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宿舍异事

知道吗,一个人在宿舍的时候,很容易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特别是晚上。

不知道有些人为什么会有梦魇的经历,而有些人没有,听别人说这个和最近几天的身体健康状况、疲劳程度、精气是否旺盛有关,我每年都会有几次梦魇的经历,并且是连着的几天,感觉人家说的也有道理。

晚上熄了灯,大家都躺床上了,却都睡不着,说一个讲一个鬼故事。这是江夏大学的一间男生宿舍,住了八个男生。江夏大学是一所民办大学,条件很差,房子是收购一个旧学校改的。这几个男生住的宿舍是平房,厕所在300米外的院子里。
张一飞说:我给你们讲个真实的故事吧。咱们学校原来是日本宪兵队的,这个房子底下埋的都是死人。以前都经常闹鬼,所以人家才不要了,卖了。
谁信啊。我们来了都快一年了,也没有见过鬼。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
信不信由你们,我先睡了。张一飞翻过身去睡了。
讲着讲着,大家都有了睡意,也都打着呵欠睡了。赵家明想上个厕所再睡,他下了床,打开宿舍的门,门前却站着一个年轻女人,身材消瘦,长发披肩,一张大白脸在昏黄的走廊灯的照射下,显得惨白发青,空洞的眼神死盯着赵家明,赵家明吓得倒退三步,惊问:你是谁?想干什么?
是我,我是来找你的,你为什么不和我结婚。那个女人幽幽地说。同宿舍的哥们都被吵醒了,大声问怎么了?怎么了?有的还从床上跳下来看个究竟,却什么都没看到。
赵家明吓得一身冷汗,他见那女人走远了,才去上了厕所。回到宿舍,这一夜他再也不敢睡觉,一闭眼就是那个脸色惨白发青的女人。
第二天,这件事在宿舍里被传为笑谈,赵家明却道听途说,得知这个女人是一个疯子,她是学校食堂工作人员的亲属,因为和一个男大学生谈恋爱被抛弃后精神错乱了,因为她妈也是食堂的人员,她就随她妈在学校宿舍里住,每天晚上都四处走动,好在她不吵不闹不伤人,只有一些疯言疯语,也就把她当成个笑话。
过了几天,赵家明半夜上厕所,一个人走在校园里,树叶沙沙地响,风刮得呜呜的,像小孩子的哭声,赵家明感到心里有些寒意。走着走着,赵家明就觉得身后有人在跟着他,他走一步,对方也走一步,他回头一看,还是那个疯女人,她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更白了,嘴唇红得像血。赵家明看到她就害怕,觉得后背上起凉意,一直凉到心里。他觉得,她不像一个人,倒像个鬼,那惨白的脸色,血红的嘴,还有那件白裙子,长到拖地,看不到脚。
你为什么总跟着我?赵家明颤声问道
为什么你不跟我结婚?为什么你要抛弃我?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我妈狠狠地打了我,打得我流产,我们的孩子没了。那个女人哭泣着说道,眼泪顺着惨白的脸流个不停。
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
你知道吗?我每天晚上都听到孩子在哭,我们的孩子在哭,所以我就跑出来找他,可是找不到他。那个女人盯着赵家明说,眼神呆滞。
我真得不认识你,你不要跟着我。赵家明说完就跑进厕所。
从厕所里出来,赵家明就觉得脖子上发凉,好象有水滴,他伸手一摸,是血,红红的血。他心里害怕,向前跑去,可是看到前面有个女人,那个女人突然猛地一回头,她那张脸惨白,没有五官,是一张大白脸,她扑上来抱住赵家明,赵家明向一边躲,那个女人的手突然变得有三尺长,紧紧掐住赵家明的脖子,长长的指甲陷入赵家明的肉里,赵家明吓得六神无主,想大叫却叫不出来,他一下子昏倒在地
第二天,赵家明醒来,发现自己挺在宿舍的床上,他怀疑自己是做了场梦,可是脖子上会有深深的指甲印,同学都笑他是不是半夜出来和女人幽会去了。
以后的几天,赵家明忐忑不安,他总觉得疯女人的举动不像人,倒像个鬼。如果她不是鬼,那就是自己精神出现了幻觉。于是他就去食堂打听那个疯女人的消息,却听食堂的管理人说,这个疯女人早在半年前就被她妈送回农村老家,失足掉进河里死了。赵家明听了,感到头晕目眩,毛骨悚然,他前几天遇到的果然不是活人,而是疯女人的鬼魂。
赵家明之后就大病了一场,他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呆了,就退了学,回家做生意去了。他平时总对人说:谈恋爱要负责,不要抱着玩玩的心理,这样会造成悲剧的。每到初一十五,赵家明就会到庙里进香,他已经成为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了。好心的他还给疯女鬼做了场法事超度她,让她早日投胎做人,下辈子谈恋爱要谨慎,不要被负人男人给骗了。
做了几年生意,赵家明发财了,生意很兴隆,他还娶到一个漂亮贤惠的姑娘为妻。

暑假的时候,宿舍的人都回家了,就剩下我一个人独守空房。

1.读大学时有几天晚上连着包夜打游戏,白天在宿舍睡觉,正中午时感觉床头站着一个人,具体是谁也看不清模样,迷迷糊糊也能看到宿舍6个人都在床上睡着,不可能是他们其中一个,顿时心里一阵慌乱,想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那眼皮就像灌了铅一样死活睁不开,急得我两腿在床上乱蹬,我自己能意识到嘴里发出了恐惧的怪叫声,吓醒了隔壁床上铺的兄弟,把我喊醒后全身湿透,一阵虚脱感,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大概3天左右,我觉得应该是长时间包夜打游戏有点疲劳和身体状况不佳,随后我连着运动了几天,调整好作息时间,再也没有出现过。

要不是因为想找兼职做,我也不会选择留在学校,因为暑假的学校实在是太热了!

