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事连篇之云松降魔

黄泰死了,据说是死于车祸,然而经法医鉴定,他的死与车祸无关,确切的说是由于他的死导致的车祸。

黄泰是c市著名的外科专家,手术一流,在市医院工作三十年,从未出过一起医疗事故。他已经担当外科主任二十年啦!五十多岁的他,论资质论技术,都得以担当下任的副院长。

上一篇:《鬼事连篇之婴泣

他的死因竟是后脖颈的断裂引起的,脑袋几乎要掉下来,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的后脖颈没有外伤,泛泛的说并没有遭受重击,但整个后脖颈里面的颈椎确实断裂了。

然而关键时刻出事啦!就在昨天,医院送来了一位古怪的病人,这位病人全身没有一点外伤,却硬说自己体内被刺进了钉子。通过拍片子,她的体内也确实存在若干铆钉。

望鼎山因形似炉鼎,而望之一字又取意旺火之意,故而取名望鼎山。望鼎山山势波澜壮阔,雄伟壮丽,山峰直冲云霄,如若站在这山峰之上,犹如置身于云端,让你流连忘返,然而就在这山峰之上一道观立于此地,白鹤时作停留,云雾缭绕,颇有一番仙家之地的景象。

他的女儿黄素素对于爸爸的死感到非常悲伤,然而悲伤之余她也留意到了爸爸的死因有些异于反常,联想到爸爸生前种种异常迹象,黄素素觉的爸爸的死可能与那些异常表现有关,她决定查出事情的真相。

对于这类棘手的手术黄泰义不容辞的担当起了主刀大夫。可是,就在打开病人腹部的时候,怪事发生了,他的体内没有一根铆钉。黄泰找遍她的体内,却未发现一根铆钉,没办法只能重新缝合,再给她的家人解释了。

就在这道馆内居于正中的厢房内,一须发皆白手髯拂尘,着一身白色道袍的老道士盘坐于蒲团之上,此道士名唤云松,而道观之名正是取云松名号而立,此时的他微闭着双眼,看情形似是在闭目养神。

在整理爸爸的遗物时,黄素素发现了爸爸的日记本,从日记本里黄素素发现了一些迹象。日记本里其中有一段写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她来了,难道这是她对我的惩罚,不会的,这不合乎科学的逻辑,也许是我想多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侯出事啦!黄泰拿手术刀的手竟莫名颤抖起来,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似的竟切断了病人的主动脉。顿时血流不止,从医三十年来一直处于波澜不惊的黄泰,竟感到有些慌乱,这连他自己无法相信。

就在这时,一身着麻衣的年轻道士匆匆而入,神色有些慌乱的道:“师傅大事不妙了,大师兄被魔修之人所伤而回,现正在前厅,伤势非常严重”。

她是谁,黄素素觉的这个女人就是致使爸爸死的那个人,我一定要查出这个女人是谁。然而接下来,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黄素素整理出了爸爸三十年前的遗物,是整整一叠的情书,情书里她的爸爸一直追求的是一个叫秦樱的女人。

最终,病人未能救活,院方赔偿了病人家属索要的双方都得以接受的医疗费。

本在闭目的云松猛的睁开了双眼,双眼中一丝微不可查的厉芒浮现而出,随即一闪而逝,他缓缓叹了口气道:“你大师兄本有此劫,倒是那魔头修成长的却是如此之快,哎!还是看看你大师兄伤势如何吧”说着起身向前厅走去。

然而就在这一叠情书的最底层保存着一张照片和一小叠信纸。照片中是爸爸和另一个女人的合影,非常的漂亮,不难猜出,这便是秦樱。而信纸上写的竟是爸爸对秦樱的类似于忏悔的道歉书,从这里面了解到原来爸爸在医学院的时候她和爸爸曾经是一对,是妈妈从她手里夺走了爸爸,她因为伤心离开了医学院。

黄泰也因为这起医疗事故而不能担任副院长之职,然而黄泰对于不能担任副院长并未感到遗憾,让他感到自责的是为什么会出现那样不应该出现的事故,虽然她的家人没有深究此事。

前厅内几名年轻道士正在厅内,而坐在檀椅之上的一年轻道士面色略显苍白,一副病态之样,这正是被那魔修所伤而回的大师兄风尘子,此时的他早已没了下山时的傲气,此时的他一脸的颓废,似是受的打击比他的伤势还要严重。

“爸爸说的那个她应该就是这个秦樱吧!”黄素素觉的导致爸爸死的很有可能是这个女人。可是,怎么去找这个女人是个极具让人头疼的问题,根本没有线索。

最让他深感纳闷的是,病人被割动脉时,为何他在当时却感受不到是自己伸过去的手,他总觉的是另一个人害死的她。黄泰揉了揉自己有些疼痛的后脖颈,顿时陷入了沉思之中。

盏茶时间,云松已到前厅,前厅内几位道士忙向云松见礼,见师傅至此风尘子慌忙起身想要见礼,云松单手虚空微压示意他不必如此,并命其他道士将他扶于檀椅之上。

根据黄泰情书的描述,秦樱不是本地人,要找她很不容易,只能从头查起。于是,黄素素找到了黄泰曾经读过的医学院,从那里了解到秦樱是h市封口镇的人。

说来有些奇怪,他这后脖颈以前从来没有疼痛过,自从出现那次意外后,他的后脖颈才开始出现疼痛感,在黄泰想来这也是上天对他的一种惩罚吧!

