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秦时同人之纵横篇】剑本无心,驰骋有义(一)

从前,有个后生名叫卫庄,以打猎为生。马樱花,为人贤淑,又挺能干,的过得十分和睦和美满。

第二章 护乡鬼的由来

图片 1

有一次,邻村演戏,白天投有工夫,吃过晚饭以后,他嘱咐妻子小心看门户,自己就独个儿去看夜戏去了。

第二天,老公才把村里护乡鬼的故事讲给毛碧华听。

盖聂卫庄

这天夜里,满天,没有月光。他平日就胆子很大,为人情热。因为,去邻村的路又挺熟悉,所以,没有打灯笼,他也满不在乎。

村子里有三个鬼,而且这三个鬼不招惹本村人,专找外村人麻烦,有借宿的,有过路的,有来作客的……反正,只要不是本村人,就很有可能被鬼缠上。

风越来越大,它呼啸着掠过每个地方,地上的沙石都被卷了起来。天空中的乌云翻涌,仿佛要吞并天地。一道雷电划破天际,不一会瓢泼大雨便冲刷而来。

出村后约走了三里多远,他瞧见有个灯笼,从右边抄小道斜插过来,走在了他的前面。

人们把这三个鬼叫护乡鬼,村里人并不怎么怕护乡鬼,但若家里来了客人却又是别一番心情,基本上的人都会提心吊胆。

“师哥,你看到了吗?连老天都这么给我们面子。”

卫庄寻思:这人也许是个看夜戏的吧!不如赶上几步凑在一块儿,也好作个伴儿。于是,他一面思索着,一面加快了脚步,就赶了上去。

为什么他们专找外乡人麻烦呢?据说是生前曾经被外乡人骗过或有过过节。

天地间,两个少年手持长剑相对而立。他们的衣衫已经全部湿透。雨水顺着碎发不断地流下。

说也奇怪!他与那灯笼不过距离三十多步,但紧赶慢赶,距离依然那么远,总是赶不上。这事情就奇怪了?为什么越是赶越赶不上呢?

有一个是跟外乡人恋爱被骗了,而她生前心地善良,死后总怕有人找村里姑娘麻烦,所以变成护乡鬼专门守候村子。

盖聂:“小庄,这一战非要不可吗?”

因此,他便高声地招呼道:喂!前面的,等一等,咱俩一块儿去看戏不好吗?但前面打灯笼的没有回答,提着灯笼一直朝前走,似乎越走越快了。卫庄很纳闷:这个人真有些不懂人情,让别人趁点儿灯光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这么呢?

有一个是跟外乡人一起做生意,结果被对方算计了,所以他死后冤魂不散,变成护乡鬼专门守候村子。

卫庄:“到现在你还在说什么傻话!今天我们必须有一个人倒下,否则这场斗争就永远不会结束!这些你很久之前不是就很清楚了吗?”

又赶了约有三里多路,他瞧那个灯笼一拐弯,就拐进小牛庄里去了。

还有一个是为了保护森林被洪水冲走的,这个护乡鬼最没攻击力,只要不破坏森林,他基本上不缠人。

盖聂:“好,我可以和你一战。但是今天的战斗无论输赢,我都不后悔曾经是鬼谷弟子,你的师哥。请你也不要后悔。”

卫庄想:令晚,我倒要瞧瞧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便盯梢跟了进去。不料那个灯笼突然一晃,就翻进一家院子里去了。卫庄想:这事就越来越怪啦!要是个贼,为什么要提灯笼呢?不是贼,为什么又要翻墙而过呢?今夜,我倒要将这件事儿弄个明白才好。他见土墙不高,一耸身子,扒住墙头,也就翻了进去。

但是,有一年,据说他缠死了一个来收购百年古树的外乡人。

卫庄:“师哥,我曾经发誓一定要亲手杀了你。如果今天不能如愿,只能怪我技不如人。如果今天死在你的剑下,或许那就是我的命。我不会怪任何人。”

