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世界中文悬疑工学大赛  《激情医务职员》

一、怪梦
认识的人都说,张建是个有福气的男人。他老婆刘艳经营的一家私人医院规模很大,她是出名的女强人。张建不用工作,每天就是看看书,喝喝酒,遛遛家里养的大丹犬。有人说他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十几年前他曾经遭遇过一次严重车祸,但除了给他脸上留下条伤疤和间歇性的头疼外,并没有造成大的伤害。从那以后,老婆更是啥都不让他干了,干脆连车都不让他开了,给他雇了个专职司机。
但最近张建有点郁闷,他经常做一个古怪的梦,极其逼真。梦里他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走过一个池塘,池塘边有一个孩子在喊他。他听不清喊什么,但能感觉到,那孩子喊得很亲近,他心里也觉得很亲近。又走了一会儿,他穿过了几间平房,来到一处小屋前。比起周围的房子,这间房子显得有些破旧。一个女人在院子里洗衣服,不算漂亮,但看起来很温柔贤惠。女人看见他,站起来擦擦手,笑着迎向他。然后他就醒了。
这个梦每隔两三天他就会做一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清晰。一个月后,他已经能在梦里看到路边的界碑了,虽然看不清界碑上的字。他还隐约听见孩子喊的是个很短的词,而那个女人洗的是一件劳动布做成的衣服。
张建跟老婆说了自己的怪梦。刘艳听后哈哈大笑:”做梦也能把你苦恼成这样啊。”张建说:”那梦太逼真了,我一辈子都没去过那种偏远农村,怎么会有这么逼真的梦呢?”刘艳笑着说:”没事,我让人给你开点安神药,吃了就好了。”
当天晚上刘艳就拿回来一瓶药,张建看瓶子上啥也没写,就问:”这是啥药啊,连个包装也没有,我一次吃几片?一天吃几次?”刘艳说:”这是进口药,包装比药都贵。你晚上睡觉前吃,一次一片就行。”
张建吃了安神药之后,果然没再做那个怪梦,而且连梦都不做了。刘艳告诉他,人会做梦是因为大脑不能完全休息,吃了安神药后大脑完全休息了,自然就没梦了。张建觉得这药虽然好使,可有点副作用,让人注意力不集中,白天有时也有点迷迷糊糊的。刘艳说:”这药刚吃是这样,吃几天适应了就好了。”
张建反倒有点茫然若失,几天不做梦,他有点想那个梦里的孩子和女人了。于是他决定停一天药,看会不会再做那个梦。第一天可能是还有残余的药性,他没有做梦。第二天他果然做梦了,而且这次的梦比之前的更逼真,更清晰,他清楚地看见界碑上写着”陈家屯”三个字。而且那个女人洗的衣服,是一件劳动布做的夹克衫。
张建把自己的新发现告诉了刘艳,不过他没敢告诉刘艳停药的事,怕她生气。刘艳面色有些沉重了:”梦的细节越来越多,说明你的大脑编的故事越来越复杂,这样下去会精神分裂的。”张建吓坏了:”那怎么办?”刘艳说:”你加大药的剂量吧,一次两片。”
张建说:”可是我怕药的副作用太大了。”刘艳笑着说:”你忘了我是医生?”张建说:”你是医生,可你主修的是整形专业,对脑子的事行吗?”刘艳说:”就算我不行,我手下那么多医生都是高手,他们敢给老板的老公乱开药方吗?”
刘艳说的有道理,张建也就听了。不过他没吃双份,反正一次一片就不做梦了。

本文参加【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征稿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原标题:孩子发烧,你信医生还是信网络?

“我很痛苦”她说完闭上眼睛,精心勾画的红唇紧紧的抿着,头微微又仰,整个身体蜷缩在沙发里。

当父母的在生活中最怕的事情,莫过于孩子生病了。孩子如果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家长难免会六神无主、心急如焚。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从事三年的心理诊疗,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从富裕不知足也到穷困无退路,从貌美资源多到丑陋苦挣扎。这些人找到我都有同一个原因——“我很痛苦!帮帮我”。

图片 1

《病人》

也许很多年轻父母都有这样一个习惯,遇到不懂的问题首先想到的是上网百度查询,孩子生病了更是如此。医闹事件频发,用药安全事故屡见报端,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宁可选择在网络上求医问药,也不愿轻易送生病的孩子去医院。

<一>

下面这段文字整理自天涯网友@皮蛋瘦肉饭发的一篇帖子,他最后提出的观点其实也是我今天写这篇文章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次的病人和见过的许多年轻女孩一样,有青春有美貌,却纠结在感情/金钱里……

小孩10个月,已经连续间断性发烧10天左右了,最高39.6度,低的时候也在38度左右!

