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场网址】梦境之暂别

昨夜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们回到手牵着手。醒来的失落,无法言说。

昨天去医院检查,身体原本没有不适,却也被奔波和人流折腾出了一身疲惫。南方的秋天似乎并没有踩着日历而来,立秋后的天气依然炎热,虽褪去了酷暑,却依然燥热。

冬日的夜晚,异常寒冷。北风呼呼地吹,有几分凄美凛冽。

和青分手快一年了,我还是常常会想起她。

晚上看了会电视,就百无聊赖的回房间睡觉去了。也没有看书,还听着客厅电视叫嚣着获胜者的名字,沉沉睡去。夜里被热醒了,奇怪的是,感觉窗台有凉风很舒服,但是躺着的背后却不断冒汗,我朝向着窗台的方向再躺,借着点微风,试图再次入睡。

我独自站在寒风中,不禁裹紧了大衣,下意识把帽沿拉得很低,这样可以盖住耳朵。如此安静的夜晚,世界早已入睡。我抬头仰望渺茫的星空,问自己:天涯何处是我家?

我们就读于同所学校,完全是校园式恋情。

我翻了一会身,又翻了一会身。身体似乎没什么睡意了,夜晚的微风轻抚着我冒汗的额头,我在这半醒状态中,突然脑海掠过以前看的一则奇闻,说的是夜晚在睡梦中灵魂可以离开身体,去到想去的地方,来到挂念的事物身边,没有距离的限制,没有时空的阻碍。

我踏着月光漫步向前走,浩月闪烁,路边的小树在灯光的映射下,些许斑驳的影子在风中摇曳,我的心有几分迷离,几分失落…这时,我想起了故乡,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想起了我的父母,不知他们是否安好?离开家乡多年,漂泊天涯,四海为家,心亦疲惫。探问我的灵魂何在?

脚踏车、图书馆、湖畔、凉亭、寝室楼下的依依惜别。

我又翻了一会身,意识渐渐模糊起来。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我突然感觉自己内心一种强烈的意念,然后身体就仿佛跌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不停的抛摔让我的意识异常难受,但我一直说服自己,一定是我的灵魂要追寻我的牵挂了,一定是场有意思的旅行了,渐渐,渐渐,我的意识逐渐变淡,变轻,迫不及待的搜索和前往想念的那片地方。

站在瑟瑟的寒风中,内心迷茫而恐惧,没有亲戚,没有朋友,我在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里倔强而又孤独地挺立着。南方虽然暖和,但南方没有梦。北方有梦,可是,当生活的压力和现实的残酷缓缓地向我袭来时,年少时梦想被击得粉碎,未来的路也被我踩得七零八碎,我不得不放低原来心高气傲的姿态,卸下梦想的包袱,开始脚踏实地的工作,时间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梦想不但没有照进现实,反而它离我渐行渐远,仿佛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青走的很匆忙,连一句话都没留下,就这么干干净净的消失了。

画面快速的掠过湖边,树林,山间,熟悉的景色,然后又掠过了医院,科室,陌生的假象,然后我看到了L,我想说什么,但似乎又没有说出来,彼此已经三年没有任何的交流,我有些陌生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心里积淀着些沉沉的东西无法言喻。然后我来到了L的妻子C的身边,我看到了她少女时期的照片,纯真美丽,好像有一双可以溢出蜜糖的弯弯小眼,有白皙的皮肤,修长的双手。我很了解他们,又似乎不能进入与触碰,我仿佛离的很近,却感觉陌生,我明白也感受到了这一瞬间属于他们触摸不及的幸福。我欣然的走了,那种沉沉东西变成了一种踏实。又来到我喜欢的湖边,雾气漫起,湖边的柳树轻轻抚着湖面,掠出浅浅的涟漪。

有时,我在想到底是谁偷走了我的梦?还是自己在喧嚣的都市迷失了自我,弄丢了自己的梦?这些年,有多少茫然地追逐,拣了芝麻丢了西瓜?难道我忘记了当初自己一个人离开家时,对自己许下的诺言?