院子挺大,有西房三间,从北边的窗子里透出了灯光,里面有纺纱的声音。不料那个灯笼轻轻的在窗棂上一碰,火花四溅,忽然不见了。

因为这三个鬼,外村姑娘很少有人愿意嫁过来的,即便嫁过来也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里躲上几个月,等有了身孕才敢出来走动,据说有了身孕护乡鬼就不会麻烦她了,因为她肚子里有了本村人的血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就是本村人了。

当双剑相碰的那一刻,冷冽的剑光混合擦出的火花与天地间闪电构成一幅惊天震撼画面。这场决斗足足耗费了六个小时。两人皆已精疲力尽,身上剑伤累累,带着血色的雨水不断从他们身上流下,与地上的雨水混为一体。

这事真是奇怪,这事比看戏还热闹哩!

最可怕的是那个被骗的生意人,因为他专门找的对象是男的。

“咣当”一声,卫庄的剑被盖聂打落,与此同时,盖聂的剑抵在了卫庄的脖子上。

卫庄走到窗外,从一道纸缝里朝里一瞧,有一位浑身缟素,脸上挂着泪痕,坐在炕上纺纱,纺车嗡嗡地发出均匀的声音,在纺车前面则蹲着一个东西,似人却又不是人,它脸色惨白又浮肿,舌头吊得老长,眼神阴鸷,闪烁不定,露出一股可怕凶横的神气。

男的不会怀孕,因此哪怕做村里人的上门女婿,他也得时刻提防。

卫庄输了。

少妇似乎没有察觉到有个怪东西在自己眼前。每当她将纱引长的时候,怪东西就从中将纱给拉断了。这样一连几次,她就停下不纺了。低垂着头,就像是断线一样从脸上扑簌簌地朝下落个不停。这时候,怪东西忙将一根带子从梁上掷了过去,拉过来,打了一个死结,就过来拉起少妇,催她把自己的脖子伸进圈套里。

所以,嫁入的女人倒也有,敢到玉谷村来当上门女婿的就几乎没有了,除非是本村的。

他惨淡地轻笑“看来我注定要输给你了,师哥——动手吧”他闭上眼睛,即使内心有太多的不甘,可是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的确确是输了,在这个人面前,他从来就没赢过。

卫庄这时明白了,这个怪东西就是吊死鬼。

毛碧华嫁过来的当天晚上,老公家人便偷偷在他们新房门口贴了八卦,在床角边涂抹了大便……还在火盆里洒了盐。

盖聂静静地看着他,却没有胜利的喜悦。手中的剑迟迟下不去。他深深地明白,这样的结局从来都不是他想看到的。为什么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为什么同门的师兄弟非要这般自相残杀?

眼看少妇要遇害,卫庄不由的在窗外猛喝一声:,千万别自寻短见,有我在这里呢!

村里人说,这些都是防止护乡鬼上门的方法。

“你还在等什么?师哥。”卫庄冷冷的声音响起,“动手啊,你是想让我多体会一下临近死亡感受吗?”

突然,灯影一晃,吊死鬼立刻就不见了。少妇打了个寒噤,仿佛从迷惘里清醒了过来。于是就隔着窗户问道:外面是谁呀?为什么闯进我家院子里来?

自然,这些都没让毛碧华知道,她是第二天才知道这么回事的。

盖聂的剑又近了几分,他看到鲜血顺着卫庄的脖子流了下来,持剑的手竟在不由自主的发抖。

我叫卫庄,是救您来的呀!

毛碧华老公家姊妹多,兄弟少,因此婆婆一开始待她很友善,宴席之后又再三嘱咐她要小心。

“小庄…”他喊他,声音疲惫而沙哑,还有几分祈求。

少妇打开了门,让他走进屋里,朝他上下一打量,见是条彪形大汉,双目炯炯,神采奕奕,约有三十多岁,非常正派。

毛碧华非常乖地按照婆婆的吩咐行事,尽量不一个人独处,尽量不多说话。

卫庄的心里升起一阵怒火“你究竟在犹豫什么?!我让你动手!”卫庄的怒吼与轰隆隆的雷声混为一体,他怒视着他“师哥,不要让我觉得你是一个懦夫,一个连剑都拿不稳的懦夫!”

