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场网址 2

青春不散场

1.掉下来的灯
无奈地看了看四周推推搡搡的人,我忍不住埋怨,不就是一个元旦晚会,有必要来这么多人吗?
就在我想要偷偷溜走时,一些从头顶掉落下来的灰尘落进了我的眼里,我赶紧低下头擦眼睛,照理来说头顶上是日光灯,怎么会有灰尘掉下来呢?
等眼中的不适感稍微减轻一点后,我抬起头往上看。这一看我立马震惊了,下一秒,我立刻转过身冲着前面的同学大吼:快跑!灯要掉下来了。
喧闹的场馆将我的声音淹没了,而我则是被人海推挤着不能上前。
啊!惨叫声不断回响在会场。而原本热闹的场地,也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我握紧拳头,看着面前被灯管砸伤的几名同学,心底一阵懊悔,要是我能快一步就不会有人受伤了。
很快这几名学生就被赶到的医生带走了。校方人员立马清理了现场,并表示这是个意外。我紧皱眉头跑了出去,我可不认为这是个意外。
因为据我了解,会场里面的灯是新的,才装修过。刚刚新装的灯,会出现这种意外吗?除非
找到了那个被扔日光灯残害的垃圾桶,我检查了一番灯支架,果然在它的底部,四个螺丝只剩两个,仔细翻找了垃圾桶,根本没有螺丝的踪影。
叮铃铃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接起手机一听,不男不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大侦探,怎么样?这个礼物还满意吗?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冲着对方大吼。
听着我的愤怒,对方似乎挺开心:其实,我的目标是你,如果你之前乖乖待在原地,灯砸的就是你,但是你走动了,所以是你害了他们。明天中午,拿走你们寝室第3个柜子的药。不然,会有更多无辜的人被你害。
就在我想要再问得清楚一些时,对方挂断了电话。耳畔传来嘟嘟的挂断声,我连忙翻找通话记录,希望能找到来电显示。
可让我失望,号码居然是空号。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用公共电话给我打的。
好吧,现在看来,只能按神秘人(姑且称打电话的人为神秘人)的要求做了。不过我一定会把你揪出来,然后公开道歉。而且现在也是我的关键时期,一切都不可以出差错。神秘人说的3号柜子是室友胡天的,而在我印象中,他好像就从来没吃药过,那他的柜子里会有药吗?

金沙娱乐场网址 1

即使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也曾满怀深情地读过了它!                   
                                ——题记

2.冤枉
回宿舍后,我开始留意起胡天和他的柜子,故意提起药时也没在胡天脸上发现一丝异端,更别提一直锁着的3号柜子了,只能耐心等待明天中午的到来。
第二天中午,我假装肚子痛留在了宿舍,只有宿舍的人都去吃饭,我才有机会打开3号柜子。
低头一看手表:12点!我拿出特制的万能钥匙,轻而易举地打开了3号柜子。
打开柜子的瞬间,一个塑料瓶子掉在了地上,我连忙捡了起来。
泄药?我惊讶地看着瓶子上通畅灵的字样,一时间摸不着头脑:神秘人叫我拿走泻药有什么目的?去害人?
宿舍门突然被推开,几个去吃饭的舍友全捂着肚子冲了进来。
咦?你怎么把我柜子撬开了?弯腰捂着肚子的胡天本来要冲进厕所,突然停下愤怒地看着我,其余人也疑惑的看向了我,要知道胡天就是因为丢了好几百块钱才买锁锁住柜子的。
我,我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我说我听一个神秘人的话就撬开了你的柜子?
泻药?胡天一把抢过我手中的药瓶,眼睛都红了:好啊!我说你今天干嘛不去吃饭,原来是你偷偷在食堂的汤里下了泻药,害我们上百人肚子痛!现在你又撬开我的柜子,想嫁祸给我是吧?你怎么这么歹毒!亏你还是大家心中的‘大侦探’!
啊!原来是李轩害的我们! 李轩你怎么这样!
我们真是看错人了!我去找辅导员来!你非得给我们个说法!
大家看完胡天手中的瓶子后都沸腾了,纷纷指责我。而我从中了解到一件事:今天食堂的汤被人下了泻药,害得近百人肚子痛。
不一会儿,辅导员来后听完胡天他们的话,www.5aigushi.com再看看被我撬开的3号柜子和药瓶,根本不听我解释,把我带到了政教处。

