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盛汇商行

吴掌柜叹口气道:
“老人家,您老一个‘正得时’就够了,那倒霉的‘不得时’就留给我吧——我吴天盛苦读诗书十数年,几度进京科考,却终是榜上无名,真正是‘不得时’呀,万不得已才开了这个商号做生意……”

乾隆微服私访,来到京东永平府辖的滦阳城,滦阳城虽不大,城内的店铺却鳞次栉比,欣欣向荣。乾隆正缓步街头,忽然面前一亮,一家商店廊檐下的牌匾深深吸引住了他。牌匾上书写着天盛商行几个大字,字体端正,遒劲有力,颇见书写者的工夫。乾隆帝王酷爱书法,看到这样好的字,喜不自胜,连声夸赞。再看天盛商行两旁门柱上贴的一副楹联:
绫罗绸缎酱醋茶糖四时应有皆有 士农工商东西南北八方客来尽来
诗词春联本是乾隆的特长好戏,他见这副楹联不但字写得好,并且文意贴切,对仗工整,便立即兴致大发,阔步迈进店铺。站柜台的是一位年青小店员,一见来了主顾,赶快招呼道:
谢谢老先生到临!您老要买什么货品? 乾隆道:
我要买几样东西,不知柜上有没有现货? 小店员忙答:
老先生,您没瞥见门口那副春联吗?各种货品本店应有尽有,您老想买什么尽避讲。
乾隆微微一笑,说: 好,贵店门口的春联上说‘四时皆有’,我就想买这‘四时’。
小店员一听,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这位老先生是来难为人的?商号卖的都是吃、喝、穿、用的东西,哪有什么四时?但是,听凭他怎么诠释,乾隆却一口咬定就买四时!小店员没辙了,只好去禀报掌柜。掌柜姓吴名夭盛,40岁刚出头,秀才身世,因屡试不第,心灰意冷,才弃文做生意。店门口悬挂的牌匾和门柱上的楹联都是他亲笔所书。吴掌柜正在屋里盘货账目,听了小店员的禀报,难免有些吃惊。吴掌柜赶快放下账目来到柜台前,对乾隆抱拳一揖道:老先生,晚生这厢有礼了。
乾隆道: 想来你一定是大掌柜了? 吴掌柜恭顺地答道:
不敢,在下吴天盛,学步做生意,少见寡识,谢谢老先生到临,还望老人家多多指教。
乾隆道:
岂敢岂敢!小老儿见贵店‘四时’皆有,今天正好赶上了,就想买下‘四时’。
吴掌柜道:‘四时’者,春、夏、秋、冬也,老先生要买哪一时?
乾隆有意为难他道:
你说的‘四时’我全都不买,我想买的是‘时运四时’,一买‘早得时’,二买‘晚得时’,三买‘正得时’,四买‘不得时’!
吴掌柜一听,心中暗想,这位老者出语不俗,来源非凡,但分明是刁难自己来了!若是应对不上来可要出丑了,日后还会在滦阳城留下笑柄,个人声誉和商店钻营都要受损吴掌柜略作沉思后,面带歉意的微笑说:
老先生,对不起了,您老晚来了一步,这第一个‘早得时’已被干罗买走,故干罗12岁便被秦王拜为上卿。
那我就买‘晚得时’吧。 吴掌柜又拱手道:
‘晚得时’被梁灏买走了,故梁灏82岁才中了状元。
那么,就买‘正得时’吧。乾隆皱皱眉头说道。 吴掌柜笑着说:
老人家,我看您老相貌非凡,气宇轩昂,福分正旺,
‘正得时’早巳被您老占有了。 乾隆听了,哈哈大笑:
说得好!说得好!但是,我还要买那个‘不得时’! 吴掌柜叹口吻道:
老人家,您老一个‘正得时’就够了,那倒霉的‘不得时’就留给我吧我吴天盛苦读诗书十数年,几度进京科考,却终是榜上无名,真正是‘不得时’呀,万不得已才开了这个商号做交易
乾隆把吴掌柜上上下下端详一番,然后说:
吴掌柜,不要悲观。我看你面相上带着福分,又听你应对自如,可见才学不浅,说不定有一天就会否极泰来。小老儿今日能与大掌柜结识也是缘分,我想帮帮你的忙。实不相瞒,永平府知府李大人是小老儿的至亲。5天后,你到永平府衙去一趟,我在那边等你,当面向李大人荐举。吴掌柜躬身施礼道:
老人家与天盛无亲无故,如此厚爱,天盛没齿难忘,敢问老先生尊姓高名、府居哪边,日后天盛也好上门道谢。
乾隆摆摆手道:
相逢何须曾相识,缘分乃是天定,吴掌柜不必过谦,等到李知府那边再谈吧。说罢便回身离去。
5日后,吴掌柜来到永平府衙才知道,当日诘难他的老者竟是当今皇上!乾隆帝王访得贤才心里十分兴奋,钦点吴天盛为陕西某县知县。吴天盛感激皇恩浩大,平生为官廉洁,深受黎民爱戴。乾隆帝王买四时私访贤才的故事,也成了本地人传诵的美谈。

