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巷鬼打墙

我来讲一个本人平生遇到的最恐怖的事情。

    不相信有鬼附身时,看这种驱魔的恐怖片不觉得有什么恐怖,感觉一切都是导演设置的玄机和吓唬人的手段。
    而经过种种契机,让我终于开始相信有灵性世界存在,有恶魔存在,且恶灵会附身人体的假设成立后,再看此类片子,感觉就截然不同了,会思考很多扩展的假设,比如老宅子不要随便进去,因为可能有执着的灵体停留于此;比如,在我精神力虚弱的时候,会不会被恶魔附体,从而做出魔鬼般的事情来。
    也会有诸多疑问,比如,恶灵能够移动物品,为什么不直接移动人类把人砸死?比如恶灵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自己当初的思维困境,那人类柔弱的灵魂岂不是很无辜?
    因此我想起在某本灵魂学的书里看到的例子,一个在1米高的地方放置的窄木板,人很轻易的走过去,但把此木板放到500米高空,就没有人敢走过去,因为在此人的脑海里会有种种经验表明,500米掉下去会摔死,所以被这样的经验吓到而不容易做在地面上很容易做的事情。看鬼片的恐怖感也在于此,因为心中有了恐怖经验,相信了某些恐怖事实作为基础,对这些恐怖现象就会特别敏感和害怕。
    而让我相信恶魔附身,是基于我的一次梦魇体验。在天快亮的时候,我大脑醒了,而身体却不能动。此时感到被子在有韵律地抖动,一个黑色的人形灵体要侵入我的身体,但是似乎遇到了强大的阻碍,它甚至还在我耳边念古老的咒语,而我当时心里没有害怕,全身心的想办法对抗它,不让它进来。我看到光,心想连光都驱不走它,是个很强的恶灵。我想用爱驱赶它,想向光祈求来驱赶它,都通通无效,我有点绝望,但还不至于放弃。我们僵持了很久,我觉得我困得想睡,可是不敢睡,怕睡着了发生不好的事,强迫清醒,强迫自己念着一句当时从脑子里蹦出的咒语,它不能驱赶恶魔,但增加了我醒着对抗它的信仰和力量。后来是我强有力的、急促的呼吸,让它消失了,我醒了过来,在笔记本里记下了这次经历。
    本以为这只是一种梦魇,像做梦一样属于正常现象。也有同事说这是脑缺血、心缺血,好吧,从医学上的确是可以如此解释。但更深一层,我总感觉这一切不是那么简单的幻觉,而是真实的。联系到我第一次梦魇,梦见一个鬼骑在我的脖子上,所以我颈椎才痛,那个小鬼也是有形体的,而看到它们,自然用的是我的灵眼,我的肉眼并没有睁开。而这一切不是我的幻想,我也从不相信这些东西。
    看这部片子是因为我突然很好奇,如果我被恶魔附体了会怎样,会容易生病吗?还是会得精神分裂?还是会做出一些恶魔行径的事情来,完全换了一个人格?
    就在看完此片后,我突然想起房间里那个断头的手作——一个曲腿的黑色鬼人,那是我有一次极度悲伤的时候用纸陶捏的,当时看见它感觉把自己的悲伤释放了,也许它储存了我心中创造出的那个鬼怪,并且它想继续回到我的身体!
    在某一次搬动家具中,它意外被扭断了脖子,现在已头首分离!那个恶灵也许已经消失了。因为我感觉我现在很少会像以前那样非常悲伤了,整个身体洋溢着轻松和愉悦!

