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场网址】希腊神话故事: 第二一章 赫拉克勒斯的后裔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瓜分伯罗奔尼撒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赫拉克勒斯的后裔来到雅典
  赫拉克勒斯被召唤上天后,亚各斯的国王欧律斯透斯再也用不着畏惧他了。于是,他殚思竭虑,对大英雄的子孙们进行报复。他们大都跟赫拉克勒斯的母亲阿尔克墨涅生活在一起,住在阿耳戈斯的首都迈肯尼。为了逃脱国王的迫害,他们逃到特拉奇斯,希望得到国王刻宇克斯的保护。欧律斯透斯要求刻宇克斯交出赫拉克勒斯的子孙,否则就要对弱小的王国动武。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感到不安,又逃离了特拉奇斯。赫拉克勒斯的侄子和朋友伊俄拉俄斯,即伊菲克勒斯的儿子,如同父亲一样,始终照顾他们。他在年轻时跟赫拉克勒斯共命运同患难,现在虽已年迈,白发苍苍,但仍保护老朋友的子孙,跟他们一起漂流各地。他们的目的在于巩固赫拉克勒斯在伯罗奔尼撒所取得的地位和财产。他们在欧律斯透斯的追赶下,来到雅典。这是忒修斯的儿子得摩丰统治的地方。他刚刚赶走了篡位的梅纳斯透斯,重新登上了王位。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经过不懈的努力和征战,终于征服了伯罗奔尼撒。
他们给先祖宙斯设立了三座神坛,举行献祭。然后他们抽签瓜分半岛上的城
市。第一签分亚各斯,第二签分拉西提蒙,第三签分美索尼亚。抽签的方法
是这样的:每人将签投在装满水的瓦罐里,签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忒梅诺斯
和阿里斯多特莫斯的双生子欧律斯透涅斯和珀洛克勒斯都把写上名字的石块
投进瓦罐。狡猾的克瑞斯丰忒斯想得到美索尼亚,于是他拣了一块土投入水
中,土块即刻化解了。
投过石块后,他们决定谁的石块最先拈出就得亚各斯。结果拈出的是
写有忒梅诺斯名字的石子。其次拈出的得拉西提蒙,结果拈出的是写有阿里
斯多特莫斯的双生子名字的石子;这时他们觉得没有必要再拈第三颗石子
了。因此,克瑞斯丰忒斯如愿以偿地得到了美索尼亚。
瓜分领地后,他们各自走向神坛向神衹献祭。突然,他们看到了奇异
的征兆,每个人都在自己祭供的神坛上发现一头动物:分到亚各斯的人发现
一只蟾蜍;分得拉西提蒙的人发现一条蛇;分得美索尼亚的人发现一只狐狸。
他们疑虑重重地请教当地占卜的人,得到的回答是:“看到蟾蜍的人最好留
在家中,因为蟾蜍容易受伤,外出得不到保护;看到神坛盘着毒蛇的人是最
大的侵略者,不必畏惧越出自己的疆界;看见狐狸的人即不会攻也不会守,
他们守卫国土的武器是诡计。”
后来,这三种动物成了亚各斯人、斯巴达人和美索尼亚人的盾牌上的
标记。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当然也没有忘记独眼的俄克雪洛斯。他们把厄利
斯王国送给他,作为感谢他援助的报答。现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上只有亚加
狄亚山地还没有被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占领。建立在半岛上的三个王国中只
有斯巴达延续了较长的时间。在亚各斯,忒梅诺斯把爱女希尔纳许配给赫拉
克勒斯的一个曾孙达埃丰特斯。他对达埃丰特斯言听计从,人们怀疑他想把
王位也传给这一对爱女爱婿。他的儿子们十分不满,团结起来反对父亲,并
把他杀死。亚各斯人虽然仍奉国王的长子为王,但他们更看重自由和平等,
因此竭力限制国王的权力,使国王和他的子孙们只保留一个国王的虚名而
已,掌握不了实际权力。

  到了雅典以后,他们在靠近宙斯祭坛的旷野里搭了帐篷,并伏在圣坛前祈求雅典人的庇护。欧律斯透斯派来一位使者威胁他们。使者嘲讽般地对伊俄拉俄斯说:“伊俄拉俄斯,你以为在这里很安全吗?可是谁敢跟强大的欧律斯透斯作对呢?还是赶快回到亚各斯去。在那里等待你们的是严厉的判决:用乱石把你打死!”