德盛汇商行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滦阳城是清末民初时远近闻名的商埠,城内有一家不大不小的商号“德盛汇绸缎庄”,掌柜姓王名集贤,在当地小有名气。店里有一个小伙计叫秦万祥,自幼父母双亡,十五岁那年经人介绍到“德盛汇”当“小半拉子”打杂,柜上人都叫他小祥子。小祥子人虽小,却腿勤,嘴紧,一天到晚跑跑颠颠,样样有条不紊。晚上,王掌柜和账房先生拢账,小祥子用大肚儿茶壶沏了酽茶,斟满两杯分别送到王掌柜和账房先生面前,再给王掌柜装好水烟袋,然后侍立一旁,听候吩咐。王掌柜和账房先生喝了茶吸了烟后,王掌柜便拿过账本像唱曲儿似的报账,账房先生的手指在算盘上蝴蝶儿似的飞舞,那铁梨木算盘珠儿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把小祥子看得眼花缭乱,听得如醉如痴。一来二去,小祥子对打算盘看出了些门道,于是,便拿过一个算盘在一边悄悄地跟着打,王掌柜和账房先生也没把这个小打杂的当回事。后来,王掌柜和账房先生就听出小祥子算盘的响声有了变化,节奏清晰明快。再看那拨算盘珠的手指宛若唱戏的“兰花指”般优美!常言说“行家看门道,力巴看热闹”,王掌柜觉得这个小半拉子的算盘有些功夫了,于是,便想考验小祥子。接下来,王掌柜又报账,账房先生噼里啪啦地打,秦万祥也跟着一起打。王掌柜报完账对账房先生说:“你先别报数目,让小祥子先报。”秦万祥红着脸说:“掌柜,还是让先生先报吧,我是打着玩儿的……”账房先生说:“掌柜让你报,你就报吧。”秦万祥这才把自己算盘上的数目报了,结果与人称“铁算盘”的账房先生算的完全一样!王掌柜大为吃惊!原来这个小打杂的不声不响地把打算盘的功夫练到家了!王掌柜心中暗暗佩服,这个小打杂的如此有心计,看来是块好料,说不定将来大有出息。王掌柜是个爱才之人,一边笑呵呵地品茶,一边拍着秦万祥的肩头说:“小祥子,明天开始,不让你打杂了。白天上柜台,晚上给账房先生贴帮拢账……”

也是该着秦万祥露脸,一个偶然的机会秦万祥揣着王掌柜的帖子到瑞兴永商号结一笔账,瑞兴永大掌柜无意中多付了一百块大洋。秦万祥回到柜上后如数交柜,王掌柜一过数不由得一怔:“这钱数不对呀!”

“多一百块。”秦万祥说,“他们多付了。”

王掌柜立刻睁大了眼睛,把秦万祥盯了好一阵。一百块大洋可不是个小数目啊!小伙计三年白干活白吃饭,三年后的劳金毎年也不过三四十块大洋。这个小伙计见钱不动心,实在是不可思议呀……王掌柜手里哗啦哗啦地摆弄着大洋钱,面带微笑地对秦万祥说:“小祥子,你真的不稀罕钱?”

