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三岁大头鬼

孙老汉他老俩口每年的旧历十月一日就想起十多年前死去的儿子,就心痛欲绝。儿子糖儿死时那时才三岁,现在要活着也该18岁了。都是因为他吃了某厂生产的劣质奶粉而丧命的。这奶粉里没有一点蛋白质,光自来水和少量白糖、激素和三聚氰胺,孩子吃了这种奶粉后只见人头大,就是没劲,三岁的孩子还不会走路。经化验这奶粉有什么营养?没有,光解渴不解饿。发现这种情况后再治已经晚了,三岁糖儿就作古了。

图片 1

图片 2

孙老汉俩口是老年得子,那年女人正好是四十,儿子死了后再想得一男半女那只是梦想了。他老俩口就在这样的精神悲惨中慢慢地熬过了十多个年头。这天晚上老俩口睡下后又想起了儿子的死得可怜、可悲!他们越说对假奶粉制造商越恨之入骨,恨不得把他们吃了!

01

随着中国社会已经逐渐进入老年化,子女如何赡养老人,老人如何被子女赡养,不觉已经成了一个看似“秘而不宣”,其实却是非常尖锐的社会问题。

就在这时,有人敲房门,他俩人都一惊,黑灯瞎火的谁会家来敲门,再说外门都关着这人怎么进来的?老汉问,谁呀?外边答,爸爸、妈妈是我——您的糖儿!

唐老汉双手紧握着扫帚,一下又一下地清扫着楼门前的寸巴厚的积雪。扫帚扫过之处,在清晨清冷安静的小区里不断传出“哗――哗――哗”的声音。

无论是在新闻里,还是在现实生活里,每当我们看见那些没有被子女善待的老人,不管其前因后果是什么,大家总都是很齐心的一边倒的指责谮骂那些做子女的;有古道热肠者,恨不得把那些可怜的老人接到自己家里奉养。

糖儿?他俩都暗吃一惊!糖儿死后是老汉他俩口亲手埋的,怎么深更半夜地来了个糖儿?他们立即拉着灯,她说:老头子,咱这么大岁数了,死都不怕,还怕开门看看去!老汉穿好衣服,手提棍子,走到门后说:我们的糖儿早死了,你别骗俺!俺老俩口没钱更没金银珠宝,你赶快走吧!

老伴从窗户里探出半个脑袋冲他喊:“吃饭了,快回来!”

中华民族是个崇尚礼仪孝廉的伟大民族,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意;父母生育了我们,一把屎一把尿拉扯我们长大成人,其中多少艰辛?在他们行将暮年的时候,做子女的,理所应当赡养他们,善待他们的晚年。

爸爸,我确实是糖儿,您糖儿已经长大成‘人’了,今天特来教敬您老人家!

老唐仰着头回了句,“你先吃,我还有一会。”

但是,人性是复杂的,子女和子女不一样,父母和父母有时候也是不一样。有些孩子会令父母头疼不已,有些父母也同样会令子女苦不堪言。

当然,不管糖儿怎么说,老汉也不相信是自己的儿子,但他还是大着胆子开了门。果然,这个叫糖儿的人长得一表人才,老汉看了满心欢喜。他仔细打量下这年轻人,觉得是有些眼熟,这时老太太也从屋内出来了,一看果然是自己的儿子!虽然十多年没见面,但是自己的亲骨肉认个八、九不离十,何况相貌又十分像老头子年轻时的样子。,于是她说:我的儿子呀,你可把当娘的想死了!

老伴什么都没说关上了窗户。来到桌子前瞅着饭菜迟迟不愿动筷,老家不知道下雪了没?院子里的自来水管不知道冻裂了没有?记得有年冬天特别冷,冷的河里的水结了快一尺厚的冰。院子里新按的自来水管也给冻裂了。这下没水吃饭了可咋办?老头子从柴房里找出了那根好久都没再用过的扁担,用那双不再担重担的肩膀去活泉池挑水吃。

注重自我,索求关心,透支儿女的亲情和孝心。出去倒垃圾,看见对面陈大姐竟然没有去上班,好像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陈大姐是家商贸公司配发货负责人,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连孩子高中陪读都是她老公停薪留职去的,今天不知道怎么有空在上班的时间跑回来?

这时,两位老人都忘记了儿子已经死了的痛苦记忆,好像儿子刚出远门归家来一般。老人激动泪流满面,把眼泪擦干一看儿子背后还站着一位美丽的女孩,她手指着那人问糖儿她是谁呀?糖儿说:她的家是李村,叫银杏和我同样吃那坑人的奶粉至死,她与孩儿已经结婚,就是你们的儿媳了。

扁担一前一后挑着两只水桶,在老头子的肩头颤颤巍巍地像两只蹦跳的兔子,蹦蹦跳跳地进了院子。老头子使了大力气,一张核桃皮般的脸皮憋的通红。她打趣到,“吆,肩膀头力量不减当年么!”老头子从肩头卸下扁担气哼哼地说:“妈的,不服老不行,肩膀头是真疼哩!”