  伊俄拉俄斯无所畏惧地回答说:“不!这座圣坛将会保护我,我不仅不怕你这样的小人,也不怕你主人派来的强大的军队,这儿是拯救我们的一块自由的土地。”使者库泼洛宇斯听了这话威胁说:“好吧,听着,我不是独自一人到这儿来的,跟在我的后面还有强大的军队。你们很快会从这块所谓的自由之地被赶走!”

  伊俄拉俄斯回过头来,大声对雅典居民呼喊道:“虔诚的公民们,你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受宙斯庇护的人被人劫走,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圣地遭到亵渎,因为这也是你们城市的耻辱。”

  雅典人听到呼救声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看到一群流亡的人坐在神坛周围。“那位年迈的老人是谁?那些漂亮的年轻人是谁?”大家纷纷询问。当他们得知这些寻求保护的人是大英雄赫拉克勒斯的后裔时,他们不仅同情,而且肃然起敬。他们命令那位横蛮的使者迅速离开神坛,并要他先向国王票报他的要求。

  “这里的国王是谁啊,”库泼洛宇斯被雅典人的气势镇住了,他尴尬地问道。

  “他是一位伟人,”他们回答说,“你必须服从他的裁决。我们的国王就是不朽的英雄忒修斯的儿子得摩丰。”

  得摩丰
  国王得摩丰在王宫里听到消息:外面的广场上全是逃亡的人,还有一支外国的军队,一个使者要求把逃亡的人交给他处置。国王亲自来到广场,从使者的口中听到了欧律斯透斯的意图。“我是亚各斯人,”库泼洛宇斯说,“我要求带回去的是一批亚各斯人。他们是我们国王的仆人。忒修斯的儿子,你大概不会丧失理智,为了庇护这些逃亡者,不惜同欧律斯透斯进行战争!”

  得摩丰是一位沉着而又宽容的国王,他听了使者的话后只是说:“我还没有听到双方的意见,怎能判定谁是谁非呢?又怎能决定进行一场战争呢?这位老人,你是年轻人的保护者,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伊俄拉俄斯从神坛的石阶上站起来,虔诚地向国王鞠了一躬,说:“国王,我第一次感到我是到了一座自由的城市。这里允许我讲话,这里有人倾听我的讲话。其他的地方,我们却被驱逐出境,没有我们说话的权利。欧律斯透斯把我们从亚各斯赶了出来。我们既然不能在国内逗留,那么他又怎能说我们是他的臣民呢?难道逃出亚各斯的人在全希腊没有立足之地吗?不!至少在雅典不是这样!这座英雄城市的居民不会把赫拉克勒斯的子孙赶出他们的国土。他们的国王不会让请求保护的人被人从神坛这里拖走。你们放心吧,我的孩子!你们现在是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而且是和你的亲戚在一起。国王啊,你所保护的不是外乡人,这些遭受迫害的人都是赫拉克勒斯的子孙,而赫拉克勒斯和你的父亲忒修斯都是珀罗普斯的孙子,而且赫拉克勒斯还从地府里救出了你的父亲。”

  国王听完这些话,朝伊俄拉俄斯伸出手去说:“有三个理由让我有义务保护你们,不能拒绝你们的请求。第一是宙斯和这座神坛,第二是亲戚关系,第三是赫拉克勒斯对我父亲的恩惠。如果我让你们被人从神坛旁拖走,那么这个国家便不再是自由的国家,不再是尊敬神的国家,也不再是遵奉道义的国家!因此,使者,请你立即回到迈肯尼去,告诉你们的国王,我决不允许你把这批流亡者重新带回去!”