2.就在今天早上,大概半个小时之前,我又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了一次,但是现在没有以前那么恐惧了,听老人说这个现象叫鬼压床,似乎说得也有道理,前几天媳妇放假过来找我玩,应该是有点纵欲过度,再加上昨晚和几个哥们喝了酒,对身体产生了影响,一晚上倒是睡得挺好,还做着王侯将相的美梦,早上八点多闹钟响了之后,我按掉准备再迷几分钟起床,窗子里透过的阳光我都能感受得到,这时候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地上脱衣服一样,我想看个究竟时才发现自己动不了了,眼睛也睁不开,那种感觉特别真实,她脱完衣服,掀开被子躺在我身后,还有轻微的呼吸打在我的背上,虽然没有以前那么恐惧了,还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想转过身看看到底是谁,感觉身上爬着七八个大汉一样,怎么都动不了,我半眯着眼睛看到面前有一个黑色的本子,是我平时用来写日记的,我伸手拿起它想甩到背后砸一下,神奇的事就在这一刻出现,我看着我的手里伸出一个虚幻的手拿起一个虚幻的本子,好像我变成了两个人一样,自己的手就放在那里动弹不了,黑色的本子也在那里放着,但是虚幻的手确实拿起了虚幻的本子,顿时身体一激灵清醒了过来,赶紧转身一看背后空空如也,枕头上是我的手机,那黑色的本子确实也在那里,不过不是我印象中的本子,是一个差不多大小的钱夹子。

一到暑假,还没过完一个星期,学校就把空调给停了。

通过这两次真实的梦魇经历,我要提醒大家,遇到相同的处境千万不要过分的恐惧,越恐惧越挣扎,放松一点很快就能清醒过来,从来还没听说过梦魇能把人魇死的,当然,要是想避免这样的事发生也很简单,时常锻炼身体,不要过多地喝酒和纵欲,保证自己身体状况良好,听说旺盛的阳气是压制这些看不见的东西的最好方式,不然学校为什么一般都建在坟堆上或者乱葬岗上,只有成千上万学生们的阳气才能压制他们。

天气是一天比一天热,晚上睡觉的时候,身上的衣物也一天比一天少,直至不能再少。

图片 1

我躺在床上,即便是吹着风扇猛吹,汗还是止不住的流。

汗水顺着背部,将整张席子浸润,汗水蒸发带走了夏日白天的余温,才让我得以入睡。

那段日子的睡眠质量真的不是很好。

隔了好几间宿舍的一哥们也还没走,就经常跑到那边跟他吹水,人一无聊起来啥都聊,从演员聊到日本演员,从日本演员聊到日本女演员,最后,不知道为什么,绕着绕着就聊到鬼故事去了。

你还别说,夏日的晚上,讲起鬼故事来,身上那股因为燥热的天气引起的莫名烦躁,居然被生生的压制住了。

甚至乎,还能感觉到丝丝的凉意,当然这凉意有时候还是让我感到有点害怕的,那种感觉就像,就像有人趴在你的背上,对着你的脖子吹气。

其实,我也知道这种感觉多半是因为自己心虚,宿舍的空洞让我产生了某种不安。

不过,两个大老爷们也没啥好顾忌的,男子汉大丈夫怕啥,我们还是继续聊,这样子夏日的晚上就好过多了。

那个哥们知道的东西很多,本来不怎么可怕的东西,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怪可怕的。

他问我:“知道为什么鬼片中的鬼为什么老是出现在坟地,乱葬岗,义庄等人少的地方,而不出现在人多的地方吗”。

我很不屑的说:“这个问题太低级了,小孩子都知道。那些地方阴气重呗,鬼不是都喜欢阴气重的地方吗。”

说罢,便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

他笑了笑,继续说道:“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没错,鬼是喜欢阴气重的地方,但鬼喜欢阴气的同时,也喜欢人身上的精气,特别是处男的精气喔——”

说到这,他怪异的看了我一眼,顿了顿:“这就是为什么人会见鬼的原因。”

“但是,这个跟你的问题完全不搭边”我不得不提醒他,他绕远了。

“怎么会不搭边,听着吧,重点来了。人身上除了有鬼喜欢的精气外,还有鬼讨厌的阳气。鬼属阴,对阳气有种天生的畏惧。

人多的地方,阳气旺盛,鬼在那种地方甚至会被旺盛的阳气灼伤,所以,鬼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偏爱那些人少的地方,比如我刚才说的,坟地,乱葬岗,义庄等。

不过,比起这些地方来,鬼更喜欢另外一种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