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户挨打

富翁挨打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从前有户人家,三个人过日子,专靠打柴换饭吃。有一次,持续下了三四天雨。家里手抓的粮都没有了,就上山打了担柴,准备上街卖掉买米回来煮中饭。
由于着忙,扁担在街上横横刮刮的,把一个大大亨的眼镜碰落在街心石头上打坏了。大大亨来火,一把揪住挑柴的说:”你魂落掉,你赔我!”挑柴的立即认错说:”对不住,老哥,我不是有意的。”大亨说:”不管如何,你得赔我!”挑柴的说:”老哥,你说几个钱?”大亨说:”几个钱?十五担大麦!”挑柴的一听,吓得眼睛翻白,什么死人的眼镜值这么多大麦!我把柴草卖掉,还不知道能买几两米呢?于是说:”老哥啊!这么多我赔不起啊。”大亨说:”你的魂落啦。”走上去左右开弓两个耳括子,挑柴的脸上立即肿了起来。大亨二话没说,揪了卖柴人衣领就往县衙里跑。
幸好这县老爷是个清官。大亨把挑柴的揪进衙门,往老爷堂中一推一搡。老爷问:”何事呀?”大亨说:”这恶棍东西,他把我的眼镜弄坏了,我要他赔我的眼镜。”老爷说:”这还了得,非赔不可,都给我跪下!”挑柴的说:”是。”老爷说:”他一定要你赔怎弄呢?”挑柴的说:”赔我是赔,他说要十五担大麦。老爷啊,我赔不起啊!”老爷说;”你家里有没有东西好找出来当当卖卖。”挑柴的说:”没有啊,老爷。”老爷说:”你站在这里撒谎,我看你眼前就有东西好去当当的!”挑柴的朝自己身上看看,下身穿的浪当儿接浪当儿的裤子,脚上一双破草鞋,没另外东西有用,说:老爷,我身上哪有东西好当?确实没有啊!老爷说:嗬,你这个扁担不是好当的吗?挑柴的说:这东西怎么去当,一条用树杈子斫成的扁担有什么用?怎能赔他值十五担大麦的眼镜?挑柴的心想,不要说当,就是拿了去,我也舍得。于是说:老爷,怕的当不出去。老爷说:哪儿说当不出去。拿来,我给你写个字上面,保你好当。挑柴的将扁担呈上去,老爷拿起扁担在上面涂了几涂说:你快拿去当。挑柴的立即把扁担拿到当铺,口里连说:我来当扁担。当铺里的朝奉问是什么金扁担银扁担。挑柴的说:不是金的,也不是银的,当的是树的。朝奉希奇,便问:你当几个钱?当十五担大麦。什么东西当这么多钱。老爷说的,我不懂,上面还写个字呢?朝奉接过扁担一看,扁担上只写了个跑字。于是说:县官老爷只写了个‘跑’字,有什么用?挑柴的虽然不识字,但识事,立即说:‘跑’字你没用就拿来,你没用,我有用。他知道县官叫他跑掉了事,他拿起扁担就跑回家,米也不去买了。
再说,县衙里这大亨从早跪到中午,两腿酸麻。于是说:”老爷,挑柴的到此刻怎么还不来?”老爷说:”肯定街上人多,人生地不熟,他认不恰当典。他不来你也不好站。忍点儿性子跪着嘛。”大亨只好跪着,不敢做声,也不敢动一动。大亨跪到日头晚,连茶水都没得进,直跪得他汗流浃背,实在吃不消了。只得说:”老爷,我的眼镜算了吧,我不要他赔了。”老爷一听:”啊,你这个死东西,一会儿要人家赔,一会儿又不要人家赔。你分明在戏弄我。来人,给我拖下去打四十大板。”大亨被打了四十大板,才跌跌撞撞地回去了。

五路财神和张荷包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从前有户人家,三个人过日子,专靠打柴换饭吃。有一次,连续下了三四天雨。家里手抓的粮都没有了,就上山打了担柴,准备上街卖掉买米回来煮中饭。

清朝时候,南京秦淮河边张家弄住着一位穷秀才,姓张。他老婆宛氏,有一手刺绣好本领。她替丈夫绣了个漂亮的荷包,张秀才十分喜爱,整天挂在身边。街坊邻居拿他开心,给他取了个绰号“张荷包。”

