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场网址 2

豪门侠女

雪菲今年十九岁,现在就读晨光大学一年级,由于现在晨光大学宿舍住宿的人员已经完全爆满,而自己家距现在的学校又实在太远,所以:雪菲只有和几个同她一起升学的女生在附近合租了一间两层高的小公寓,住下了。

而且,岛上的人,也几乎毫无例外地知道天堂园是在什么地方。
我已开始行动,离开了海滩,那两个少年仍然跟在我的后面,我道:“我知道天堂园在什么地方,我还要请你们合作,不要将这件事宣扬出去。”
那两个少年奔了开去,高声道:“好的。”
我先来到了游艇聚集的码头上,我看到了艘“天堂号”游艇。那艘可以作远洋航行的大游艇甲板上,有几个水手在刷洗。
从这情形看来,游艇的主人,显然是已经不在这艘游艇上了。
我并没有在码头耽搁了多久,便转向天堂园去。
从码头到天堂园,有相当长的一段路程,但是我却并不心急,我一路之上,吹着口哨,十分轻松。
因为我知道,骆致逊夫妇绝想不到我还会在岛上等着他们,我可以想像得到,当我又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之际,他们将如何地惊愕!
我心中暗自打定了主意,等到我再见到他们的时候,无论如何再不上当了!
当我来到天堂园的时候,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
我当然不会去正式求见,门口的守卫是一定会将我赶走的,我只是趁守卫不小心之际,快步奔到了围墙之下,藏匿在阴影之中。
然后,我才利用一条细而轫的,一端有钩子的绳子,钩住了墙头,迅速地向上爬去,当我快爬到墙头之际,我呆了一呆。
墙头上有着一圈一圈的铁丝网,那绳子一端的钩子,正碰在铁丝网上,在不断发着“滋滋”声和爆出火花来。由此可知,在墙上的铁丝网,是通上了电流的电网。
我踌躇了一下,我的身子,是当然不能碰到那种通上了电流的电网的,我要进入围墙的唯一方法,便是跃向前去,跃过通电的铁丝网。
通电的铁丝网,不是很高,我要跃过去,倒也不是什么难事,问题就在于,我在跃过去了之后,是否能安全落地?为了寻求答案,我就必须先弄清楚,围墙内的地面上,是不是有着陷阱。
我攀上了些,尽量使我的头伸离墙面,而不碰到铁丝网,我屈起了身子,将双足的足尖,踏住了墙头,可是由于天色实在太黑,我仍然看不清围墙脚下的情形。
在那样的情形下,我不得不冒一下险了,我蓄定了力道,身子突然弹了起来,我等于是在半空之中,翻了一个空心筋斗。
我的身子迅速地向下落去,等到我估计快要落地之际,我才突然伸直了身子。
也就在这时,“呼”地一声,在黑暗之中,有一条长大的黑影,向我窜了过来!
虽然在黑暗之中,我也知道那是一头受过训练的大狼狗。
那头大狼狗在如此突兀的情形之下,向我窜了过来,我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应该是无可避免的。
但是,这时,我却不得不感谢这头狼狗的训练人了。这头狼狗的训练人,将狗训练得太好了,它不但不吠叫,而且一扑向前来,不是咬向我别的地方,而是迳自扑向我的咽喉!
如果这时,这头狼狗是咬向我的大腿,我是一点也没有办法的,但是它咬向我的咽喉,这情形却有多少不同了,我的双手,维护我的咽喉,总比较容易得多了。我在跃下来的时候,是带着那绳子一齐下来的。
这时,我右手一翻,绳端的钩子已猛地向狼狗的上颚,疾扎了上去。
那一扎的力道十分大,钢钩几乎刺透了它的上颚!
狼狗突然合上了口,我的左掌,也已向它前额,接近鼻尖的部份一掌拍了下去!
那是狗的脆弱所在,我这一掌的力道,又着实不轻,“拍”地一声过处,狼狗的身子,和我的身子,一齐向地上落去。
我在地上疾打了几个滚,一跃而起。
