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焰安]对“鲁义姑姊”型好玩的事的观测

端午节插艾草由来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端午节插艾草的由来一
五月初五端午节,家家户户除了吃粽子,都要在屋子上插几根艾草,说是可以祛瘟镇邪。相传在好久好久以前,天上有位神仙来到人世巡视。当时人世风调雨顺,丰衣足食。老神仙降下云头,摇身变成了一个骨瘦如柴的要饭的。他右手拄着打狗棒,左手端着破碗,来到一家农户门前。这家女性在喂猪,猪吃的不是糠皮,是洁白的面,老人看在眼里,他不露声色,把破碗伸了过去,恳求说:”大嫂,行行好吧,我已经三天没用饭了,你施舍点东西给我吃吃吧!”哪女的对老头白了一眼,说:”臭乞丐,给你吃还不如给猪吃!猪吃了还长肉呢,快走!”老神仙又说:”大嫂,不给饭吃,给一点水喝喝吧!”那女性一听,顺手将墙上拴的网勺拿了下来,扔给老头,没好气地说:自己舀吧!老神仙一看,这东西怎么好舀水呢?老神仙来气了,用袖口往墙上一拂,墙上立即呈现了十个大字:全村生瘟病,三天内死尽。化作一道青烟,升到空中,那女性吓得像根木头,很久才明白过来,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
第二天,老神仙驾着云头,背着瘟瓶,正要向村里撒瘟药,突然瞥见有一个妇女一只手里抱着一个五六岁的诉儿,另一只手里搀着一个两三岁的伢儿在匆忙赶路。老神仙感到希奇,怎么大的抱,小的搀!又变成一个老头倒在路上哼,那女的瞥见了忙问,”老大爷,你怎么啦?
“我脚被树枝戳了一个洞。
那女的一看,老头脚上处处是血,立即放下怀中的伢儿,摘了几片文草叶,放到老人伤口上,不一会儿,血就止住了。
老人问了:”你走得这样急,上哪儿去呀?”那妇女说:”我们村里有个大嫂,昨日冒犯了一位神仙,神仙发了怒,说三日之内,叫我们全村人生瘟病死光,我们都去逃命。”她边说边把老人搀起来,”老人家,你也同我们一起逃命吧2
“那你为什么不抱小伢儿走,而抱大伢儿走呢?
“老人家,不瞒您说,这大儿子是我老公前妻生的孩子,这小的是我生的孩子。此刻我老公死了,我要把他们的命根子留下来,好好照看才是。
“噢!”老神仙一听,心想,自己差一点儿办错了事!全国仍是有好人,坏人毕竟少啊!他看了看艾草说:”那么,你们也不必逃命了,这艾草就是防瘟的,只要把它插在屋子上,就不会生瘟病了。”说完,就上了云头,用拂尘把母子三人送回了村庄。一到村庄,这妇女就处处找艾草,又把这消息告诉了大家。后来,老神仙虽然在天上投了瘟药,但因地面上有艾草防着,所以也就都没事了。
从此,五月初五插艾草的民俗习惯就一代一代传了下来。
端午节插艾草的由来二
相传,东汉末年,黄巾起义繁重地打击了汉灵帝的皇帝统治。统治者畏惧黎民支援黄巾军,大举造谣说:黄巾军是猪嘴獠牙的魔鬼,处处杀人纵火,无恶不作。不了解黄巾军的黎民十分畏惧。据说黄巾军要来了就纷纷逃走。
王家村有一个中年妇女王张氏,老公死了,上有卧病在床的公婆,下有三岁的孩子。
据说黄巾军要来了,村里人都纷纷逃跑了。王张氏一家老小三代怎么跑呀?王张氏背着孩子是可以走的,但是老人怎么办呢?不能不管老人呀!
死,王张氏不畏惧,陪老人一起死她心甘情愿。但是孩子呢?他只有三岁呀。王张氏左右为难。一想到可怜的孩子她就隐不住要哭,又不能在老人眼前哭。她就蹲在院门口哭了起来。
这时,黄巾军首领张宝骑马从这里经过。他听到了哭声,就下马走了过来。他问王张氏:大姐,别人都跑了。你怎么不跑,却蹲在这里哭啊?王张氏把家里的情形告诉了他。张宝说:我教你一个方法可以救你们全家。你在你们家的房檐上插上艾蒿,黄巾军来时保证不会进你们家。王张氏说:好使吗?保管好使

