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亚沃卡-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

远古的时候有两个神通广大的超人,哥哥叫马亚沃卡,弟弟叫奥奇。这个时候世界上还有一对原始人,他们长得和现在人可不一样,男女都没有下半身,生活孤独而寂寞。
一天,奥奇出去冒险久久未归。马亚沃卡不放心,便去寻找弟弟。他走到河边,见那个原始的男人正在河里捕鱼。随着一阵哗啦啦的水响声,这个原始男人逮住了一条美丽的加勒比鱼。鱼摆动着尾巴,拼命挣扎,被摔到岸上,原始男人拿起大棒朝鱼打去。马亚沃卡大吃一惊,原来这条加勒比鱼正是他的弟弟奥奇变的,他想偷这个男人的金鱼钩。当渔夫举起第二棒准备把鱼的头敲碎时,马亚沃卡变成了一只大鹏往大棒上拉了一泡屎。这时,加勒比鱼———他的弟弟奥奇趁机竭尽全力往大河中一跳,逃脱了。马亚沃卡又变成了一只蜂鸟,在原始男人抬头向天空张望寻找大鹏时,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原始人的金鱼钩偷走了。

当人类第一次被毁灭之后,茫茫大地上只剩下一对男女,他们生活孤苦寂寞,而且没有下半身。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超人。他们是兄弟俩,大的叫奥琪,小的叫奥珂,他们就如同夭神的化身一样神通广大。
一天,奥珂外出寻找在他所最熟悉的冒险中迷失了方向的弟弟奥琪。当他走近一条河边,奥珂看见那个半身男人正在聚精会神地在河里捕鱼。
奥珂巧妙地隐蔽在河岸边的林丛中窥视。只见那个人逮住了一条美丽的加勒比鱼。鱼儿摆着尾巴,被摔到了岸上。这个人立刻抓起一很大棒,朝鱼打去。打算砍掉鱼的脑袋。其实,这条鱼正是奥琪变的。因为他想偷走那个人的金鱼钩。奥珂看到弟弟处在危急之中,便立即变成一只大鹏鸟朝着渔夫的大棒扑去。渔夫也不甘示弱地把猎物暂置一边,专心对付这只大鹏鸟。大鹏朝大棒上拉丁一泡屎,这时的奥琪也乘机一跃,跳进了河中。奥坷马上变成一只蜂鸟,把渔夫的金鱼钩偷走了。
奥坷知道渔夫有一只篮子,从篮子里发出各种鸟儿的歌声。他想尽一切努力得到这只神秘的篮子。因为奥珂知道,那里面装着一只太阳鸟,是渔夫竭尽力量和智慧,还有夫妇俩下半身的代价换来的。失去太阳鸟的太阳就如同没有了灵魂,只是呆呆的停留在东方的天空,所以那时世上没有白昼和黑夜之分。
奥坷变成普通人的模样,向渔夫走去,询问太阳鸟的价钱,打算把它买下来。这没有下半身的人看到奥珂的耳朵上挂着那只金鱼钱,很生气,拒绝了奥珂所出的所有的价格,怎么办?
奥坷便向那个人表示,他愿意用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来交换这只奇妙的篮子:“我看你的身体少了一半,既不能生育,又不能走路。只能在地上爬来滚去。要是你给我太阳鸟,我就给你们夫妇下半身,那样,你就可以爱做什么做什么了。”
这个没有下半身的人哪里经得起这个条件的诱惑?因为他已饱受无腿之苦。于是他最终同意了,但提出的一个条件是,他的妻子必须马上享有这个好处。
奥坷把渔夫的妻子叫来,让她躺在沙岸上,按照她身体的比例,用泥巴给她捏了个下半身。于是,这对男女立即便有了腿和脚,蹦跳着走路了。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是小心谨慎的,深怕把们的泥腿子不小心碰碎了……从那以后他们不仅可以走路,而且还繁殖了许多的后代。
这两个人把奥珂带到了家中,给他看了装太阳鸟的篮子。奥珂向他们保证要精心爱护这只篮子,殷勤服侍里面的太阳鸟。
那男人对他说:“你千万不可打开篮子!否则,太阳鸟就会一去无踪;再也不会飞回来了。”他接着又叹道,“当然,有了这么一件宝贝,天夭带着它,保护它照料它,又不能看看它是什么样子,的确是一种很大的遗憾和诱惑。”
奥坷告别了这对夫妇,手里提着这只神秘莫测的篮子,高高兴兴地回去了。他一边十分小心翼翼地慢慢走着,一边欣赏着太阳鸟优美悦耳的歌声,简直心醉神迷至极。
他走着走着,突然碰见了弟弟奥琪,他正在河边清洗偷鱼钩时落下的伤痕,那是被鱼钩钩的和被渔夫打的。
奥琪见哥哥来了,马上站起来,同他一起朝着丛林深处的家中走去……
黄昏时分,他们来到了密林深处离家不远的地方。在那里,他们看到一棵长满果实的大树,把肚子里的饿虫给引了出来。奥珂就让他的弟弟上树采果充饥。奥珂心里却另有一番打算,因为那只篮子和篮子里发出的歌声真是太美妙了。
奥琪爬到树顶,在上面把树弄得直摇晃,然后冲着他哥哥叫道:“哎呀,树上的风真大,吹得我没办法采果子,还是你来吧!”说罢便跳下树来。
奥珂怎么会不知自己弟弟的德性?他一再叮嘱他弟弟只能听声音,不能打开篮子。然后,才往树上爬去,爬一下停一下,回头看一看他弟弟,见他并无异常举动,就转身爬进了树冠里。
奥琪一看到哥哥爬进树冠,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没有理会哥哥的再三告诫,心想到底是什么宝贝,这么神秘,看一眼又怎么啦?他把篮子掀盖一道小缝,朝里看去,什么也看不见,便不由自主地把盖子全打开。就在打开的这一刹那间,太阳鸟突然中断了悦耳的歌声,凄厉骇人地咯咯叫着朝天上飞去,转瞬之间,天空彤云密布,太阳也消失,大地就像突然跌进了无边的深渊。一会儿狂风暴风倾盆而下,大地被淹没在乌黑、肮脏和有毒的洪水里……
那对夫妇也陷落在地下,被大山吞没了。再也听不到鸟儿的鸣唱,野兽的咆哮,只有代之而来的狂风的呼啸和洪水奔流的轰鸣,还有天地间绵绵不绝的奥琪悔恨不已的叫喊声和一浪低过一浪的回音。奥琪蜷曲着身体在洪水淹不到的高山之巅忏悔自己的行为。
但奥珂却听不见弟弟的声音,因为他已变成一只蝙蝠,在暴风雨来临之前,穿过厚厚的云层,去追寻他的太阳鸟去了……
奥琪用石头垒起一张睡床。为了填饱肚子,他在山顶上做了许多小动物。而奥珂却没有找到失去的太阳鸟。
洪水退去了许多年以后,奥坷仍然派了极乐鸟去寻找太阳。极乐鸟往东方的天顶飞去,因为那是暴风雨之前太阳逗留的地方。可是,经过千里跋涉,到达那里之后才发现太阳不在那儿。疲倦已极的极乐鸟想飞回人间向奥坷报信,却被突如其来的一阵狂风卷到了一处不知名的地方,这是地球的另一端。太阳正在那里放着耀眼的光芒。
原来,太阳鸟从它原先被拘禁的篮子里逃出来之后,再也不愿同到原先固定的地方,于是逃到了地球的另一端,自由自在,十分快活。
极乐鸟为了不烫着手,就用一块棉絮样的云彩把太阳鸟捆了起来,扔回大地。一只白色的猴子捡到了这个神奇的皮球,把它一丝一丝地拆开……
太阳鸟学乖了,再也不想被谁捉住,在极乐鸟的追逐下,沿着固定的线路围着大地不断转圈,有时也会不小心被捉住,但很快又挣脱了,这就是太阳为什么有时会突然变黑的缘故。
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奥坷在奥琪逃避洪水的山顶遇到了奥琪。他对奥琪说:“太阳又出来了,但是我们也将分手!”他说,奥琪将生活在东方,而他将到地球西边的那一端去。从那时起,兄弟俩就永远地被一块辽阔而多难的大地分隔开了。
奥珂想把被洪水冲毁的大地重新收拾一遍。但这需要时间,因为历劫的大地,已经变得一片荒凉。为了重整河山,他需要把自己的设想带到各个苦难的角落。