那头狼狗也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但是却没有再站起来,而是伸了伸腿,死了!
直到这时,我才真正想到刚才的危险。
我身上开始沁出冷污来。转眼之间,我的身上,竟全是冷汗,一阵风过,我不由得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战!
我紧挨着墙围,向前奔出了十来码左右,才背贴着墙,站定了身子。
也直到这时,我才有时间打量围墙内的情形。
围墙内,是一个极大的花园。那个花园,事实上便是一个山坡,只不过树木、草地全经过了悉心的整理。一幢极大的,白色的房屋,在离我约有两百步处,好几间房间中,都有灯光射出。
骆致逊夫妇,当然在这幢屋子之中!
那屋子十分大,当然不可能每一间房间中都有人的。
只要我能够进入了这间屋子,藏匿起来,将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我等了一会,心知狠狗死了,我混进宅内一事,也必然会被人知道的,但是我却又实在没有工具和时间来掩埋狗尸。
我藉着树木的阴暗处,向前迅速地行进着。
当我来到屋子跟前的时候,我忽然听得,有一个以日语在大声呼喝着。
我连忙转过身去,同时也呆住了。
至少有七头狼狗,正在向前窜去,而带领他们的,则是一个身子相当矮的人,那人分明是一个日本人,我立即怀疑他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军队中的驯狗人员!
那七头狼狗是向死狗的地方扑去,我知道,我的行踪,立即会被发现了!
而在那么多的狼狗,在当地闻到了我的气息之后,我可以说是无所遁形的,我唯一可以暂时免生危机的办法,是进入宅子去!
我绕着屋子,迅速地向前奔着,在奔到了一扇窗子之前的时候,我停了下来,我用力推了推,窗子竟应手而开,我连忙一跃而入。
屋内的光线十分黑,但是我仍然可以看得清,那是一间相当大的书房,我拉开了房门,外面是一条走廊,而在走廊的尽头,则是楼梯。
当我开始向楼梯冲去的时候,我已听到大量狼狗,发狂也似地吠叫起来,而且,吠叫声正是自远而近地迅速地传了过来。
我直冲上了楼梯,已经听得那日本人叱喝声和狗吠声,进了书房。
同时,我听得二搂上一声大喝:“什么事?”
在那片刻之间,我真的变成走投无路了,因为我后有追兵,前有阻拦。幸而这时,我已经冲上了楼梯,是以我还能够立即打开了一扇门,闪身而入!
我当然知道,我是不能在这间房间之中久留的,因为狼狗一定会立即知道我进了这间房间的,是以我一进了这间房间之后,我立即寻找出路。
而当我寻找出路的时候,我才发现,眼前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那是真正的黑暗,连一丝一毫的光亮也没有!
我立即断定,这间房间一定是没有窗子的,那么,我该怎么样呢?
我是不是应该立即退回去?
外面人狗齐集,我会有什么出路?我还是应该立即在这闲房间中另寻出路的!
我抬起脚,移开了鞋跟,取出了一只小电筒来,我按亮小电筒,我按亮小电筒的目的,便是想找寻出路,看看是不是有被钉封了的窗子之类的出路的。
可是,当我一按着了小电筒之间,我整个人都呆住了,电筒的光芒,照在一个人的脸上!
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对面,一声不响地站着一个人,这实在是令人头皮发麻地可怖,在那一刹间,我实在不知该怎么才好。
但是,那人一动也不动地站着,对于电筒光照在他的脸上,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的心中,立时又定了下来,心想那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个人像而已。
