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驱魔仔】#03

也是在重庆读书时发生的事,那时候寝室已经不怎么冷淡,以前定的规矩都不再有什么人去管它,因为在寂寞的异乡,有个红颜陪伴总是好的。所以寝室里比较帅的(我、鸿、垒、玉石,不好意思,嘿嘿勉强吧自己也““!)几人都找到了MM。

我大叫:“我没睡!就是动不了,鬼压床!”我叫完这句,突然觉得身子一轻,身上的东西感觉走了,我本能反应坐了起来,身体恢复了正常。

图片 1

那也是星期五的夜晚,下了晚自习后,我叫上女友一起出去玩一会儿。本来已经是作好了安排的。

“我cnm!”我怒吼着冲女友走去,她吓得抬手要挡。其实我是去给阳具开门的。

今天,朱老师叫我去她办公室,我心里很高兴,也很惧怕——这种“被叫去”的滋味。

于是按照第一步,我带她去了树林,(不好意思,先交代场景。)那儿已经有了几对情侣,很安静,月静静的。我搂着她,只觉得她好象有点发抖,我问她冷吗,她说不冷,我把她搂紧了一点。她说这儿好吵,我们去个安静的地方好吗?我说当然好。(其实心里爽翻了。。。嘿嘿!~~)于是我带着她向林子的深处走去,以前我后兄弟们去过,有几个很美的地方。但的确很阴,大白天都感觉冷冷的。。。。

好家伙,我一开门可把我逗乐了,阳具不知道从哪搞来身戏服,一身道袍,胸口一个大八卦在他瘦窄的身上都变成了波形图。

听到老师叫我“小艾佳”,我的脸不自觉地热了起来。

到了目的地,当然找个地方坐下。那有几个石凳和石桌(学校为我们想得很周到嘛。),但很多灰,好脏的。可是都没带纸出来,我都觉得脏不愿意坐,别说她了。站了一会儿还真累了,就在这时候月亮又钻了出来,借着月光,我看见地上有些纸,看上去还不脏的样子,随手捡了张就坐下了,可是她还是不愿意坐下。勉为其难嘛,就让她坐在我的腿上了。

“你这是闹哪样啊?”我想笑,但刚从那环境出来显然笑不出。

——尹艾佳《打针记》

又过了一会儿,忽然在不远的树丛中传出一声大叫。吓得我没有跳起来,她也是吓得紧紧的抱住了我。作为男人,我当然要负责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钻过去一看,我差点没昏到。只见鸿嘿嘿阴笑这给他的女朋友讲鬼故事,吓得人家已经蹲在地上。

“担心你啊sb,一个房子里5、6个阿飘啊,这房子你还敢住的啊?”阳具说着抖了抖肩膀,我这才发现他还是个背着双肩包的道士。

我正准备背诵“日积月累”时,朱老师抱着一大叠作业本走进了教室。抬头一看,立马皱起了眉头。

我给了他一个响头,他转过来看着我,很惊讶的问我怎么在这儿,我说怎么就你娃可以来我不可以来索?他嘿嘿的笑着说不是。我问他有没有纸,他说没有,我说那你他妈坐的是啥子?他说地上捡的呀!他女朋友看见我和我的MM也起身和她吹牛去了,我也就坐在鸿旁边跟他抬杠。说着说着,我随手捡了张起来开玩笑的说如果这是钱,又拿出根烟他也笑笑的看着我,那知道我刚刚点燃火机,凑过来一看,那可不是什么纸,那是死亡宣判书。

“你就是扬绪啊…”女朋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异常地平静。

到我了,没走几步,就看见地上大大小小的纸片,甚至还有一大团纸。我遇到了一位“大将”,我停住了脚步,心想:我是捡还是不捡呢?捡了,又不知道放哪;不捡,又破坏了环境。正当我犹豫不决时,排在我后面的同学就不耐烦了:“走啊,走快点!”我只好一直往前走。当我又遇到了一位“大将”时,我毫不犹豫地把它捡起来,并把它送回了主人身边。

我和鸿一惊,慌慌张张的拉起女友就走,她们也很奇怪怎么说走就走。

阳具也是第一次见她,点了下头。

——蒲雨辛《教室里的垃圾》

送她们回寝室后我和鸿才松了口气,因为我们看见的那宣判书,照片竟然就是早一天在学校门口吊死的那个女学生。

夜月下,松江的郊区特别的安静。整个别墅区其实就我们这户亮着灯。我们和阳具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放着瓦伦西亚踢巴萨罗那,我女朋友拿了两罐激浪放在茶几上,一个人坐在了旁边的小沙发上。

9月11日          星期一          晴

怎么样紧张不??嘿嘿111!!这可是真的哟

一言不发,只有段暄解说的声音。这个场景颇有些小津安二郎的感觉。

这时,朱老师严肃地走进教室,我心想:一定不会有好事发生。突然,老师让我们绕着教室走一圈,我猜想应该有很多垃圾。走了一圈,发现地上有好多垃圾,可我看呆了,并没有捡起来,回到座位看了看我们这组倒挺干净的。当我正要放心坐下时,看见有的同学把发现的垃圾捡了起来,我有点羞愧。于是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也要向他们一样热爱这个‘小草之家’。”

我是说事是真的,我们真的在那树林碰见了,真的是有纸,真的是宣判书。真的是编了这个故事骗得寝室那些傻瓜一夜睡不着。

“那,我今晚是回不去宿舍了。”阳具先说了话。

——马敬贤

的确那两天学校一连自杀了两个大学生,而且都是自杀原因不明。搞得人心惶惶的,早有人提出鬼神论,也就让他们中了计。

“啊,早过11点了,留着看球算了。”我说着喝了口激浪。

放学的铃声响了起来,同学们情不自禁地玩了起来、打闹起来,一点儿也不守纪律。过了一会儿,我们的班长陈雅淳走上讲台,大声地叫着:“安静!安静!”可同学们无动于衷……

“没事,我今晚睡沙发。”女朋友说。

——张泸森

一段尴尬的沉默。

朱老师抱着作业本向教室走来,刚一进门,就面容失色,皱起眉头对我们说:“从陶余开始,围着教室走一圈,看一看教室的样子。”这时,我感觉到朱老师的怒火已经冲到头顶了,同学们也被吓得忐忑不安……

“我说,你就不要解释点什么么?!”我质问女朋友“那鬼玩意儿是什么啊?它是要吃我还是怎么着啊?”

现在我明白了,不管什么原因,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你能做到的事,都不应该袖手旁观。(违法乱纪的事情例外啦!)

“噗嗤”旁边传来一声阳具的窃笑。

——邹欣雨

“我,我有阴阳眼。”女朋友支吾了一下。“我一直从小到大都能看见东西。”

放学了,同学们正兴奋地议论着……

“所以你也知道这房子里有鬼?那你还和宁郝搬进来?”阳具表情严肃。

——魏成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