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物理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这句话正确吗?

人类所出地球最远都是在月球,而至于整个宇宙来讲,到底是有多大的呢,对此宇宙到底有多大到底如何?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物理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这句话到底对不对?

物理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这句话到底对不对?

图片 1

我只想说,既对也不对!

我只想说,既对也不对!

宇宙到底有多大

不管是物理,哲学还是神学都是研究世界。越具体的学科越具有严谨性。

不管是物理,哲学还是神学都是研究世界。越具体的学科越具有严谨性。

宇宙到底有多大?

物理是对自然世界的表象规律的抽象,哲学是对世界本质的认识,神学是形而上学。

物理是对自然世界的表象规律的抽象,哲学是对世界本质的认识,神学是形而上学。

把世界上最伟大的数学家请到世界上最先进的计算机前,请他用人类所已知的最大数来表述宇宙的尺度,让全人类都来做他的助手,不停地帮他在这个大数后面添0,演算的最后结果会是多少呢?结果将是毫无结果,人类永远无法算出这道题,因为这道题本身不是数学题。

物理中的自然世界是表象的,比如你问:什么是物质,无限细分的物质可能就很难用五官感受了。同一个物体,在人和动物的眼中并不一样,这是动物感官差异造成的,那什么才是物质本来都面貌?

物理中的自然世界是表象的,比如你问:什么是物质,无限细分的物质可能就很难用五官感受了。同一个物体,在人和动物的眼中并不一样,这是动物感官差异造成的,那什么才是物质本来都面貌?

其大无外,宇宙是无限的,古今哲学家们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这一答案,认为这才是对宇宙尺度问题的准确表述。其实,哲学家们并不比数学家高明多少,数学家们算不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使用了一个哲学符号———∞,即表示宇宙无穷大。哲学家们讲的无外、无限本身就意味着:人类的思维已无法思维这道题,或者说它在哲学上无解,故它也不是一道哲学题。

所以很多物理学家认为,我们研究的只是物质表象出的规律。

图片 2

上帝是至高无上的,当把上帝同宇宙相比时,谁比谁大呢?如上帝在宇宙之中存在,那么上帝至高无上则为谎言。如上帝不在宇宙之中,那么宇宙之内没有上帝存在。无论神学家们如何想像宇宙与上帝,他们永远想像不出宇宙与上帝的确切边界,故宇宙有多大这道题在神学上无解,它不是一道神学题。

如果要进一步追问,什么才是物质的本质。那么这时候哲学就接力了。比如康德就用“物自体”表述物质的本质。他认为任何经过感官认识到的物质都是被扭曲过的,都不是物质本来的样子。那么物质本质就是一种用感官无法认知的“自在之物”。

所以很多物理学家认为,我们研究的只是物质表象出的规律。

正因为物理学家、数学家、哲学家、神学家都弄不清宇宙的大小,说明这一问题本身就有问题。《庄子庚桑楚》中曰:有实而无乎处者,宇也。有长而无本者,宙也。《淮南子齐俗》曰: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可见宇宙本身就指的是空间和时间,问宇宙的大小,就同问纯空间的大小、纯时间的长短、纯质量的质量、纯温度的温度一样,这些问句都不完整,缺少主词。

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存在物质?”

如果要进一步追问,什么才是物质的本质。那么这时候哲学就接力了。比如康德就用“物自体”表述物质的本质。他认为任何经过感官认识到的物质都是被扭曲过的,都不是物质本来的样子。那么物质本质就是一种用感官无法认知的“自在之物”。

任何空间都是指某物的空间大小,任何时间都是指某物的时间长短,故宇宙是指某物所占据的空间与时间。撇开某物这一主词,而去问一种抽象的时空尺度是没有意义的。如同问一个抽象生物的身高与年龄一样,无法回答。

那么这就是哲学和神学的角逐战了。哲学家叔本华认为:这是任何事物存在的充足律的起源,因果观在此失效,所以不必追问。

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存在物质?”

其实,人们在讨论宇宙问题的时候,往往站在完全不同的角度,物理学家们所说的宇宙完全不同于哲学家们所说的宇宙,哲学家们所说的宇宙又完全不同于神学家们所说的宇宙。这倒不是因为宇宙中的空间、时间有什么不同,而在于人们研究时空的方法与途径完全不同。

而还有一部分人有强迫症,就投靠了神学,他们会认为:这些问题是哲学和物理解决不了的。所以神学就有了可乘之机。于是制造一个上帝,搪塞这种因果观的缺失。

图片 3

宇宙的物理学解显然只能通过观测的途径去获得,而且还要通过观测来验证,任何视觉观测不到的宇宙解均不会被物理学家们所接受。因此,物理学宇宙是已观测到的和可被观测的宇宙,它的解存在于人们视界范围之中,它的尺度等同于人类的视界。

事实上,神学的解释永远是徒劳的,因为引入“上帝”只会让因果观退一步,上帝诞生的因果律是什么?最后还得定义上帝是全知全能的来搪塞这一切。这完全沦为形而上学了,没有讨论的余地了。

那么这就是哲学和神学的角逐战了。哲学家叔本华认为:这是任何事物存在的充足律的起源,因果观在此失效,所以不必追问。

宇宙的哲学解必然以已有的物理学宇宙解为内核,并根据已经观测证实的结论定理去进行归纳、演绎、推理,用思维逻辑去拓展哲学宇宙的时空,直到这种思维走到尽头,到无法继续进行思维的界段为止,这种哲学宇宙的尺度等同于人类的思维宇宙。

而哲学不考虑这些,他们会研究物理学在归纳规律时使用到的逻辑体系。

而还有一部分人有强迫症,就投靠了神学,他们会认为:这些问题是哲学和物理解决不了的。所以神学就有了可乘之机。于是制造一个上帝,搪塞这种因果观的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