  “我走,我走!”库泼洛宇斯说,并威胁似地挥动手中的节杖,“我会带领一支亚各斯的军队再来的。有一万士兵正等着我的国王发布命令。他会亲自统率军队,真的,这支军队已经到达你的王国的边境了。”

  “见你的鬼吧!”得摩丰鄙视地说,“我不怕你,也不怕你们所有的亚各斯人!”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听到这里都欢呼雀跃。一群年轻人从神坛上跳起来,把手放在国王的手里,感谢这位慷慨的救命恩人。伊俄拉俄斯又代表大家讲话,感谢国王和雅典的市民们。

  回到王宫后,国王得摩丰紧急部署,准备对付敌人的侵犯。他召集了一批占卜和善观天象的人,吩咐他们举行隆重的祭礼,他也邀请伊俄拉俄斯和他带领的那些人住在王宫里。伊俄拉俄斯一再推辞,宣称他不愿离开宙斯的神坛,他们愿意留在这里,为雅典城祈祷幸福。“直到神帮助国王取得胜利后,”他说,“我们才愿意让自己疲倦的身体在你们的屋檐下休息!”

  这时,国王登上最高的塔楼,观测越来越近的敌人的军队。他召集他的士兵,命令他们保卫雅典城,然后又和星象。占卜家一起商量。当伊俄拉俄斯向神祈祷时,突然,得摩丰愁容满面地来到他的面前。“你说我该怎么办,朋友?”他大声地说,“我的军队虽然准备抗击亚各斯人,可是我的占卜家都说,这场战争要取得胜利,必须有一个条件,可是这条件我是难以满足的。神谕明确告诉我们:你们不用宰杀牛犊和公牛,只要牺牲一个出身高贵的年轻女子,只有这样,你们,包括这座城市才能指望取得胜利,并获得拯救。可我怎么能这样做呢?我自己有个女儿,然而哪个父亲愿意作出这样的牺牲呢?生有女儿的高贵人家,谁愿意把女儿交出来呢?这是一件会引起内战的麻烦事!”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听到国王的话,心情很沉重。“天哪!”伊俄拉俄斯叫起来,“我们真像沉船遇难的人,刚刚爬上海滩,又被巨浪卷回大海。希望啊,为什么像场梦一样呢?完了,孩子们,现在国王会把我们交出来的,但我们不能因此而责怪他。”突然,老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希望。“你知道我们该怎样拯救自己吗?你把赫拉克勒斯的儿子们留下来,把我交出去,送给欧律斯透斯!他一定会把我处死,因为我是大英雄的伙伴,是他的忠实的朋友。我已经是上了年纪的人,愿意为这些年轻人牺牲我的生命!”

  得摩丰看着他,悲伤地说:“你的精神是高贵的,可是它帮不了我们。你以为欧律斯透斯杀死一个人会满足吗?不!他要杀死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你如果还有别的主意,那就告诉我。刚才的这个是主意行不通的。”

  玛卡里阿
  听到神谕的残酷内容,集合在广场上的雅典市民也发出悲叹声和哀怨声,声音响得一直传到了国王的内宫。国王得摩丰在逃亡者进入雅典后不久,便把赫拉克勒斯的年老体衰的母亲阿尔克墨涅以及赫拉克勒斯和得伊阿尼拉所生的漂亮的女儿玛卡里阿藏在宫里,免得外人看见。阿尔克墨涅耳聋眼花,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可是孙女儿却听到外面传来的悲叹声,她非常担心她的兄弟们的命运,于是独自一人走出深宫来到广场上。她混在人群中,听到了众人的议论,知道了雅典和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面临的灾难和危险,知道了国王执行神谕所遇到的困难和麻烦。

  于是,她无畏而坚定地来到得摩丰的面前,对他说:“我知道,你正在寻找一个祭品,以保证战争取得胜利,并可救出我的兄弟,使他们免遭暴君的蹂躏。神谕要你献祭一个高贵的女人,你忘了,赫拉克勒斯的女儿正在你的宫里?我请求你把我作为祭品,因为我是自愿的,所以诸神一定会喜欢。假如雅典城为了保证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的安全而甘愿承受一场战争,并且愿意牺牲成百上千的儿女的生命,那么大英雄赫拉克勒斯的子女中为什么不能有一人为取得胜利而牺牲自己呢?如果我们中没有人敢这样想,那么我们这些人还有什么值得保护呢?”