打过招呼问过好后,我便问陈大姐今天怎么闲了?陈大姐立刻露出一脑门子官司的样子,烦躁的说道:“别提了,我是找人替班的;我爸又四处打电话,说他和我妈都病重的很,病的不得啦……你知道,我们姐弟四人,就我一个在老家。这不,我刚上班,上海的二妹,深圳的弟弟,苏州的小妹电话都不停的打过来,叫我赶紧回去看看老俩口怎么回事?要不要送医院?他们要不要马上赶回来?”

当父母的大喜,赶快让他们进屋坐下,老太太忙着做饭,款待儿子和儿媳。他们吃完饭后老汉就去河那岸的李村给银杏她父母送信,她父母和弟弟来后抱头痛哭,哭罢,银杏的父母说:既然咱是亲家了,你们老俩口过日子也挺苦闷,干脆让我儿子认你们个干爹干妈,这样阴间咱是亲戚阳间也是亲戚,亲上加亲其不更好?糖儿的父母听后又是一喜。

想到这儿老太太又想起他曾养的小狗壮壮。也不知道壮壮下仔了没有,还活着么?小东西是真聪明啊,它从来没看到过儿子,别的生人来院子它拼了命的叫啊咬啊。可儿子第一次回来它围在他身边转来转去一声都不吭,儿子赶它走,它会“哼哼唧唧”地摇尾巴。

我一听,也赶紧说道:“或者叔叔阿姨真病重了呢,你是要赶紧回去看看。”

傍晚,银杏的父母和弟弟回去了,临出门银杏的父母说,你们俩没事时到李村去住几天,他们当即答应。

“真是个聪明的小狗呢!不知道它还活着没,太馋嘴了,会不会被死老鼠毒死了?”老太太想起狗狗时眉里眼里都有了笑意,可想到它馋嘴的毛病又满脸忧愁地替它担心起来。

陈大姐没好气道:“我刚才回去看了,老俩口正在家里高声大语的说话,该吃吃该喝喝,该吵架吵架,我真是从哪都看不出他们“病得厉害,病的不得了啦……”。问我爸,竟然轻描淡写地说,这几天他和我妈都有些伤风咳嗽。”

现在糖儿和银杏在家也没事干,种地不比从前,成天累得去活来,现在种几亩地一个老头或老太太就行,一季亩产1300斤没问题。所以糖儿和银杏就经常外出,没出三个月他们把制造假奶粉、毒奶粉的漏网之鱼,收集全了人证物证一个不剩的都上了黑名单。他们写成了一道状子,例举了大量事实,并牵扯到了不少人行贿受贿,送到了省纪委手中,省纪委责令有关部门成立专案组,对此案进行了周密的侦破,没多久几个人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最后批准逮捕,等待他们将是法律的严惩!

唉!柴房也不知道蹋了没有?记得村里一些狗啊猫啊冬天的时候就爱往里头钻。小东西们遇上了爱打架,你顶我一下,我咬你一下,打得不可分交,身上的毛发满院子乱飞。气的她拿把笤帚追着几个畜生打。它们和她捉迷藏,她追它们跑;她往回走,它们紧跟她的脚步也往回头。她再追,它们再跑,她生气了,一使劲把笤帚扔向它们,吓得一帮畜生拔地而起,四散而逃,她乐的哈哈大笑。

我听的笑了:“叔叔阿姨是不是想和你们要钱用?或者感到寂寞,想你们常回来看看,所以才会这么说?”

小孩死是没坟的,孙老汉找人就把糖儿从地头上挖出来重修了坟墓,糖儿和银杏去了趟李村把银杏尸骨也迁了过来,合葬于一处。这天,他们宴请了亲友和族人,席毕,大家都坐屋内喝茶,糖儿站起身对大家说,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把坑害人的蛀虫挖了出来,玉皇大帝看我们有功,命令我们回去另有任命话刚说完,一眨眼他们就没了!(2010/10/29)

唐老汉回来了,在门口狠劲跺掉脚上沾的雪尘,推门进来了,嘴里念叨:“也不知家里下雪了没有?”