由于着忙,扁担在街上横横刮刮的,把一个大富翁的眼镜碰落在街心石头上打碎了。大富翁来火,一把揪住挑柴的说:”你魂落掉,你赔我!”挑柴的连忙赔礼说:”对不住,老哥,我不是有意的。”富翁说:”不管怎样,你得赔我!”挑柴的说:”老哥,你说几个钱?”富翁说:”几个钱?十五担大麦!”挑柴的一听,吓得眼睛翻白,什么死人的眼镜值这么多大麦!我把柴草卖掉,还不知道能买几两米呢?于是说:”老哥啊!这么多我赔不起啊。”富翁说:”你的魂落啦。”走上去左右开弓两个耳括子,挑柴的脸上立刻肿了起来。富翁二话没说,揪了卖柴人衣领就往县衙里跑。

这年大年三十晚上,张秀才夫妻看看米缸无粮,灶下无柴,烦愁怎么过这个穷年呢。他一时情急,直奔到陶家巷永安当铺,掏出荷包往柜台上一放,说要当当。当铺朝奉一看说:“哟,张荷包,拿个荷包来当当,是穷开心吧!”张秀才知道朝奉看不起他,忍气吞声说:“请朝奉行个好,好歹当几文给我过个年吧。”朝奉想:左邻右舍的,不当,脸面上过不去,就给秀才当了二十文钱。秀才心里话:要不是为过这个穷年,我这荷包才舍不得来当哩!想想生气,就对朝奉说:“你不要小看我张某,今后,我要是开当铺,连死人都当!”

幸好这县老爷是个清官。富翁把挑柴的揪进衙门,往老爷堂中一推一搡。老爷问:”何事呀?”富翁说:”这无赖东西,他把我的眼镜弄坏了,我要他赔我的眼镜。”老爷说:”这还了得,非赔不可,都给我跪下!”挑柴的说:”是。”老爷说:”他一定要你赔怎弄呢?”挑柴的说:”赔我是赔,他说要十五担大麦。老爷啊,我赔不起啊!”老爷说;”你家里有没有东西好找出来当当卖卖。”挑柴的说:”没有啊,老爷。”老爷说:”你站在这里说谎,我看你面前就有东西好去当当的!”挑柴的朝自己身上看看,下身穿的浪当儿接浪当儿的裤子,脚上一双破草鞋,没别的东西有用,说:“老爷,我身上哪有东西好当?确实没有啊!”老爷说:“嗬,你这个扁担不是好当的吗?”挑柴的说:“这东西怎么去当,一条用树杈子斫成的扁担有什么用?怎能赔他值十五担大麦的眼镜?”挑柴的心想,不要说当,就是拿了去,我也舍得。于是说:“老爷,怕的当不出去。”老爷说:“哪儿说当不出去。拿来,我给你写个字上面,保你好当。”挑柴的将扁担呈上去,老爷拿起扁担在上面涂了几涂说:“你快拿去当。”挑柴的连忙把扁担拿到当铺,口里连说:“我来当扁担。”当铺里的朝奉问是什么金扁担银扁担。挑柴的说:“不是金的,也不是银的,当的是树的。”朝奉奇怪,便问:“你当几个钱?”“当十五担大麦。”“什么东西当这么多钱。”“老爷说的,我不懂,上面还写个字呢?”朝奉接过扁担一看,扁担上只写了个“跑”字。于是说:“县官老爷只写了个‘跑’字,有什么用?”挑柴的虽然不识字,但识事,连忙说:“‘跑’字你没用就拿来,你没用,我有用。”他知道县官叫他跑掉了事,他拿起扁担就跑回家,米也不去买了。

张荷包拿了二十文钱,买了一斗米,二斤萝卜响,好不容易背到家。到家后一想,还没得柴火呢!连忙拉着宛氏跑到后厅,拿把菜刀,动手把隔壁的夹板劈开当柴烧。哪晓得劈开来一看,隔壁夹板里头有个小坛子。打开一瞧,暧哟,全是元宝!夫妻俩高兴煞了。从此,日子就过飞起来了。不用说,那只绣花荷包早就从永安当铺赎了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