以后,陶澍还把鲍剩一招赘入府,做了乘龙快婿。陶澍死后,鲍剩一继承了陶澍的全部财产,成了扬州独一无二的百万富翁。

老秀才慌了,本以为提了郑板桥的大名,东家就会让他教书教下去。没想到来这一手,怎么办哩?只好连夜进城,找到郑板桥府上,敲开门,往郑板桥面前“扑通”一跪。

郑板桥连忙把他扶起来:“你老先生这么大年纪,有话直说,怎么好下跪?”

老先生讲:“我是来请罪的,东家嫌我老了,我要吃饭,就说你是我的学生,罪过了。”

郑板桥一听,连连讲:“无妨,无妨,我从此就称你老师得了。”

老秀才还是摇头,把东家请客的事说了。郑板桥历来同情穷秀才,当时定好日子,一口应承下来。老秀才定心了,急匆匆赶回学馆。

第二天,东家一早就问:“你的学生郑板桥能不能来?不能来早点说。”他心里话,郑板桥是出了名的大才子,谅你这个又穷又酸的老秀才请不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