陈大姐叹了口气:“可能吧。但他们其实并不缺钱呐。我爸妈今年才六十多岁,不是真的很老。叫他老俩口去深圳给儿子带孩子,又不愿意,嫌大城市吵。这几年,我两个妹妹和弟弟因为在外面,经常打钱回来给他们用,过年回来还会另外给。我也是,逢年过节给了不算,每个星期天回去都要给他们买东西,吃的用的。总是尽可能的满足他们,你知道,我们现在都能挣到钱,也愿意叫老人生活的好点,可他们就是不肯安静的过日子,隔三差五就要闹这么一出。无论是伤个风感个冒,咳嗽几声,还是不小心扭了一下腰腿,都是不得了的大事。每次给我们姐弟打电话,张口就是“我和你妈这几天又病的不得了勒。”或者便是,他自己最近病的厉害,我妈病了很久了……听得我们头皮都发炸,回去看看却又嘛事没有。一年到头搞的我们这些做儿女的人心惶惶的,你说烦不烦?”

老太太坐在桌子边没有接话也没有动,似乎在发呆又像是在想心事。唐老汉洗完手,坐在桌子边拿起馒头咬了一口,边嚼边说:“今年要回家哩!”

老太太一下子从思绪中回到了现实,抬起了头,“能回去吗?”

图片 3

“必须回去了!”

举止异常,心智迷糊,行为不可控制。隔壁李师傅又接到派出所电话,他老娘又和人闹到派出所去了。

“你儿能同意?”

李师傅的母亲年轻时据说是个美人,却不幸嫁了个刚愎厉害的丈夫。丈夫为了辖制住漂亮的妻子,动辄非打即骂,吃了大半辈子的苦楚。渐渐地儿女长大了,都护着母亲,厉害了一辈子的老头子才不敢怎么欺负老婆了。

一阵沉默。

后来,老头子去世了,尽管儿女都非常孝顺,身体硬朗的老太太为了不给儿女添负担,还是坚持自己单独生活。

02

不知道为什么,温顺善良了一辈子的老太太最近却频频闹出一些叫人想不通的事情来。

“老头子,儿子刚来电话说要回来接咱俩去城里生活,你去吗?”老太太坐在热炕头上,手里不停地缠绕着毛线球,见老头子进了屋子把迫不及待地把儿子的话传给了他。

第一次是这样的:老太太有个多年的好朋友,也是一个老太太。两个人从年轻时就处的好,相互帮衬。老了也经常在一起聊天,今天你来我家看望看望,明天我去你家坐坐。

唐老汉把老烟锅子放在炕沿上用力敲了敲,眼看烧成黑沫儿的烟灰都弹了出来,他便收起这宝贝了一辈子的随身家伙什,说:“去了儿子那里,怕是我这老宝贝不能见天日喽!”说完用手细细地摸挲着那杆用黄铜铸造的旱烟杆子。

那天李师傅的母亲去好友老太太家,好友老太太殷勤的留了饭。吃了饭过后,李师傅母亲回去了。

老太太放下手里的活,把头凑近老头子,轻声笑着说:“我想去呢!我去了可以天天看见我儿子和大孙子。你说自从儿子在城里安家后,家里就剩咱俩人。每天的你瞅着我,我瞅着你,有啥意思?还不如和儿孙们在一起呢!”

过一会,李师傅母亲又返回好友老太太家,并且问人家:“老姊妹,我刚才放在你家饭桌上的钱包你可看见了?”

唐老汉笑着说:“城里可没这大热炕坐哩!”

好友老太太吃了一惊,立刻摇头否认道:“什么钱包?我没有看见,你何时把钱包放在我家了?”

老太太剜他一眼嗔怒道:“我去城里又不是去享福,我去了可以给孩子们做饭、洗衣服、带孩子。”

这下李师傅母亲就不依不饶了,大闹了起来,非说自己钱包放在好友老太太家餐桌上,里面有七千块钱,定是被好友老太太偷去了,并且执意要人家赔给她。

“咱儿媳那娇气能爱吃你做的饭?”

可怜另外一个老太太根本就没有看见什么放了七千块钱的钱包,却被这个多年的好友逼着赔钱,气得嚎啕大哭,拉着李师傅母亲跪下赌天咒地,不可开交。

“儿子,孙子爱吃就行!”