然而,正当我想到那可能只是一尊人像,而开始放心之际,那人却动了起来。
虽然他的动作,只不过是缓慢地眨了贬眼睛,但是那也已足够了,因为这证明我前面的是一个人!因为若果是人像的话,人像会眨眼睛么。
我后退了一步,本来,我是以背靠住门,再慢慢作打算的。
但就在我向后退出一步间,狗吠声已来到了门口,同时,门突然被推开了,在我的身后,传来了几下断喝声:“别动,站住!”
门一打开,走廊中的光线,射了进来,我也可以看病整个房间中的情形了。
而当我看清了整个房间中的情形之后,别说我身后有别动的断喝声,就算没有,我也是呆若木鸡,一动也不会动了。
天啊,我是在什么地方呢? 这不能算是一个房间,这实在是一个笼子!
这间“房间”十分大,但的确是没有窗子的,全是墙壁,在我的面前,也不止一个人,只不过因为我的小电筒的光芒,相当微弱,是以才只能照中了其中一个人而已。事实上,站在我面前的人,便有四个之多。
这四个人,全是身形矮小,肤色黝黑,看来十分壮实,身上只是围着一块布的士人,一望而知,是南太平洋岛屿上的土著。
如果只是那四个人,我也不会呆住的,事实上,这间房间中,至少有着上百个这样的土人!
他们有的蹲着,有的坐着,有的躺着,有的挤在一堆,有的蜷曲着身子。
如果只是上百个土人,那也不致于令我惊吓得呆住了的。如今,我心中之所以惊骇莫名,乃是因为这些土人的神情,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之感。
我说他们的“神情诡异”,那实在是不十分恰当的,因为在他们平板的脸上,他们根本没有什么神情,他们只是睁大了眼,闲中眨一眨眼睛,而身子几乎是一动不动地维持着他们原来的姿势!
这算是什么?这些是什么人?我的脑海之中,立时充满了疑惑。因为眼前的情景,实在太诡秘了,是以我竟不知道在我的身后,发生了一些什么事,直到我感到,有金属的硬物,在我的背后,顶了一顶,我才陡地直了直身子,哼了一声。
这时,我听得身后有人道:“转过身来。”
我略为迟疑了一下,我已可以肯定,顶在我背后的一定是一柄枪,我是没有法子不转过身来的,是以我依言转过身去。
在我的面前,提着枪的人,后退了一步,他是一个壮汉,当然,我一眼就可以看得出,这个壮汉并不是什么主角,只不过是一个打手而已。
我又看到了那日本人,七八条狼狗,这时正伏在他的身旁,然后,我又看到了一个穿着锡绣睡袍的大胖子,那大概就是波金先生了。
我本来,预料可以看到骆致逊夫妇的,但是他们两人却未曾出现。
我被枪指着,又有那么多头狼狗望着我,在那样的情形之下,我当然是没有法子反抗的。
那个大胖子打量了我几眼,才道:“你是什么人?”
我耸了耸肩:“我想,你是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的了。”
他仍然喝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仍然不直接回答他:“骆致逊未曾讲给你听么?你何必多问?”
这家伙的脾气可真不小,他竟然气势汹汹地向前冲了过来,扬起他的肥手,就向我的脸上掴来。
我若是竟然会给他掴中,那就未免太好笑了,在他的手掌将要掴到之际,我连忙扬手一格,同时,手腕一转,我的五指,已紧紧扣住了他的手腕。
他冲过来打我,这是他所犯的一个大错误,他要打我,当然要来到我的身前,他是一个大胖子,一来到我的身前,便将我的身子挡住,那一柄指住我的枪,当然便不发生作用了。
而且,那七八条狼狗,如果要扑上来的话,也绝不可能不伤及他的了。
为了我进一步有保障起见,我拉着他,向后推出了一步,令他的身子,堵在门口,我就更安全了。
我抓住他手腕的五指,力到渐渐加强,这令他额上,渗出了汗珠来。
我在反问他:“我是什么人,现在你可知道了么?”
他的气焰完全消失了:“知道了!知道了!”
