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场网址井里的吊死鬼2

继地主家发生了惨案后,村民们把古井封了。因为事儿邪乎,便请来道士做法,贴了几道灵符。却不曾想把一个充满怨气的鬼封死在古井内,出不来投胎。
十多年过去了,有一支拍电影的队伍来村里取景拍摄。导演一眼就相中了这处古井的风景,刚好和他拍摄的主题映衬。拍的是一个鬼魂从井底冒出的镜头。
虽有村民反对将古井开封,但贪财的村长却同意了开井。就在井盖打开的一瞬间,井里冒出了一团青烟。吓得现场观看的村民失声惊叫。导演却笑话村民没知识,解释说这是古井封得太久,产生的沼气没法出去,一开才有烟雾冒出的科学现象。虽然导演他自己心里也发毛,但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马上,又进行一天的繁忙工作了。
夜了,当剧组的人都休息了。编缉还独自忙着白天拍摄的镜头,看效果,剪缉。看到了开井时,拍的画面时,可吓了一跳。白天里看到的那团烟雾,在重复播放那画面时,竟然出现了一个鬼魂。编导倒带再看,还是有。清清楚楚的看到一个女鬼鬼魂。同时音频抖动得厉害,他把频率调低后分明听到了一个恐怖的声音:你们全部给我***!吓得那导演从椅子上跌坐到地上。他马上把所有的设备都关了,心里安慰自己:肯定是白天让那些迷信的村民给影响了。
累了一天,然后就产生幻觉。没错!就是这样,是幻觉!他还想找个人聊天,压压惊的。可是剧组的人都睡了。他也便想起休息,睡意正浓了。走进帐蓬里,突感背后阵阵发凉。他自己没看到,实际上那女鬼就紧贴在他身后。一团青色的怨气燃烧着,那白眼瞪着,一只连着一条筋在脸上晃,腐烂的皮肤,吐长的烂舌头上还爬着虫子。他好像察觉到什么了,心惊肉跳的站定,鼓足了勇气后,猛的往回转身。没有!什么都没有,他松了口气,也笑笑的摇摇头,感觉自己都神经质了,很可笑。走到床边时,感觉有东西搓了一下头发。他用手拨了拨,还是感觉有什么东西碰着他的头。
往上一看,天啊!神仙奶奶,那不是烟雾中的女鬼吗?说时迟,那时快,他吓得脚发软,连滚带爬的往门那边逃,却差点和恐怖的女鬼扑了个满怀。他可吓得够呛,连喊救命的声音都呼不出了。一下子又被女鬼意念控制了。摇摇晃晃的走到古井那儿。好多人都一样,让女鬼控制了。此时正在排着队,一个接一个往古井里跳。咚!一个。咚!一个。女鬼在一旁看着。
住手!一个声音突然出现了。一位老人眼中含泪走过来。孩子,我知道你恨,可是这些人不是害死你的人呀,放过他们吧!
没错!这老人就是当初帮过女鬼的好心人。见女鬼无动于衷,老人蹒跚的跪下来,放下仇恨吧!孩子,给别人也给自己一个机会,早点去投胎吧!说着,老人颤抖着端起一碗面,热腾腾的。当初,他给女鬼吃的那种面。
就在那一刻,从女鬼的白眼里流出了一滴血泪,划过她苍白的脸。下一秒,女鬼便消失了,随即人们停止跳井。排着队的人也清醒了,哭的哭,叫的叫。傻呆着的;发楞的;井里叫着救命的;还有清醒后忙着救人的。
这恐怖的一夜终于过去了。警察也搞不明白,这集体自杀的人们是中了什么邪。幸而无人伤亡,也就草草结案,写了个什么梦游之类,失足掉入井的新闻。只有那些经历过的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古井也在法师的仪式后,经众人填土埋了。原来古井的位置,现在立了块石碑,是这个村的名字:善德。提醒人们要多多行善积德。

岁月悠悠,不知不觉间,农历七月十五又到了。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大家伙都忙着置办年货,准备杀猪宰鸡,好好大吃大喝一番。