最后,对方老太太的儿女只好选择报警。

03

从那以后,李师傅母亲好像赖人拿她“钱包”上了瘾,隔三差五就要闹一次。不管是邻居还是亲戚朋友,真是逮谁赖谁。因为无凭无据,从来也没谁赔过她钱,可身为她的子女们,丢脸不说,简直不知道拿她怎么办才好。

“小子,你妈晕车,你看咋办?”唐老汉瞅着吐的昏天黑地的老伴又心疼又着急。老太太不识字,一辈子没出过远门,更没坐过超过五个小时的长途汽车。这一趟又晕又吐,人已虚脱,唐老汉吓坏了。千万别出啥事,这才走了不到一半路呢,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儿子看到早上起来精气神不是一般好的母亲此刻就像生了一场大病,急的脑门上不断地冒出黄豆粒大的汗珠子。儿子马君心里是真怕,怕他的这个决定会要了母亲的命。可是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顶着压力上,谁让他想当官呢!局里一个看好他的领导给他透了个风,他们科的正科长年前有可能要调走,他这个当了好几年的副处怕是要扶正了。局长最看中下属的人品,由其喜爱孝敬父母的年轻人。趁这个当口,赶紧把各方能使的劲都使上。

图片 4

可他的父母都在乡下,平时只能去丈母娘家行孝,自个的父母天高皇帝远的跟本顾不上。加上娶了个有生理心里洁癖的老婆,结婚去了一次老家死活再也不去了。还放话出来,要回自己回,千万别强求她一起回,而且二老尽量别来城里长住,偶尔串个门待个巴星期就算给大面子了,别的免谈。

居功倒嗦,固执偏激,心思不可理喻。张叔的父亲瘫痪之后,身为独子的张叔夫妻毅然关掉在深圳经营了多年的汽修厂,专门回来伺候老父老母。

马君是个爱江山更爱美人的男人,思来想去只能舍弃父母守着江山美人。当他听说父母能为他的事业添一把力的时候,当即就想到把待在村里的父母接到身边。这样不仅可以孝敬父母还可以给自己的暨升增加珐码,媳妇儿知道了也无话可说,简直太完美了。他为自己的绝妙想法兴奋的一夜没睡,第二天天还没亮,就爬起来开车回老家接父母去了。一切都很顺利,父母都特别愿意跟他一起进城,连带着把家里的小米啊,玉米糁啊,没吃完的面粉啊等等能带走的都往车子里塞。马君打趣到:“去了可就不再回来了!”父亲母亲异口同声地说:“回来干啥?我们就像和你们在一起,一家人在一起生活多好!”可他偏偏没料到母亲晕车,而且很严重。

张叔个性开朗,张婶也不是那种钱心很重的女人,丈夫说生意不做了回来伺候爹妈,她二话不说,立刻就跟着丈夫回来。

他突然就想到,六十多岁的母亲还没坐过飞机,不如订机票给她,让她免受晕车之苦又能坐她做梦都没梦到过的飞机,他觉得值得为母亲去做这些。

张叔还有两个姐姐两个妹妹,四个姐妹说了,虽然父母只有一个儿子,但是赡养老人的重担不能叫兄弟一个人承担。兄弟为了照顾爹妈,大把的钱都不挣了,所以大家应该自觉尽做女儿的义务,便是不把老人接来家伺候,赡养费还是要给的。

母亲紧紧地拽着父亲的胳膊,身子有轻微的颤抖。他扳过瘦弱的母亲的肩头,笑着安慰:“妈,不怕,飞机比火车都安全,你蹬机后和爸爸找座位坐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一定要说清楚。看到没,穿红色衣服的漂亮女人都很热情,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她们。”

于是,每个女儿每年拿一万出来给张叔,加上老俩口社保金,可以确保张叔夫妻不赚钱光伺候爹娘也衣食无忧。

父亲和母亲第一次坐飞机,看着脊背不再坚挺的父亲,拉着母亲瘦弱的胳膊穿过人群,排队一步一步地走向安检口,最后在空姐迷人的微笑中走进了他们生平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坐的大飞机。

看起来没毛病,皆大欢喜。

马君心里一酸,眼眶有热热的东西往外涌……

矛盾很快就出来了。

04

张婶是个非常爱干净的女人,只从回到家里,每天都是不停的洗刷打扫,整个家里里外外都被她收拾的焕然一新。

马君瞅着餐桌上黄灿灿的玉米糁子粥,瞬间两眼放光,迫不及待地端起碗猛吸了一嘴。这一嘴太大,滚烫的粥烫到了喉咙,疼的他“哎哟”赶紧吐了出来。

公公虽然卧床,婆婆身体却很好。张婶告诉婆婆,公公用过一次的尿不湿就扔掉,她自己大便的马桶及时倒,免得房间空气难闻。婆婆口头答应着好,扭脸却把老头子用过的尿不湿挂在阳台上晾晒;婆婆一辈子节俭惯了,用了一次的尿不湿不舍得丢,想晒干了好接着用。

母亲看到儿子猴急的样子心疼坏了,赶紧给儿子递上一杯凉水骂到:“臭小子,刚出锅的热粥能不烫吗?在城里是越待越傻了。”

大便的马桶也不愿意倒,她叫儿子倒。儿子有时候不巧不在家,她干脆把大了便的马桶拎着放在儿子媳妇的卧室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