“师傅,徒儿给您蒙羞了”说着脸色竟有些微红。

黄素素匆匆赶去,顺利找到了她的家人,可是她的家人却告诉她,秦樱早就死了,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并且,黄素素了解到秦樱死的很残忍,是被分尸而死,事隔多年如今才被发现。

自此以后,黄泰每拿起手中的手术刀都会感到一丝颤抖。他不能再做手术了,那次手术的意外给黄泰留下了阴影。

“徒儿这是何意啊!”说着摆手示意其他人退下。

已经死了,那就断了线索,难道凶手不是她,黄素素顿时陷入了沉思中。爸爸一生之中没有得罪什么人,要说得罪也只有死了的这位,难道会是……黄素素不敢再去想了。

他向院长提出提前退休回家静养,院长对他极力的挽留,并告诉他:“你就算不能拿起手术刀,依你的经验理论也可以继续为院方工作的”。他拒绝了,院长也只能无奈的给他办理了病退。

待其他道士退下之后,云松有些嗔怒的道:“尘儿,为师知你因被魔修所伤而为此感到挫败,枉费师傅对你多年的教诲,你如此萎靡不振,修为还怎能精进”,说着竟叹了口气。

要说黄素素虽然是大学毕业,但她也涉猎过灵异之类的书籍,不同于黄泰,她觉的世界上是存在其它异类物体的,只不过存在于不同空间。此时的黄素素越发觉得爸爸的死与这死去的女人有关,不然,那种无法让人解释的伤害又是怎么形成的。

金沙娱乐场网址,自从退休以后,黄泰的后脖颈还是依然疼痛,他本身便是医生,并且自己曾检查过,根本没有任何事情。那后脖颈的疼痛到底是因何而痛,难道真是上天对他的惩罚。

风尘子顿时有些羞愧难当,忙不迭的说道:“师傅,弟子知错了”。

可这也只是黄素素的凭空臆测,并无证据可言。兴许是老天帮助黄素素一般,黄素素某日在家中翻看照片以此来缅怀爸爸的时候,竟意外的发现最近旅游时照的照片内,就在爸爸的身上,有一淡淡的虚影呈现,通过放大镜观看黄素素惊奇的发现那正是爸爸的初恋情人秦樱。

某日,他和家人出国旅游,在旅游途中拍照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他惊恐的发现那相机内有一个淡淡的黑色的影子,就在他的脖颈上骑着,他伸手去摸,却什么也没摸到,顿时一股凉意从脖颈充斥到他的全身……。

“哎!也怪为师,长年让你居于山中久不敷出,才会造成你如今的模样”云松无奈的摇了摇头:“让为师看看你伤势如何”

黄素素心头一寒,这岂不是与她猜想的一样,她果然是在寻仇,她是只怨鬼。这该怎么办,事情往往如此,不知道的时候一味探寻到底,当了解真相的时候,却是不知所措。

黄泰顿时有些失神,更有些惊疑。因为他发现那骑在他脖颈的女人并不是意外死亡的女人。从那淡淡的虚影中他看到了那是一个熟悉的女人,那是在三十年前的时候他交往的女朋友。

“多谢师傅关心,徒儿已服下您曾经给的保命丸,现已无大碍”说完轻咳了几下。

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人犯命案,找寻警察就可以,可是若是阴间的鬼犯命案呢,那就需要专办阴事的那些异能人士来处理啦!听说城郊的望鼎山上有一道观,香火旺盛,里面有一得道高人唤作云松道长,经常有人慕名而去,黄素素决定前去拜会一下,如果真的有高人的话,也好问寻一下是否是这女人害死了爸爸。

她叫秦樱,非常的漂亮,脸上总会挂着天使般的笑容。黄泰第一眼看到她时就爱上了她,于是他们相爱了。那个时候他们爱的水深火热,每次出入都成双成对的,这在当时是大家众所周知的情侣。

云松眉头微皱说道:“保命丸都已服下,可见你这次伤势相当严重,看情形你是伤在内腑”说着探手去试风尘子的脉搏。试过脉搏之后,云松皱眉道:“徒儿伤势仅靠这保命丸尚且不足,还需配以金丸,伤势方可恢复”说着自衣袖中拿出一檀木方盒递于风尘子。

望鼎山一道观前,黄素素正站于此。黄素素抬头看去,只见门的正上方书写有“云松观”三字,倒是显的磅礴大气,不知里面是否有高人。黄素素迈步走进,观内寥寥几人,并无人们所说的香火鼎盛,许是黄素素来的有些早了。

然而,后来医学院又来了一位大美女,很多男孩都去追求她。但那美女却是看上了长相斯文的黄泰,并对黄泰进行了死缠烂打,也不管他是否有女朋友。

风尘子大喜过望忙不跌的接了过来说道:“多谢师傅”,也无外乎风尘子如此激动,因为此金丸不但治疗伤势,而且还能增进修为,虽说所增修为微乎其微,但对风尘子来说便;能省却几年的修行。

“施主,师傅有请左厢房一叙”一道士打扮的小道童缓步走来朝着黄素素施了一礼说道。

而黄泰对她无动于衷,但正因为如此,她更加强烈的追求黄泰。黄泰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坚持己见,但随着时间越长,黄泰竟隐隐对那女人有了好感。

“你且说说此魔到底什么来历”云松突然问道,风尘子接话道::“师傅,果真如您所言,自你派我下山那天起我一路查探,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那魔修果然是黑雾山鬼崖子的徒弟,他专捉一些鬼魂,后来干脆惨无人道的噬杀人类,也不知要干什么。我一路追踪于他,最终撞到他正要对几只孤魂下手。于是我出手阻拦,但最终还是战不过他,他的手里有只金黄骷髅霎是厉害,就因为那东西我才败下阵来,因此才会负伤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