原始男人有一只神秘的篮子,篮子里能传出非常悦耳动听的鸟的歌声。原来,原始人用他的智慧和力量捉住了太阳鸟,把它关在篮子里。从此,太阳就固定在天顶,放出耀眼的光明。所以这个时候,世上没有白天,也没有黑夜。
马亚沃卡极想得到这只神秘的篮子。他变成了人的样子,把偷来的金鱼钩挂在耳朵上,然后走到原始人面前,向他询问太阳鸟的价钱,因为他想买这只鸟。原始人一见马亚沃卡的耳朵上挂
着那只金鱼钩,便气不打一处来。他断然拒绝了马亚沃卡的要求。

“怎么才能说服他,让他卖太阳鸟呢?”马亚沃卡脑子飞快地转动着。最后他决定用最珍贵的东西来和他交换。

“喂,可怜的人。你的身子只有一半,没有腿,没有脚,也不能走路。要挪动地方,你只能像根木头似地在地上滚来滚去。
如果你给我太阳鸟,我使你有一双腿和脚。这样你就可以用腿和脚来走路,那就方便多了,你要走多远就走多远,哪怕是全世界所有的地方都行。”
这个条件的诱惑力太大了。他动摇了。因为原始人尝够了没有腿和脚的苦头。当他像木头似的在地上滚来滚去时,不仅又苦又累,遇上尖锐的石子和带刺的荆棘时,常常会被扎得鲜血淋漓,遍体鳞伤。他同意了这个交换条件。但是他提出,必须让他的妻子也同样能得到腿和脚。

马亚沃卡同意了。原始男人叫来了他的妻子。马亚沃卡让他俩躺在河岸上,用泥土捏了他们的下半身,又用泥土替他们各自捏了一双腿和脚。然后说了一声:“起来!走吧!”

原始男人和女人爬了起来,发现已有了腿和脚。他们小心地移动腿和脚,跨出了步子,接着又跨了一步。他们高兴极了,他们能走了。他们又快一点地迈起步子。很快,他们便蹦蹦跳跳地跑起来了。从此以后,人就不仅可以走、跑,并且,还有了繁殖后代的能力。

原始男人和女人把马亚沃卡领回家,交给他那只神秘而珍贵的篮子。