青所就读的考古专业只有二十来人,她性格孤僻,喜好独来独往,甚至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四季的画面,飞速的掠过。春天,堤岸两旁的簇放的桃花;初夏,玉古路高大葳蕤的梧桐,傍晚漏下金色的夕阳;秋天的茅家埠,金色的芦苇,我仿佛撑船滑向湖心,背后层层掩映的山,浓暗交叠,山底连着镜般的湖水,我也几近消失在了这片水墨画之中…

回忆是一条漫长的路,人生是一壶惨淡的茶。很想把时间定格在昨日,定格在青春年少时我。那时,我朝气蓬勃,意气焕发,信心满满,对梦想有狂热的追求与执着的信念!而现在,随着年龄增长,渐渐成熟,经历了世事沧桑,积累了很多经验,掌握了许多知识与技能,原本浮躁的心情也逐渐淡定下来。可是,这时我竟然忘记了自己的梦想,甚至不敢再去追梦了,为什么?难道我真的老了吗?还是我的心早已冷却,现在再也无法点燃心中的那团火了?曾经就是因为那团火红的梦想促使我离乡背井,远离我的亲人,背着简单的行李,踏上北方的列车…

和美丽善良的青相比,我是平凡无奇的。

嗙!一阵热闹的碗筷声从厨房传来,爸妈已经早起准备早饭,还讨论着周末的安排。阳光爬上窗台,天渐渐透亮了,我从昨晚的梦里彻底的醒来。那个梦,那么真实,心里所有的感觉都仿佛有了革新,3年多来,第一次更新了这样的感受。

大都市的生活,的确充满了诱惑与机遇。可是,在这个大多数人都神往天子脚下,又有多少人叹息与失望?每天下班以后,人们会卸下一身的疲惫,挤公交,挤地铁奔向茫茫夜色中的那个叫家的地方。其实,那不是家,对于漂泊天涯的游子,对一个追梦人来说,那只是个暂时的地方。打开门,拧开昏黄寂寞的灯,默默地承受工作和生活上遇到的困惑,有时只能让泪往心里流…

她走后,我甚至都不敢过多追问她的下落。也许,她已厌倦有我的生活。

金沙娱乐场网址,逐渐醒起,洗漱,散步,吃早饭。最近几天因为狂看美剧,电视,我的眼睛已经生疼,对荧光屏喊着要罢工。这个周末的闲暇空余,我寻思着看会儿书。打开书架,看了一圈,顺手在书架最高处拿了那本很久没再看的杨绛的《我们仨》。

仿佛活着就是用来期待。总是期待美好的事情会发生。于是,第二天醒来,依然对生活充满希望,起床,梳妆打扮,吃早点,上班。忘记了前一个晚上的孤单与微弱的小夜光,在温暖的阳光下,又复活了,耳朵里突然传来一首曲子:”心若在,梦就在,大不了从头再来!…”

现在回想起来,有件事令我后背发凉:我和青竟没有过一张合照!

我坐在窗前看了起来,书的开篇是第一个梦里,“我”梦见钟书自顾撇我而去。于是醒来时便向他埋怨。于是钟书似乎记着“我”的埋怨,叫我做了个“万里长梦”。 

我走着走着,一阵阵刺骨的寒风呼啸而过,不知不觉我已走了一段很长的路。

每每想起这件事,总让我在漫漫长夜突然惊醒,再也无法入睡。

这第二个“梦”里,便是“我”
最艰难最痛苦又长达万里的时光。奔波于双双病重的丈夫和女儿之间,“我”每天惶恐地走在驿道上。每天驿道的船会往前看一点,“我”就往前一点看望丈夫,夜晚回到客栈,梦就带着“我”回到生病的女儿身边。后来,女儿“回去了”,丈夫的船也驶向了远处…

这时,我父母的电话来了,他们从不问我的归期,只是告诉我:”孩子,天冷了就回来,别在风中徘徊”。你听,多么朴实的话语,顿时让我泪流满面。于是,我加快了脚步,全身变得温暖起来!

我开始四处追寻青的足迹。

“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的愈远,愈怕从此不见。”

不可思议的是,有关青的一切也完完全全被抹去了。

陪他走的愈远,愈怕从此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