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普安老祖收徒弟

普安老祖收徒弟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摘要: 鲁班学艺_鲁班学艺的故事
鲁家湾有个鲁木匠,鲁木匠有个儿子叫鲁班。鲁班从小爱学习,爸爸做了个大柜子,他就照着做了个小柜子,爸爸做了条大板凳,他就照着做了条小板凳。鲁班十岁时,就能做什么象什么了,爸爸

说起我们瓦木工这行手艺的祖师,最早的还不是鲁班,是普安老祖,普安老祖是张、鲁二班的师父。大徒弟是张班,二徒弟才是鲁班。_听老辈传说,普安老祖是天上的一个星宿,有一身好手艺。那辰光天底下什么手艺都没有,普安老祖看看不成个样子,要想下来创世界,就瞒过了玉皇大帝,偷偷地下来了。

图片 1

普安老祖到了下界,住在一个山头上,他虽然有一身好手艺,常言道:独木难成林嘛。普安老祖本领再大,一个人总难创什么世界啊!就想收两个徒弟帮衬帮衬。正好,那辰光有两个聪明的年轻小伙子,一个叫张班,一个叫鲁班,也想创世界,就是缺少手艺。一个要收,一个愿学,碰在一起,普安老祖就把张、鲁二班收来了。

鲁班学艺_鲁班学艺的故事

张、鲁二班在普安老祖手底下学艺,一个是名师,两个是高徒,手艺学得很快。常言说得好:满瓶不响,半瓶子叮当。两个人才学了一点,就好像什么都学会了,嚷着要下去创世界了。有一天,普安老祖想试试两个徒弟的本领究竟怎么样了,就把张、鲁二班找来,对他们说:”要创世界,说得倒轻巧,现在我们自己连座房子都没有,你们两个先造座房子给我看看吧!”

鲁家湾有个鲁木匠,鲁木匠有个儿子叫鲁班。鲁班从小爱学习,爸爸做了个大柜子,他就照着做了个小柜子,爸爸做了条大板凳,他就照着做了条小板凳。鲁班十岁时,就能做什么象什么了,爸爸欢喜,妈妈欢喜,邻居见了都夸奖。有个邻居劝他爸爸说:“鲁班这孩子心灵手巧,你就让他学点手艺,跟你做个帮手吧!”

张班听了,拿起锄来,挖泥筑墙;鲁班听了,拿起斧头,砍树造梁。师兄弟合伙忙了三天,房子造好了。普安老祖走来一看,果然,房子造得蛮好,还有围墙,普安老祖想到里头看看看,说也笑话,绕着围墙转了一圈,没摸到一个门。原来,这师兄弟两个不懂造房子要有门–那辰光,房子还是头一回造,哪晓得要什么前后门唦,进进出出只好从围墙上爬。

他爸爸说:“我的手笨,跟着我能学出什么好手艺来
!我叫他跟那手艺强的人学去!”

普安老祖看在眼里,心里早想好了,也不说他们,也不骂他们,一边爬,一边只是直叹气:”唉!年纪大了,爬不动了,年轻时候倒不在乎。”

鲁班十二岁了,有一天,爸爸牵出一匹马,拿出一包银子,对鲁班说:“孩子,你爹苦了一辈子,积了这点钱。你就用它做路费,骑上快马,到终南山去找出名的木匠祖师学手艺吧!”

张、鲁二班在旁边一听,给提醒了,对啊!这么高的围墙,年轻的人能爬,年纪大了就爬不动了,怎么办呢?

鲁班背好包袱,骑上快马,一连跑了九十九天,翻过了九十九座大山,渡过了九十九条大河。一天,来到了终南山。他爬上山顶,看见三间草屋,推门进去,看到满地是锔子、斧头;再一看,床上睡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呼噜响得象打雷。鲁班想:这人一定是木匠祖师了

张班说:”把围墙拆了吧!省得爬。”

鲁班把工具收拾得整整齐齐,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坐在一边等着。等呀等,一直等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老爷爷才坐了起来。鲁班连忙走上前去,跪在地上说:“我叫鲁班,到这里来求老师傅收我做个徒弟。”

鲁班说:”不行啊!围墙拆掉了,野兽也闯得进来了!”

老爷爷听了,呵呵地笑了起来,问鲁班:“你学手艺是为了什么呀?”

张班又说:”不拆掉,把围墙放低些,人爬起来就不费劲了。”

鲁班回答说:“学好手艺,给大伙修桥造房子。”

鲁班却说:”不行啊!围墙放低了,人爬起来不费劲,野兽爬起来更便当啊!”

老爷爷点点头,说:“好,我就收下你这个徒弟。你先把钝了的斧头、刨子、凿子磨快。”

师兄弟两个想来想去,没想出好办法来,只好再去问普安老祖。普安老祖说:”你们怎么吃饭的,就该怎么来造屋嘛!”