“不,医生,不是这样的”未等我说完,她就打断了我。

第三天去医院,查完血医生说是病毒性的,吃点感冒药和退烧药没问题,继续观察看看!其实我也觉得小孩感冒不是大病,所以前三天降温基本都是物理降温,温度实在超过38.5就用美林。

“哦?”

第五天,发烧还在继续!精神状态起伏不定,发烧那会儿精神差,烧退了又好得很!又到医院,医生说娃儿发烧时间有点长了,可以考虑下打退烧针。我有点动摇,我知道打针不好,但是娃儿确实发烧时间有点长了,但是老婆坚持不打针,她在网上看到说,小娃儿发烧打针吃药是一个效果。医生说可以,如果娃儿明天后天还在发热,必须来医院!

“我来到这,原因说来很简单……”

第七天,美林的退烧效果开始减弱了,也就是说吃美林效果不大了。医生说要考虑输液降温,老婆不干,说娃儿太小不能用抗生素,买了肛门降温药回去。医生提醒,如果明天还发烧必须要来输液了。

“你说说”

回家老婆一个劲的在网上搜,看网上说小孩子千万别用抗生素的那些。第八天的时候孩子还在发烧,我忍不住了,要带孩子到医院输液了,她坚持不让。还说网上说的没事的,小孩子发烧时间长点都是正常的,去了医院医生就要用抗生素了!

“我经常做梦”

我有点冒火了,就说抗生素不好也看是在哪个时候撒,娃儿都烧了嫩个久了,烧出问题啷个得了嘛!老子宁愿用抗生素消炎退烧有点副作用,老子都替娃儿认了,也比现在烧起来看到造孽!

“做梦?”我重复了一遍

第九天,无视老婆的存在,直接把娃儿带到医院输液,医生开的单子我看了,头孢类抗生素配合微量地米(激素药),因为到医院的时候娃儿还在发烧而且到了39.3度。我有医生朋友,虽然不是儿科但多少懂一些,我打电话问了下朋友,他说剂量和用药都没有问题!于是开始输液……

“对,做梦,不是那种休息不好做梦,是反反复复做同一个梦”

老婆知道了,跑到医院又和我闹!跑去喊护士把娃儿的针头拔了(被我阻止),还准备去说医生(被我拉回来了),还说要去投诉他们滥用抗生素!还打电话给我朋友,说他龟儿是个庸医!最后的结果……恋爱到结婚一共10年,我第一次锤了她!

“哦?你记得内容吗?”我来了兴致,直了直身体整理一下衣服。

娃儿在输液第二天后,病情完全好转,之后有点轻微咳嗽,吃了点药也好了!医院要求输液3天,第二天后我没有去了。因为我发现第二天用药还是有抗生素,但是没有激素药了,第三天我怕还要输抗生素加上娃娃基本好了,就没去了。

“我当然记得,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还没有醒来,仍然活在梦里”她突然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我被盯得不舒服,转移了话题“你说说内容”。

在这里各位不要以为我娃儿是充话费送的,我老婆比我更加爱我们的孩子,但性格非常强势,说直白点就是太自以为是了!打了她之后,当然结果不好,各种和我讲道理要离婚等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平时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是让着她的,谁让我摊上这么个老婆呢……而且我爱她。

<二>

最后我想说的是,最近看到不少关于孩子和医生的问题,我奉劝大家一句,网上或者书上的东西,可以相信,但绝不能全信!毕竟你我都不是专业人士..如果上上网或者看看书就能成为医生,要医院来干嘛?

她绷直了身体,原先的姿势也转换成了坐正

……

“我梦见我被人杀了,可是,我不是我了”她说完警惕的看看周围,像一只警备状态的小兽。

小编说:

“你不是你了?”我有点懵

做父母的总想给孩子最好的保护,孩子生病了打针吃药本是很平常的事情,可在新一代的年轻爸妈这里,事情就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