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微小说02‖一只碎茶杯

放开我,别杀我,算我求你了,好吗? 必须杀你,你不死,我活的也不安心。
我死了,对你也没有好处,放手啊!
错了,只要你死了,他肯定会和我在一起,你这个碍脚石,绝对不能留,对不起了,阿彩。
不要。 喵。。。。喵呜。 哪来的猫,滚开、、、、
通黑的一只猫,像是黑夜的守护者,死神般的眼神上下打量,嗖—它张开了爪子扑来。。。。
啊,救命。我从床上挣扎起来,原来是一场梦,这是第14次做这个梦了。半个月以来,这梦每天都在折磨我的神经,每天都在折磨我。梦里的两个人我都不认识,不知道为何重复的做这个梦。
小晴,你没事吧,我在厨房做饭就听到你叫了一下,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妈妈放下围裙,走到我床边这几天你是怎么了,每次都是这样醒来。
好 啦,我 没 事,对不起,妈 妈,我 让你 担心 啦。我看着 担忧 的
妈妈,我很心疼。
好吧,你赶紧收拾一下,出来吃午饭吧,现在已经中午了,一会你的朋友要来了。
嗯,好的。我坐在床上,头隐隐发痛,14次了,14吗,4、14、4、14,呵呵,是要死吗?
我穿好衣服,向客厅走去,嗯,妈妈手艺我最喜欢,满客厅都飘着香味。小晴,收拾好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不会忘了吧,别站在那里发呆,过来,我买了个小礼物给你,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我缓缓走向妈妈的卧室,看着妈妈满脸笑容的捧着盒子,呵呵,是啊,我生日了,她比我还要高兴,这也许就是母爱吧。
我给你打开把,你爸爸长期出差就我们母女在家,我觉得也没意思,就买了个小家伙回来养着玩玩。妈妈一边打开盒子一边跟我说我路过宠物店,看到它,就把它买回来了。
我满心欢喜看着妈妈打开盒子,但心里却是忐忑不安,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就在盒子打开的一瞬间,我险些倒下。天,那是什么,是它,黑猫。对的,就是它,梦里那通黑的一只猫,像是黑夜的守护者,死神般的眼神上下打量。
我好不容易扶住了卧室的门,脸色苍白。妈妈似乎发现我的不对头,小心翼翼的说小晴,难道你不喜欢吗,你没事吧。
妈,我先出去一下,一会回来。我不要和这只猫在一起,是的,一刻也不能,我满是恐惧的跑出了家门。手机呢,在包里,对,包里。我连忙掏出手机,给安轩打电话。
安轩,我的男友,我们相爱了4年,彼此都很爱对方,他很温柔、很细心,我非常爱他,就像爱自己的生命一样。
喂,小晴,生日快乐。轩懒洋洋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轩,你在哪里呢,快来接我。我几乎是带着哭腔说出这句话。
你怎么了,小晴,别吓我,你听着,我马上到,你在哪里。轩的声音变得非常着急。在我家楼下,你来吧。我挂断电话,抬头望向我家窗户,我家是3楼,不高。可是,我总是觉得有人在监视我。
正在我发呆时,突然有人喊我。小晴子,生日快乐。我回过头,原来是英子和田萂,我的好朋友。喂,你发什么呆啊,生日不高兴啊,还是看到我们不开心啊,嗯?田萂笑嘻嘻的打着我说。
怎么会呢,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强笑着跟她打闹。你在楼下做什么,怎么不在家待着啊,走走,上楼,我好久没见到阿姨了。田萂转身上楼。别去。我想扯住她,可惜田萂身影早已消失在楼道中。
叫什么啊,走吧,田萂都上去了。英子拉着我上楼去了,我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希望别发生什么事情就好。你家门没锁啊,小晴子。田萂站在客厅看着我而且阿姨也不在家。
门没锁,我妈没在,我脑袋似乎空白了,我出门锁过门,即使妈妈出去了,她也不会不锁门啊。妈,不在家吗。我左转右转,屋子都走遍了,也没看见妈妈的身影。连那只猫也不知道哪去了。
你们都累了吧,要不要先稍作休息呢?我看你俩都无精打采的。我去了卧室,收拾一下你们两睡一会吧她们两个听到我的话便跑到卧室睡觉去了。
我坐在客厅沙发上,屋子里太安静了,越是这样,越让我觉得似乎有一种死亡的气息正在蔓延。轩怎么还没来,有什么事了吗,妈妈又去了哪里,还有那只黑猫。头疼,我拿出手机,拨了妈妈的号,没人接。已经3点多了,原来折腾了这么长时间。
不知何时,我在沙发上睡着了,当我在次醒来,屋里黑黑的,只有厨房有点些许亮光,隐隐还有一些声音。是谁,谁在那里?我对着厨房轻轻喊了一下。没有回答。我小心翼翼的走向厨房,心上下跳个不停,别害怕,小晴,有什么好怕的,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拉开厨房的门。
妈妈,你回来了?原来在厨房的是妈妈。哦,小晴啊,你饿了把,锅里给你煮了些吃的,自己弄吧,相信你会喜欢的。妈妈笑了,只是她的笑容有些诡异。你去哪里,妈妈,还要出门吗?我看着妈妈又要出门,忍不住问一句。我有事,先出去了,你不用管了,和你的小朋友们在这里玩吧,可能会有惊喜的。她又笑了,这次的笑容却让我感到不安。妈妈转身下楼了,只留下一头雾水揣测不安的我。
锅依旧在炉具上,似乎差不多了,我过去把火关掉。锅里是什么啊,是不是好吃的呢。不知道什么时候田萂起来了,调皮的站在我身后做鬼脸。去叫英子起来,我们吃点东西吧,这是我妈刚才煮的。田萂去叫英子了,我把锅直接端到桌子上去了,我们三个围在桌子旁,准备开吃。
本以为是美味,结果,当我打开锅盖我就傻眼了。天,这是什么,一锅红红的,血吗。啊。。。。小晴子,这是什么。田萂和英子同时大叫。我已经不能冷静了,我拿起锅,准备出门,是的,我要把它扔出去。我一把拽开门,刚要出去,撞上了一个人,锅掉在地上,血洒满门口和地毯。来人正是安轩。
小晴,没事把,你怎么了。轩一把抱住我。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好久了。我摇着轩的胳膊哭了起来。听着,小晴,我不是不来,有些事情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坐的车莫名其妙坏了,来的路上我身边发生了车祸,我帮他们送进医院,在医院碰到我妈妈的好朋友,她生病了,我又要接我妈来看她,总之,今天发生的事情,从来没遇过,而且似乎像排好的一样,都赶在一起,你明白吗,不是我不来。
进来吧,这是我两个朋友,她们是来给我过生日的。我们都坐下吧。我靠在沙发望着窗外。轩仅仅靠在我身边,生怕出什么意外。田萂和英子靠在一起。整个屋子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还是田萂打破安静我去下洗手间。嗯。我已经没力气再说什么,只是望了她一眼,便又看向窗外。几点了,轩。嗯,已经8点半了。哦。
田萂怎么还不出来,不会出事吧。英子站了起来,走向洗手间。田萂,你在里面干什么呢,怎么还不出来,又一点声音也没有。没有声音,糟了,我突然站了起来,倒是把在我身边的轩吓了一跳。英子,轩,我有不好的预感,快,撞门。我跑到洗手间门前,刚要撞门,门开了,田萂背对着我们,没有声音,呆呆的站在那里。
死田萂,你想吓死我们啊,这么久不出来。英子笑嘻嘻的打了田萂一下。砰,田萂倒了,她的脸部扭曲,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轩走了过去,看了看,说:死了。我一下坐到了地上,英子在田萂身旁一直哭。突然,一道黑影从窗户划过。英子猛然站了起来,朝窗户走去。哧,那道黑影穿过了英子的胸膛,落在地上。血花四溅,英子慢慢倒下。我终于看清那道黑影—是它、黑猫。