这位,不是常在后山上打猎的吗?

可是,再怎么沉默,毛碧华还是感觉怪怪的,总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盖聂终究下不了手,他无力地松开了手中的剑,转身离开,他的背影颓废而狼狈,这是卫庄进入鬼谷以来从未见到过的。。雨水落在剑上,很快冲掉了上面的血迹。

卫庄说:可不是,您为什么要寻短见呢?

也不知是幻觉还是什么原因,她老感觉身后站着个人,或者是睡觉时床边站着个人,或者是……唯一感觉舒坦的地方居然是厕所。

“师哥。若今日你不杀我,来日我定让你后悔!鬼谷从来都不会允许有两个人存在。”卫庄对着远去的盖聂大喊。

死了,家中又没有别人,您想我能不伤心吗?

听说,大便和尿是避邪的。

然而盖聂仿佛没听见般,渐渐的消失在路的尽头……

难道您没有瞧见那个吊死鬼吗?

有时候,毛碧华真想耗在厕所里不出来了呢。

                                                           《楔子》

什么也没有瞧见。由于刚才纱线尽是断头,心甩烦躁,不知为什么,就不想活啦!

毛碧华长得不赖,以当时人的审美观来看,她确实是个美女。

“这个世上,胜者生,而败者亡,在世事的胜负面前,生与死不过是必然的因果。”

卫庄便将自己所看见的一切,从头到尾给她讲了一遍。最后安慰她说:吊死鬼惯于找伤心的人来作替身的,你家中既然没有亲人,明天你不如回娘家去吧!

平常呆在家还好,婚后第三天,婆家居然要带毛碧华去庙里许愿。

这是卫庄进入鬼谷后,鬼谷子教给他的第一句话。也正是因为这句话,胜负这个词在他的心里变得沉重起来。“胜者生,败者亡。”这让他从此的生涯都与弱肉强食,胜生败亡紧密相连起来。

大哥说的也是,那么,明天我就回娘家,多劳您费心了!

“碧华,今天跟我去庙里许个愿吧,心一定要诚哦……”

而让他对这个词有深刻体会的地方也是在鬼谷,那个决定了他前途命运的地方。

这没有什么,您多保重,我还要去看戏哩!

“许愿?”

“聂儿,他叫卫庄,你可以叫他小庄。”鬼谷子用简短的一句话向他的师兄介绍了他。

少妇把他送出大门外,他就上路去了。

“对啊,向菩萨许个愿,给生个大胖小子,真生了咱明年再来还愿。庙里的菩萨可灵着呢……”

没有过多的言语交流,他们只是用眼神的交汇来认识了彼此。在卫庄记忆里,他的师兄身穿素色长衫,手里拿着一把桃木长剑,俊俏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变化,只是看他的眼睛毫无敌意,相反让他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亲切。

卫庄由于做了一件好事,心中也分外的高兴。等他走出庄头。不料那个吊死鬼竟然在路上等着他哩。

“哦……”毛碧华才刚结婚,对生娃这事还真有些娇羞。

而在盖聂眼里,卫庄还是一个眼神清澈,意气风发的少年,虽然那时他也透出了年轻人的气傲和不羁。

你来了呀!

“你先去洗澡,要洗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才能灵验……”

此后的日子里,便是练剑。鬼谷绝学虽然厉害,但是一切还要从基础做起。如果轻易练习还是容易走火入魔的。所以刚开始的他们练习都是简单的入门招式,而且招式大同小异。后来慢慢的深入才开始大相径庭。

卫庄说:是呀!我来啦!你打算怎么样呢?

婆婆吩咐完毛碧华,就张罗着叫董青春杀鸡鸭。

只是如果只有练剑,生活未免单调。鬼谷子要教给他们的不仅仅是剑法而已。作为“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息”的鬼谷弟子,不仅要有出神入化的剑法,还要能掌控天下大势,看透世间百态。鬼谷自然藏有相当丰富的书卷,而卫庄与盖聂最多的接触交流也是在这样的地方。

今夜你破坏了我的好事,难道我能就此罢休不成?

