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家坎的回忆》二

胖鬼失了小帽,再也没法让人头痛,前来许愿上供的人就少了。胖鬼没了供品吃。几天就瘦了下去。胖鬼看着腰间日渐宽松的腰带,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心想:往日自己手中捏着那顶小帽,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真是呼风唤雨,日子过得为所欲为,好不快活。如今小帽让瘦鬼拿去弄坏了,谁还来给我上供?恐怕连乞讨也无人施舍气了。不行,我得想个办法才是。

在阴曹地府的鬼门关,有两个,一个是胖鬼,一个是瘦鬼,碰见了。胖鬼正在鬼门关当班看门,盘查过往鬼魂。

由扵地理条件的限制,胡家坎村是週围所有村子里最小的村落。它西北面临水,东面和赵家村虽然相邻,地势却高出一大截,南面虽和地势相同的桐子树村連在一起,却被一条古道隔离开来。所以,这个仅有两百多户人家的小地方,也被地方政府为了便扵管理的缘固,划为一个行政村。这样的划分,而且年代久远,可能会推算到宋代以前,所以,“胡家坎”村虽小,名声却远在全县任何村落之上,称得上名声赫赫,历史悠久。

胖鬼边想边走出鬼门关,径直往山下走去。走到山脚,见旁边一座破庙,香火很旺。胖鬼悄悄往里一看,见香案上供品很多,猪头狗肉、佳肴美酒,把香案都堆满了,垒得像座小山似的。许多香客还提着大包小包,不断地往庙堂里挤。

瘦鬼背着药罐,准备去阴司街拣一味补药,来炖嫩鸡仔吃。

这个人口不足一千,耕地仅有一千多亩的小村莊,按当时人民公社体制的规范,划设为六个生产队,北面临清江河那段为一队丶二队,西面临南河那段为三队、四队,南面贴进古道那段为五队、六队,整个村子,六个生产队的人口和土地,基本均匀。

胖鬼正看得眼馋,忽见一个香客走了进去,因那个香客容貌十分古怪,手里又无香烛供品,胖鬼因此特别注意。那香客走进庙堂,既不下跪,也不上供,朝傀堂上的神像笋了一眼,嘴边不禁漏出一丝乡蔑的冷笑。胖鬼耳自惊诧,却一眼瞅见神像悄悄地从怀里摸出一面市镜,对着那香客晃了一下,又用手指轻轻一敲,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慢慢地传布开去,萦萦绕绕,在庙堂四周经久不息。那香客吓得面色灰下跪在地上唯头不止,血流满面,嘴里连连说道:小不知天高地厚,冒犯神像,请神爷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瘦老弟,胖鬼看见瘦鬼,就叫起来,是你吗?老朋友!

奇怪的是,村子的中心,却没设在交通相对便徢的古道旁的五队或六队,而是通过一条青石板铺就的老路,而设在北临清江河的一队和二队之间,离那座有名的水神庙旁,修迠了几间土墻瓦屋来作村办工室。这是很早年间里便如此佈局,好多年都是在这里为公的。

神像似没听见,将古镜逼近香客一照,厉声喝道:孽畜,快显出原形,我可以饶你不死!

好久没见着你啦!

这座水神庙,庙里供奉着川西平原上所有百姓人家都尊敬的李冰父子神像。庙宇虽不很大,却远近闻名,说起来还有很多故事,,,,,,,,,.,,新中國成立后,虽然经历多次除神运动的冲击,而这两爷子的“神位”却安然无羔;因他们的功绩,早已扎根在川西老百姓的心里,没谁能够动摇得了他们的地位。就在那場相当猛烈的文化大革命中,城里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革命小将们,来到这儿,想把李冰父子的神像拖下神坛丶捣毁,把革命进行到底,谁知,他们拿着绳索,扛着红旗,浩浩荡地走到胡家坎时,却看見满村满田都是人,手里都拿着锄头、钉耙、镰刀之类的家伙,大部份都是本村人,其中也夾着很多外村人,看到这劲仗,这批红卫兵便傻了眼,知道今天遇倒了对手,这些识字不多,力量却比他们大得多的泥腿子,他们是惹不起的,便空喊了一阵口号后,焉梭梭地退回了县城去了。就这样,方园几十里地界上,奇迹般地、完整地留下了这座水神庙,而且那么完好无損地,屹立在胡家坎村的北村头。两尊神像,虽经无情岁月,虽经风风雨雨,依然端座在庙堂上,接受人间给与他们应有的供奉。