http://www.jianshu.com/p/1523a439b9f8

他的表情突然一下很落寞,“张晴,对不起,我死了!”

小晴的汗滴在还没换的鞋子上,不停咽下分泌的唾液……“站这儿干嘛呢,怎么不进去啊?”一个熟练开门的声音后是妈妈说的话。小晴回头看到的,是妈妈扶着自己的手,爸爸扶着妈妈,“让你妈别捡碎杯子,偏不听!”爸爸用小孩子的口吻责备道,“小晴,厨房里有饭,我去给你端出来。”

他还是不说话,我真有些生气了,用手使劲掐了一下他的胳膊。

干涩地打开了门,正对着的餐桌上空空如也,远不是平时落座等待的父母和一桌菜肴,小晴下意识地想到书包里的试卷,试卷上的分数并不理想。

妈妈哭了好久,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她拉着我的手,把我带到自己的卧室,然后她异常严肃地看着我说:

小晴往客厅瞥去,只瞥到了地上的一只碎茶杯。小晴脑补了得知成绩父母互相指责对方关心不够的画面,气急之下的爸爸摔碎了还没来得及品的茶。

卧室里面已经没有了床,只有一个巨大桌子,香烟缭绕中出现了父母的遗像……

菜是上面盖着盘子,一打开还有热气散出来,爸爸给我和妈妈夹菜,又喂到妈妈的嘴里去。

“小晴啊,你啊,你别多想,我们就是看你快去读书了,想让你多陪陪我们……”

妈妈抱着我轻轻地哭着说:“哪有什么人啊,傻孩子。”

我始终没有从悲伤的世界里走了出来,饭也很少吃,变得越来越瘦。而家里面变得越来越诡异,我总能闻到父母身上有一种奇怪地味道,而且他们卧室的门始终是锁着得。

我又疯狂了起来,我用力抓住爸爸的手,使劲地拉扯着,

原来,那天李云飞亲我的时候,确实被父母看到了,他们怒不可遏地教训我们两个的时候,醉汉开车过来了。结果父母和李云飞当场死亡,只有我活了下来……

突然窗被敲响了,我错愕望向窗口,就看到了李云飞趴在窗口,透过窗户对我笑。我一个激灵就跳了起来,一下就打开窗把他拉了进来,

世界上最重的爱,可能不是爱情的爱,而是父母的爱。

“小晴,这段时间,你那里也不许去,就在家里待着!”

“小晴啊,爸爸妈妈只能照顾你到今天了。”说完他们就也像烟一样散开了……

这时候,爸爸突然进来了,他似乎有些暴躁,

李云飞突然向气球一样飘了起来,

虽然从小家里对我管教很严,我已经习惯了。但是前天我从外面回来后,就再也不允许我出门了。

我很害怕,我想肯定是李云飞亲我的时候被他们看到了,我一句话也不敢说,就这样傻傻地站着。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爸爸也不说话,一个劲地哭,突然我不知道那来的力气用力地推了爸爸一下,他一个没站稳就退了几步,把他们卧室的门撞开了,我突然闻到一股浓重的烟草味,我就要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