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行

我想告诉大家的这个故事是真实的,你们可能不会信,但它在我的脑海里却永远洗不掉了。

                                                          1

                                                                       
  1

我的家在渭南,那是个很穷的地方。就在这个很穷的地方发生了一个可怕的故事。

我是一只鬼,生活的世界叫做阴间,我所有的同类都是善良且充满鬼性的,自出生起我们就在这个温暖而舒适的世界中成长着、发育着,成年的男鬼们日息而作日落而归,成年的女鬼们梳妆织布相夫教子,我们的村长就是这里最德高望重的鬼爷爷,大家都管他叫阎王爷,在我看来阎王爷是这个世界上最公正最慈祥的老爷爷,因为大家一遇到什么民事纠纷,家庭暴力,夫妻生活不和谐等问题都会找阎王爷来调节,最终双方也都会得到最满意的结果,对于一些重大的事宜,比如节日,祭祀,结婚,生子,死鬼等等也都是找阎王爷亲自来主持。对于我来说最害怕的就是死鬼了,因为小时候就常常听大人们传说着只要我们一死,尸体被火法以后,灵魂就会去往另一个世界,他们说那个世界叫做人间,只要到了人间就会受到地狱般的折磨,那个世界里充满了邪恶、罪行、背叛与痛苦,到了那里你就会变成人这个物种,人的长相是非常恐怖的,尤其是女人,她们的头发五颜六色,脸上像是涂了什么东西跟白骨一样的白,还有眼睛里也有时会变得五颜六色,眼睛上的毛长得那么老长,嘴唇像是吃了死孩子一样的红,伸出沾满鲜血的手指甲随时会向你来索命,还有那巨大的乳房臃肿的好似随时要爆炸,瞬间就会把周围的人都炸成一滩血雾……那个时候每当听到这样的传说我就会感到非常的害怕,害怕死亡,害怕要是死后自己的灵魂也飘到人间去与那些所谓的人生活在一起,那不是分分钟要被吓死吗?哦不是,那时的自己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死第二次了……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觉得以前这种幼稚的想法是如此的可笑,鬼死了不就像睡着了一样吗,没了意识,与睡觉唯一的区别就是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哪里会去另一个世界,又哪里会变成所谓的人呢。

我是一只鬼,生活的世界叫做阴间,我所有的同类都是善良且充满鬼性的,自出生起我们就在这个温暖而舒适的世界中成长着、发育着,成年的男鬼们日息而作日落而归,成年的女鬼们梳妆织布相夫教子,我们的村长就是这里最德高望重的鬼爷爷,大家都管他叫阎王爷,在我看来阎王爷是这个世界上最公正最慈祥的老爷爷,因为大家一遇到什么民事纠纷,家庭暴力,夫妻生活不和谐等问题都会找阎王爷来调节,最终双方也都会得到最满意的结果,对于一些重大的事宜,比如节日,祭祀,结婚,生子,死鬼等等也都是找阎王爷亲自来主持。对于我来说最害怕的就是死鬼了,因为小时候就常常听大人们传说着只要我们一死,尸体被火法以后,灵魂就会去往另一个世界,他们说那个世界叫做人间,只要到了人间就会受到地狱般的折磨,那个世界里充满了邪恶、罪行、背叛与痛苦,到了那里你就会变成人这个物种,人的长相是非常恐怖的,尤其是女人,她们的头发五颜六色,脸上像是涂了什么东西跟白骨一样的白,还有眼睛里也有时会变得五颜六色,眼睛上的毛长得那么老长,嘴唇像是吃了死孩子一样的红,伸出沾满鲜血的手指甲随时会向你来索命,还有那巨大的乳房臃肿的好似随时要爆炸,瞬间就会把周围的人都炸成一滩血雾……那个时候每当听到这样的传说我就会感到非常的害怕,害怕死亡,害怕要是死后自己的灵魂也飘到人间去与那些所谓的人生活在一起,那不是分分钟要被吓死吗?哦不是,那时的自己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死第二次了……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觉得以前这种幼稚的想法是如此的可笑,鬼死了不就像睡着了一样吗,没了意识,与睡觉唯一的区别就是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哪里会去另一个世界,又哪里会变成所谓的人呢。

