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乐视四面楚歌,李嘉诚成贾跃亭新债主 – 潮流家电网

资金紧张、深陷供应链危机的乐视手机再遭供应商追讨欠款。因乐视手机拖欠5000多万应付款,且协商还款未果,新三板公司豪声电子已经申请仲裁。这是首家手机供应链厂商通过法律手段公开向乐视索要欠款。

随着“拖欠供应商150亿”、“挪用易到13亿”、“被足协追讨1千万”等负面新闻不断发酵,乐视一直活跃在风口浪尖。这不,乐视的资金链困局尚未完全打破,连李嘉诚也成为了贾跃亭的新债主。
“欠款门”持续发酵
5月7日消息,李嘉诚旗下和记环球电讯3香港及3家居宽频6日晚突然不能收看乐视体育节目,公司称出现该事故是乐视方面未能提供有关节目内容,并称“乐视云计算”已经拖欠和记环球电讯网络服务费多时,虽然没有透露欠债的金额,但却显示乐视的欠款又多一笔被公开,至于究竟还有多少欠款不得而知。

年初,因乐视欠豪声电子货款1100万人民币和美金593万元未按约定还款,因协商无果,豪声电子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近期此事又有最新进展。

图片 1

图片 2

4月12日,浙江豪声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豪声电子,证券代码:838701.OC)发布公告称:乐视集团欠公司应付款1100万人民币和美金593万元未按约定还款且协商无果,由公司于2017年1月3日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一案,双方达成和解。

豪声电子1月5日晚间发布公告,因采购业务关系,乐视手机拖欠豪声电子1102万人民币、593万美元。后乐视控股担保,豪声电子于2016年11月16日与乐视手机签订还款协议,约定分九期还款并按年利率6%支付利息。

乐视体育在香港上线还不到一年时间,这就跟着总公司一起掉进漩涡了,相关媒体报道称,乐视香港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已被超过十家公司在香港诉至法院追讨债务。
据悉,2015年和2016年,乐视体育先后完成了两轮金额分别为8亿元、80亿元的融资。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乐视体育现在“缺钱”的根源,或来源于“乐视系”之间资金的互相拆借。乐视体育B轮80亿元的融资款,部分被用于乐视生态其他的业务中,导致其现在无力继续支付亚足联等版权的续约费用。
危机一个接一个砸过来,乐视的问题也是尽人皆知,有媒体称,乐视香港也曾在去年底圣诞前夕突然宣布重组,即时解聘约60名员工。昔日“债主”变“金主”
去年11月2日,网上传出消息称乐视资金链紧张,拖欠供应商100多亿元款项。11月3日,乐视网发布声明回应,并不存在拖欠巨额款项的情况。因拖欠供应商巨额货款,导致股价下跌的传闻,属于不负责任的抹黑造谣。此后又接连爆出供应商员工在乐视大厦前拉横幅闹事、乐Pro3延迟发货等消息。11月6日,贾跃亭在内部信中侧面承认了乐视手机资金链紧张的现状,并称将通过内部筹集资金、外部融资、结束烧钱模式三方面入手,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
事实证明,乐视的确出现资金运作困难——已经被多家公司入秉法院讨债,亦被爆欠下多家传媒的广告费。2016年8月,乐视手机供应链开始出现资金问题。据不完全统计,波及的供应商及代理商约有数十家,涉及的货款金约有数十亿元,其中有部分已逾期。乐视岌岌可危的传闻一直不绝,连带取消在去年7月宣布20亿美元收购美国电视品牌Vizio的交易案。
有知情行业分析师指出,乐视在资金链问题曝出之前就有向供应链企业置换股权的动作。与乐视有业务往来的供应商中,信利电子已率先入股乐视,从“债主”变身“金主”。乐视网2月14日发布的公告称,引入汕尾信利电子7.2亿元资金。增资完成后,汕尾信利电子将成为乐视致新第五大股东,持有股份占比为2.3438%。
3月28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乐视致新增资扩股引进的股东,仁宝昆山以7亿元出资,持有增资后乐视致新总股本的2.15%,其中703.59万元计入注册资本的方式,成为公司第六大股东。同时,双方约定这笔交易在今年6月21日前完成交割。
去年仁宝昆山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仁宝对乐视应收账款为82.9亿元新台币(约合17.94亿元人民币),其中逾期1-180天的金额为42.5亿元新台币(约合9.19亿元人民币),已在去年第三季提列备抵呆账1.16亿元新台币。
从乐视致新股权披露来看,乐视手机的另一家供应商硕贝德科技在信利之后、仁宝之前入股乐视致新,目前占股约0.05%,具体出资额尚不清楚。
除了信利、仁宝和硕贝德之外,乐视手机的债主还有多家,如果资金链问题不能得到解决,这些债主有可能继续转变成乐视的“股东”。
“奇葩”年报现江湖
4月19日晚间,乐视网发布了2016年报。与此前发布的预告相比,其业绩出现变脸,净利从预告时的同比增三成变为负增长。4月20日,乐视网对原报告进行了多达11项补充和更正。原报告不仅粗糙的让人大跌眼镜,其中披露的关联交易问题,也导致审计机构再度出具“非标”意见。
尽管报告内容进行了大量更新,乐视表示“本次更正后不会对公司2016年度业绩造成影响“,然而数据与乐视此前发布的业绩快报存在巨额差异,乐视网也专门为此发布致歉说明。此外,在更正后的报告中,乐视还表达了对2017年的乐观。
根据年报统计,乐视控股旗下公司出现在前5大应收账款名单里的体外公司有中科曙光、汇特传媒、地平线、顶峰影业、和力辰光等多家合作方,部分已计提坏账准备。另外,其上市平台乐视网对同是乐视控股旗下的关联公司也存在巨额的应收账款,并已计提过亿坏账准备。今年1月,乐视曾宣布获得168亿战略投资,资金面一度改观,并陆续偿还了一些合作方的欠款,但面对巨额的应收账款,仍存在不小的资金压力。
“拯救者”:该卖的就卖了吧!
4月20日晚间,贾跃亭的致股东信中提到,2017年是乐视战略新阶段元年,也是乐视网的关键一年,提升上市公司的变现能力、改善公司现金流、实现全面盈利,将成为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豪声电子称,3月14日开庭审理期间,原被告双方均表达了调解意向,并经庭后协商后达成和解。3月31日由原告提交《撤回仲裁申请书》、《解除保全申请书》,申请撤回本案全部仲裁请求。4月10日,上海贸仲仲裁庭作出《撤案决定》,豪声电子为仲裁付出仲裁费约43万元。