可就在李燕儿挣扎在“生死边缘”时,房间的门却砰的一下打开了!站在门口的李燕儿差点惊昏过去。

金沙娱乐场网址 2

嘿!你们听我解释行不行?上午除了吃早餐,我都呆在宿舍,怎么去食堂下药?再说我也没有下药的动机啊!我没想到为了留意3号柜子,从昨晚到今天中午都呆宿舍成了我的证明。
嗯,这点我们都可以证明,今天早上我们还是一起去吃早餐的,其它时间李轩都呆在宿舍。而且李轩根本没动机下药。舍友唐飞向教导主任证明了我的清白,众人想想也觉得我好像没必要下药害那么多人。
哼!那他撬开我的柜子怎么解释?昨晚他在晚会上还害几个人被灯砸伤呢!胡天这一说,大家又看向了我。
我是有原因的。这样吧,给我一周时间,我一定把今天这事连着昨晚的事一起调查清楚!如果没调查清楚,事情都算我头上。我想这两件事都是神秘人搞出来的,只要揪出他,一切都好解决。
坐在校园的湖边,我有些动怒,不知道是谁把今天的事发在了校园论坛里,现在我已经是小偷加偷毒人了。冷静下来想想:昨晚到今天,宿舍一直没有外人来过,3号柜子的钥匙又在胡天手里,泻药怎么会出现在胡天的柜子里呢?而且,胡天怎么知道昨晚我出声提醒大家灯要掉下来的事呢?还说是我害人被砸,和神秘人的口吻有点像啊!胡天和神秘人有什么关系呢?
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我的思绪,我接起一听,神秘人不男不女的声音传了过来:大侦探,哦,不不!我现在该叫你小偷呢?还是投毒人?被人冤枉的滋味不好受吧?哈哈!
你到底想干嘛?我怒了,这次可是害近百人肚子痛啊,下次又会是什么呢?
嘿嘿,想报仇吗?晚上11点来食堂吧!我刚想破口大骂,却不料神秘人挂电话挂得这么快。
食堂?我一定要把你揪出来,不仅为了我自己,也为那些被你害的同学!我松开紧握的拳头,发现指甲把都皮肤都刺破了。

一个大活人,确切的说一个健健康康的大活人站在眼前,“下药的?”

1

李燕儿还没从惊吓中缓过劲儿来,王九青的问话她甚至都没听进去。

上大学的时候,宿舍里有三个来自海拉尔的姑娘,玲,荣和芳。除了一口标准的赵本山口音外,她们就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了。玲高鼻梁,大眼睛,笑语嫣然的样子,长长的头发高高束起,今天别个发卡,明天换个丝带,再加上身材高挑,腰肢纤细,夏天喜欢穿一条花色艳丽的大摆裙,整个人就像一道风景,惹得人人侧目。她,整天自信满满,飘来飘去,享受着别人的目光。荣是小家碧玉,规规矩矩,穿衣打扮很本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花哨的东西,永远是运动鞋,T恤衫,拿个饭盒匆匆忙忙地赶往教室和食堂。芳长相霸气,一副谁敢惹我,你等着瞧的架势,火辣的东北大姐。有一天她居然留起了长发,穿上高跟鞋,整天云里雾里地唱“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快乐的理由。”唱得我们是一头雾水,后来听说是和体育系身高1米9的班长恋爱了,但又失恋了,难怪穿八厘米的高跟鞋,我暗自想。

“哦,抱歉。我知道你现在可能还处在意识恍惚的状态。等你清醒了我们再谈吧。”说完王九青随手就把门关上了,独留李燕儿呆呆的站在门口。

和这些个性迥异的姑娘们一个宿舍,生活一定不会枯燥。

李燕儿缓了半天才从那种恍恍惚惚的状态里出来,看着紧闭的房间门,李燕儿恨不得一脚踹个稀烂。可本认为可以一战决胜的李燕儿,此时根本没有脸面面对战役的胜利者,她只有忍气吞声的离开。这是她这辈子的第一次。