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一个很小的村子里一个可怜的19岁小男孩的母亲离开了那个男孩。母亲的死对他是个不小的打击,但这个男孩显的很平淡,你们会问为什么?我告诉你们以为母亲是他杀的,你们会觉的奇怪,其实没什么男害是被鬼上身了,那个男孩自己也不知道,还是后来听他家连墙的女人说的,那晚女人肚子不舒服起来去厕所听到了一些声音,那声音很怪,女人心里有点怕但是恐怖才开始。

我曾喜欢过一个女孩,她叫小白,现在我也喜欢她,只不过一直都没有和她表白而已,因为她的性格总是冷冷的,身上也散发出一种典型东方女鬼的气质,就是那种高冷的女鬼,如果我表白的话她一定会拒绝的,然后再翻出白眼珠静静的飘走,最后就再也不会理我的,所以我都会尽量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虽然不能靠近她但也不会远离她,每次看见她那直直的头发,白白的皮肤,还有那长长的舌头我都会脸红的低下头,要是我和她接吻,她的舌头会不会一直伸到我的肚子里,想一想就感觉好害羞……回头再想一想她的父亲,不禁叹了一口气,她的父亲白无常是村里出了名的严父,对女儿管教相当的严格,更别说早恋了,那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小白一般都足不出户,像一般大家闺秀一样每日琴棋书画刺绣插花喝血,平日里要想见上一面都比较困难,更别提交往了,有时会过于思念她,我就会悄悄的爬到她家墙外的大树上偷偷的看她几眼,可能是因为闯进了别人的老窝,总是被一群可恶的乌鸦围攻,导致我常常落荒而逃。

我曾喜欢过一个女孩,她叫小白,现在我也喜欢她,只不过一直都没有和她表白而已,因为她的性格总是冷冷的,身上也散发出一种典型东方女鬼的气质,就是那种高冷的女鬼,如果我表白的话她一定会拒绝的,然后再翻出白眼珠静静的飘走,最后就再也不会理我的,所以我都会尽量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虽然不能靠近她但也不会远离她,每次看见她那直直的头发,白白的皮肤,还有那长长的舌头我都会脸红的低下头,要是我和她接吻,她的舌头会不会一直伸到我的肚子里,想一想就感觉好害羞……回头再想一想她的父亲,不禁叹了一口气,她的父亲白无常是村里出了名的严父,对女儿管教相当的严格,更别说早恋了,那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小白一般都足不出户,像一般大家闺秀一样每日琴棋书画刺绣插花喝血,平日里要想见上一面都比较困难,更别提交往了,有时会过于思念她,我就会悄悄的爬到她家墙外的大树上偷偷的看她几眼,可能是因为闯进了别人的老窝,总是被一群可恶的乌鸦围攻,导致我常常落荒而逃。

女人向声音走去她看到了令她难以相信的事,她看到了只有一件衣服在开空中飘着在开她家连墙的门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在后来她什么也记不得了,当她醒来是已经是第二天了,她不顾一切的冲近自己家里一句话也不说,她的男人问他发生了什么她也不说。没多久女人死了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夜里我喜欢独自走在林间小路上,看着满天的繁星,闻着野花散发的香气,还有草间到处飘着的美丽鬼火,总是会让我感觉到异常的安静与放松,我喜欢黑夜,我也喜欢安静,从小他们都说我是一个异类,是一个不合群的鬼,因为我总是独来独往,不愿和同龄鬼在一起鬼混,不喜欢杀戮,只喜欢读书,不喝动物的血,只吃大米饭……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一口古井旁,两只不要脸的野猫正在那里做苟且之事,而且还发出连绵不断的叫声,问阴间情为何物,只叫鬼情不自已,唉……滚!随着自己的一声大喊,两只猫拔腿就跑,就这样我慢慢的目送着它们,可是转眼间我却又注意到了古井旁似乎还躺着一个女鬼。