香客全身发抖,苦苦衰求道:神爷,我愿意现出原形,求你把收起来吧。说罢,身子蜷缩一团,冒出一股青烟,青烟散去,只见一堆白骨躺在地上。

哎呀!瘦子也惊奇地叫道:胖,没想到在这儿把你碰上了。

进入大门的正中,他父子二人依礼而座,他们的面前的神刋桌上早迟都香火缭绕,供品翻新,根本不知道是谁如此虔诚,只知道这里常常人来人往,而都以长者居多,妇儒为众,在那些扫除迷信,推倒一切神灵的日子里,有不少信众,知道只有“胡家坎村”才有这座还存在的庙宇,便呼朋換友,从好远、好远的地方,悄悄地来到这座水神庙,(他)她们虽然知道这两爷子並非自已想敬的神,但“有”一一一总比没有更强的心理支使着他们,在这儿才能找得到心里的安慰,才能让自已心里得到平静和安宁。来的有年轻女人,有携儿带女的中年妇女,也有些上了年龄男性长者,其中不乏也有年轻女子,来为感情之事,或作祈求,或作许願,也有来到这里,便泪流满面,向座在上面的两尊大神,牛头不对馬嘴地,叙说自已的痛苦和烦恼,,恼,,,,,,,,,,,,叙说那些儿女情、生死恨的桩桩心事,,,,,。如果这两尊泥塑之身,真有生命的话,自己也会听得哭笑不得,不知如何是好。

神像喝道:你既是一堆白骨,变成人形,岂不是要害人吗?

两个朋友握手、拥抱,彼此打量着,都高兴得不得了。

白骨鬼说道:我原是一个修炼千年的孤魂野鬼,变形混迹人间,确实做了不少坏事,不过我现在很后悔了,望神爷给我一次改邪归正的机会吧。说罢,向神像爷丢了一个眼色,又从怀里摸出厚厚一叠阴币放在神像脚边。

胖鬼说:瘦老弟,你这些日子在做些啥呀?怎么好久都不见你的?

神像装没看见,说道:’‘念你还有改恶从善之心,这次就饶了你,你好自为之吧。说毕收了宝镜,仍揣入怀里。

金沙娱乐场网址,哎,瘦鬼叹了口气,说:你看我这个样子,长得骨瘦如柴,皮包骨头,寻遍天下名医,吃尽四海补品,也不见身上多长出二两肉来。反而越吃越瘦,越补越虚。从头到脚,除了这张鬼皮子,就剩一具鬼骨头了。哪里还敢出门呀!

白骨鬼深深一揖,道:多谢神爷一番好意,大恩大德定当来日重报。只见一道白光闪过,退出庙门溜走了。

胖鬼说:你这就不对了,瘦老弟。瘦有什么不好?人瘦如铁,百病不来。门都不敢出,害怕别人讥笑你么?

胖鬼躲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暗自惊叹道:天哪!我还以为我那个小帽就是天下奇宝,没想到他这面镜子比我那小帽还神奇百倍!真是山外有山,奇中有奇埃要是我也有这样一面镜子,这辈子不是郭吃不穷,穿不穷,子子孙孙都不受穷了吗?想到这里,他忽然一拍脑袋,心里顿时有了主意:找个机会把那古镜偷来,不就是我的了么!对,就是这个办法。俗话说:都有打磕睡的时候,我就不信没有机会下手。哈哈!真是,焉知非福?失了一顶帽子,换回一面镜子,值得!值得!胖鬼打定了主意,便躲在庙门前的一颗大树后面,观察里面的动静。寻找下手的机会。他等了一阵,见神像又用那面古镜收了不少供品,还没有一点歇气的意思。他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又觉得口干舌燥,腹中饥饿,便想:这鬼神像的心比我还贪哩,收那么多东西了还不歇气,我还是去填饱了肚子再来等吧。于是离了大树,去附近找饭馆吃饭去了。

瘦鬼摇了摇头,说道:讥笑倒不怕,有什么值得讥笑的?我是担惊受怕呀!天出门,怕被雨水淋散了架,摔在地上爬不起来;刮风天出门‘,又怕被一阵旋风卷跑了,连尸首都找不回。平常在家,也总是关门闭窗,坐在屋里一听风吹草动,就怕得提心吊胆,担心棚顶一根茅草落下来,也会把我这身瘦骨头劈成两半。胖大哥哟,你说我这日子怎么过嘛。说罢,竟当着众人的面,呜呜地哭了起来。

再说胖鬼刚走,就有一高一矮两个从这里经过,走路走得累了,又见天色已晚,便走进庙来,准备在庙堂里过夜。长得高的那个秀才,看见堂上那座鬼神的木像,便说:今天天气太冷了,我们把这个木像烧燃了烤火吧。

胖鬼本想安慰他几句,可一时又想不出适当的词语,只好站在一旁干着急。

矮秀才忙制止道:这是人们信奉的鬼神,不可损坏。

瘦鬼哭了一阵,抬起头来,看了看胖鬼,又间道:鬼哥,你咋吃得这么胖?

神像听见高个秀才的话,气得咬牙切齿,但一听见矮秀才的说话,又感到一阵欣慰,不禁自语道:那高个子太凶狠了,我惹不起他,还是先把这矮的一个吃掉再说吧。

胖鬼说:我有个小帽,给谁戴上谁就头痛,一头痛,他们就给我许愿上供,所以我吃得胖。

矮秀才正跪在神像面前,虔诚叩拜,刚好听见神像说的这些话,气得他一下跳了起来,抬手便将神像推倒了,冷冷地哼了一声道:今晚确实太冷了,拿把火来把这木像烧掉吧!

瘦鬼一听馋得不得了,心想:怪不得他那么胖,原来是有那个小帽呀!如果我有了,就不用去吃那些、胎盘之类的补品了。便哀求说:胖大哥,把小帽借给我用用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