我冷笑了一声:“你还不命令那些狼狗和枪手退下去么?”
这时候,那七八头狼狗,正发出极其可怕的吠叫声来,所以我必须提高声音,才能使对方听到我所讲的那两句话。
波金先生嗓子嘶哑:“走,你们都走!”
他的身子遮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到门外发生的事情,但是我却听得那日本人的叱喝下,狼狗吠声已渐渐地远去了。
同时,我听得有人用十分惶急的声音在问:“波金先生,你叫我们走,那么谁来保护你?”
波金破口大骂了起来:“混蛋,你看不到如今,我不需要人保护么?还不快滚?”
他这时不需要人保护是假的,那两个枪手即使想保护他,也无从保护起,那倒是真的。
枪手答应了一声:“是!是!” 我又道:“慢着,将一柄枪放在地上踢过来。”
波金也立即道:“快照这位先生的吩咐去做。”
一柄枪从地上滑了过来,我一俯身,将枪拾了起来,同时,也松开了波金先生的手。当我松开了他的手腕之后,这脸无人色的大胖子,脸色已渐渐恢复了正常,他搓揉着被我抓成深紫色的手腕:“趁岛上的军警,还未曾包围这屋子之前,你快走吧。”
我双肩扬了扬:“我为什么要走,让军警来包围这里好了。”
我一面说,一面用手中的枪,在他的肚子上顶了顶,他的面色又没有那么镇定了,他抹着汗,道:“好,那你要什么?”
“我要见两个人。” “什么人?” “骆致逊夫妇!” “我不认识这两个人!”
我冷冷地道:“如果你不想在肚子上开花的话,不要浪费时间,今天傍晚,这两个人在你游艇上出现过,你的记忆力能不能恢复?”
他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但是他们不在这里,他们到我的另一所别墅中去了。”
这句话,倒是可以相信的,因为如果骆致逊夫妇是在这所屋子中的话,那么这时,他们自知避不过去,是一定会出来和我见面的了。
我道:“那也好,你带我去。” 波金狠狠地道:“你走不脱的,你绝对走不脱的。”
我也毫不客气地回敬他:“你最好现在就开始祷告,要老天保佑我走得脱,因为我如果走不脱,我比现在你肚上开一朵花。”
波金气得全身发起抖来,这时,他一定十分后悔刚才竟然冲过来打我的耳光了。
后悔是没有用的,我又何尝不后悔在死囚室中救出了骆致逊这家伙。
我命令道:“转过身去!”
波金转过了身,我道:“现在就去找骆致逊,由你驾车,在我押着你离开这屋子的时候,在你驾车前往的时候,如果有什么意外发生,那么,第一个遭殃的定然是你,波金先生。”
他哼了一声,开始向前走去。
我跟在他的后面,才走出了一步,我便陡地想起一件事来,我忙道;“慢!”
波金的胖身子又停了下来,我问道:“这间房间中,那些人,是什么人?”
波金的身子震了一震,他没有回答。
我又问了一遍,可是波金却显然没有回答的意思。
这更增加了我心中的疑惑,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些人对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全然视而不见,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仍然维持着他们原来的姿势,至多也不过于眨眼睛而已。这是一大群白痴,实在有点使我恶心!
我决定不再追问下去,因为在这时候,我看不出这些人和骆致逊,和我所要进行的事有什么关系。我只是道:“好,你不说也不要紧,你总会说的,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波金漫漫地向前走着,我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