在这一天,许多老人都会在街边祭奠,烧纸钱给从地府鬼门关上来的孤魂野鬼。

老刘家的院子里是这个村子最热闹的,因为他的儿女孙子今天都回来了。刘婶正拿着一把刀准备杀鸡,她拎着鸡头,拿刀的手有些发抖,她闭了眼睛,打算给鸡脖子痛快来一刀。

而我则比较特别,我会专门跑到村里那口荒废已久的古井,在古井前面摆上一只烧鸡,两块烧肉。

可一刀下去鸡也没死透,开始痛苦的在院子里扑腾起来,扑着扑着,竟然飞到了井里。这几天用水多,井也没盖。

我这样做,并不是为了祭奠孤魂野鬼,而是为了纪念我那死去多年的好朋友小丁。

老刘大叫一声:哎呀,不好,可得把这鸡抓起来,水脏了可怎么使啊?老刘的儿女们赶快找来工具,将已被淹死的鸡捞了起来。殊不知,这鸡的血竟然唤醒了古井中的百年冤魂。

小丁是我们村里最穷的一户人家的孩子,从我能记事的时候起,我就知道他总是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满村跑。他的身体很瘦弱,永远都是一副面黄肌瘦的样子。没办法,他家里只有他和他父亲两个人,他的父亲是个残疾人,只会做点手工活来维持家计。

夜里,一阵呜呜的哭泣声惊醒了老刘,他睡眠浅,和刘婶的屋又离井最近。他推醒了刘婶,问她听到什么声没,刘婶迷迷糊糊醒来仔细一听,外面还真是有人在哭。

有人也许会问,他父亲是残疾人,为什么不申请伤残补贴呢?这个问题我也曾问过小丁本人。小丁的回答是,他家里没有什么钱,没能力给村干部送礼,因此申请不下来。

不会是闺女跟姑爷吵架受委屈了吧?我们出去看看。刘婶说完就要下地。

尽管如此,小丁对生活还是很乐观的。他念完初中之后,父亲也去世了,他便跟随村里一些人到外面的工地干活。由于他肯吃苦,做事情又十分的勤快,因此包工头很赏识他,一有新工程上马,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小丁。

不对,这声有些古怪,你不觉得这声渗人吗?老刘倒不觉得自己闺女会哭得这样难听。

能得到包工头的欣赏,小丁自然是赚了不少钱,当我读完大三回到家的时候,这小子竟然有钱盖房子了。

那你说这大半夜谁哭得这样吓人,要不就是风声?

小丁,你真是厉害。看着小丁那间即将要装修的房子,我由衷地说道。

不像。嗯我出去看看。老刘说完下了地,拿着电筒披上衣服出了门。

这没什么。小丁憨厚地说道,小华,下个月的二十五日,你有时间吗?

老刘来到院子里,找着声音的来源处,找来找去也没发现人影,这哭声倒是像来自井里。老刘理了理身上的外套,向井边走去。他打着手电探头往里一瞧,一个披散着白色长发的人头冲他而来,人头的脸上根本无肉,就是一颗骷颅头连着白发。老刘哪儿见过这样的怪事,晕倒在了井边。刘婶见老刘还没进屋,就下地出门一看,老刘竟然倒在地上,她赶快找来儿女们将老刘抬进了屋。

应该有吧!我想了想说道,你有什么事吗?

第二天早上,老刘才从昏迷中醒来,他的眼睛血红,瞪着屋里的每一个人,大声的叫骂着,这可吓坏了众人,他三岁的小孙子指着他一个劲哭,嘴里嚷着怕,怕。

那一天我结婚。小丁有些羞赧地说道。

老刘叫喊着:你们这群驴心狗肺的东西,想不到吧,想不到我三娘还会回来吧哈哈哈当年你们害死了我,即使我找不到你们,也要害得你们的后人断子绝孙哈哈哈老天长眼,老天长眼啊,让我三娘有了报仇的机会!我要你们一个一个都不得好死!哈哈哈刘婶和儿女们面面相觑,老刘,铁定是中邪了。家里人开始商量着去哪儿找个神婆来驱驱邪。

你结婚了?真是没有想到啊!我愣了一下,然后很高兴地说道,对方是谁?

神婆来了,用什么符啊咒的让老刘晕了过去。她摇摇头对老刘家人说道:赶快搬家吧,你们这村,怨气重,怕是有些道行的冤鬼作祟吧。

是村里的许老师。

老刘醒了过来,附在他身上的冤魂已经离开了。

许老师?你小子真是有本事!

老头子,你感觉怎么样啊?刘婶问道。

我带着无限的羡慕回到家中,却听见父亲拍着桌子大声说道:这帮家伙真是欺人太甚!