秦万祥说:“钱,谁不稀罕?可是,人心更值钱呀……”

王掌柜说:“那你为什么不当场退还人家?”

秦万祥说:“我是想,这钱要是您大掌柜亲自去退,那可就不一样了。您大掌柜多大脸面?做生意讲的是信誉,往后德盛汇的名声岂不更高?”

王掌柜一听惊得一愣,道:“好!万祥,你小小年纪,可敬可佩!”

第二天,王掌柜带着秦万祥去瑞兴永商号退还大洋,瑞兴永大掌柜十分感动。一百块大洋事小,德盛汇如此重信誉、恪守商德实在难得!瑞兴永大掌柜高兴万分,便命手下人在聚贤楼酒家设筵招待王掌柜和秦万祥。宴席上,瑞兴永大掌柜特意给秦万祥敬酒,秦万祥站起身拱手道:“大掌柜这样抬举,可要折秦万祥的寿了!”瑞兴永大掌柜微笑道:“小老弟为人可敬,实是我滦阳商界之骄傲。”秦万祥道:“万祥年幼无知,全仗我家大掌柜言传身教,万祥刚刚学徒才没有跌跤……”

秦万祥话说得有板有眼,把王掌柜说得心花怒放。

这件事很快传遍了滦阳城,一时间成了滦阳商界美谈,秦万祥也成了各商号教育年轻伙计的榜样。德盛汇在滦阳城声名鹊起,又加上与瑞兴永这样滦阳数一数二的大商号结缘,王掌柜在滦阳城就没有走不通的路。大小商号都愿意与德盛汇打交道,关里关外的商贾老客也都主动把买卖做到德盛汇门口来,德盛汇的生意空前兴旺起来。

秦万祥做了这样一件露脸的事,给德盛汇商号争了光,王掌柜当然对他另眼看待了。秦万祥不骄不躁,做事愈加谨慎、勤恳,事事都想得很周到,毫无纰漏,成了王掌柜最得力的助手。转眼王掌柜已过了花甲之年,自觉体力不支,料理商号事务有些吃力。有了秦万祥这样底细可靠办事能力强的人,王掌柜经过几番考虑后便决定把掌管商号的事交给他,自己做个甩手东家。这年秦万祥刚刚二十五岁,成了滦阳城里最年轻的大掌柜。秦万祥当了大掌柜后,日夜操劳,不敢有丝毫懈怠,把商号治理得井井有条,生意红红火火,年年赢利可观。

老东家王集贤虽然不再躬亲柜上事务,但他还是经常到柜上走走看看,夜里常和秦掌柜促膝交谈,十分亲近。老东家还经常把秦掌柜请到家里小宴对酌,特别是有了新鲜的山珍海味或好酒时,必请秦掌柜同享。没有秦掌柜相陪,再好的酒菜也吃不岀滋味儿来。家里虽有一个小伙计李顺和使女珠儿,请秦掌柜时却从不用他们动手,总是让夫人和女儿碧云小姐亲自下厨,端菜斟酒,无疑是把秦掌柜当成自家人了。后来,老东家就萌生了将秦万祥招赘为婿的念头。

这天,王掌柜又来到柜上,晚餐也未回家去吃,就在柜上与秦万祥对酌。两个人边饮边谈,十分畅快。不知不觉己至深夜,王掌柜便留在柜上与秦万祥同榻而睡。秦万祥熄了灯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身下有什么东西。几次起来秉烛寻找,床铺又厚又软,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找到。秦万祥用笤帚在铺上扫了又扫,躺下后却依然不能入睡。几番折腾,把王掌柜搅得睡意全无,也起来点灯仔细寻找,找了多时只在褥子上寻到一根头发丝——啊,原来是这东西作祟!

