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里的阴灵

那日,晴。

“迎接旅客的各位请注意,由墨尔本飞往本港的航班将于13时23分到达本港,请在T3航站楼国际到达出口等候下机旅客!”机场的广播刚刚播完航班到港信息不久,就看见一个穿着随意,顶着一头黄色大波浪卷头发,头戴墨镜的小个子女生正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步履匆匆地朝外走着,她就是王亚萌。

一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男友王伟打来的。约我次日在温馨酒吧见面,说要介绍一位朋友给我认识,至于是什么朋友,他在电话里并没有说明。

简然和王亚萌在同一所高中上学,但她们不在同一个班级,虽然不同班但是简然却是王亚萌高中时候最好的死党。高中毕业后,因为王亚萌的家庭环境还不错,加上她的父母觉得以自己家的条件应该要女儿出国读书,做个“海龟”也可以在亲戚朋友面前炫耀一下,同时也能学成归来帮助家里的事业,父母就总觉得要喝点“洋墨水”才算正正的大出息,正因为这样的想法驱使,王亚萌参加完高考,父母就把她送出了国。虽然一个在国内一个在国外但是她们任然是很好的朋友,每次王亚萌学校放假回来一定要见见简然。说来也怪,她们两人友谊的开始竟然是因为一个男生!在高中这个对爱情还懵懵懂懂的年纪时,学习成绩不是很好的王亚萌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喜欢上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这个个子高高瘦瘦的男生在学校篮球场上打球时,就是那么巧,在传球的过程中不小心把正好抄近路去上厕所的王亚萌头给打了,正准备发火的王亚萌在头被球打的晕晕乎乎的状态下看见了连忙向自己跑来道歉的男生,这就是王亚萌与那个男生的第一次遇见,也就在那一瞬间,王亚萌的心被狠狠的打了一下,记住了这个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人,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声音。

次日,我按约定时间来到温馨酒吧。酒吧的人不多,我一眼就看见王伟和一位面色苍白的男人坐在一起,王伟冲着我摆摆手,起身帮我拉开座位,介绍道:我女朋友,夏言。我则礼貌地冲着男人微微一笑。

缘分就是这样的奇妙不可琢磨,王亚萌打听到了那个男生叫戴奇,当时正好简然就是这个叫戴奇的同桌。但是当时的王亚萌不认识简然,为了认识戴奇的王亚萌也是豁出去了,王亚萌用了最简单的方法先从同坐的简然下手,直白的说明自己的意图,想要简然能帮她传传情书什么的,那时的简然也是单纯,也没有多想就答应帮助王亚萌,就这样一来二去的,虽然感情的事闹得学校沸沸扬扬,但王亚萌和简然却成为了好朋友。直到现在简然自己都很纳闷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会在高中那么繁重的课业中,答应做王亚萌的“信使”,而且还帮王亚萌问关于戴奇的情况。现在回想可能有的时候一段坚固的友谊就是一些小小、怪怪的事情开始的,也有可能是缘分的牵引,冥冥之中已经决定。

王伟指着男人对我说:我朋友刘宇,一位登山爱好者,最近一次攀山经历很离奇,知道你对奇闻怪事感兴趣,特地约你出来听听。

“清水,明天医学交流会就要开幕了,我早上会走的很早,有可能要到晚上才能回家,你看看明天你和然然吃的菜呀什么的够不够,我不在家你也不好出门买,趁我今天在家如果需要就去买一点,再问问然然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你一起去买一点!”向敏一边清理着餐桌一边说道。

在我想像中,攀山爱好者,一定是皮肤黝黑,身材健硕,动作灵活,精力充沛的人物。

“要开一天吗?那晚饭还做你的吗?菜嘛,我看看,够我和然然吃的了!我等下问问然然,看她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出门去买。”简清水边洗碗边说道。

可眼前这位身材瘦小,肤色苍白,身着西装,要不是有一双灵活之极的眼睛,真看不出来他有任何突出之处,他瞧了我一眼,笑着打趣说:你小子艳福不浅呀!有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晚上的情况我也不好说,到时候我电话你吧,我都不要紧,你把然然照顾好就行了。”

王伟自豪的笑着羡慕了吧!哈哈羡慕就赶紧告别单身呗!

“知道了,放心吧!你又不是出差,就一天时间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

我不理他们的调笑迫不及待地问道:你的离奇经历,可否说一说?

“恩!”向敏笑着说道。

他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有些紧张地说:是,不过我总觉得这事还没过去,而且有东西一直跟着我!

收拾好厨房出来的简清水看见站在阳台上的简然,走过去对简然说道:“然然,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明天你妈妈要去开会,就我们俩在家!”简清水问道。

我瞧他一脸的严肃,并不像在开玩笑。于是催促他说:快把你的经历讲出来听听!