  伊俄拉俄斯和周围的人听了这番慷慨仗义的话,沉默了良久。终于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的保护者开口说道:“你不愧为赫拉克勒斯的女儿,不过,依看我,还是让他的女儿们全都集中起来,抽签决定谁为她的兄弟们献出生命。”

  “我不希望通过抽签去死,”玛卡里阿说,“我是心甘情愿的。好了,不要再犹豫了,否则敌人偷袭过来,神谕就无效了。”

  说着,这位高尚的女子在雅典贵妇人的陪同下,坚定而快乐地走向死亡。

  拯救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的战争
  命运并不让人长久地沉浸在悲哀之中。国王和雅典人以崇敬的目光望着赫拉克勒斯的女儿玛卡里阿远去。她的身影刚消失,一个使者带着愉快的神情,飞快地向神坛跑来。“伊俄拉俄斯在哪里?”他大声问道,“我给他带来一个好消息!”伊俄拉俄斯从神坛旁站起来,一副悲伤的样子。

  “你不认识我了吗?”使者问道,“我是许罗斯的老仆人!许罗斯不是赫拉克勒斯和得伊阿尼拉所生的儿子吗?你是知道的,我的主人在逃亡途中和你分手,去寻找同盟军。现在他回来了,带来了一支强大的军队。”

  周围的人发出一阵欢呼,这消息很快传遍全城。伊俄拉俄斯不顾年老体弱,穿上盔甲,拿起武器。他把小孩和赫拉克勒斯的老母亲留在城里,交给雅典的老人们照顾,自己随着一支年轻人的队伍和国王得摩丰一起出发,准备跟许罗斯的部队会合。

  两支军队会合后,勇敢地迎着欧律斯透斯的军队开过去。当双方的军队靠近时,许罗斯走下战车,站在阵前的道口上对亚各斯的国王喊道:“欧律斯透斯国王哟!在一场流血的战争开始之前,在两支军队仅仅为了少数人的利益拼命厮杀之前,请你听听我的建议:由我们两人单独作战来决定胜负。如果我败在你的手里,那么你就带走我的兄弟姐妹,一切听凭你的发落;如果你输了,那么你应该把我父亲的王权,他的王宫以及在伯罗奔尼撒的统治权归还给我和我的亲属。”

  许罗斯身后的士兵们大声欢呼,赞成这个建议。对面亚各斯的士兵们也交头接耳,表示赞同。欧律斯透斯以前在赫拉克勒斯面前就显得胆怯,现在他再次显得贪生怕死,他反对这个建议,不敢离开他的军队。因此许罗斯又回到自己的队伍里。占卜者和星象家向神献祭,战斗的号角吹响了。

  国王得摩丰回过头去对他的士兵大声呼喊:“公民们,记住,这是为了你们的家园而战,为了生育和抚养你们的城市而战!”

  在那一边,欧律斯透斯也鼓励他的士兵们为了亚各斯和迈肯尼的光荣奋勇作战。现在,军号吹起,盾牌撞击,战车对阵,长矛相刺,刀剑挥舞。双方士兵杀成一团,伤者呻吟,血流成河。起初,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的同盟军在亚各斯人的长矛的攻击下,阵脚动摇,被迫后退,紧接着,他们展开进攻,向前推进。双方拼杀了很长时间,最后,亚各斯人的阵脚开始混乱,步兵和战车纷纷逃跑,互相冲撞践踏,死伤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