鲁班挽起袖子,磨了起来。白天磨,晚上磨,一连磨了七天七夜,才磨完了。

张班、鲁班一想,吃饭要张嘴,造屋就要开门啊!吃过饭两个嘴唇皮一抿,就闭住了;开了门两扇门一抿,不就关住了?!

师傅说:“你再去把门前那棵大树锯倒。”

两个人一商量,明白了。张班就把围墙打通。开了一个门框,鲁班又在门框上装上两扇门。这么一来,进进出出,都从门里走,再不必爬围墙了。后来,慢慢地传下来,造房子就都懂得要开前门后门了。

鲁班到门前一看,那棵大树真粗,两个人都抱不过来,树梢都快顶天了。他坐在树下锯了起来,一连锯了十二天十二夜,大树才倒了。

经过这回以后,张班、鲁班晓得自己的手艺虽学了不少,可脑子还不行,学得就更勤了。

师傅又吩咐:“你把那棵大树,砍成一根屋梁,要砍得又光又圆。”

谁知道,正在这当日,忽然天上飘下一个人来,说是玉皇大帝叫普安老祖立刻就回天上去。原来,这辰光,不晓得怎么弄的,天上西北角上,塌下一大块,天漏了,要补。玉皇大帝派了不知多少人去,都没补好。后来,玉皇大帝发急了,想来想去,天上只有普安老祖的手艺最好,就派人找普安老祖,不想普安老祖早到人世界上来了,找不到。一打听,才晓得他在山头上带徒弟创世界呢!就又赶快派人来找。

鲁班拿起斧头,一连砍了十二天十二夜,才砍成了一根又光又圆的屋梁。

普安老祖听说玉皇大帝要他回到天上去补天,心里舍不得两个徒弟,又不能违拗玉皇大帝,没办法,就把张、鲁二班找来:”你们两个跟我学了几年手艺,学得也差不多了,这回玉皇大帝要我回去补天,你们也可以下山去创世界了。不过下山以后,你们师兄弟两个要大家帮衬着做,不要你归你,我归我的各管各,要晓得独木难成舟,单树不成林的啊!”

这时,师傅又说了:“你要在大梁上凿两千四百个眼子,六百个方的,六百个圆的,六百个三角的,六百个扁的。”

张、鲁二班听说普安老祖要回天上去了,都舍不得,这些话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想把普安老祖留下来。普安老祖又说了:”你们要留也留不住,好在我补好天,说不定还能下来,真要不能下来,你们等每年七月初七,看见天上西北角边有各色各样的七巧云,那就是我造的,那天我就下来看看你们。”说完,普安老祖就上天去了。

鲁班凿得木花乱飞,一连凿了十二天十二夜,凿成了两千四百个眼子。

普安老祖一回到天上,就到西北角上去补天,天天到将夜快①,就把那块烧得通红通红。张、鲁二班等普安老祖上天后,还是不死心,也不肯马上下山,天天朝着西北角望,看见西北角上烧得红通通的,晓得普安老祖还在补天。师兄弟两个,都巴望普安老祖有一天能把天补好了,再下来教他们。

师傅看了,笑眯眯地说:“好孩子,什么也难不倒你,你做得很好啊!我一定把自己会的都教给你。”说完,就领鲁班到西间屋里。一进这屋,鲁班只嫌眼睛不够用,原来屋里摆满了各种模型,各式各样的楼阁、桥塔、桌椅、箱柜,都做得特别精巧,鲁班一下子看呆了。

哪知道普安老祖是登在天上补的,慢慢地天缝越来越小,天一补好,没有缝了,普安老祖要下来也没法下来了。

师傅说:“你把这些模型,一个个拆开来,再一个个装起来。”说完就走出去了。

这一天,张、鲁二班一早起来就没看见太阳,”再望望西北角上,不再红通通的了,到了将夜快,到处还是灰溜溜的,晓得普安老祖不会下来了。师兄弟俩一商议,只好下山来创世界了。

鲁班把那些模型拿在手里,翻过来覆过去地看,舍不得放下。每天天刚亮,他进屋去,到夜晚满天星的时候还不见他出来。他胳膊酸了,顾不得伸一伸;眼睛花了,顾不得闭一闭。就这样,鲁班忘掉了白天和黑夜,也忘掉了冬天和夏天;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三年。这时,鲁班把那些模型拆拆装装,不知有多少遍,都记得滚瓜烂熟了,不但用什么材料怎样制造,而且记住那些东西上的花草树木的样子。

普安老祖在山上教徒弟的时候,手底下还有两个服侍他的人,一个打杂的,专门管扫地抹桌;一个烧饭的,专门管淘米烧饭。打杂的一见普安老祖走了,张班、鲁班也要下山去,心里发急了,就去找张、鲁二班:”大师兄,二师兄,你们两个都学了一身好的手艺,下去创世界,我什么都不会,下去怎么办呢?”

鲁班的手艺学成了,老师傅为了试试他的本领,一把火把模型都烧了,要鲁班重新做起来。鲁班想了想,一样样全都重新制了出来。老师傅又提出许多新的式样,鲁班心里一琢磨,也都做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