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泥案

清朝年间,李村有个穷书生,寒窗苦读多年,为的是有朝一日考取了功名,衣锦还乡。
可偏偏天不遂人愿,穷书生一次又一次地名落孙山。于是穷书生在门前镌写对联以明志,盼着有朝一日会清朝年间,李村有个穷书生,寒窗苦读多年,为的是有朝一日考取了功名,衣锦还乡。

第三节

可偏偏天不遂人愿,穷书生一次又一次地名落孙山。于是穷书生在门前镌写对联以明志,盼着有朝一日会出人头地。

半月已过,云池的小酒楼怡安居一直在关门待业。

这天有个自称风水先生的路过李村,走了许久,腹中已经是饥渴难耐,便进村去讨口水喝。

店里清闲,云池考阅了一些书籍又求学了相关手艺的师傅,与着酒楼的酿酒师傅孙师傅研究了一种新酒样,还在尝试,又和掌厨的小七研究新菜品,虽然有伤在身,虽然门外流言凿要,但她不想影响了酒楼和酒楼的伙计。

风水先生寻到一户人家,只见门前上书:

初晨尚好,云池抱着奶娃在后院石桌前闲坐,一面逗趣着怀中的婴儿,一面也不忘闲翻着酒志,阳光金色的脉络淋着院里的素玉美娘和怀中粉嫩瓷肌的婴儿,飘来的清风入了这院子,见此情景怕都是要放慢飘扬的脚步,免得扰了这美好一幅。李玉词入院便见得这画面不免感叹。正回神酒楼伙计小武子便上前来引她入内,云池抬头见着人来,这姑娘始终如此,清清淡淡,平平稳稳,但云池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力量……不明所以。

草庐虽小敢学卧龙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起身让人,

功名即大当问文君禽畜柴米油盐酱醋茶

“李姑娘,坐”

风水先生敲开门,开门的是个穷书生,虽衣着如布衣,也有几分俊秀。“先生,小生有礼了。”穷书生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问先生此来所为何事。

示意小武子上些茶点,

风水先生说是来讨口水喝。穷书生忙去舀了一碗水给风水先生端去,请先生坐下,说自己家徒四壁万望风水先生见谅。“有劳,有劳。”

李玉词未坐却是也让了,坐了另一处

风水先生问他当今之势,穷书生说大清版图,北有沙俄,南有英法,东有倭寇,西有缺口。不击沙俄无以定北疆,不驱赶英法无以保南防,不抗倭寇无以平海洋,不补西域无以安圣上,此乃强国之道也。

“还是云姑娘坐,你坐那一处当是最好。”

风水先生稍作休息,就起身离开。穷书生送他出了门口,风水先生见他谈吐自如,颇有见地,一表人才,就给他指条明路,让穷书生去找一个贵人。

云池不明,也未多问,坐下,拍了拍安静打量人的奶娃

穷书生心想,难道先生知道小生心中所愁?便请先生赐教。穷书生欣喜若狂,态度也十分诚恳。

“瞧你说的,哪有什么最好”

风水先生留下四句诗便离开了。诗曰:

李玉词瞧了眼云池手臂上的伤痕,大伤好的差不多,只是些小伤犹在,而她也一副无甚大碍的样子,安心的哄着孩子,

天有神明地有灵,单骑书生大道行。

“我前几日送的金创药膏可是用过?手臂上的伤痕像是新的”

不到西山不下马,西山自有一高人。

云池回之以安心一笑,

夜里,穷书生想着这四句诗,翻来覆去睡不着,自言自语道:先生意思是,天地之间有神灵,书生骑着马沿着大路走。到了西山才能下马,西山就会有高人指点。可这西山在何处啊?穷书生从来没听过这座山。

“用是用过了一些,这金贵物件儿,你不留着却送了我,怎么能随便浪费了得”

第二天一早,穷书生借了邻居的马,带着身上仅有的盘缠便上路了。穷书生骑上马,嘴里念念有词:“良驹啊,我今天骑上你是为了去西山寻高人。要是到了西山呢,你就跺跺脚,嘶三声。”

李玉词饮茶未多劝

穷书生按着风水先生说的,顺着大路走,也不下马,沿途见人就问是否知道西山,走了半天,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已不知走到了何处。

“伤愈了当不浪费。”

时值三伏天,路上行人也越来越少,路也仿佛是越走越长,没了个尽头。穷书生心想:这马怎么还没停下跺脚嘶鸣啊?但是,穷书生心中又不敢生懈怠,只得继续赶路。

云池会心之。

走了一天,太阳就快要落山,早已是人困马乏。眼看着天色是越来越暗,穷书生心里是越发着急。

论起与李姑娘的相识也是一些日子了,初识那一日酒楼生意正好,食客颇多,正想寻小武子去购进一些鲜牛肉,却见门口匆匆溜进两人,一清秀小生神色有些慌张和羞怯的拉着一个淡雅的姑娘小跑进来便要往后厨溜,小武子忙招待完一桌客人,立马跑过来拦人,

“我们只能继续赶路了。”穷书生刚说完话,只见马儿高高的扬起了前蹄往地上跺,连嘶三声。

“哎,什么人?!硬闯我们后厨作甚?!”

这时,远处隐隐约约亮起了火光。穷书生心中欢喜,赶紧下马,牵着马儿往光亮处走去,走了好一段弯弯曲曲的路,近了,才看清这火光是在山上,还有袅袅炊烟。拴好马儿,穷书生顺着小路往山上去,到了路的尽头发现还真有户人家,柴门也开着。

见人拦着那小生更是急切了,解释道

穷书生走了进去,见一姑娘低头洗着洗菜,便拱手作揖向姑娘施礼姑娘抬头一看,见是一书生,也不还礼就喊她爹,说是他的贵客到了。

“麻烦小哥先容我们躲一会,事出紧急,稍后便与您说个明白。”

穷书生一脸茫然,内心思忖着:难道她爹知道我会来?

小生说着还时不时的张望门外,云池见那小生急切模样也是好笑也是好心的上前领人进了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