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W通用运转回购买股票权计划

上周五上午,云南曲靖市南宁北路的一汽通用红塔云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下称“一汽通用红塔”)门口一片安静。这里刚刚发生过一起
“停工事件”,一些新老员工要求公司提高工资和给予房贴补助。“导火索是工厂生活区改造。”一汽通用红塔云南公司总经理助理金毅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上周五上午,云南曲靖市南宁北路的一汽通用红塔云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下称“一汽通用红塔”)门口一片安静。这里刚刚发生过一起
“停工事件”,一些新老员工要求公司提高工资和给予房贴补助。“导火索是工厂生活区改造。”一汽通用红塔云南公司总经理助理金毅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如果不是一汽通用红塔在过去三周时间里发生了一起长达10天的“停工事件”,外界可能已经很难想起这个由世界最大汽车制造商通用和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一汽集团,在三年前组建的这家合资公司——一汽通用轻型商用汽车有限公司(简称“一汽通用”)。

此背后深层次原因是工人对一汽通用兼并云南蓝箭厂多年来发展缓慢而积怨爆发。“一汽通用兼并老厂后,没有带来投资也没有带来新型产品。去年,企业首次亏损了9000万元。”多位一汽通用红塔工厂职工向本报记者表示这样的担忧。

此背后深层次原因是工人对一汽通用兼并云南蓝箭厂多年来发展缓慢而积怨爆发。“一汽通用兼并老厂后,没有带来投资也没有带来新型产品。去年,企业首次亏损了9000万元。”多位一汽通用红塔工厂职工向本报记者表示这样的担忧。

相较于上海通用在中国乘用车市场的风生水起,上汽通用五菱在微型车领域的“独孤求败”,被誉为通用在华事业“第三支点”的一汽通用,在成立三年后依旧默默无闻。除了在通用中国官网上,一汽通用旗下的“解放”和坤程被纳入通用品牌序列外,外界似乎从这家新合资公司身上找不到一丝来自美国通用的痕迹。

目前,尽管“事件”已平息,但如何提升市场竞争力以及提高管理水平等问题依然亟待企业来解决。为加强决策权,一汽通用已启动回购股权计划。

目前,尽管“事件”已平息,但如何提升市场竞争力以及提高管理水平等问题依然亟待企业来解决。为加强决策权,一汽通用已启动回购股权计划。

不过,5月初发生在云南曲靖的一汽通用红塔大面积“停工事件”,将这个生产基地遍布三个不同区域的合资企业管理难题一并暴露在阳光下。虽然这次持续了近10天的停工事件在当地媒体中鲜见报道,但截至发稿时,在百度贴吧“曲靖吧”里,一汽通用红塔一线工人已经用“不满”将一则标题为“一汽通用红塔事件讨论贴”的帖子,盖到了1132楼。

生活区改造成导火索

生活区改造成导火索

“上一个帖子我们盖到了1500多楼,点击率超过10万,但很快这个帖子就被删除了。”一汽通用红塔轻卡厂的一位员工通过网络接受记者采访时爆料称,尽管在一汽集团总经理等高管亲赴曲靖“灭火”后,“停工事件”基本得到平息,但员工向上面反映的诸多问题,尤其是高管涉嫌贪污和转移公司利润等员工最关切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切实有效的解决。

5月初,一汽通用红塔发生的“停工事件”,这与职工生活区改造有直接的关系。

5月初,一汽通用红塔发生的“停工事件”,这与职工生活区改造有直接的关系。

“我只能告诉你,从5月14日起,各厂各部门的员工已经全部返工,至于其他问题一概不能回答。”一汽通用红塔公司负责宣传的胡主任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出言谨慎,对于外界广泛关注的红塔员工为何“停工”,以及该事件最终是如何得到高层妥善处理等问题,一汽通用红塔官方选择了拒绝回应。

“2008年,一汽集团占用了生活区的门球场,未经职工代表大会表决通过,擅做主张将生活区用地高价卖给一红房地产开发公司建房。2011年底,开始强行逼迫职工拆迁建房,当时只好作罢。”一汽通用红塔云南公司退休老工人张德胜告诉记者。

“2008年,一汽集团占用了生活区的门球场,未经职工代表大会表决通过,擅做主张将生活区用地高价卖给一红房地产开发公司建房。2011年底,开始强行逼迫职工拆迁建房,当时只好作罢。”一汽通用红塔云南公司退休老工人张德胜告诉记者。

“至于高管贪污,那都是妄加揣测,并无根据。”在“停工事件”得到平息后,一汽通用相关人士上周接受媒体采访时确认,此次停工其实是部分退休员工看到一汽通用合资后效益渐好,而自身福利未达到期望值而发起的突发事件,在职员工并非发起人,且实际参与人数远远少于部分媒体报道的3000人。