那一夜秦万祥彻夜未眠,老东家也陪着熬到天亮。

一根头发丝扎得秦万祥不能安睡,老东家王集贤看在眼里,心里就犯掂掇了。一个小打杂出身的人当上大掌柜不过三年,竟娇气到这种程度,就是皇帝老子也未必如此呀!自古道“成由勤俭败由奢”,老东家越想越感到心下不安,半个月后,老东家终于下决心把秦万祥的行李给“顺”过来了(旧社会商家将店员横放在床铺上的行李给“顺”过来即表示解雇)!

打发走了秦万祥,王集贤又连东带掌地撑起商号事务。王掌柜开了一辈子商号,见过不少大世面,可这次一接手却连连受挫,做了不少亏本买卖,连续三年出了很大的亏空。任凭他费尽心机,仍无法扭转局面。德盛汇每况愈下,眼看己濒临倒闭。王掌柜长吁短叹,一筹莫展。

这天晚上,王掌柜独自愁眉不展地坐在房中,女儿碧云走了进来。王掌柜望着女儿,心中愈感伤悲,可惜自己只有这么个女儿,如果是个堂堂的男儿也该干一番事业了,何必忧愁德盛汇的前程?碧云在老爹爹面前默立许久,王掌柜轻叹一声说:“碧云,不在你的房中休息,到这儿来有什么事吗?”

碧云轻声回答说:“爹爹,女儿见您老人家终日愁眉苦脸,心下十分不安,可叹孩儿是个女流之辈,不能为爹爹分忧,对于生意上的事更不敢在老爹爹面前妄言……不过,女儿却想起一个人来,若将他请回来,德盛汇或可起死回生……”

王掌柜一脸惊愕道:“你是说……秦万祥?”

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王掌柜击掌道:“对呀!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唉,现在想起来,当初把秦万祥打发走就是一个大错误啊!如今德盛汇已到了生死关头,舍此别无他路。”

次日,王掌柜便备上一匹快马日夜兼程直奔秦万祥的老家而去。当时正是青苗在地的夏锄季节,王掌柜来到秦万祥的老家方家庄外,正想打听秦万祥的住处,却见路旁的树荫下立着一把锄头,一个汉子光着膀子躺在地头的乱石堆上四仰八叉睡得正香,一群蚂蚁在身上乱爬,汉子全然不觉,照样鼾声如雷。王掌柜见汉子睡得如此香甜,不好意思打扰,正想走开,那汉子突然一翻身,王掌柜猛然大吃一惊——原来他正是秦万祥!王掌柜惊喜万分,伸出手拍拍秦万祥的肩头喊道:“万祥,万祥!别睡了……”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德盛汇商行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小伙计忙答:
“老先生,您没看见门口那副对联吗?各种货物本店应有尽有,您老想买什么只管讲。”

乾隆有意为难他道:
“你说的‘四时’我全都不买,我想买的是‘时运四时’,一买‘早得时’,二买‘晚得时’,三买‘正得时’,四买‘不得时’!”

诗词对联本是乾隆的拿手好戏,他见这副楹联不仅字写得好,而且文意贴切,对仗工整,便立刻兴致大发,阔步迈进店铺。站柜台的是一位年轻小伙计,一见来了顾客,赶紧招呼道:
“感谢老先生光临!您老要买什么货物?”

吴掌柜道:“‘四时’者,春、夏、秋、冬也,老先生要买哪一时?”

乾隆听了,哈哈大笑: “说得好!说得好!可是,我还要买那个‘不得时’!”

乾隆微服私访,来到京东永平府辖的滦阳城,滦阳城虽不大,城内的店铺却鳞次栉比,欣欣向荣。乾隆正漫步街头,突然眼前一亮,一家商铺廊檐下的牌匾深深吸引住了他。牌匾上书写着“天盛商行”几个大字,字体端正,遒劲有力,颇见书写者的功夫。乾隆皇帝酷爱书法,看到这样好的字,喜不自胜,连声夸赞。再看“天盛商行”两旁门柱上贴的一副楹联:

乾隆微微一笑,说:
“好,贵店门口的对联上说‘四时皆有’,我就想买这‘四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