夜里我喜欢独自走在林间小路上,看着满天的繁星,闻着野花散发的香气,还有草间到处飘着的美丽鬼火,总是会让我感觉到异常的安静与放松,我喜欢黑夜,我也喜欢安静,从小他们都说我是一个异类,是一个不合群的鬼,因为我总是独来独往,不愿和同龄鬼在一起鬼混,不喜欢杀戮,只喜欢读书,不喝动物的血,只吃大米饭……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一口古井旁,两只不要脸的野猫正在那里做苟且之事,而且还发出连绵不断的叫声,问阴间情为何物,只叫鬼情不自已,唉……滚!随着自己的一声大喊,两只猫拔腿就跑,就这样我慢慢的目送着它们,可是转眼间我却又注意到了古井旁似乎还躺着一个女鬼。

故事讲到这里你们要问我女人是怎么告诉男孩的了,是这样的有天夜里男孩哭了很长时间不知不觉睡着了,这时他觉得有个女人向她走来。女人走到很近的地方了,他看清了来的人是谁,他叫了声阿姨女人阻止了他没让他叫出来,女人说你听我说,从现在开始搬出这座房子不要问什么/以为你母亲已经被你杀了。男孩不相信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怎么会杀了自己的母亲呢?女人说你看你的左手。男孩看了下自己的手他看到了满手的血当时他自己吓了一跳,他拼命的向水井旁跑去,又拼命的洗可怎么也洗不掉这时他醒了看到了更可怕的他的手上除了血之外还有一颗心那是谁的他不知道。

“喂,女鬼,快醒醒,你怎么能在这里睡觉,快醒醒……”我摇了半天也没把她给摇醒,后来我注意到她的着装,这鬼怎会如此诡异,她没有穿裤子,不是不是,是她穿的裤子怎么这么短,衣服胸前也缺了一大块布,还有那卷卷的紫色头发,像是涂了面粉一样的脸,眼睛上长着那么老长的毛,像是吃了死孩子一样的红色嘴唇,瞬间我想起了小时候曾听大人们的传说,她该不会是女人吧!我当是就被吓得腿软了,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浑身直发抖,带着哭腔说:“女人,求求你……不要杀我,放过我……放我回家吧……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看着她那似乎是刚扒了鬼皮一样的红色手指甲,还有那半裸露的巨大乳房,我简直要被吓死了,“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来找我索命……不要把我炸成一滩血雾……放了我,我会为你做牛做马的,不要杀我……”我跪在那里一个劲的哀求,看都不敢再看她一眼了,她好像慢慢苏醒了过来,我心想这下我要玩完了,她睁着大眼睛惊恐的看着我,突然大叫了一声:“鬼啊!”,我以为她要准备爆炸,把我也吓得大叫一声:“妈呀!”,然后就吓晕了过去……

“喂,女鬼,快醒醒,你怎么能在这里睡觉,快醒醒……”我摇了半天也没把她给摇醒,后来我注意到她的着装,这鬼怎会如此诡异,她没有穿裤子,不是不是,是她穿的裤子怎么这么短,衣服胸前也缺了一大块布,还有那卷卷的紫色头发,像是涂了面粉一样的脸,眼睛上长着那么老长的毛,像是吃了死孩子一样的红色嘴唇,瞬间我想起了小时候曾听大人们的传说,她该不会是女人吧!我当是就被吓得腿软了,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浑身直发抖,带着哭腔说:“女人,求求你……不要杀我,放过我……放我回家吧……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看着她那似乎是刚扒了鬼皮一样的红色手指甲,还有那半裸露的巨大乳房,我简直要被吓死了,“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来找我索命……不要把我炸成一滩血雾……放了我,我会为你做牛做马的,不要杀我……”我跪在那里一个劲的哀求,看都不敢再看她一眼了,她好像慢慢苏醒了过来,我心想这下我要玩完了,她睁着大眼睛惊恐的看着我,突然大叫了一声:“鬼啊!”,我以为她要准备爆炸,把我也吓得大叫一声:“妈呀!”,然后就吓晕了过去……

