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陌生的妈妈

筱凡和往常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四面寂静,只有那么一两盏灯忽悠忽悠的闪着,筱凡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心和头发一样乱糟糟的,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耳朵呵气,呵气
脚步停在自家大区大门前,拿出手机拨打那熟悉的电话:喂,妈,下来接我吧。
筱凡住在15楼,这老区很多人都搬走了。不一会儿,妈妈出现在大门口,向筱凡招手,筱凡跑过去,妈妈笑了笑说:前面那条路灯坏了,绕路走吧。筱凡笑了笑,听话的走了。
前面的路还是很黑,模模糊糊看的到点树影子,筱凡回过头去,发现妈妈走的很慢,催促着妈妈快点,便走上了楼梯。
1楼。。。2楼。。。3楼。8楼,这时,筱凡的电话响起:喂。。。。筱凡呐,妈妈下来到了,你在哪儿呀?
嘟,嘟,嘟

“我看你上课好认真啊!”

风筝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裙子,卷起袖子,拿起酒瓶子就说了一个字,“喝。”然后转过头一饮而尽。

筱走啦,那是一个大雨滂沱的早晨,班主任照例像往常一样来检查早自习情况,我在位置上坐了好久,都不见她来。刚开始的时候,同学们以为她有事请假啦,班主任也纳了闷,到第三天的时候,班主任给他爸打了电话,但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陌生人的声音。后来,教导主任告知班主任具体情况,原来筱家里突然出了变故,筱被家里的其他亲戚带回老家啦,而这事也是在筱走后的第二天,家里亲戚打电话告诉学校的,而筱的爸爸也从此成了一个谜。

风筝,你快乐吗?

她叫筱,这是我对她的称呼。那是寒假后开学的第一天,教导主任领着一个新面孔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面前,并向班主任隆重地介绍了她。她娇羞的像一朵莲花,不高的个字显得比较的不那么的突出,但白皙的脸蛋与大大的眼睛,让她在高大的背影下仍然吸引住了全班男生的目光。她就是这样的特别,以致于在刚开始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很平常。

想着走出来拿桌子上的化妆包,刚拿出口红却又放下了。有个声音在耳边说,“化妆品的味道不好闻。”风筝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心想如果是长发的话,大概比较配的上这一袭白裙吧。

我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恍惚间感到一股莫名的紧张,倏忽间,筱已经走出了老远,我赶紧跟上她的步伐,默默地走着。走到路得尽头,她像往常一样跟着一个男人上了自行车,消失在路的尽头。

对方还是没有回自己的消息。

听说那个男人是她的爸爸,后来我才渐渐意识到,她们尽是如此的让人感动。第二天上课时,她来了个大早,原本我本打算先她一步,可惜的是,她竟然如此的早。这次我忍不住,跟她终于有了第一次言语交流,只是刚到嘴边的话,竟最终挤成了一句“早上好!”,说完,便尴尬地向旁边看了看,她笑了笑,礼貌性地回了一句后,我们便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行啊风筝。你最近这是在cosplay清水小白菜?还能不能喝啊?”风筝翻了个白眼,拿起酒瓶子就说了一个字,“喝。”小毛支着脑袋看她,眼神迷离,嘴角带笑。花猫一个巴掌上去拍在他肩上,“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看看看还看。风筝脸上写了啥呀你看那么久。”

妈妈说:“我是一个安静的孩子。”,在充满着欢声笑语的童年里,仍然保持着自己的姿态,像一座矗立的雕像,始终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后来,这种现象持续久了,亲戚朋友们纳了闷,每次到家拜访时,总是不免调侃我几番,可是我仍旧那一副姿态,开始着我行我素的生活。

风筝看着满满一衣柜的棉麻长裙衬衫背心,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拿哪一件,哪一件都是一样的。天色开始暗下来,玻璃窗上倒映着这个城市的灯光。一个小时前发出去的消息到现在还是没有回应,头发不住地往下淌水,脚边湿漉漉的一片。

一上午,她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只是认真地看着书,回答着老师的提问。放学后,我故意与她同时离开。走在校道的马路上,我冲她笑了笑,她也冲我笑了笑,于是我第一次开始尝试性地与她聊起来……

筱唯从KTV包厢出来吐了第二遍,趴在洗手台上看自己的时候眼睛充血有点可怕,妆花了一半,急急忙忙地开始补妆。头发刚卷了大波浪看起来还不是特别习惯,扯了扯裙角又挤出一丝微笑来。

那个男人经常来,他出现在筱的生命里,并行使着一个男人的权利,呵护着筱。可是筱总是在一个人的时候独自凝望天空,等待着他的到来。同学说那个男人是筱的爸爸,可是他们一直好奇筱的妈妈,连开家长会得时候都没有出现过。

他在KTV 里唱她最爱的歌,他说我爱你。

就这样,与筱的最后一次见面尽是如此的匆匆,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的场景,只是都随着这匆匆一别,化作无尽的回忆。我想那枚草戒指会陪着她走过四季,迎接属于她的光芒,只是筱是否还会记起我,在若干年后,轻叩起这层层往事……

我只是觉得这样子特别奇怪,比小时候偷穿妈妈的高跟鞋和连衣裙,奇怪了一百倍。

由于我的特殊造就了我孤单的局面,所以在班主任的安排下,她成为了我的同桌。记得她走到座位上的时候,我故意把视线瞥到了窗外,深怕在不经意间遇到尴尬的局面,可惜我终究没有忍太久,还是偷偷地看了她一眼。

风筝最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房间,抓起钥匙就往外走。到的时候花猫他们早就喝开了,看到风筝坐下都上下打量了她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