张宝回到黄巾军营,立即下了下令:黄巾军无论在哪里,见到有谁家屋檐上插了艾蒿就不许进院。有违令者斩。
黄巾军经过王家村时,见王张氏家的屋檐上插着艾蒿,都绕道而过。没有一个敢进院的。
人们不知道那骑马的人就是黄巾军首领张宝,见王张氏家因为屋檐上插着艾蒿而逃过了浩劫,就以为是艾蒿能辟邪,救了王张氏一家人的命。
因为黄巾军经过王家村那天正是端午节,从此就留下端午节插艾蒿的民俗。

摘要:鲁义姑姊型传说在我国的东北、西北、华中、华南、华东都有流传,这些传说虽基本情节相同,但每则却蕴涵着不同的意义。关键词:鲁义姑姊;民间传说;情节;样本

五月初五端午节,家家户户除了吃粽子,都要在房子上插几根艾草,说是可以祛瘟镇邪。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天上有位神仙来到人间巡视。那时人间风调雨顺,丰衣足食。老神仙降下云头,摇身变成了一个骨瘦如柴的乞丐。他右手拄着打狗棒,左手端着破碗,来到一家农户门前。这家女人在喂猪,猪吃的不是糠皮,是雪白的面,老人看在眼里,他不露声色,把破碗伸了过去,哀求说:”大嫂,行行好吧,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你施舍点东西给我吃吃吧!’哪女的对老头白了一眼,说:”臭要饭的,给你吃还不如给猪吃!猪吃了还长肉呢,快走!”老神仙又说:”大嫂,不给饭吃,给一点水喝喝吧!”那女人一听,顺手将墙上拴的网勺拿了下来,扔给老头,没好气地说:“自己舀吧!”老神仙一看,这东西怎么好舀水呢?老神仙来气了,用袖口往墙上一拂,墙上立刻出现了十个大字:“全村生瘟病,三天内死尽。”化作一道青烟,升到空中,那女人吓得像根木头,好久才明白过来,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

《列女传》节义传中有一则鲁义姑姊传:

第二天,老神仙驾着云头,背着瘟瓶,正要向村里撒瘟药,忽然看见有一个妇女一只手里抱着一个五六岁的诉儿,另一只手里搀着一个两三岁的伢儿在匆匆赶路。老神仙感到奇怪,怎么大的抱,小的搀!又变成一个老头倒在路上哼,那女的看见了忙问,”老大爷,你怎么啦?”

鲁义姑姊者,鲁野之妇人也。齐攻鲁,至郊,望见一妇人抱一儿携一儿而行。军且及之,弃其所抱,抱其所携而走山,儿随而啼,妇人遂行不顾。齐将问儿曰:走者尔母耶?曰:是也。母所抱者谁也?曰:不知也。齐将乃追之,军士引弓将射之,曰:止!不止!吾将射尔。妇人乃还。齐将问所抱者谁也,所弃者谁也。对曰:所抱者妾兄之子也,所弃者妾之子也。见军之至,力不能两护,故弃妾之子。齐将曰:子之于母,其亲爱也,痛甚于心。今释之而反抱兄之子,何也?妇人曰:己之子,私爱也。兄之子,公义也。夫背公义而向私爱,亡兄子而存妾子,幸而得幸,则鲁君不吾蓄,丈夫不吾养,庶民国人不吾与也。夫如是,则肋肩无所容,而累足无所履也。子虽痛乎,独谓义何?故忍弃子而行义,不能无义而视鲁国。于是齐将按兵而止,使人言于齐君曰:鲁未可伐也。乃至于境,山泽之妇人耳,犹知持节行义,不以私害公,而况于朝臣士大夫乎?请还。齐君许之。鲁君闻之,赐妇人束帛百端,号曰义姑姊。

“我脚被树枝戳了一个洞。”

与此传同型的传说,就我们有限的涉猎,在我国的东北、西北、华中、华南、华东都有流传,这些传说虽基本情节相同,但每则却蕴涵着不同的意义。为此,笔者拟对其稍作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