“没有特别想吃的,随便什么都行的,实在说想吃的话,就给我买点水果吧,想吃了。”简然平淡的说道,其实简然没有很想吃水果,只是那天听见简清水和向敏的对话后,内心也有触动,不想再拒绝自己父亲的好意。

他瞧了一眼我们,缓缓说道:我特别喜欢攀山,所以组织了一支攀山队。队里算上我一共五个人,都是我大学同学。我们每年暑假都会组织一次攀山运动。这一年也不例外,我们提前便开始商量去哪里攀山,队员王亚说:去我们家乡吧!我的家乡有一座不知名的小山,不过老人们不许任何人攀山,又不说为什么,很奇怪。

“好的,没有问题,我等会出去看看有什么好水果给你买一点!”简清水听见简然说有自己想吃的就开心起来,但是简然看不见因为自已一句简单话语就开心的简清水的表情。

当时我说:一座小山在怎么奇怪也没什么攀登的价值,我们应该进军高山。

“外面还在下雨吗?”简然对着外面说道。

队员陆羽接道:对,高山才是我们征服的目标。

“恩,还在下,不过下的很小!”简清水不知道简然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王亚白了一眼陆羽,攀高山要用很多时间和金钱,就我们现在的装备能攀下来吗?

“我站在这里听不见雨的声音,但是能感觉到潮潮黏黏的空气。”简然似乎话里有话。

这话有理,我沉思了一下,宣布道:那就去王亚的家乡吧!说完,我扫了一眼队员们,他们虽然都没有提出异议,但是脸上明显不悦。我只好给大伙打气,小山也是山,都有攀登的价值,而且我们还能探索一下那座山到底有什么秘密。

简清水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抬起手想拍拍简然的肩膀,但是刚刚准备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那给你买菠萝吃吧,酸酸甜甜的。”简清水说道。

队员们这才稍微提起一点兴趣,我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这几年的不断攀山,几乎花去了我所有的储蓄,我想队员们的经济情况也和我一样,捉襟见肘。

“恩!”简然轻轻的回答道。

我忍不住打断他的话道:可不可以直接一点

这几天三户市的天虽然没有放晴,但是雨似乎小了一些,在这几天断断续续的濛濛细雨中总感觉可以看见阳光的影子。雨短暂的停了一阵,简清水买完东西走在回家的路上,脑子里想着简然的事,想着那一条奇怪的短信。

刘宇说到一半,突然被我打断。显得有点恼怒,瞪我一眼继续说道:唉!现在我是非常后悔当时的决定,这次攀山,我们五人只回来了我和王亚俩人,而王亚现在在精神病院里。

“简叔叔!”一个简清水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紧皱着眉小声嘟囔:这算什么故事,刚开头就结尾了?王伟赶紧拽了一下我的衣角。

简清水看着一个拖着箱子向自己快步走过来的娇小身影,那熟悉的声音应该就是王亚萌的,但是他又不是很确定,简然不是说她出国了,怎么会在这里听见她的声音呢?正想着,王亚萌已经走到了简清水面前。

刘宇好像没看见我们的小动作,他继续说道:简单点吧!我们来到了王亚的家乡,他的父母知道我们要去攀山把王亚臭骂了一顿,这举动更挑起我们对这座山兴趣。说到底还是我的过失,当时要是肯听王亚父母的话,不偷偷的去攀山也就不会失去三个好伙伴

“简叔叔,石头呢?石头在家吗?为什么这几个月都联系不上她?出什么事了吗?石头换联系方式了吗?”王亚萌看见简清水,二话不说的直接问。见简清水没有回答,接着说问道:“是不是石头出了什么事?是不是病了?”王亚萌看了看有些憔悴的简清水。

讲到这里,他突然哭了,一个大男人呜呜的哭声,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我和王伟对望了一眼,都不知道该如果安慰他,还好他自己慢慢停住了哭,用黯哑的声音说道:我我感觉我也会死的!

“简叔叔,你倒是说话呀,我都急死了,这都三个月没有联系了,石头到底怎么了,以前从没有怎样的,正好我这几个月学校有考试,也不能回来,我这一放秋假连家都没有回就直接奔这儿来了,石头怎么了?”王亚萌很着急的自顾自的说着。

我看出他的神色有一种近乎绝望的恐慌,我想我能够帮助他,因为我的家族有一种特异功能,这种特异功能感应到死者的灵魂,通过和死者灵魂的接触,来了解阴灵的是不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只要阳间的人还了阴灵的心愿,阴灵得到了安息,就不会再闹了,人们管我们叫做灵媒。

“萌萌,萌萌,你先不要急,然然没有生病!”简清水说道。

我正沉思着,刘宇从他身后的包中,取出了一块骸骨来,接着说:攀山的过程就不要说了,这座山不高,我们攀得一点也不费力,到了山顶后我们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发现了一座坟墓,山顶有墓穴是很怪,我们围着墓转了几圈,并没有什么发现。

“太好了,没有病太好了,那我算放心了,我还以为石头检查出什么癌症或者什么不治之症了呢!担心死我了!我下飞机就直接赶过来了!”王亚萌捋了捋自己慌张的胸口松了口气说道。

这时,王亚突然捂住肚子把背包挂在了墓碑上说了句:尿急!而就在背包挂在墓碑上的那一瞬间,墓碑突然沉下去,露出一段楼梯来。

看见这样为简然担心的王亚萌,简清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简然的情况要全部告诉她吗?“萌萌,你不要担心,这个点下的飞机吃过饭了吗?”简清水问道。

