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床——野猫

去年冬天的时候,我经常和几个朋友去一家叫巴巴拉的酒吧喝酒。

其实关于幽灵车我自己也遇到过一次。

我叫刘白。

因为那里不仅酒好喝,那里的服务员更是漂亮的没话说。

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很晚了,我因为刚和朋友喝完酒,所以一个人有点醉醺醺的开着车回家。

五台山精神康复理疗中心,206病房,我入住的第二夜……

有一天晚上我们都喝的有点醉,大胖死活都不肯开车。

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四周一片漆黑,公路上也没有其他的车子,所以我开的很快,估计有130马。

如果不是我一直坚信着自己没有病,可能我真的会被我的病友们逼疯掉,昨晚,小松在午夜十一点,讲述了一个怪诞的故事——夜宵。

于是我只能把大胖和其他三个人塞到车里,然后开他的车一个个送他们回家。

可是就在这时候,我忽然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红色的移动的灯。

  时间过得很快,特别是在枯燥乏味的、充斥着哭喊呵责的疯人院,我一整天都在观察着我的病友,他们也十分“配合”的一整天都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盯着天花板思考人生,我唯一的发现就是二床的中年男子喜欢抱着一只小猫的毛绒玩具。

车子开到了郊区的公路上,两边都是野草地。

很明显,那是一辆摩托的尾灯。

夜幕降临,却在预示着又一类人的苏醒,午夜十一时,病房外的钟声刚刚敲响,所有的病友,也包括我自己,居然都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坐的直挺挺的,就像是背后有一把刀子抵着自己的腰椎,白色的病号服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刺眼。

那时候夜已经很深了,感觉安静的有点过分。

那灯移动的速度居然和我一样快,始终和我保持着那点距离。

我在等待,今天晚上的故事。

虽然汽车在开,可是我却依然可以清晰的听到公路两边的虫子的叫声。

我当时喝的有点醉,酒劲上来就觉得很不爽。于是就将我的车油门拉到了150马。

“时间到了,今天是二床,江华!”

很清晰,让我有点不安的感觉。

可是那辆车居然还是在我前面的那个地方。

六床的大伯,声音有些沙哑低沉,仿佛是恐怖午夜的报幕员。

我一边开车,一边惴惴不安的看着公路上的情况。

我觉得很奇怪,我知道在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敢并且有可以开到150马的车的。

“啪……”

这时候一只肥大的手搭在我的肩上,我吓的转头就是一巴掌。

我于是放慢了速度,放到了50马,结果那灯还是在我前面的那个地方。

病房内的灯光,准时的,熄灭了。

没想到却是大胖在副座上睡觉时翻了个身,令我惊讶的是,我以为我那巴掌已经用了全力,可大胖居然毫无反应。

既没有近,也没有远,反正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距离。

抱着小猫玩具的江华咳嗽了一声,娓娓道来:

死猪!我咒骂了一声,继续小心翼翼的开着车。

这一吓,把我的酒吓醒了不少。

(以下为江华叙述)

忽然我好象看到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模糊的白色的身影。

于是回家的时候我一路小心翼翼,可是那灯也好象要到我家一样,居然带着我一路开到了我家。

我的故事不精彩,可能因为我是住在大城市的边缘小镇,这里人心浮躁,每个人挤破了头都向往城市,小镇与都市之间只有一条公路连接,我至今还记得叫做101县道,道路是近几年修得,路况很好,来来往往的车辆都是往返小镇和都市的上班族,每天都十分的繁忙。

我缓缓的开过去,可是奇怪的是,越是靠近,那个身影越是模糊。

就在我快到家的时候,那灯在我死去的爷爷住的房子前忽然又消失了。

当然了,我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每天早上七点钟准时从家里出发,50分钟的路程,到达我工作的地方,日复一日,所以101县道,我每天都在走,闭着眼睛我都能开回家。

就在开到那白色身影前面的时候,那个身影忽然清晰了起来。

我开过的时候,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那天是冬至,几十年不遇的寒冬,所以气温很低,天也暗的很早,我六点钟下班,开车走到101县道上的时候,天已经完全的黑了,路上车很多,路灯也很亮,广播里音乐电台播放着动人的歌曲,一切都十分的平常。

——是一个老婆婆!

我后来和别人说了这件事情,有人说那幽灵车那么和我抗着,可能是要索我的命。

要说有什么不平常的,就是迎面开过来的车子总是开着远光灯,让我十分的恼火,每次碰见这么不文明的司机,我都要诅咒他最好出个车祸撞死拉倒,那天碰见了特别多的远光灯,我一边开着车一边咒骂着:“这群社会的渣滓,怎么不开车撞死!”

虽然她的脸依然是模糊的一片,可是从她的大体身行还是可以肯定是一个老婆婆。

但是我那个对鬼神之说很有研究的朋友听说那车是在我爷爷的老房那消失的时候说,它,可能是想保护你。那天,也许是你阳气最弱,运气最差的时候。

或许是注意力已经被各种晃眼的灯光消磨殆尽,车开到一半,突然感觉车轮一震,底盘发出一声闷响,我心里一慌,急忙踩住刹车,我的车速并不快,停了车我就呆在了座位上,心想完了,肯定撞上人了……

我刚想问老婆婆怎么这么晚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的?

我当时想了想,觉得这的确很有可能,因为那天我刚回到家,摩托车的轮胎就暴了,关门的时候还撞掉了一颗牙齿,上楼梯踩了个空,差点摔下来,连喝水都呛的我咳嗽了好久。

就在我车停下的时候,周围原本十分繁忙的车道,突然之间一辆车都没有了,整条道路上,居然只剩下了我一辆车打着双闪,停在路中央。

那老婆婆忽然就朝着我正缓慢开着的车子撞了上来,那速度,绝对比刘翔跑110跨栏还快。

缓了缓心神,我慢慢推开车门,下了车,咽了口吐沫,这才敢绕到车尾去看。

我还没反映过来,就听到砰的一声,结结实实的一声。

等我看了车轮下的东西,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原来我压着的是一只野猫,一只精瘦的只剩皮包骨的野猫……

我连忙停车下去看,可是车子周围居然什么都没有。

101县道两边是农户的水田,田埂再往后才有村庄,尽管路灯十分的亮眼,但是道路两边却是漆黑一片,只能隐约望见一些树木或是草垛的影子,所以时不时有村庄里的小猫小狗会蹿上公路,晚上行车一般都很难发现。

别说人,连一只猫都没有。

再说农村里的小猫小狗不比城市,压死了就压死了,根本就不会有人在意,我每天都能在路上看见被碾成两半的野猫野狗躺在公路中央,被过来过往的汽车一遍又一遍的碾压,身躯支离破碎,五脏六腑都被挤了出来,一部分残躯也不知沾在哪辆车的车轮下,剩下的大部分尸身被压成了肉泥、肉饼,经过风吹日晒,过不了几天尸体就会风干,消散在尘埃之中。

我心里打了个寒战:不会是见鬼了吧?

根本不会有人在意,就算是开车人看见了这些动物,或许因为是赶着上班的缘故,浮躁的人类都不会太过在意,仍由小猫小狗被压成碎片,在101县道上,这都是十分平常的事,所以我终于是放宽了心,拍了拍手,也根本就没有管那野猫的尸体,重新启动了车,还有20分钟就要到家了,还是早点回家吧,天色更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