一到了楼梯口,便有四个枪手站在我们的面前,但是这四个枪手,却立即一齐向后退去。我和波金下了楼娣,出了这幢房子,来到了车房中。
我逼他坐上了一辆华贵房车的前面,我则坐在后面,我手中的枪,一直指着他的后脑:“镇定一点,别使车子撞在山石上口。”
他驾着车子,驶过了花园,出了大铁门。
一出了大铁门,我就松了一口气,因为我向后望了一眼,只看到花园中有许多人在匆忙地奔来奔去,但没有一个人追上来。
既然没有人追上来,当然也不会有人去通知当地警方的,因为他们都亲眼看到,波金先生的处境,大是不妙,若是什么风吹草动,他们会先失去了头领!
车子在山间的道路中驶着,山路有时十分崎岖,虽然波金的车子是第一流的豪华车辆,但有时也会有颠簸的感觉。
而每当车子过度颠簸之际,我手中的枪,便会碰到波金的后脑壳,令得波金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声来。从窗中望出去,四面一片漆黑,全是高低起伏的山影,四周围静到了极点。车子似乎仍继续在向山中驶去,终于,在前面可以看到一团灯光了。我知道,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波金性命要紧,不敢再玩弄什么花样的,见到那团灯光,和隐隐地可以看到前面房子的轮廓之后,我更相信了这一点。
车子终于在一幢别墅前停了下来,那幢别墅十分大,式样也十分奇怪,四周围没有其他的房子。
波金按着汽车喇叭,在极度的沉静之中,汽车喇叭声听来惊心动魄。
铁门前有两个人出现,他们齐声叫道:“天,波金先生,是你来了!”
他们急急忙忙地将门打开,波金将车子驶进去,到了石阶之前停下,这时候,已可以听得楼上的窗子推开声,和骆致逊的声音问:“波金先生,有什么事?夜已如此深了。”
波金吸了一口气:“有事,你的麻烦来了,骆先生!”
我一怔,立时低声道:“你别胡言乱语。”
波金停了片刻,才又道:“我带了一个朋友来看你,你下来!”
骆致逊像是犹豫了一下,但是他立即道:“好!”
波金双手松开了驾驶盘:“我可以下车了么?”
我忽然之间,有了这样一个感觉:到了这里之后,波金似乎不再怕我了!
那是为什么?为什么波金忽然会大胆放肆起来了?
我立即向我手中的枪看了一眼,那是有子弹的,我在一拾起枪来的时候便已经检查过,确是有子弹的,但波金的态度既然有异,我自然也要加倍小心才好。
我道:“我先下车,你接着出来。” 波金笑了起来:“好,随你怎么样。”
我打开了车门,跨出了车子,就在这时,别墅搂下,灯光亮了起来,有人打开了门,而波金也从车中,侧身走了出来。
我立即踏前一步,仍然用枪指住了他的身后。
波金并不转身,只是叫道:“骆先生!”
别墅的门打开,骆致逊夫妇一齐出现门口,波金用大姆指向我指了一指:“是什么人来找你了,你看到了没有?”
他的话说得十分轻松,就像我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骆致逊自然也立即看清,在波金背后的是什么人了,他和他的妻子,起先是一呆,但是随即笑了起来:“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他们这种样子,实在叫我的心中,疑惑到了极点!
骆致逊见了我之后,竟然没有一点吃惊的样子,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怪事!
照说,我这时完全占着上风,可是,我却像是完全不能控制局面一样,他们对我,全无忌惮,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
我面色一沉:“骆致逊,这次,我看你再也走不脱的了。”
骆致逊摊了摊手:“笑话,我何必走?”
在那一刹间,我的脑中,突然起了一个十分怪诞的念头:我竟然想到,眼前这个人,不是骆致逊!