而今年4月份,一红房地产开发公司又要求老工人从生活区搬迁。记者从几位退休老工人那拿到一份《一汽通用红塔云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生活区改造情况介绍》的手册。该手册谈及生活区现有住房为“在一定烈度地震中易脱落,并导致人员伤亡的C级危房”,并介绍了新的商品房的优点。

而今年4月份,一红房地产开发公司又要求老工人从生活区搬迁。记者从几位退休老工人那拿到一份《一汽通用红塔云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生活区改造情况介绍》的手册。该手册谈及生活区现有住房为“在一定烈度地震中易脱落,并导致人员伤亡的C级危房”,并介绍了新的商品房的优点。

虽然“停工事件”已经得到平息,但却在无意中将挂牌三年的一汽通用合资公司推向了企业发展的十字路口——如果不能平衡好各地工厂的利益,尤其是协调好总部长春与地方分厂的关系,一汽通用极有可能因不同地区的融合难题,造成巨大的内耗从而阻碍。

“你看我们这房子质量有问题吗?我们才住了10多年。等他们弄好商品房,再买过来,估计要等4~5年。”李强告诉记者。

“你看我们这房子质量有问题吗?我们才住了10多年。等他们弄好商品房,再买过来,估计要等4~5年。”李强告诉记者。

“一汽通用合资是否能真正成功,最关键的一条除了产品和技术,还要看文化融合是否能到位。”数月前,在一汽通用的一次媒体见面会上,公司执行副总裁刘立岩直言,合资公司走到今天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融合问题”。

5月4日,一些老退休工人一起去找一红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人吴晓东讨个说法,但没有找到吴。因此,厂区的员工到门口,要求公司领导出面解释退休职工住房问题、高管是否涉嫌贪腐以及是否转移公司利润等。

5月4日,一些老退休工人一起去找一红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人吴晓东讨个说法,但没有找到吴。因此,厂区的员工到门口,要求公司领导出面解释退休职工住房问题、高管是否涉嫌贪腐以及是否转移公司利润等。

刘一语成谶,话音刚落,一汽通用就上演了云南红塔“停工事件”。

5月7日,在一汽通用红塔官网发布的新闻通告中,对于“停工事件”如此表述:5月7日、8日,一汽通用红塔公司部分退休人员和部分在岗员工,因住房、薪酬、企业发展等问题,在厂区大门和厂门口的南宁北路向有关方面提出诉求,造成停产。

5月7日,在一汽通用红塔官网发布的新闻通告中,对于“停工事件”如此表述:5月7日、8日,一汽通用红塔公司部分退休人员和部分在岗员工,因住房、薪酬、企业发展等问题,在厂区大门和厂门口的南宁北路向有关方面提出诉求,造成停产。

停工前后

“导火索是工厂生活区改造。”金毅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谈到,这次“停工事件”是公司高层处理问题考虑不周全,“把要不要开发生活区改造和怎么开发生活区改造当成一件事处理了,工人认为没有考虑到他们的利益。”

“导火索是工厂生活区改造。”金毅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谈到,这次“停工事件”是公司高层处理问题考虑不周全,“把要不要开发生活区改造和怎么开发生活区改造当成一件事处理了,工人认为没有考虑到他们的利益。”

首次“停工事件”发生在五四青年节当天。

王明从学校毕业后就到这里工作,他对工厂未来的发展和自己的前途感到茫然。“我在工厂这5年时间里,一汽通用没有向这里投资过产品和技术,公司发展越来越差。我从毕业到现在,基本没有加过工资。”王明告诉记者。

王明从学校毕业后就到这里工作,他对工厂未来的发展和自己的前途感到茫然。“我在工厂这5年时间里,一汽通用没有向这里投资过产品和技术,公司发展越来越差。我从毕业到现在,基本没有加过工资。”王明告诉记者。

当天下午五点半左右,在一汽红塔总装车间工作的小宝像往常一样,来到曲靖市南宁北路368号的新厂上班。由于当天安排的是夜班,小宝提前半个多小时就来到了总装车间,不过等待他的并不是像往常一样的夜班和白班交接,而是车间员工们的一哄而散。

当地政府以及一汽集团对此起事件非常重视,组成工作组到曲靖调解,5月14日,工厂开始复产。

当地政府以及一汽集团对此起事件非常重视,组成工作组到曲靖调解,5月14日,工厂开始复产。

而据记者采访了解,整个“停工事件”的导火索并未发生在车间,而是在职工住宿的生活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