唉老刘叹了一口气,接着沉默。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急忙问道。

你叹什么气啊?有话就说,你那一疯,可把我们担心吓坏了。刘婶满脸担忧。

你看看这个就知道。母亲将桌子上那份文件交到我手上,我从头一看,那是一份拆迁通知。

唉先人做的孽,要我们后人来还啊。

不就是拆迁吗?我疑惑地说道,这有什么问题?

你在说些什么?别胡说八道。刘婶责备道。

问题出现在补偿上。父亲咬牙切齿地说道,本来根据上面的规定,像我们这样的房子,是要补偿十万的,但是刚才村委书记却说,补偿只有一万,你说这不是欺人太甚又是什么?

那鬼附我身上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些画面。一个女人跪在地上,那女人衣衫不整,披头散发,被破布塞着嘴,眼睛通红,有天大的委屈也说不出。一个男人拿着大刀砍下了她的头,把头扔进了井里。可怕的是周围围观的人竟然上前割下了她身上的肉太恐怖,太恐怖了

真的是欺人太甚!我也火了起来,爸,咱们走,去市政府那里上访去!我就不信,这个世界还有没有法律?

老头子,要不我们搬走,搬去孩子们那儿住吧。

没用的。母亲说道,你舅舅和几个村民已经去过了,根本就没有用。

你知道,我是最不愿给孩子们添麻烦的。等两天吧看这女鬼到底要干什么。

没用?哪该怎么办啊?

夜晚,老刘家隔壁朱姓人家院里传来大叫声,朱婶叫着救命。周围的几家邻居都开了灯,但没人出门,似乎在听动静。老刘起床又想出去看看,被刘婶拦住了。接着,隔壁传来朱婶一声一声的惨叫声,大家更不敢出门去看了。

小华,你不用担心。母亲说道,这些年我和你爸爸攒了不少钱,在镇上买个二手房还是有能力的。

第二天早上,村人都大着胆子打开了朱家大门,院里的场景让胆小的撒腿就跑,胆稍微大点的也是蹲在地上吐了起来。只见朱婶被砍掉了脑袋,一个大盆里装着她被割下的肉,剩下的骨架就在大盆旁边。再看朱叔,跪倒在一个木桩旁,木桩上插着一把斧头,他的头滚落在木桩旁,似乎是他自己砍下了自己的脑袋。死去的朱姓两口子,其中一人是当年砍下女人头的人的后人。

这还好。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向了四面八方。那个神婆来了,还带着她的师兄,女鬼又附身在某个村民身上,声泪俱下的开始讲述自己的往事。

对了。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小丁的新房子,也在拆迁的范围内吗?

女鬼曾经是个戏子,在外漂泊十几年后回了家,可她回家的时候,恰巧遇见天灾,眼见村里人快要挨饿。

当然了,他的房子,是首先被拆掉的对象。

她拿出自己的积蓄买米买粮救济村人,可那只能暂时缓解现状。后来,米粮吃光,村里人竟疯了般找她再拿出钱财来买米,说她挣的都是不干净的钱,该花,女人被那样一侮辱,当然不愿意,便被丧心病狂的村人们残忍杀害了。

这下完了。我急忙从家里出来,跑回小丁那里去。一切都没有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小丁蹲在地上,低声抽泣着。他身后的新房子,已经变成了一堆瓦砾。

在场的人都很同情女鬼的遭遇,可那也是百年之前的事儿了,现在为了报仇而害无辜之人,也算天理难容了。

小丁,你没事吧?我连忙走到小丁的跟前。

后来,神婆和他师兄劝慰女鬼,答应超度她,她才愿意去重入轮回。接着,这个村庄恢复了往日的太平。

为什么?小丁抬起头来,眼里涌满了泪水,他们为什么要拆我的房子?这可是我的婚房呀!他们拆了我的房子,你这叫我怎么结婚呀!

查看更多:《乡村鬼故事大全

没事的,小丁。我说道,不就是房子而已嘛!你可以先租个房,和许老师结婚。等以后有了钱,你们再盖房子不迟。

小华你说得对。小丁抹干脸上的泪水,我还要娶媳妇呢!我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打击而意志消沉。

这就对了。

小丁的斗志让我非常放心,我拍拍他的肩膀,和他告别。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竟然是我和他见的最后一面。

我回到家中后,父亲对我说,县城的亲戚想请我去他家,为他的孩子补习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