我们又惊又喜,所有人都主张下去看看,没准能在古墓里发现什么金银财宝,晓宇年纪最小,他首先跑到了前面蹬蹬蹬跑了下去,我急忙扯着嗓子喊他,他像是没听见一般,我的喊声刚落,只听一声惨叫,王亚要跑下去看。被我一把拉住,就在这时墓穴里突然冒出一股青烟,我只觉头脑一沉就昏了过去

“在飞机上吃了一点,我还不饿,就是挺担心石头的!现在石头在哪?在学校吗?她的电话关机,你告诉我她现在的联系方式吧!”说着王亚萌拿出自己的手机,准备更新自己手机里简然的联系方式。

等我醒来的时,手里就握着这块骸骨。身边的两个队员没了呼吸,王亚处在昏迷中,晓宇在墓穴里,我扯着嗓子叫了几声,没有回答,估计也死了,等我把王亚弄醒之后才发现他疯了。说着说着刘宇双手紧握,力道之大使指节隙发出格格的声响来。

此时的简清水脑子很乱,他不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况要怎样处理才好,是直接把简然的情况告诉王亚萌呢?还是编个谎话先骗骗她?然后问问简然的意思再说?

我忍不住说:有时候,灾难是无法避免的,就像冥冥中早就安排好的一样。边说我边伸手去摸那副骸骨,当我的手接触到那块骸骨的时候,四周的环境突然变了,眼前是一幢黑色的古建筑物,隐约透着一股邪气。我慢慢走过去,门是虚掩着的,轻轻一碰,开了。呼啦,一阵阴风扑面,我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简叔,简叔,简叔!”王亚萌看见不说话的简清水轻声叫道。

一袭白影,飘到了我的面前,我眼睁睁看着白影在慢慢地朝我逼近,最后把我覆盖

“恩,恩!”简清水回过神的应道。

忽悠一下,我惊醒过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脸上大汗淋漓。我急忙放开骸骨,只听刘宇叹了口气道:我想这块骸骨可能和他们死有关,所以我就把它带了回来。

“简叔,你怎么了?你告诉我石头现在的联系方式呀,快点!”王亚萌催道。王亚萌抬头看见表情僵硬思绪飘忽的简清水,直觉觉得刚才简清水绝对有问题,简然肯定出了什么事,而且是大事!顿时又慌了神,看着简清水。

我陡地一震,大声道:你不该把她带回了!这句话完全是我无意识间说出来的,连我自己也不太明白,脑子里突然就闪出了这句话。

简清水看着王亚萌的脸,也看出了王亚萌的怀疑,突然就做了一个决定。“简然在家呢,没有生病,你现在还有别的事吗?要是有事你就先去忙,等有空了再到家里来看简然,你要是现在没有事,就跟我上楼吧!”简清水坚定的说道。

刘宇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当时,我很害怕,扶着王亚用最快的速度下了山,在山脚下我们遇见了村子里的一位老者,老者指着我手里的骸骨,语无伦次地说:你不该把她带下来,天意灾祸老者边说边咧咧跄跄地跑了。我当时是想扔掉骸骨,可不管仍到哪,它都会跟着我

王亚萌听见这样说的简清水反而有些害怕了,她觉得简然可能发生了什么比生病还要严重的事。“我没有其他事,石头现在在家我就上楼找她。”

我皱着眉,发现刘宇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神色有些闪烁,我想这其中必定有所隐瞒。

简清水接过王亚萌手中的拉杆箱,和王亚萌一起上了楼。简清水打开家门,王亚萌走进家里,就看见向敏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脑,她觉得奇怪,这个时候向阿姨怎么会在家里?一般都是简然放假才会在家里的,现在也没有放假呀?家里很安静,是听见墙上的挂钟在滴答滴答的响着。坐在沙发里面的向敏听见开门的声音,朝门口望去,一眼就看见站在玄关的王亚萌,眼神透着惊诧,怎么王亚萌这个时间出现在家里?

于是我打断他的话道:我想你忽略了某些细节吧?

“萌萌,你,你怎么…”向敏对于站在那里的王亚萌感到奇怪,不仅奇怪为什么王亚萌会出现,更奇怪简清水既然把她带到家里来了?难道简清水已经告诉王亚萌简然的情况了?一时间向敏不知道说什么了,愣在原地。向敏看了一眼简然的房间,简然安静的躺在床上睡觉,便连忙转身走到王亚萌面前,将她拉到自己的房间。

他掩饰地说:没有,我所经历的就这些。

“萌萌,你怎么来了?”向敏问道。

我望着他,他接连喝了好几口酒,突然站起来说:我有事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约。然后就在我的注视下逃一样的走了。

“向姨,你怎么在家?”王亚萌对于向敏的在家非常奇怪。

我瞧着他的背影说:你朋友恐怕活不久了。

“你先说你怎么来了?不是在国外念书吗?”

别胡说!王伟有些不悦。

“先不说我了,你和简叔快告诉我简然到底怎么了?”王亚萌着急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