那原本是个很普通的晚上,很普通的同事聚餐,之后,很普通的,呃,呕吐。当时,我真的只是想吹吹凉风醒醒酒,然后很普通的扶着路灯呕吐。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太出乎我的想象了。
很难相信,这么离奇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我身上,而我的同事和朋友以及家人却都不相信我。他们都说是我那天喝醉的幻觉,可是,我背上那清晰的五条爪印,却清晰的告诉我这是个事实。
原本呕吐的我,却忽然听到不远处的巷子里传出来一阵奇怪的嘎嘎嘎嘎的声音,然后似乎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当时喝醉了,也就没想太多,直接走了过去。
刚走到巷子口,才发现那条巷子黑的十分诡异,站在巷子里完全看不到外面的光,就如同黑洞一般,能吸收光线,但是月光却时不时的洒下一点。
正所谓酒壮熊人胆,我也就没什么顾忌,直接走了进去,那声音似乎来自正前方,而巷子也是直通的,可我走了半天却也没发现离那声音近一点。
正当我怀疑自己是不是醉的绕圈子的时候,回头一看,发现进来的地方已经黑漆漆的一片了。我能借着昏暗的月光,看清整条道路,可就是无法看清前后入口。
也就刹那,我酒醒了一大半,强打起精神,继续走了约莫十几分钟,按照一秒一步,一步一米来算,我已经走了近800米,可是,周围仍旧没有什么变化。
我突然意识到,我现在要么是在做梦,要么是遇到鬼打墙了。正想着,我急忙伸出了手指,咬了一下。诶哟,钻心的疼,这不是做梦。那就是,鬼打墙!我顿时慌了,遇到这种超常规的现象,我也不知如何是好。虽然看过《鬼姐姐》,说犀照可以看到打墙的鬼,但我现在去哪里找犀牛角啊。索性破罐子破摔,席地而坐,抱着大腿,蜷着身体,心想等到天亮就好了。
或许是因为醉酒的缘故吧,熬了一会儿,我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睡了过去。待到大半夜,我直接被冻醒了。打了会儿盹,精神感觉好多了。才发现四周,不知何时,突然起了浓雾。安静的雾,犹如一层薄纱笼罩着大地。
突然,原本静静浮在空中的雾却突然飘动了起来,可当时却丝毫没有风。雾顺着气流,渐渐凸显出一个人影,可我环顾四周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人。等到那雾中人影靠了过来,我才发觉那其实根本不是个人影,用人形才适合。那个人形就如同刺猬一般,只不过,他的全身上下都是手。
我感觉很害怕,急忙朝着相反的方向急速狂奔,可是,仍然像刚才鬼打墙一样,我依旧没有跑到出口。现在想想,难道那两个鬼合作了不成。虽说没有找到出口,可是那个人形却被我渐渐甩掉了。正当我暗自庆幸时,突然发现周围的墙壁竟然开始缓缓的蠕动起来,就像蜗牛的眼睛一般,先是渐渐突起的一个点,然后慢慢变长,最后竟然化出了五指,而那手却根本不似人的一般,因为它似乎可以无限延长。
那鬼爪一爪子直接抓在我的背上,很痛。我顿时方向不稳,晃了一下,摔倒在地。那些鬼爪趁机把我缠了起来。紧接着一个声音在我脑后响了起来,我太害怕了,没听清他讲了些什么。只能不住地点头,说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在迷迷糊糊中,我昏了过去,等到醒来,却发现我躺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我一开始也以为是醉酒,可等到回到家里,准备洗澡时,才发现背上的爪印。
而它放过我,似乎,是因为我答应了他一个条件,具体是什么呢,我却想不起来……

太恐怖了,其实我都不愿意多想这件事情。每次想起来,都会脊背发凉,直出鸡皮疙瘩。但是我又时常抑止不住的去想这件事情,反复考量先后细节,心里希望那只是源于我的幻觉。

那是在1998年。那年我特别的累。工作,考研和谈恋爱三座大山几乎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每天早8点上班,5点半下班到晚9点谈恋爱,然后9点到第二天凌晨3点在华西医大看书学习。凌晨3点半回到工作单位宿舍睡觉,周而复始。人不是铁打的,这样的生活持续到半年之后,我的身体已经变得非常虚弱。

直到有一天,大白天的,我骑着自行车出去办事。具体地点已经忘记了,好像是玉林路吧。当时骑车和走路的人都很多,忽然我清楚的听到一个声音在身边响起师兄,请问。。。,我猛回头,只看到一个穿蓝布衣服的男人,推着一辆自行车。我当时车速很快,而且头脑有点恍惚。再加上感觉他是在问别的人,所以一闪,他就消失在人流中。当时没太在意。

到了第二天,我下午骑车去女朋友家。走到不知那个路段,突然有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响起,师兄,请问xxx怎么走?,我当时车速同样很快,一回头,又是那个蓝色的身影一闪。又消失在人群中。不过倒是看清他好像穿着一件蓝色中山装,但是没看清面容。也没有听清楚他问的是什么地方。同样,也没觉得他就是在问我。但是,当时心里就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一股凉气从脊椎升起,扩散心肺,再到全身。因为成都那么大,不太可能两天在不同的地方碰到相同的陌生人,听到相同的问题。那天整天心情都不太好,学习也没心思。我跟一起学习的哥们聊了这件事情,他们都说我劳累过度,产生幻觉了。我也承认的确如此,所以那天尽管心情不好,但是也就平安度过了。

第三天出来的时候,我非常留意大街上的情况,所幸的是,并没有再碰到那个人,听到那个问题。心情为之一宽。下午下班之后,谈了几个小时恋爱,准时到华西医大开始了新一轮的学习。晚上3点,从xx楼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起了浓雾。可见度也就是100米不到。天很黑,xx楼没有路灯,又是纯木结构。弥漫着死去动物的腐臭和泡人体器官的福尔马林的味道。听着下楼的吱吱呷呷声,突然又想起连续两天的怪事,心里就开始发毛。埋着头,使劲登踏着地面给自己壮着胆,快步走到楼下,取出自行车就向着校门外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