这不,寒假过后,大家陆陆续续地回来了。先是银铃般的笑声在走廊响起,然后宿舍的门被咣当一声推开,三个人大包小包地拖拽着进来了,不一会,不大的桌子上堆起了小山,玲说,“这是我妈做的腊肠,特别香,大家尝尝。”荣说,“这是我姑给我带的羊排,东北特色,尝尝,别客气。”接着,“咣当”一声,一个罐头瓶子出现在桌子上,芳粗声说,
“我家的牛肉酱!”说完,转身三两下爬到上铺,听随声听去了。

回到厨房,李燕儿准备把这股憋着的火发给小六子。可令她难受的是,这个火根本发不出来,首先此事本就不是光彩的行为,再则大吵大闹还会引来不必要的关注,而战败者明显不需要这种关注。

第二天中午,还没有进宿舍就闻到一股肉香。哈哈,今天午饭可有得吃了,我暗自高兴,果不其然,八个人围着桌子,吃得不亦乐乎。临近结束的时候,荣忽然说,“姐们,不行啊,慢点吃,下个月我们就没有荤腥了,那可不成!”

“小六子,你过来。”

“对啊,不要吃了上顿不管下顿啊!

看着李燕儿轻声轻气,一脸堆笑的样子,小六子不禁脊背发凉。上一次他看到李燕儿这个表情之后,被修理得很惨。

“我看呀,得抓紧时间吃,等下个月那就都成臭肉了!”珍是大姐,见解果然高人一筹。

金沙娱乐场网址,“小姐……”

大家一想,就是啊,天气是一天比一天热了,这些食物怎么放得住呢?

“来,你过来。你早上送饭的时候,是不是把我下药的事儿,告诉阁楼里的那个人了?”李燕儿审问式的问道。

“可我们三天也吃不完啊!”荣哭丧着脸。

“没有,”小六子一口否定,“绝对没有,小姐你还不知道我嘛,答应别人的事我绝对办到。既然我答应小姐你要保密,那我肯定不会说的。”

“有了!”芳啪得一拍大腿,另外七个人齐刷刷地瞅着她。

“你也可以不用嘴说,一个眼神也足可以表达了。”

只见她嗖得爬到上铺,拿下来一根尼龙绳,三下两下把桌子上的食物用塑料袋打包好,再用尼龙绳捆扎好,然后一个健步登上凳子,上半身从窗户上探出去,把尼龙绳挂在了窗户把手上。哈哈,绝妙主意,室外不就是不要钱的“冰箱”吗。哈哈,太好了,于是大家七手八脚把剩余的都装进食品袋,一袋一袋挂在窗户外面,这下好了,一个月我们都有口福了。

“绝对不可能啊小姐,我送饭时根本就没看到老爷的客人。”

第二天中午,我一下课就去食堂打饭,脑子里想着东北特色牛肉酱,三步并做两步奔回宿舍。大家都在,就等我开饭了,荣探出身子去窗户那儿拿肉,“咦?”她边说边把轻飘飘的塑料袋在我们每个人面前晃了一遍,袋子里面空空如也,“肉呢?”荣用东北腔问着我们每一个人,我们也是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没看到?”

芳从床上一个高儿跳了下来,打开门就冲下了楼,不一会儿,她又一阵风似地回来了,手里拿着半截羊排,“楼下宿舍的男生昨晚就给啃光了!”

“是啊。我送饭的时候敲门,可里面没有人,我就进去把篮子放在了桌子上,那时候房间里压根就没有人啊!”

“啊———?!”我们七个人瞠目结舌,哭笑不得!

“中午呢?”

“中午的时候我没进屋,他在门口放了一把小凳子,还把装早饭的空篮子放在了凳子上。所以我就用午饭篮子换了早饭的篮子。”

“你就没敲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