乐视内部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目前乐视手机的资金链仍然很紧张,手机出货并不正常。公司正在寻求战略资金投入。该人士担心,若乐视手机的资金不能及时到位,供应链厂商的欠款迟迟得不到解决,可能会挫伤合作伙伴信心。若类似豪声电子诉诸法律的事件接二连三发生,乐视手机可能面临巨大危机。

图片 3

虽然双方达成和解,但豪声电子并未在公告中披露和解的具体内容,双方是如何解决这约5200万元的钱款仍不得而知。

豪声电子称,根据协议,乐视手机将于2016年12月11日支付第一笔款项。若任意一期款项未按期支付,后续各期款项视为立即到期,需全部支付。但到了12月11日,乐视手机未如期支付第一期欠款。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乐视想要摆脱困境,断臂求生是唯一选择。近日,孙宏斌宣布梁军将代替贾跃亭负责乐视上市体系,孙宏斌绝对不是带着钱来的,甚至是“逼宫”来的——乐视的“拯救者”孙宏斌最近表达了一种态度,这个态度就是: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
孙宏斌表示,“2016年乐视体育花费13.5亿购买版权,但只收回了5000万投入,亏损13亿,这就是神经病。”在他看来,将来乐视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车两部分,至于乐视汽车,贾跃亭该怎么弄就怎么弄,易到、手机、体育这三大板块“该卖的卖掉”。
四面楚歌的乐视接下来可能会有几个动作:很多业务会砍掉,业务之繁多让很多人看不到头绪,而且除了乐视网的广告营收外,乐视其他所有业务都是烧钱业务,导致乐视资金链过度紧张而爆发危机。

迟迟未能支付的5200万

协商还款无果,1月3日,豪声电子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乐视手机支付所有欠款及应付利息共计5174万元,并承担60万元的律师费。由于乐视控股为乐视手机提供担保,豪声电子将乐视控股也列入被告对象。目前,该仲裁申请已被受理,尚未开审。

图片 4

去年6月开始,就有消息称乐视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累计百亿元,已经有部分供应商停止对乐视相关客户供货且主要集中在手机供应链方,供应链多家上市公司受到影响。

图片 5

只是,不知道“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会不会挥刀断臂,为乐视寻求一条生路。

随后,业内传出乐视手机暴发资金链断裂危机,台湾供应链集体断供停工倒逼乐视还款,国内公司到乐视本部拉上横幅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