中午,婆婆放好鸡鸭,捎了点心,带着毛碧华一脸幸福地往庙堂处赶。

卫庄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所以他很少与人交谈,也许是那个冰冷的韩宫造就了他这样的性格。他以为他已经足够沉默寡言了,可是自从遇到了盖聂,他才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加惜字如金的人。

你想陷害,能算好事嘛?你不肯罢休又怎么样?

若是普通的庙吧,倒也不怕。

练剑就练剑,沉默地练剑。读书就读书,沉默地读书。这曾经一度让卫庄严重怀疑他是个哑巴。

现在你想到那里去呀?

而村子西面的庙里,堆满了棺材。

“师哥。”卫庄终于忍不住打破了这种沉寂,叫出那个第一次用却不感到陌生的称呼。

看戏去,难道你不晓得吗?

这庙有些年头了,不过,建庙的木材都是上好的料,非常结实。

“小庄,怎么了?”坐在青石板上认真读书的少年疑惑地抬起了头。

老实告诉你,冤有头,债有主。今夜我决不会饶你,你明白吗?

这是怎么啦?

看到师兄一脸茫然的表情,卫庄嘴角抽了抽,原来不是哑巴啊。“师傅今天不在。”他轻描淡写地说了句。

不饶我又怎么样,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毛碧华一进庙堂,一种不好的感觉便油然而生,浑身拔凉拔凉……

“嗯。”盖聂轻轻地应了声,“他偶尔会离开。”然后就继续看书,没了下文。

一听这话,只见吊死鬼猛然扑上来,朝卫庄的脸上吹了一口气。这股气,阴森森的,透骨生凉,简直就抵挡不住。卫庄打了一个寒颤,一连朝后退了几步。吊死鬼又扑上来,朝他脸上又吹了一口气。卫庄又打了一个寒颤,又朝后倒退了几步。于是,吊死鬼一吹再吹,卫庄就一退再退。

当她看到那些黑漆漆、油光发亮的棺材时,她差点尖叫起来。

图片 2

卫庄暗自寻思道:这是为什么?难道我救了别人的性命,自己反而会因此就丧命吗?看来反正是活不成了,我能一再退让吗?想到这里,心里一亮,等吊死鬼又扑上来,正要张口时,卫庄鼓起了,冷不防朝鬼也吹了一口。这当然是他最后的挣扎了。

隐隐约约的,毛碧华总感觉有个黑影蹲在棺材边上。

盖聂

不料,这一口气吹过去,吊死鬼忽然收缩了许多。原来有五尺多高,挥身殷红,像灯笼一样,现在突然缩短了一尺多,身上的红光也暗淡了不少。

“拜啊,快许愿啊……”婆婆看到一边发愣的毛碧华,有些不快地催道。

卫庄无奈地走到他身边,抽出了他手中的书,真是可惜了这么爱读书的人咋没去学文,偏偏来这学剑法。这话卫庄终究没说出来,不管怎样,他是师傅挑中的人,是将来会和自己决一死战的人。

卫庄欢喜道:妙呐,原来你也怕吹?这时候,他就一步步扑过去,朝鬼吹个不停。

“哦……”毛碧华应着,赶紧双手合十地默默许起愿来。

“师哥,我饿了。”他看着盖聂“我们下山吧。”

结果,吊死鬼越缩越小,卫庄便步步紧跟,吹了再吹。吹到后来,吊死鬼变得象萤火虫那么大,在地上飘来飘去,到处乱滚,简直不成人形了。这时,卫庄突然用双手捧住,一面吹着,一面去了。

呃,怎么搞的,似乎有人在叫她。

他倒不是真的特别饿,想下山却是真的,自从来到这,他就没有出去过。

到了家门口,用脚一踢。马樱花听见,忙出来开了门,不禁问道:看戏回来了吗?怎么这么快呀?

“毛碧华……毛碧华……”

“可是……”盖聂似乎想拒绝,但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好吧,不过要早去早回。”鬼谷子虽然曾经交代他们,不能随意下山,但是他们确实也是好久没出去过了,即使自己不介意,师弟想必会觉得乏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