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场网址】吹破天计治“财迷精”

这时财迷精又拿根枝枝让她看,她没好气地说:“看不见!”这可美坏了财迷精,把宝枝轻轻地含在嘴里,溜下树拽上老婆就往回跑。回家已是掌灯时分,财迷精把宝枝拿起看了又看,抱在胸前,高兴地一夜没合眼。

一九八七年四月二十日采录于柴胡店镇柴胡店村讲述者:李 涛 男
柴胡店镇柴胡店村 农民搜集者:孔庆海 男 柴胡店镇文化站 干部

“行!千万不敢让外人知道。”

从前,滕南有个老财主,家里常年供奉着财神,梁头上雕着元宝图案,大门上写着“招财进宝”的横披,衣服上绣着大制钱的花样,啦起呱来也三句离不开“财”字,当地老百姓给他起了个外号:“老财迷”。
老财迷虽有万贯家产,阔得淌油,但对长工们却十分苛刻。长工们挣命劳力干上一年,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那是恨在心里,骂在嘴上。
老财迷院子里有棵老槐树,树上有个大老鸹窝。他老婆整天夸这个老鸹窝象聚宝盆,他家就是靠着这个“聚宝盆”才富起来的。时间长了,长工们都听腻歪了。有一天,张三、李四、朱五、杨六四个人凑到一起,嘀咕了半天,想了一个主意,要让老财迷自己亲手把这个“聚宝盆”拆掉。
这一天早五更,老财迷起来催长工们下地干活,刚一出屋门,就见老槐树下模模糊糊有几个人影,还嘀嘀咕咕在喊喳什么。他忙不迭地躲到假山后,竖起耳朵,想听个究竟。只听张三说道:“咱又不认识什么样的是隐身草,怎么找法呀?”李四说:“反下是编在老鸹窝上,不行我上去一根一根地挑。”朱五说:“不妥当!老鸹一叫,惊醒了东家怎么办?”杨六说:“那好办,咱先用长杆子把老鸹赶跑,再躲到一边,就是东家起来,一看没人,他准回去睡觉。等他一关门,咱就行动。就这么定了!赶明天半夜里动手。”停了霎,又听杨六说:“刘老道说的这棵隐身草,可是无价之宝。有了它,谁也看不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咱先说下,不管谁用这根隐身草发了财,可千万不能忘了咱弟兄们。”
老财迷又听他们几个嘁嘁喳喳了一阵子,可没听清说了些什么,就看他们下地干活去了。老财迷兜了这个底,又气又喜,气的是长工们要偷他家的宝贝;喜的是他马上就能弄一件无价之宝。他急忙回到屋里,把刚才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老婆,他老婆只了半信半疑。接着又商量了半天,趁着天还不大亮,就开始行动了。
老财迷慢慢地爬上树杈,就拆起老鸹窝来。他老婆在树下仰起脸看着,老财迷拿起一根枯枝子问:“看见我了吗?”“看见了。”老婆应着。他又拿起一根问:“看见我了吗?”老婆还是回答看见了。就这么一连问了二十五、六回,他老婆仰得脖子疼,实在受不了了,便低下了头。谁知上边又问:“看见了吗?”他老婆气得随口说:“没见!”老财迷一听,喜出望外,如获至宝,忙把手中的树枝揣到怀里,下了树,回到屋里,把它藏在了大木柜里。
这一阵子,可把个老财迷折腾毁了,他一边倒在床上休息,一边琢磨着发财的点子。想来想去,金银财宝再多,也不如做官光棍,去偷县太爷的大印,弄个七品县令做做。
第二天晌午,他取出隐身草插在脖领上,备上马直奔滕县城里去了。一个时辰的工夫,就来到县衙门前。守门的衙役可巧正在打盹,衙役都没看见我。于是他放心大胆地来到大堂上,直奔公案桌,抱起官印转身就走。值班的衙役们一看,哪里来的愣种,竞偷到县太爷头上来了!就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把老财迷打倒在地,捆绑起来,夺回官印。这时县太爷从屏风后闪出,问清原由,责令衙役重打四十,押入南牢,听候发落。

好不容易爬到树梢的喜鹊窝旁,顾不上喘气就开始仔细地一枝一枝拿在手上摇,让树下的老婆看。过了好半天,喜鹊窝拆了多半个,宝枝还是没找到,财迷精累得浑身发软,好几次差点从树上跌下来,冷汗把衣服都湿透了,还不死心。

财迷精家有两个长工,一个叫郝思源,一个叫吹破天。两人在他家辛辛苦苦一年下来,钱没多挣,气没少受,都恨透了财迷精,便想了个治他的好主意。

吹破天说:“思源,昨天黑夜我刚睡下就有个白胡胡老汉进了门,靠住坑楞砖告诉我说,东门外那棵老柳树上的喜鹊窝中,有他用过的一根宝枝,让我赶快去拿上用,以后就会发大财。说完一眨眼就不见了,你说日怪不日怪?”

从前,城里有个财主,家产万贯,良田千顷,但还是爱财如命、贪心不足,特别是对长工佃户,十分刻薄,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财迷精”。
财迷精家有两个长工,一个叫郝思源,一个从前,城里有个财主,家产万贯,良田千顷,但还是爱财如命、贪心不足,特别是对长工佃户,十分刻薄,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财迷精”。

他老婆在树下抬着看了半天,腿也麻了,腰也困了,脖子也酸了,眼也花了,火气也来了。

财迷精这时候伸直脖子竖起耳朵,一字不露地听见思源又说:“咱们今黑夜赶快去拿吧!”

这天,他们看见财迷精进了厕所,就凑在厕所外边大声地说悄悄话,专门让财迷精听。

第二天一大早,财迷精拿着“宝枝”来到街上,他要度一下宝枝的灵验,就摇头宝枝在卖烧饼的摊子上捏了一个烧饼,卖烧饼的看见财迷精这个样子有点好笑,也就没理他,财迷精以为人家真看不见他,高兴炸了,在宝枝上亲了好几嘴。

凑巧县太爷升堂,端坐在公案后面,衙役分立左右,正准备审案子。财迷精摇着宝枝走了过来,守门衙役见是全城首富财迷精,就入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