母亲死的第二天他在替母亲守灵时看到母亲的牙从嘴里慢慢的长出来他很害怕他大叫妈你不要吓我这时母亲的牙没了,可母亲说话了孩子我的心呢。男孩大叫着跑出了灵堂。就在当晚人们在一块大青石旁找到了他,但他已经死了。但是就是12点正。

阳光透过树叶照在我的脸上,射到我的眼睛里,迷迷糊糊的我慢慢的爬起来,揉了揉眼睛感到头好痛,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当我转过身时就不认为那只是个梦了。

阳光透过树叶照在我的脸上,射到我的眼睛里,迷迷糊糊的我慢慢的爬起来,揉了揉眼睛感到头好痛,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当我转过身时就不认为那只是个梦了。

你们会问我怎么知道的。其实我就是那个男孩记住今夜12点等我。

“喂,你醒了,这里是哪?你又是谁?”

“喂,你醒了,这里是哪?你又是谁?”

那女人瞪着银杏般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那女人瞪着银杏般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啊!女人啊!救命啊!”

“啊!女人啊!救命啊!”

“叫什么叫,叫什么叫,闭嘴!我还能吃了你咋滴?”

“叫什么叫,叫什么叫,闭嘴!我还能吃了你咋滴?”

“啊!!!!!不要吃我啊!我还没娶妻生娃啊!”

“啊!!!!!不要吃我啊!我还没娶妻生娃啊!”

那女人扑哧一下笑了,说到:

那女人扑哧一下笑了,说到:

“就你这胆量还娶妻生娃,看见个女人就吓得哇哇大叫,谁家姑娘能看上你啊?”

“就你这胆量还娶妻生娃,看见个女人就吓得哇哇大叫,谁家姑娘能看上你啊?”

“我不要谁家姑娘……我只要小白……”

“我不要谁家姑娘……我只要小白……”

“哎呦,还有心上人了啊,那个小白一定是个漂亮的女人吧。”

“哎呦,还有心上人了啊,那个小白一定是个漂亮的女人吧。”

我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我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她才不是一个女人呢……她是一个漂亮的女鬼……”

“……她才不是一个女人呢……她是一个漂亮的女鬼……”

“什么?你脑子有病吧,竟然诅咒心上人是女鬼?”

“什么?你脑子有病吧,竟然诅咒心上人是女鬼?”

“本来就是……那你能放了我么……”

“本来就是……那你能放了我么……”

我低着头小声的嘀咕着。

我低着头小声的嘀咕着。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这里到底是哪?”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这里到底是哪?”

“这里是阴间。”

“这里是阴间。”

“什么?那这么说你就是鬼喽?”

“什么?那这么说你就是鬼喽?”

那女人用一种故意调戏我的语气说。

那女人用一种故意调戏我的语气说。

“嗯。”

“嗯。”

“还嗯,那你证明一下你是鬼给我看看,比如……把眼睛挖出来。”

“还嗯,那你证明一下你是鬼给我看看,比如……把眼睛挖出来。”

“眼睛挖出来不就瞎了么?”

“眼睛挖出来不就瞎了么?”

“那你还说自己是鬼?哦,对了,鬼是没有影子的,我看看你有没有影子?”

“那你还说自己是鬼?哦,对了,鬼是没有影子的,我看看你有没有影子?”

“为什么鬼会没有影子呢?”

“为什么鬼会没有影子呢?”

“哼,我看你呀就是个骗子,你是鬼,我还是仙女呢。”

“哼,我看你呀就是个骗子,你是鬼,我还是仙女呢。”

“真哒?”

“真哒?”

“好吧好吧,你不仅是个骗子脑袋还有点问题。”

“好吧好吧,你不仅是个骗子脑袋还有点问题。”

“哦,那我可以走了吗?”

“哦,那我可以走了吗?”

“不行,你得带我回去,你就忍心把我一个小女子单独留在这荒郊野外自己离开?”

“不行,你得带我回去,你就忍心把我一个小女子单独留在这荒郊野外自己离开?”

“可是你是个……女人……”

“可是你是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