文/明月沧海

今天:放学后,她回到自己的住宅,此时:与她同住的那几个女生,正在一楼的客厅内,兴高采烈的玩着‘建舞毯’大嗓门儿的唱着卡拉OK,她见了不禁感到一阵心烦,因为:最近学业上的压力实在太大了,而今天中午,自己又和一个女同学吵了架,因此:现在自己的心情仍然很不好。她无趣的回到自己的卧室。(她住的是第二层的A房)。


闲着没事,她便收拾起了自己床底下的那些杂物,在无意中,她从床下的一个木头箱子里面找出了一个小小的‘礼品盒’,她见了,将其打开,只见:里面盛放着的赫然是一只‘白金钻戒’,迎着屋顶明亮的灯光,那颗镶嵌在戒指上面的蓝宝石,闪闪生辉!只是:这颗美丽的宝石竟然被雕刻成了某种可怕的怪兽形状。

金沙娱乐场网址 1

想必:这一定是这房子以前的主人遗失在这里的,想着:她便随手把这个戒指戴在了她自己的手上,想不道:今天白捡到这样一件值钱的东西!她这样想着,就觉得心情好多了。

图片来自网络

就这样:两个小时过去以后,一搂那喧闹的舞曲已经停下来了,看来别的同学都已经回房入睡了,但她仍然没有躺下睡觉,也许是因拾到了这个钻戒,而兴奋得失眠了。

屋外是绿地,是灿烂的花朵和明媚的阳光。

小妹便带了男友在绿地上打滚,在花丛中追逐游戏,我烦感这些,每日里在房间里读书。

小妹是放荡的,饮酒,弹琴,与男友相拥着在绿地上跳舞。

爸爸保守,爸爸不止一次警告小妹。

小妹依然故我,竟然发展到在花园里与男友亲吻,爸爸见了,把小妹琐在房间里,从此不让她出门。

小妹哭,隔了窗子求我:“阿姐,放我出去吧……”

我摇头,走到窗子前,连声说:“不敢,我真不敢!”

我想到爸爸甩过来的耳光,脸一阵阵发热,“算了吧,小妹……”我心想。

小妹呆呆发愣,她的眼睛盯着我的后背,仿佛芒刺一样直插入我的心里,她一定对我充满仇恨。

“忘记我吧,小妹,就像没有我这样的姐姐……”我想。

小妹泪如雨下,悲痛欲绝。

锁在窗子里的小妹,逐渐消瘦,随着日子的推移,她本来丰腴的身子慢慢地好像只剩下了骨头。

沉默,小妹沉默起来,就仿佛春天的晨阳逐渐地沉落下去。

我的心无限地震惊,那沉默竟会像气球一般在原本放荡轻佻的小妹身上膨胀,压抑似乎要把她年轻的身子炸开,这是我无法想到的。

而爸爸的脸更加地僵冷,他用冰凉的眼神注视着小妹,良久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活泼可爱的小妹,就这样被软禁起来了。

那阳光、绿地还有花朵,也一起黯淡下去。

我忽然觉得,如果自己走出房间会是多么的可怕,那样的结局又是怎样的悲哀……

从此我安静地坐在房间里,不敢走出房门一步,我也同小妹一样,仿佛被锁在了房间里一般。

而窗外的红杏正向墙外爬去,仿佛春光照耀着我的内心。

就在那个春天午后,爸爸突然到我的房间来,他坐在窗下的沙发上,夸赞我是她的好女儿,就像温柔的猫儿一样听话。他告诉我,他将把我嫁给他好友的儿子。

天哪,我就要莫名其妙的嫁人了,仿佛天打雷劈一般。

而窗内的小妹注视着我,看着我的眼泪瀑布一样淌下来。

金沙娱乐场网址,我看不见太阳升起,只瑟缩在被子里,等待着那一天来临。

黄昏、黑夜,忽然像奔腾的河水一样永不消失……

我默默的活着,以为生活将这样延续下去,但忽然有一天却听到了小妹的呼唤,我起身望向窗外,看到了那张瘦削沉默的脸,忽然露出了花朵一般的笑容。

“阿姐”她说,“让我代你嫁人吧?”说完,她又笑了,那笑容依然仿佛往日的调皮。

我惊讶,惊讶之后是无限的感激,我走出门去,对着窗子做出拥抱她的姿势。

她也拥抱我,对我说:“我爱你,但我只能拯救你一次……”

我点头,泪水更加如河川一样不能遏止。

我快步走到门边,砸门,一下,一下,啪地把门砸得粉碎

这时:一个若隐若现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仔细听来:那声音好像是从住在自己隔壁李蓉的房间里面传出的,那个疯丫头,想必:一定又是偷约了她那混混男友,在房里鬼混呢!但仔细听来又不太像,因为:那似乎是李蓉在痛苦的呻吟.管他呢,她这样想着,突然觉得有些闷热,不愧是七月的天气啊!还是先去洗手间洗把脸再说,想着:她便几步奔到洗手间,将洗脸池放满水,把头浸泡在水中,享受着那凉爽的感觉。

金沙娱乐场网址 2

当她抬起头,看到挂在面前的镜子时,呀!她不禁惊得尖叫一声,因为:镜中的自己竟然满脸是血!低头再看:下面那极白的洗脸池内已经盛满了鲜血,而脸池上方的‘水龙头’正不断往外喷出的也是那令人作呕的鲜血。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